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79章 看似和平的解决问题

“你若是真知道这些道理,就不会这样对我说话了。”林歌的眼神也突然凛冽起来,一场战斗似乎随时都会爆发,面对眼前这个家伙,林歌还是很有自信能好好收拾收拾他的。
看着林雍禾的汽车慢慢离开他们的视野,徐云的心情似乎更重了,因为他在这人口中确定了自己对父亲现状的猜测。这一切,所有人都在瞒着自己,而只有这个想要害他的人才会告诉他,是什么原因,徐云很清楚。
“看样子,今天我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出这个小区的大门了……”阮翰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他来到琴岛之后就一直都觉得老板和他都像是“缩头乌龟”,而今天人家已经追到家门口了,若是再缩起脑袋做人,那可就真的是缩头乌龟了啊!
Anlo心虚,所以不知道如何接林歌的话,只能当作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目光飘到了另外一处,完全把林歌当作是一团空气一般。
“那我也谢谢你了。”徐云淡淡道。
“你小子少在这里胡言乱语!”阮翰怒道:“人各有志,Anlo姐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应该做的,人各为其主,没有谁对谁错!你们http://m.hetushu.com会上当那是因为你们自己傻!”
茶楼内的两个人玩儿的是心理战,而茶楼外的林歌面对着对方的数人,玩儿那可不仅仅是心理战了。本来林歌对Anlo姐的期望还是蛮高的,甚至在她说相信他们会赢的那个时候,真的相信了她所说的所有话。
“林老板,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见面。”徐云淡淡道:“但再次相见,我也不知道还能否这么愉快的相谈了。”
现如今,徐云给她一条生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Anlo肯定不会再有任何怨言,对于发生的一切,她只能怪自己没有选择一个正确的站队。
“谢谢徐总给我的机会。”Anlo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去她喜欢的土耳其度过自己的余生了,好在她这些年赚的钱也足够她活到终老了:“我答应你,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视野之中,也绝对不会再打扰樊冰,从现在开始,我和她不会再有一丁点的联系,请徐总放心。我没什么方法报答你对我的恩德,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徐云的话说的很明白,他给Anlo一条生路,是因为她之前对天www.hetushu.com娱有过的贡献,而他不准许她继续存在于他的视线,是为了能让樊冰有一个彻底的重新开始,让她绝对的忘记之前的身份,忘记之前的所有一切。
就这样,两个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和平”的解决了看似非常复杂的问题。林歌心里一直都特别的疑惑云哥跟这老狐狸在茶楼里面说了什么,为什么云哥出来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Anlo姐,既然你选择了林老板,那我也不干涉你,只是,你若要离开就离开这个行业远一点,离开大陆远一点。”徐云挂着微笑道:“我可不知道我是否能有足够的耐心,一直对Anlo姐保持这种朋友的状态,如果以后的某一天,我再碰到你,恐怕……我很难再有现在的这种表情了。”
阮翰语塞,恼羞成怒:“小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算是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也没有人能说的出什么?你最好别这么不识抬举,这世界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人死也不能复生……”
林歌不屑的切了一声:“我们傻?哼,那我倒要看看你能精明到哪里去,既然你这么精明,那我也没看到你跑多远啊和_图_书?你们那么精明,怎么还是被我哥找到了?你们那么精明,怎么还被我们堵在了阳城区?”
“闭嘴!”林雍禾对手下人在这么多人面前会对自己的命令提出质疑而感到非常的愤怒,看到老板已经暴怒,阮翰只能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这口气差点把他给憋出毛病来,估计这事儿都能让他烙下心脏病的阴影。
然而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扯淡,林歌当然心里有怨气:“Anlo姐,你说现在这世道,还真是太险恶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以前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今儿个我算是明白了。还多亏了Anlo姐指教啊。”
林雍禾的笑容深沉:“那就要看我们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见面了,徐总,我很期待……非常期待。”
Anlo离开,林雍禾没有阻拦,他也知道Anlo这些年为他做的足够多了。现在他已经改变了自己最初的计划,所以他不需要任何人了,他只需要安静的等待徐云冲去那个该死的地方,和他老子一样,有去无回,永远的留在那处于深海之中的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
对于徐云的警告,林www.hetushu.com雍禾什么都没说,Anlo看的出来,老板是默认了徐云对她的一切要求,她知道,或许自己在老板面前已经没有用了,即便是徐云要求现在让她死,林雍禾都不会有任何阻拦。
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是一个禁地,所以在乎他的人才不敢告诉他一切真相。就凭这一点,徐云也能很清楚的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地方……可是,不论那个地方有多么危险,他仍然想要去一探究竟。
“那就借你吉言。”徐云轻笑一声:“既然林老板要走,那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
“够了!”
“老板……他!”阮翰是真不知道老板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的。
远在一二十年前,陆玄机就早有地玄六阶的实力,现在的他到底能到哪一步,他还真是不敢轻易的做出判断。
所以林雍禾这一吼是在拯救阮翰,如果阮翰出手,极有可能输掉的是他自己,输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万一赢了。如果阮翰真能踩狗屎运般的杀了林歌,那他将要面对的必然是陆玄机的讨伐!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当一个善良的人真是不容易,那别有用心的人似乎就喜欢欺骗善良的人。”和图书林歌仍然言语上挑衅着:“你有没有听说过报应这个词儿?Anlo姐,人这一世,因果循环啊,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害怕半夜鬼敲门,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做恶梦啊?我特别想知道你是如何坚持的,这要多大的承受力啊,才能背负这么多亏心事儿?”
就这样一个人带出来的闭门弟子能是弱者吗?绝对不可能啊!林雍禾这么多年隐匿自己的身份,很清楚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道理,他不会轻易让自己的人节外生枝带来更大的麻烦。
这时候徐云也在茶楼走了出来,他只给林歌使了一个眼色,林歌便知道不再做过多的争执,两个人能和平的走出茶楼,肯定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就在楼下马上要擦出火花的刹那,林雍禾突然出现在众人视野里,他既然调查徐云,就对徐云身边的所有人了如指掌,这个林歌的实力他很清楚,邪神陆玄机带出来的关门弟子可不是阮翰能对付的。
陆玄机是什么实力,林雍禾太清楚了,除了实力高深到天玄的皇者之外,剩下的人中能和陆玄机相提并论的,除了猎人学校的创建者古鹊界,怕是真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