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9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白小叶得知左冷月到来,当然会亲自迎接,她安排好房间,母女二人便在左冷月的要求下去了酒店的内部的酒吧。左冷月从没想过自己会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坐下来喝酒,真的,就好像朋友一样,好像闺蜜一样。
这些是左冷月没有办法去判断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如果徐宸真的是给林雍禾一个机会,那她又如何忍心亲手把这个机会给扼杀掉呢?
凌风知道,左冷月需要尽快给出一个答案,这些东西越是考虑便越是容易让人纠结,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了百了,直接做出决定,对谁都好,现在左冷月的确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好好的安静安静。
如果不是那些人,林雍禾或许不会走上那些邪路也不会被逼到家破人亡,失去了妻子和孩子的人,心理变态也在所难免。徐宸当年放他离开,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事情必须结束,必须制止,左冷月不准许那个男人的儿子再出现什么意外了!这也是她现在能为他所做的最后的事情了吧?
“女帝,这个人我们到底是……”凌风看得出左冷月的迟疑,他www.hetushu.com也考虑了刚才董海的话,董海绝对不是要帮林雍禾说话,他只是不希望左冷月做出决定之后会后悔,所以欧南也没有再提出任何质疑,安静的等待女帝的决定。
“滚吧。”凌风知道,他也没必要关押林雍禾两天时间了,因为左冷月现在是真的没有杀他的念想:“女帝给了你机会,你最好是能找到你应该找到的人,弥补弥补你一个当父亲欠下的债!”
左冷月知道自己需要尽快跟徐云见面,但如果她这样唐突的去见徐云,可能不仅仅得不到她想要的结果,还会让徐云心里的那个念头更加无法抹去。她需要有人帮她,而能帮她的最好的人选,的确有一个。
“你不如杀了我,让我一了百了,杀了我,或许对我来说才是一种更好的解脱……”林雍禾深呼一口气,他真的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希望一切能重新回去,可是斗转星移是不可能的事情,时间已经流失,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不可能回到二十多年前。
林雍禾的心口再次被锋利的匕首刺中一般,那种绞痛,歇斯和-图-书底里!
“女帝,您一定要想清楚。”凌风道:“这样,林雍禾先交给我看着。如果两天之后您仍然没有改变主意,我马上送他离开。这是给他最后的机会,如果他再让我从华夏任何一个地区看到,我都不会手下留情了。”
“你想死?林雍禾,没想到你到最后还是如此的没有担当……”左冷月道:“如果我是你,至少也要在得知自己的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之后再死,不然死都没有办法瞑目。”
左冷月用了十几年才理解了徐宸的人生意义,只有理解了徐宸的人生意义,她才能更理解他所做的一切。很多时候左冷月都再想,为什么就让她爱上了这样一个人呢,如果她没有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或许人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左冷月最终没能狠下心来,不是因为她心软,也不是因为她开始信佛不喜杀虐,就只是因为她想,徐宸都给这个人机会了,如果她今天在这里终结了这一切,是否也塞了徐宸的心呢?如果林雍禾早已寻到了他的儿子,说不定左冷月也就下手了。可现在他没有,如果今天她让他死,那他就永远将这和图书个遗憾带进了棺材里。这个遗憾,是否也会是徐宸的遗憾呢。
林雍禾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左冷月也遣散了所有人,独自一人来到了影视大酒店。她和女儿的关系的确恢复了不少,但是仍然没有到那种无话不说的亲密地步,毕竟裂痕太深了,所以她们需要时间,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将伤口彻底的愈合。
“我身边不需要你这样的人。”左冷月不屑道:“我的确知道很多事情,但唯独这件事情我不清楚。清楚这件事情的人一定有,如果你真有这个心,就一定能找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马上给我滚……”
想想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不知道人在何处,林雍禾心里的一切仇恨突然就那样消失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安排是如此的可笑,他不仅仅毁掉了他自己的人生,也毁掉了他亲生儿子的人生,还毁掉了樊冰的一生,当然,在某个方面来讲,他也成就了樊冰的一生。
左冷月点点头,她没心情考虑这个,她给了凌风自主权,凌风在这件事情上有自己决定的权力。不过,她既然已经主张放人,那就不会再变卦和-图-书。毕竟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或许还有一个年轻人正在等待着历经沧桑的父亲找到他。
或许提到这件事情对谁都是一种伤害,可左冷月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能阻止徐云的,恐怕只有小叶一个人。左冷月绝对不能任凭徐云去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可这一切都不是顺其自然的事情,都是因为他的复仇心理才引发的。这都是畸形的产物!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这些年到底过的怎么样,现在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女帝……我知道,你知道很多事情,如果你知道我儿子在什么地方,他过的好不好,我这辈子都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左冷月也同样微笑的看着女儿:“我随便,什么都好,只要你能陪我坐在这里聊会天就足够了。”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林雍禾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徐宸不仅不是他的仇人,还是他的恩人。人生总是这样充满了波折,突然的一个回转之下,林雍禾是这样的无奈而彷徨。
现在左冷月很清楚,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制止徐云做出傻事儿,也不是跟林雍禾继续斗气斗怒。在某种方面来说,林雍http://www.hetushu•com禾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他是被那些披着“为人民服务”外衣却只想着“升官发财”的家伙们逼成的奸商。
“您要喝什么,我请。”白小叶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轻松,但说实在的,她还真有点不自在呢。
林雍禾最终在沉默中重重的跪在了左冷月的面前,当他双膝和地面碰撞发出重重的声响之后,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这一跪,不只是为了感谢左冷月给他的机会,也感谢二十多年前徐宸给他的机会。
没错,就是白小叶。左冷月知道,二十多年了,她一直都欠白小叶一个解释,白小叶心里一定一直对她的父亲有一个疑问。而这个疑问因为在心底憋的时间太长而无法再开口问出来。
“让他走。”左冷月最终还是选择了尊重徐宸的选择,事情已经发生了,林雍禾已经把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告诉了徐云,她先要做的,就算是把林雍禾凌迟处死,徐云知道事实真相也已经成了定局。
林雍禾三十五才有了孩子,已经算得上是中年得子,应该很在乎自己的孩子。当年逼不得已的离开,现在想必也让后悔彻底击垮了自己的心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