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91章 成长的代价

一部分父母会责怪孩子从来不喜欢跟他们沟通,但却从未在自己的身上想一想,是一开始就没有沟通吗?还是因为每一次沟通都只不过是变相的命令,所以才会让孩子疏远而不再和他们去沟通?
时间已经很晚了,左冷月这一天的精神压力和精神斗争让她整个人都显得很是疲倦,白小叶虽然很喜欢现在这种气氛,但她仍然是让服务生把剩下那不到三分之一的威士忌拿走,亲自带左冷月去了早已安排好的房间。
所以现在左冷月仍然会给白小叶一切属于她自己的空间,她要做的就是默默的看着她,当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仍然会不顾一切的冲出来,并不是为了弥补,只是因为她是母亲。
然而,谁能知道,成长的代价,便是所谓的“不听话”。
现在徐云虽然很想去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一探究竟,但是他连马蒂弗兰斯岛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个在太平洋上没有任何坐标标记的孤岛,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眼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地方。
“妈,你放心吧。”白小叶给左冷月吃下一颗定心丸,她很清楚现在她应该做什么:“我知道,你想守护徐云是因为你爱的男人,而我会守护他,是因为他是http://www.hetushu.com我哥,不管我心里是否承认那个父亲,但我始终承认徐云是我的哥哥。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走向火坑的。”
人是主观动物,人能统治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物,可以把狮子老虎关在动物园供他们欣赏,不仅仅是因为人类是高智商的动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人是主观动物,每一个人都会习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
其实这种所谓的叛逆,是一种成长,是一种成熟的表现,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心智成熟的时候,会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判断,会开始学着用自己的行为去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太平洋仍然是一片人类尚未征服的海域。它的面积比地球上所有陆地加起来还要大,海面上撒布着大大小小两万五千多个岛屿,这些岛有一半还荒无人烟,有很多岛屿都没有名字,也有很多或许还没统计到。
所以人才能统治一切。人的思想是任何人都不能强求的,这也是很多事情没有对错的原因,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必然有不同的做法!求同存异是很正常的现象,尤其是父母和儿女之间。
这不,才一回到办公室,徐云就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太平和-图-书洋卫星地图发呆,他把地图拉的非常近,但就算再近,偌大的太平洋上想一个一个岛屿的排除,也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
左冷月刹那就感觉到一阵鼻酸,她强忍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眼里这个懂事的女儿真的长大了,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成熟了很多。那种欣慰是她只有以母亲的身份才能体会到的。
在这一点上,全世界所有的父母都是一个矛盾体,因为他们既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长成熟,又不希望他们叛逆,不听从自己的安排。
因为这件事情,徐云几乎绞尽脑汁,就连今天早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上,他都一直处于游神的状态,多次都是林歌提醒他,他才回过神儿来。徐云知道自己这个状态并不好,但却仍然没办法控制的去考虑这件事情。
虽然左冷月和白小叶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但第二天左冷月仍然是要离开的,她不希望自己的存在会打扰到徐云或者小叶的生活,他们都已是成年人,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圈子。
没错,世界上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即便是一个犯下了永远无法弥补错误的母亲,她仍然是伟大的。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白小叶给左冷月倒了杯和*图*书热水:“妈,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我就先走了。明天我就会去找徐云好好谈谈,尽量将他危险的念头扼杀,如果他没有那种想法,我们也能早点放心了。”
徐云现在需要有人告诉他马蒂弗兰斯岛的坐标,知道这个地方的人,肯定有,而且徐云认识的人里就肯定不少人知道,万狂啸必然知道,王逸也说不定知道,小妈左冷月也肯定知道,还有皇甫国也很可能知道,林歌的师父陆玄机,神算子古醉人,老颠头吴秋子,等等等等……他们应该都知道马蒂弗兰斯岛在什么位置。
左冷月把酒杯中最后的沾边波本一饮而尽,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也总算是放了下去,有小叶看着徐云,她这心里放心的可不仅仅是一点点。再加上她暗中的保护配合,相信她们足够能阻止徐云做出疯狂的傻事。只要保证徐云不去做傻事,她放走林雍禾的事也就不后悔了。
送走了左冷月,白小叶便在第一时间去找徐云,她需要开诚布公的跟徐云谈一谈,作为一个妹妹,谈一谈他们的父亲。只有这样做,或许才能阻止徐云那早已经飞向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心。
很多时候,所有的父母都会在孩子长大以后觉得头疼,他们觉得和图书孩子叛逆,不听自己的话语,不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事情。其实这并非是他们的孩子叛逆了,叛逆这个词语只是适应在自己的父母身上。
当一个人开始追求自己的人生,开始拥有自己的梦想跟理想,然后因此而做出他认为应该做的行为时,并不是他叛逆,而是他的成长。
而且一旦徐云开口问这个问题,他们必然会怀疑他的动机,这是徐云最麻烦的事情,他没办法跟这些人开口问。
……
可现如今的白小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温暖怀抱和母爱的小女孩,她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她早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试图向眼前这个唯一的长辈讨要抱抱的时候是何时。说真的,她现在真的不需要了,可白小叶最终还是没有忍心拒绝,虽然她已经不需要了,可她知道,左冷月需要,师父需要,母亲需要……
左冷月没有用母亲的身份教育过白小叶,但她这个师父的身份,却也做对了一切,她一直都尊重白小叶的想法,即便她的想法是错误的,她也会让她去碰壁,学会自己在逆境中成长。这或许是左冷月觉得自己这辈子唯一不必后悔的事情吧。
“好啊,那我们就多说一会儿话吧。”白小叶答应的很轻松:“那我先去给你放http://m•hetushu•com洗澡水,你都劳累一天了,先喝点水,好好休息。”
因为这片海洋上,有多少岛屿会随着潮起而沉没,又随着潮落而浮出,这都是一个没有人敢肯定确认的数字。想自己找,真的太难,太难了。
徐云的心的确早已飞走了,自从在林雍禾嘴里得到了确定的消息之后,他满脑子里都是这件事情,都是关于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疑问。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但你若是一般人,想去也还去不了呢。
现在想想,左冷月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应该,她多么想弥补,当年的小叶还那么小,每次想要她陪她一起睡觉的时候,都会被她的严词厉语给拒绝,左冷月都不敢去想当时小叶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理状态。
……
“小叶……”左冷月一边点头,一边缓缓开口转变了话题:“今天晚上你能不能别走了?你还记得小时候吗,你和潇俏两个人总是缠着要跟我一起睡……”想到那时候,左冷月有些神伤,那时候小叶只能和潇俏一样,都叫她师父,而那时候她对她们又是那样的严格。
可是徐云也很清楚,这些人虽然知道,但是这些人却是百分之百不可能把地方告诉他的,就算他磨破嘴皮子,恐怕也没办法在这些人的嘴里套出话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