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10章 发自肺腑的感激

徐云的一切安排还真的是收到了成效,就在他去机场的路途中,林雍禾已经进入了琴岛市,开离高速公路的瞬间,林雍禾的心情突然就紧张了起来,他一路上想了很多开口的方式,可当进入琴岛的瞬间,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是,我一切都听你们的安排!”林雍禾一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谢谢,一边迅速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仇妍:“我真的很感激徐云,感激你们所有人为林歌做的一切,真的,真的……”
林雍禾再次使劲儿点点头,然后迅速离开了现场,他要找一个偏远一点的地方,等,他相信他一定能等到消息的!这一刻林雍禾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欠了徐家人好多的人情债!
采购部的经理和副经理就有这方面的矛盾,就是因为酒店采购事情上的积怨,这次天娱采购一批年会所需要的各种奖品的时候,副经理就试图下套给经理钻。
不管是谁,只要有本事把成本压下来,价格控制下来,那他就是公司的功臣,那他拿到好处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但这样就会让同部门的人不爽,大家都竞争这事儿,www.hetushu•com最终没办成的当然会心里不爽。
林歌成了对这事儿唯一毫不知情的人,最近他和徐云一起读了两本书,都是关于如何管理公司和发展公司类型的书籍。说真的,看完这两本书之后,林歌突然觉得,其实这做管理还是挺有意思的,比他之前想象的复杂多了,也有意思多了。
当终于开车来到天娱影视广场基地的主办公楼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都要把自己给压垮了。林雍禾在车里迟迟没有下车,那种煎熬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有些错误一旦犯下,就很难再弥补,林雍禾知道,他不奢望得到所有人的谅解,他只奢望儿子能认他,就算不原谅他也可以,他想弥补已经没有能力了。
这一路上,林雍禾都很是无助。
“谢谢……谢谢你们……”林雍禾颤抖道,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想什么就来什么,生命的一切突然就变得如此有意义了!他的眼前一片光明,充满希望。
林雍禾苦笑一声,是啊,他的确是自作多情了,这一切,所有人的出发点都是在林歌身和*图*书上。王逸是,徐云也是。林雍禾知道,徐云会这么做,肯定是在王逸那边得到了消息。
“不过你放心,我们也尽可能的让林歌原谅你。不然他心里也会很难受。”仇妍道:“你只需要记住,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歌,不是你,你可以走了。”
看着远去的汽车,仇妍才拨通了徐云的电话,把事情通知他,然后把林雍禾留下的联系方式也告诉了徐云。她希望这一切能早一点结束,早一点结束,林歌就能早一点解脱。
但能做到经理的人其实没那么傻,又反设一套对付副经理。两人的小动作真的很明显了,甚至是说,已经不能称之为小动作了,完全就是大动作!但即便是这样,林歌也要想办法调和这事儿。
就在林歌琢磨事儿的时候,徐云已经直奔机场,而樊冰那边,情绪早已稳定,仇妍也接到徐云的电话,让她回公司,在楼下随时准备拦截林雍禾,因为林雍禾随时都可能会出现。
仇妍对他可没什么好感:“你的感激我们不需要,即便林歌最终承认你,你也不会得到我们其他人的谅解。”
就好比一株m•hetushu•com苍天大树,外界的风雨交加都不会让它有半分动摇,而内部的蝼蚁却能将它彻底的侵蚀并让它自己枯萎倒塌。所以,作为一个管理者,对任何企业和公司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扮演的不仅仅是管理者,也是调和剂。
听到仇妍叫他名字,林雍禾就更诧异了。
就拿今天林歌看到的这件事情来说,采购部内部就存在很严重的内斗问题。原因很简单,采购这职位是肥差,有多少好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直接明了的好处不说,就那些潜在的好处就很可观。
林雍禾彻底被感动了,他无法想想,自己这样一个人,居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帮助?!这是老天爷再照顾自己啊!这是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吗?还是可怜他了?
以前只是听说过职场如战场,真的钻研明白了之后,林歌才意识到这话绝对不是吹呢,绝对的真理啊,他看的这两本书里充分的用举例说明,作为一个领导者,如何避免员工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争。
他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林歌好,都希望他不会受到刺激,所做的一切都绝对不是为了他。
比如说这次星凯http://m.hetushu.com大酒店装修之后所采购的所有客房设施吧,的确,采购部经理把价格压到了最低,帮公司省钱了,同时他也能拿到一些好处,这事儿公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没让公司多花钱,那这钱是对方给的,也无所谓了。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好处,表面上看不到的,那这采购部经理的侄子,进了这次提供客房内床品沙发的家具品牌做了地区总代理手下的一个销售经理。这种利益才是更厉害的。
他不配,真的不配。但他仍然在心底真诚的感谢着他们所有人!他们会为了林歌做这一切,他就心满意足了,他就真的真的心满意足了,他感谢所有对林歌真心实意的朋友。
“话我给你带到了,你留个联系方式,然后去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待着等消息!”仇妍下达了最后的通牒:“没有得到消息之前,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林歌的面前,他现在如果看到你,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杀了你。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
林雍禾一怔,连忙落下车窗,虽然仇妍并未见过林雍禾,但在这车和人的年龄上也基本判断出了他就是正主儿:“林雍禾和-图-书?”
徐云很清楚,若是林雍禾就这么无头无脑的闯入,林歌肯定不可能接受他,他需要做一些事情,让林歌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然后林雍禾出现才能解决问题。
“有人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想被某人接受,那就不要轻举妄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你若非要见人,什么结果你自己很清楚。”仇妍淡淡道。
就在这时候,仇妍走到林雍禾的车前,砰的敲了两下车窗。
往往一个公司或者是企业最终的失利,并非是因为企业本身的路线和发展不正确,也不是因为外界的竞争力太大,反而是因为公司内部一些毫无意义的争斗,会很严重的影响一个企业一个集团的发展。
仇妍不屑道:“你没有必要跟我们任何人说谢谢,所有人都不是为了你,你搞清楚这一点,别以为你是什么值得别人帮助的人!也别以为徐云就那么想要帮你,给你面子,就凭你毁掉了樊冰的人生,你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原谅。”
这让他愧疚,让他难堪,让他内心无比的自责,这种自责恐怕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当一个人连自己都要责备自己的时候,真的不需要其他人的指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