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17章 态度坚决

“鸽子,我觉得樊冰说的不错。”徐云道:“我们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任何事情都事出有因。我们不知道原因,只知道现在看到的结果,所以很难理解和接受你父亲所做的一切……但你应该试着接受,或者给他解释的机会。”
林歌使劲儿摇摇头:“行,这是你说的,林雍禾,你说你只是想来见见我,你给我的这消息我留着,等到我娶方娅的时候,我就把这消息当作是你他妈给我的最特别的生日礼物宣布给所有人,告诉所有人我林歌,是你林雍禾的儿子,行了吧,你满意了吧?满意了就给我滚蛋!爱去哪接受惩罚就去哪接受惩罚。”
但她没有拒绝来今天的场合,就是因为她不知道她是不是会帮上什么忙,徐云既然会让她来,就或许有让她来的目的和意义。所以即便是再尴尬的场合,她也不会拒绝,徐云对她有恩情,她就要报答。
说完,徐云就关上了房间的门,让一切都平静下来。
林雍禾走了,把整个饭局都搅浑了离开了,徐云也紧跟着起身走出去,在林雍禾身后低声到了一句:“把你酒店地址发给我。”
“可这是无意的!这是他http://www.hetushu.com为了让你杀人才做的!如果你真的按照他的意思成功了呢?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的下场!你一无所有!你连活都活不下去!”林歌道。
“你听他把话说完。”这种时候,或许只有徐云的命令才能让林歌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沉默着,林歌需要发泄,需要倾诉,他们给他发泄的权力和倾诉的权力。
“哥,不管以前我们经历过什么,再难那都叫事儿!可现在这事儿根本就他妈不是事儿!”林歌道:“这叫什么事儿啊?我活了二十多年,突然才发现,我之前碰到的什么事儿都不算操蛋,今天这事儿那可真是绝了!”
“我知道,我错了很多。”林雍禾感激徐云能站出来帮他说话,他也深深的记得王逸告诉他的话,如果想要得到原谅,就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是错在这二十年的时间,而是错在二十年前对亲情的抛弃:“造成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我不敢去担当,如果当年我承担了我的罪过,就不至于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在场的人里除了林歌之外,还有一个人是处于尴尬的地步,那个人就是樊和图书冰,樊冰见到林雍禾之后,仍然会有特别尴尬的感觉,那种感觉已经不是抱歉,也不是对不起,就是单纯的尴尬,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的一种尴尬。
“哥,别人怎么说,我可以理解别人是为我考虑,但是你说我,你不能只为了我考虑啊,你也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他怎么对你的!”林歌的仇视情绪仍然在无限的蔓延。
林歌一句话甩到林雍禾脸上:“我死都不会接受。”
“林……林叔叔,你别这么说。”方娅很是不好意思,但又碍于林歌的立场不知道如何安慰林雍禾。
林歌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沉默着。鲁迅先生有句话,叫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林歌的沉默必然是这两种结局,可爆发和灭亡都不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所有人都希望看到“接受”。
“我先说说我的故事吧,或许你听了之后,能转移一下注意力。”阮清霜道:“来,你也挺能喝的,再陪姐姐喝一杯。”
“我很欣慰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另一半。”林雍禾真诚的目光看向方娅:“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能照顾他,我……希望我的身份不要影响你们的感和图书情,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阮清霜并不能喝酒,但还是皱着眉头咂了一口,林歌自然是毫不犹豫,又是一杯干干净净灌进肚子:“霜姐,我敬你!”
林歌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直接倒满,自己闷了一大口。他是很郁闷,可火气不能发给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为了他。他应该感谢。
林歌冷笑一声:“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不要拿出来讲了,你敢不敢承担,会不会承担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是真觉得没什么意思,也真觉得没什么必要,你呢,也别跟我矫情。”
“鸽子,我能说两句话吗?”阮清霜了解徐云,她知道徐云不可能让这事儿就这么结束,因为林歌没有接受林雍禾,这事情就等于没有任何进展,反而给林歌吃了一肚子的怨气,做了还不如不做。
“慢走,不送。”说这话的人居然是徐云,所有人本以为他会挽留一下,可没想到徐云会比林歌更先着急送客,不是他要林雍禾来的吗?
林雍禾意识到事情还有转机,可他并不相信还能有什么转机,只是苦笑的按照徐云的说法去做了。
“你的对不起留着丢到垃圾箱http://www.hetushu.com吧。”林歌不屑道。
方娅把林歌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我相信云哥是多方面考虑之后才做出的这个决定。你要相信他。”
林雍禾苦笑一声,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谢谢你们所有想帮助林歌的。还有……我祝福你们永远幸福。”
“我就是因为太相信我哥了!我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原谅这个人,但却因为我的关系,他不得不原谅这个人!”林歌道:“凭什么,凭什么因为我,他就应该得到原谅,他的罪过就可以不得到惩罚!这不公平!”
林歌勉强的笑了笑:“霜姐,你说,我知道你是为鸽子好,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林歌一脸苦笑的看着徐云然后伸手指着林雍禾:“哥,他要杀你啊,他苦心二十年就为了杀你!他为此还毁了樊冰,毁了一个无辜女孩的人生,让她这辈子都傀儡于他的控制下,活着就是为了杀人!他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我爸呢?!”
林雍禾很是尴尬,可他看得出来,所有人都已经尽力了,所以他不好在麻烦别人:“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林雍禾嘴唇蠕动了一下:“我……我今天来hetushu.com,只是想看你一眼,即便是你不认我,也没关系。我只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樊冰本来不想开口,但林歌既然提到了,她也没有回避:“其实……你父亲也成就了我,我对他还是很感激的,如果不是他,我的人生更会是黑暗的,至少现在,我……我不是过去那个无助的我。”
徐云会把这么多人叫在一起,就是为了让林歌能有第三种选择“接受”。
“不管你是不是原谅我,我都会做出重新的选择,我会重新担当起当年犯下的错误,也担当起如今犯下的错误。”林雍禾道:“我会去接受一切属于我的惩罚。今天我来……就是想看看你,只是想看看你。”
听到这里,林歌多少有些心中质疑,林雍禾会去接受属于他的惩罚?他怎么就那么不爱信呢……可,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呢?
林歌把一肚子的话都压制下去:“好,你说,你说你拿什么让我原来你,拿什么让我承认你,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当老子!你配吗?”
“是,你说的没错,但是如果不是他,我连现在都活不到。”樊冰道:“每个人都犯过错误,可即便是滔天大罪,已经发生了都没办法重新来过,我觉得你应该学会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