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19章 不胜酒力

如果不是老爷子张太岁在济北给天娱扎下了根儿,徐云还真希望能把天娱的总部给搬到琴岛来,毕竟现在有三分之二的工作都是在琴岛完成,天娱集团也基本就是剩下一个“面子”在济北了。
方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霜姐,我们这又不是结婚,还不需要蜜月之旅呢……还是让他留在公司好好工作吧,我觉得他现在进步了好多呢,都变得爱看书了哦。多让他收收心,这样我嫁给他才更安心呢。”
林歌勉强的笑了笑:“那我就先谢谢霜姐了,只是……我还没想好要去什么地方玩儿,等我想好了,再去也不迟。”他现在肯定没心情去旅行啊,满脑子都是林雍禾的事情。他试图否认一千遍,但心底仍然有一个呼声再召唤。
相比起燕京和申江,济北其实并不适合让天娱集团把面子给扎根在那里,但谁让张太岁对济北有特殊的情节呢。
徐云出生之后就在济北跟着张太岁,多少也算半个济北人,所以他也不希望济北给全国人民留下这种印象。但那里不整治,真不好意思说是省会了。
这也是佐媚烟把大部分工作都转移到琴和*图*书岛处理,却仍然要把一部分留在济北的原因。相比之下,佐媚烟考虑的更加周全,徐云也很清楚这样做的意义。
“霜姐,我从小就在海岛长大,比马尔代夫还要美丽的地方我见多了。”林歌仍然勉强笑着:“哪些地方我去也没什么意思,方娅以前都是飞海外旅游航线航班的,这些地方她也都去过。我们要去,就去疆藏那种地方。”
林歌很诧异自己为何没有忘记那个地址,为何自己的记忆力会变得这么好,如果他已经忘记了那个地址该多好,那样他就不需要纠结下去了,那他就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和大家一起讨论环境污染的问题了。
“哈哈哈,那你知道威尼斯的人想去哪吗?”徐云突然道:“威尼斯的人估计跟咱们江南水城的人一样,想去一个干燥一点的地方,晾干净的衣服放衣橱里就潮潮的那种感觉可真不好。”
面对现在的话题,林歌真的一点都听不进去,当然,谁都没有打扰他,包括方娅,所有人都任凭林歌去发呆,因为他正在思考一个问题,思考他到底要不要去那个已经和_图_书深深印在脑子里的地址。
“好了,这事儿暂告一个阶段,我们这酒还没有喝完,饭还没有吃完,你的好消息还没来得及消化完。”阮清霜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强忍着泛红的眼眶没有滴下泪水:“所以呢,我们还要继续分享你的好消息,既然求婚了,那我做主,给你假期,你什么时候想要带方娅出去旅行都行。”
晚饭终于结束,今天这顿饭除了是给阮清霜接风洗尘,也算是给樊冰送行,她明天就要动身去片场了,她的受伤已经耽误了很多事情,现在她的心理问题已经得到了大部分的解决,她决定重新开始工作,重新回到原来的自己,重新做那个真真正正的演员樊冰,而不是把那个杀手的身份当作是自己的第一身份。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话题就转移到了城市的问题上,阮清霜以第三方的角度去考虑,觉得天娱适合整个都转移到琴岛,而徐云却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是留一个空壳子,济北的天娱大厦也必须耸立着,这是老太岁的根儿。
“地方还不好选吗,什么马尔代夫啊,普吉岛www.hetushu.com啊,这不都是挺不错的地方吗。”阮清霜道:“我帮你定路线,这样可以吧?”
不论是还在校园的同学,还是已经踏入社会已久的人,或许都还对老舍先生那篇文章有影响吧,济北的冬天。
“小娅,这你可就错了,人生苦短三万天。”阮清霜道:“工作固然重要,但休息也很重要,有些时候出门走走,放空心灵,对人生会有意想不到的启发。甚至能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呢。”
而不是像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耳朵里面全都是空白的声响,那种空空荡荡的声音来来回回在脑海里盘旋着。林歌多次都在无意识的深呼吸,他不知道答案,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做才是正确的。
不过,这些画面都是过去的年代了,现如今的济北,已经看不到这么美丽的水墨画了,高楼耸立,车流不息,出门儿想找地方停个车?不好意思,您还真需要费点劲儿了,这里真不比燕京、申江或者是广深那些城市更适合交通。
“你能不能考虑考虑女孩子的感受,疆藏有什么好浪漫的?挑战人体极限去啊。”阮清m•hetushu•com霜故作生气的瞪了林歌一眼:“你知道什么叫浪漫吗?带她去威尼斯那种地方,那才叫浪漫,我发现你们男生就一门心思想去疆藏那种地方,真搞不懂。”
“你今天喝了最少有三两半。”徐云把阮清霜扶回房间之后,看着完全不胜酒力的阮清霜笑了笑:“不能喝就不要喝那么多,是不是挺难受的?我出去给你买点解酒药吧?”
这到是一个事实,济北的环境这么多年一直没什么改善,徐云每一次去都会留下一个“脏乱”的印象,这或许也是很多人会留下的印象,没什么好否认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相信张太岁也是那么认为的,济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济北的冬天是响晴的,济北是一块宝地。古老的济北,城内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
“我说你能不添乱吗?谁让你去定居啦,只是去旅行,就算是潮潮的感觉,那也比内陆每天都干燥的呼吸都不舒服的好。”阮清霜道:“我现在特讨厌济北的环境,干燥,空气又污染严重……唉。”
因为一旦天娱集团舍去了济北和-图-书,佐媚烟就会感觉不到自己是再继续为老太岁做事,张太岁对她的恩情,要比林雍禾对樊冰的这种恩情纯粹的多,没有半分利用的关系。所以佐媚烟不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天娱的这张“脸面”离开济北的。
阮清霜不胜酒力,饭局结束之后,她就开始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虽然只喝了一点但却也开始头晕脚轻,每一步都东倒西歪的,若不是徐云搀扶着她,她都很难走回房间。
“不用,还没到那地步吧?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昏昏沉沉的……”阮清霜潮红着脸颊道:“原来喝醉就是这种感觉,腾云驾雾似的,挺好……挺好的,我没事儿。”
林歌则是和方娅一起回家了,徐云很放心,有方娅在身边,林歌即便是想不通,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仇妍也早早的回去休息了,她明天也要离开一段时间,她想回一趟苏杭,至于她要做什么,谁都没问,问了她恐怕也不会说。
仇妍也认同阮清霜的观点:“对啊,要去就一定去威尼斯,那里是全世界的浪漫之都。有人说,全世界的人都想去巴黎,因为巴黎是浪漫之都,那巴黎人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威尼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