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20章 多种选择

“真的吗?”阮清霜突然咬了下嘴唇,今天林歌向方娅求婚的时候,她真的特别感动,她也羡慕,真的特别羡慕。
显然,这三四两的白酒足以让阮清霜犯迷糊,徐云能理解她今天为什么会喝这对于她来说已经非常不少的白酒了,她今天提起自己和父母关系的这件事情,的确会让她很难过,因为那段时间,父母孤苦伶仃的那段时间,她永远都无法弥补,做什么都无法弥补,所以今天提起这事儿,她才会喝这么多的酒。
唉,可现在他也真没功夫考虑自己的事情啊,林歌的事儿还没个定信儿呢……
阮清霜揉了揉太阳穴:“对啊,我怎么就给忘了呢……还有方娅呢,那我就放心了,唉,我这脑子……”
所以他不敢轻易的承若,不敢给任何人承诺。而且,他如果对阮清霜做出了承诺,同时又会给很多人带去伤害痛苦。徐云真的很矛盾自己的处境应该如何处理。
“要是他自己,我肯定让他留下开导他,但还有方娅啊。”徐云道:“一个自己心爱的女孩跟自己说的话,http://www.hetushu.com肯定比任何人都有效。我相信方娅,所以才敢让他们离开。”
可他现在做不出来,他不知道如果一旦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深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自己还能不能回来。
……
“还是我来吧,我能有什么累的。到是你,最近真的憔悴了很多。”徐云心疼道:“其实我特别不想让你为天娱操这么多的心……”
听到这里,阮清霜还真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这么说,就算判林雍禾一个无期都不为过。
“鸽子的事儿还真是只有你能让他安静下来。”徐云微微一笑,给阮清霜在水柜里拿出一瓶红茶:“如果不是我,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呢。但你也别想太多,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翻片儿了,再拿出来的话,可就是自己折磨自己了。”
徐云点点头:“是啊,可碰上了就要面对,他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事儿他现在不面对,若是林雍禾真去认罪服法,把自己该坐的牢坐了hetushu.com,该承担的惩罚承受了,那以后他想面对,恐怕都没面对的机会了。”
“若只是他一个人,难说。”徐云道:“林歌的脾气倔着呢。”
徐云把阮清霜刚刚放下的红茶给她拿起来:“但有我在,你的人生就像是红茶,永远都不会再有苦辣。”
阮清霜很少会露出这样调皮的笑容:“可是,我突然发现,有时候喝点白酒比喝红酒好多了,因为白酒更像是我的人生,嗯……怎么说呢,我觉得,红酒就像是人生的顺境,香醇里面带着一丝酸甜,让你回味无穷。而白酒呢,更像是人生的逆境,香醇里面带着浓厚的苦辣。我这个比喻是不是很形象呀?”
方娅开车带着林歌,回家的路上,林歌一直都沉默不语,他总是走神儿,却又不希望方娅看出他走神儿,可这状态瞒也瞒不住啊。方娅倒也没打扰他,自己小心谨慎的开着车,让林歌自己考虑一会儿问题,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儿,说不定他自己琢磨一下就能想通了呢。
徐云点点头,他承认,这话不假http://www.hetushu•com,可是,一件事情若是能想到很多解决办法的话,那在他眼里就不叫事儿了,他眼里的“事儿”肯定就是不好解决的,能有一种解决办法就不错了。
“比你还倔?”阮清霜抬头看了眼徐云:“也是……不然你们怎么是兄弟呢,都是一个臭脾气,想到什么事情就喜欢钻牛角尖,其实很多事情,反过来想一想,肯定都有其他选择,如果A是行不通的答案,为什么就不选择B呢。”
“现在木已成舟,就看林歌自己如何决定了。”阮清霜低头道:“你觉得他能挺过去吗。”
“林歌也是个小倔牛,你都知道,那你……那你就不应该让他走。”阮清霜道:“该让他留下,再好好开导一下他。”
一般来说,大家都碰到过这种情况,越是说自己喝多了,不行了,不能再喝了的,往往越是没醉的。而越是说自己没事儿,还能喝,挺好的,那就肯定是感觉到酒劲儿了。
“你还好意思说林歌倔呢,我看你比他还倔。”阮清霜道:“如果A和B两种选择都不行,那你为什么不想想http://www.hetushu•com,为什么非要在A和B的之间选择呢?难道是非A既B,非B既A吗?难道不能选择C吗?一件事情肯定有很多很多的解决办法。”
“知道脑子不好用了,承不承认自己喝多了?”徐云道:“就你这酒量,以后就不要喝白酒了,喝点红酒就可以了。”
阮清霜摇摇头:“我这还算累呀?那你说佐媚烟呢,她这两天恐怕就只有飞机上的时间可以休息了,比起她对天娱的付出,我这点真的不算什么。”
徐云欣慰她能理解佐媚烟,他同样也心疼佐媚烟,如果他能一门心思都放在天娱上,或许早就不需要她们这么辛苦了。
徐云突然又想到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那如果……A和B两种选择都是行不通的呢?”
“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我帮你去放洗澡水。”阮清霜不想去想太多的未来,她从自己第一天开始喜欢上徐云,就知道自己若想去爱这个男人,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更多,因为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阮清霜看了徐云一眼:“林雍禾的罪就那么大吗?”
“我都打听了,当年m•hetushu.com他参与制造假药,而且情节严重,要知道,生产销售假药,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徐云道:“虽然他的事儿没死人,但对人体健康照成严重危害了,最轻也是十年,而且他还逃了,这潜逃又要加刑。二十年后他回来,又对我蓄意谋杀,虽然杀人未遂,但也一样会判……但这事儿牵扯樊冰,我不可能起诉他,会连累樊冰的。”
如果不是因为徐云已经知道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徐云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自己到底应该何去何从,徐云也真的希望自己也向阮清霜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嗯,不想了。”阮清霜接过徐云递过来的红茶:“我就是觉得鸽子挺可怜的,如果是我,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
如果林雍禾真的去认罪服法,那进去之后,林歌想面对都没有机会了。怪不得徐云会如此迅速的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他考虑的比他们每一个人都更长久。
终于,汽车驶入地库,林歌才恍然回过神儿,这都到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