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22章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真没约。”林歌把地址告诉出租车司机之后就闭眼不再跟他胡扯,开出租车的是真能侃,上侃天,下侃地,中间侃空气,嘴巴一路都没停,不过这到也让林歌能少去想那些心烦的事情。
若想让徐云不去那个地方,这恐怕比徐云说服他原谅林雍禾还要困难吧?原谅林雍禾又没什么危险,去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那就是地狱。两者之间根本无法比较无法衡量。林歌无奈的摇着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活怎么就不能不消停消停呢?
当然这些事情林歌不想让方娅知道,也不想让方娅替他担心,他只是告诉她,一切都很顺利。
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浮现在他的眼帘,这件事情每多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就多一分的蠢蠢欲动,他变得越来越迫不及待了,他变得越来越想要结束一切了。
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出租车司机问林歌去哪的时候,林歌却想都没想就开口:“影视大酒店。”
“你放心吧,你的一切决定,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阮清霜道http://www.hetushu.com:“因为你一直都是这样对我的。所以,你应该更会理解我。是吗?”
“那就是说明……这件事情,你在内心的深处就认为不应该去做。”阮清霜道:“如果你觉得应该去做,就不会拒绝我对你的支持。”
徐云点点头,阮清霜说的没错:“但如果有事情我不希望你支持我呢?”
徐云现在面临的选择就像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原来当一个人面临这种取舍的时候,选择是如此的艰难。
然而,看着身旁的阮清霜,徐云觉得自己身上的枷锁又沉重了很多,他不知道前面的路是否还能回头。如果自己无法回头,那她该如何是好,她该何去何从?
……
“哟,小哥,那地方可不便宜啊,那地方住一晚上最少要这个数字吧?”出租车司机伸出三根手指头晃了晃,那意思指的是三千大元人民币。
徐云淡淡一笑:“没有啊,没什么,就是想……什么时候我们能一直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
孟子曾曰:“鱼,我所欲也,熊掌http://m.hetushu.com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也,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也,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避也。”
“真的?”出租车司机一怔,真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说,那若是真能搞到名人签名,岂不是一夜白睡还能赚一大笔?这比他跑一个月的出租赚的都多啊。
林歌可不希望影视大酒店被人说的那么贵,就这么传言的话,万一有客人想去住,被出租车司机说的那么贵,谁还敢去啊:“贵是贵了点,但你要看档次啊,你也不仔细看看这是什么档次的地方,里面还能经常看到大明星呢,万一你给那国际一线要到签名,一张签名就能卖好几万呢。”
“我说司机师傅,你这想象力也忒丰富了一点吧?你说……我是说你什么好呢?”林歌道:“我吧,觉得你真有点不适合做出租车司机这个行业,你适合去写网络小说,写本什么你的二十五岁女泡友之类的,肯定点击率哇哇的,一年能赚个百八十万http://www•hetushu.com都不成问题呢。”
林歌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不过他又想想,会去影视大酒店入住的人肯定都是有钱人啊,土豪啊,又怎么可能在乎这点钱呢。他还真没必要跟这司机多解释什么,打车的人也没几个会选择到影视大酒店住宿的。
一直以来都是所有人责怪林雍禾把事实真相告诉他,他自己一点都不觉得林雍禾这么做是对自己的折磨。直到如今,徐云才终于意识到这对自己真的是一种折磨。
林歌在离开的出租车上就一直琢磨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压根就不应该给林雍禾什么希望,他做的这事儿也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林歌是真绝望了,他到底应该如何去说服云哥呢?
除了阮清霜之外的人呢,徐云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特别的胀痛,虞美人如果知道他会轮陷那种地方,又如何坚持下去?还有佐媚烟,她会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天娱集团的身上,除了报恩之外,也都是为了他。
“想什么呢?”阮清霜虽然一直都闭着眼睛,但她能在徐云的胸膛处听出徐云心跳节奏的变化,这一刻,徐云的心跳突然剧烈几下和图书,又重归平静,当然说明他心中有事情。
徐云苦笑一声,是啊,他的生活是挺有意义的,但这有意义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每次他面临的抉择都是如此的揪心。如果不是身边这些爱他的人,他爱的人,徐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方娅等到林歌回来也就放心了,这样林歌心里的负担就能少一些,只是她不知道,林歌虽然少了这方面的负担,肩膀上却又因为徐云的这件事情而更沉重了。
“啊?”出租车司机一怔,这小子是搞什么呢,很快他就恍然大悟:“哦哦哦,我明白了,你小子肯定是出来约大炮的,现在突然后悔了,觉得为了一个妞儿,一晚上花这么多钱不值得,是也不是?”
当汽车来到影视大酒店之后,林歌却又愣住了,他不能去啊……都这个点儿了,而且霜姐今天又来了,他这时候去那不是捣乱呢吗?说不定有霜姐在,徐云就会不舍得把自己往那水深火热的火坑里面扔了。
阮清霜依偎在徐云的肩膀上,身上轻薄的羽绒被已经被两人刚才的汗水弄的有些微潮,但却一点都不影响他们此刻火热的身体,徐云的双手仍然爱不释手的游和*图*书离在阮清霜的后背,轻轻的感受着她每一寸的肌肤。
“那人生的意义何在?”阮清霜微笑道:“你说的这种生活,是从出生就可以含着金汤勺,什么都不做一辈子也不会饿死的幸运儿才会拥有的生活。而你不一样,你的人生应该比他们更有意义。你怎么会想做那种行尸走肉呢。”
出租车司机咧咧嘴:“别,别,我可没那本事,我要有那码字的本事,谁还开车啊,每天都要跑几百公里,真的是挺累的。不过,你确定不去约了?一会儿走了可别后悔,我可是为你着想。”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徐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他越是想的多,身上的枷锁就越是沉重。这些都将会是阻拦他去完成这件事情的缘由,可徐云仍然无法把这件事情彻底的抛除脑后。
阮清霜是那样的安静,像一只沉睡的小猫咪,乖巧的趴在他的胸膛上,徐云突然觉得特别不舍。
这句话让徐云沉默了,是吗?难道他的内心深处真的认为这件事情不应该去做吗?是他自己不肯承认?所以才一直没有意料到?
算了算了,林歌一摆手:“司机师傅,走,不住酒店了,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