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29章 学霸步飞梵

岛上的学员就没有不愿意跟东方凡修为的,毕竟追命的大名更响亮,实力更强大,是校长麾下第一教官。这一点鄂源也承认,他也同样佩服和敬仰东方凡。
谁都知道独狼这人做事儿那是有求必有报的,从不会白白无条件的给任何人做事儿,所以他能说的出这番话,那真是铁了心认为鳄鱼看好这孩子的眼光是真差了,错了,所以太敢说这种大话空话。
有一阵子,步飞梵甚至怀疑是鄂源忽悠他,他可能是还没上这岛就被古校长给放弃了,所以才给安排一个并不厉害的人当教官呢……直到有一天步飞梵亲眼看到了鄂源那绝不弱于追命和独狼的实力之后,那才对鄂源刮目相看。
古鹊界知道这根本不会影响他们这些人之间的感情,毕竟追命和鳄鱼之间都是有过命的交情,不可能因为一个学员而动真格。那就随便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但这件事情上,鄂源还真有自信。
“我是不是也能参与?”汤义朋也不甘心道:“我发现我也突然看上这小子了,对眼儿了。”
要知道,步飞梵的压力其实是非常巨大的,因为没看好他的第一教官追命东http://www.hetushu.com方凡以及第二教官独狼汤义朋,都是有名的火眼金睛,他们看中的人还真几乎就没有不成材的呢。
当这道选择题放在步飞梵面前的时候,步飞梵连一秒钟的迟疑都没有,就直接给出了答案:“我当然是愿意跟我鄂源教官继续了,我这好好的为什么要去东方教官手下训练啊。”
这些话鄂源从未瞒着过步飞梵,他都跟步飞梵说了,说别人既然越是看不中他,他就越是不能放弃,那样不会得到别人的同情和可怜,只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仍然让人指着后脑瓜道:看吧,当年我就说这小子没出息,怎么样,说中了吧!
不少人都觉得步飞梵没有抓住机会,选择上犯下了错误。但是却不明白步飞梵心里的想法。
步飞梵自己的决定,东方凡当然不好多说什么,他也只能默然接受,能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他能有选择,就说明他是个有主意的年轻人,想要成大事的年轻人,就必须有自己的主意。
巨蜥之夜,这是狩猎岛上有史以来徒手捕获的最大巨蜥,步飞梵也凭借这一举动让很多并不知道他的人知m•hetushu•com道了他,也让很多一开始并不认同他的人开始认同他。
有独狼之称的汤义朋当时就跟鄂源打赌:“鳄鱼,如果你能把这小子给调教出来,我就佩服的你五体投地!你就能无条件让我给你办三件事儿。”
而这一次步飞梵把这头狩猎岛上最大的巨蜥给拖到所有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的嘲笑和暗讽都停止了,留给步飞梵的只有佩服和惊叹的目光。
这也是当年鄂源看中步飞梵的原因,他豪赌下,步飞梵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对他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鄂源也深信不疑,这小子未来会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鄂源一摆手:“你就别做梦了,这小子我不可能给你。就算你给校长说也没有用。”
也就是从步飞梵知道鄂源的实力那天开始,他也开始了自己的疯狂修行之旅,他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别人能做到的事情,他步飞梵也能做到,而且还会比别人做的更好,而且还会比别人做的更努力。
当他前两次都被杀得卸甲而归的时候,大家还会谈笑风生的说他难不成是找错了对手,找到了那一只最大的巨蜥,每个人都是开玩笑hetushu•com,因为他们不相信步飞梵会傻到去招惹那只最大的巨蜥。
步飞梵心里本来就是铁了心要争口气,他要让自己比东方凡手下同批选中的人更厉害,什么都要压对方一头!这样才能给鄂源争口气。步飞梵做的一切,不只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鄂源,他若离开鄂源,那他就会失去动力和意义。
东方凡淡淡笑了笑:“看你紧张的,不给就不给,我又没说一定要抢,你别那么没自信好不好。”
得知鄂源这么看重他,步飞梵才拼了命似的也不能给鄂源丢人。这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荣誉的问题了,这还关系到鄂源的眼光问题。就为这个,步飞梵也绝对不能弱于别人。
步飞梵的名字在猎人学校一天比一天响亮,任何事情都会有他的名字被提起,任何训练科目的成绩,他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作为一个猎人学校的“学霸”,当然是任何人都耳熟能详的。
从不开玩笑做事儿又从来都十拿九稳的第一教官东方凡也很认真的对鄂源说过:“别把太多心思都用在这个孩子身上,这孩子的根骨实在普通,能修成武修高手就很不错了,若希望他能达到什么高度http://www.hetushu.com和境界,基本上就等于天方夜谭。”
“这可是你说的。校长在这里也听到了。”东方凡哈哈一笑,对于人才的喜爱,他们谁都不会遮掩。
“这个小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东方凡微微一笑,他看了眼古鹊界,带着几分请求的言语道:“校长,要不然,把这小子转到我的队伍下,我会好好培养他,让他……”
“我没自信?行,我给你机会,咱们让那小子自己选择。”鄂源自信道:“看看他是愿意跟你,还是愿意跟我。”
在步飞梵刚刚来到的时候,鄂源曾经跟几个关系较好的教官说过,这小子是个好坯子,虽然看似根骨并不灵气,可如果好好培养,也能得到突飞猛进的成效。当时还真没几个人认同鄂源这话。
所以步飞梵每一个日日夜夜都赌上了性命似的要证明自己,就是为了让当时看不中他的人在将来的某一天,偷偷看着他的身影窃窃私语,说自己怎么就那么有眼无珠,当时就没发现他这一颗沧海遗珠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东方凡道:“我只是觉得他比较适合我的训练体制,所以,我让他来我这里,也是为了他将来的成就和利益考和_图_书虑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步飞梵,开始令人刮目相看。虽然他杀死的这只巨蜥在猎人学校的八大教官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们那些人都能轻轻松松搞定这样一头巨兽,然而,步飞梵作为一个还只能说是“新人”的家伙,徒手敢挑战这么大的巨兽已经是一种勇气的表现了。
而第八教官鳄鱼鄂源能拿出门而来的成员,比起他们两个人可是少得多了。
“省省吧你。”鄂源和东方凡异口同声道,说罢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你们就让他自己选择。”古鹊界微微一笑,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一个人能引发教官之间的争夺了,而且还是一个根骨普通的小子,这可真是够新鲜的啊。
“追命,你这是什么意思?”鄂源没等东方凡把话说完:“这就来挖墙脚了?当时我记得你可亲口跟我说过,这孩子的根骨实在普通,若希望他能达到什么高度和境界,基本上就等于是天方夜谭。现在怎么突然就要挖我人了?”
……
就这事儿,连校长都惊动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子,若不是当年马修的介绍,古鹊界都可能不会收他。在今天却在他这个级别的水平线上,做出了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