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37章 红木令

远在夏威夷的徐云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心里琢磨着这是谁又骂他呢?这气候环境那么舒服,闻不到一丁点的尾气味道,完全不可能刺激到人的鼻腔。肯定是谁背后里骂他呢。
徐云微微一笑:“到底是不是看他的面子还不好说呢,搞不好人家是给马修面子啊……”
……
说罢,徐云摇了摇手中的红木令。
对步飞梵培养的每一步,鄂源都非常精心的安排着,策划着,绝对不让他有走上歧途的机会。对于这一点,徐云还是挺放心的,这就叫靠谱。步飞梵能摊上鄂源做师父,是他的运气。
“当然知道!”贼眉道:“头儿,我发誓我没看错,这绝对是姓古的请的新人,而且级别还不低!”
只不过要他们盯紧这俩人,还真有点难度,但头儿都下命令了,不做也不行啊,乖乖去办事儿吧。
呵呵,徐云也无奈的笑了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猎人学校的狩猎岛就在那片纷争最多的海域,他们和海盗之间的抗衡也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恐怕这红木牌也绝对是那些非法武装海上团伙的眼中钉吧?
“废话!”电话另一端的人怒骂一声和图书,手里能有红木令的人,当然级别不低啊!这事儿若是真的,那还真是一个很好的打击古鹊界的机会啊!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一阵子,终于开口了:“你们都看清楚了?生面孔?年轻人?手里还有姓古的那老东西的红木令?眼睛都没进沙子吧,戴眼镜了吧?这事儿可不能乱说……你们知道后果的。”
“说不定是那老不死的东西请来的新人!”贼眉又抢话道:“头儿,你说咱们要怎么做。”
“头儿,我们在夏威夷洲际酒店看到红木令了!”贼眉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鳄鱼老师真是够意思啊。”林歌一边研究船的操作一边说:“这船还真够先进的,步飞梵这小子面子可以啊,哈哈,哥,这可真没给你丢脸。那小子以后肯定有出息。”
“就咱俩?”林歌苦笑一声:“行,哥,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就算让我一个人翻遍太平洋,我都没二话。”
除非他们把自己当作是强盗,不管人家岛上愿意不愿意,都去强行登岛抢夺补给品,一旦那样,那他们和鲨鱼帮以及白鲸团的人还有什么区别,直接就变成两个混蛋了啊。
鼠眼马www.hetushu.com上补充道:“是在两个年轻人手里,二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很面生,不像是咱们经常见的。说不定是……”
内陆地区,或者说是沿海地区的环境,仍然还是没有办法跟纯正的海洋气候相比较,偌大的太平洋上,林歌一边熟悉这船里的卫星定位系统和操作系统,一边缓缓驶入大洋之中。
“哦?哥,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安排,说不好是古鹊界的安排?”林歌道。
步飞梵那小子的老师还真是够仗义的,徐云可以肯定步飞梵还没有准备这一切的本事,所以这肯定是鄂源给准备的。其实徐云并不知道,这一切也是鄂源因为古校长的嘱咐才准备的,不然他也不会弄这么一艘可以用奢侈来形容的小型游艇啊。
林歌嘿嘿一笑,这能放松的下来吗,他可记得很清楚,这红木牌子是一把双刃剑,能让欢迎猎人学校的人欢迎他们登岛作客。同时也能让那些一直跟他们过不去的敌对狠狠的找他们的麻烦。
徐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谁知道呢,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欣然接受吧。不管是谁安排的,咱都欠下猎人学校这http://m.hetushu.com个人情了。”
连酒柜里面都有准备好的香槟和洋酒呢。
佐媚烟心里显然并不相信徐云能找到那地方,所以她才没有过度的担心,可这世事无绝对,谁敢肯定徐云就找不到马蒂弗兰斯岛呢?这万一要是找着了?那可怎么办?到时候在做出反应可就晚了呀。
徐云也很惬意的坐在船舱内的沙发上,这艘小艇虽然不大,但对于两个人来说,绝对足够足够的,这放在陆地上那就是大型房车了。除了驾驶室之外,仓内有两个可以收放的折叠床,有沙发,有电视,冰箱,卫生间……反正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
鄂源已经带步飞梵离开了,他虽然跟校长请示过了,但还是不能让步飞梵在外面停留太久,苦行的生活就要有苦行的状态,若是隔三差五因为事情都能出来偷个懒,夏威夷这花花世界又那么多诱惑,一旦鬼迷了步飞梵的心窍,那这孩子的未来可就毁了。
“现在,我命令你们两个把人给我顶紧了。我马上安排这件事情……我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看错了,那不是红木令,那我就拿你们两个当今天晚上的下酒菜!”电话另一端的人声音和图书很有威慑力。
贼眉和鼠眼都吓得连连道是,但他们仍然肯定他们没看错,红木令的雕刻花纹很特殊,见过一次的话,绝对不会认错的。
“或许只能是咱俩。”徐云道:“这里去哪找第三个能感知到魅影存在的人去?鳄鱼能把这个东西给我们,真的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或许你没有听说过,太平洋上那么多岛屿,都有各自不同的规矩,如果你冒然登岛,很可能会激怒当地的原住民,鄂源和飞梵虽然给我们带来了船和备用燃油,可我们一旦开始找人,就需要补给,得罪了岛上的人,去哪弄补给?有钱都没地方买。”
这或许是佐媚烟能为徐云做的唯一的事情,把他身后的事情处理好,不让他再浪费精力来担心这里的人。所以佐媚烟不会把徐云撒谎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但她自己却没办法让自己像没事儿人似的,毕竟徐云是去找马蒂弗兰斯岛……
“这东西可要保管好。”徐云晃了晃手里的红木牌:“咱们把这次夏威夷之旅当作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全当是放松了。”
“哥,咱下一步真的就施行‘大海捞针’的计划了?”林歌道:“这是不是有点……我这http://www•hetushu.com刚才听鳄鱼说那么一番话,真是没什么信心了。哥,我这是说实话,你别怪我灭自己威风,真挺难的。”
这是佐媚烟所担心的地方,她无法预估的事情会让她心里更不安,鬼才知道徐云这家伙会搞出什么花样来,佐媚烟能做的,除了兜着,也只能是兜着了。
徐云拿着鄂源给他的这个红木牌子,在林歌面前晃了晃:“你说,人家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借给我们了,那剩下的事情也真要靠我们自己了。”
的确是这样,在徐云和林歌才刚刚离开夏威夷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两个贼眉鼠目的家伙一直在他们周围窃窃私语着,当徐云他们上了水路之后,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马上就开始了联系,也不知道到底是联系的什么人。
这么多年来,古鹊界领导的猎人学校一直都对他们是百般打压,害的他们够惨了!这次有机会能抓一个落单的,给古鹊界一个下马威,岂不是美哉!
这是实话,食物问题,淡水问题,燃油问题,各种问题都需要是登岛解决的,所以鄂源给他们的这个令牌真的有相当巨大的作用,可以说,在太平洋上没有这个牌子,徐云和林歌几乎是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