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46章 飙升的身价

东方凡眉头一皱,这样的话校长可还真没说过,要知道校长可是当今世界上最接近三皇实力水平的人,如果他想要做,完全可以排位仅次于女帝左冷月和皇甫国,居位于地下世界第三皇,只是他自己一直都在否认罢了。
古鹊界更相信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任何事情都是因果循环下而会发生的,不论是推波助澜还是横加阻挡,都不会改变事情最终的发生,只要这件事情是命中注定的话。
所以能让古鹊界说出这番话,还真的是大大出乎东方凡的意料,这意味着那个年轻人不仅仅是这么点能耐呢。
“独狼,这可是你说的。”古鹊界接过话:“正好,三天之后我想要找人组织一下这些入岛一年左右的年轻人去体验极限,如果你输了,这事儿就你带领着去。”
徐云啊徐云,这小子,有点意思。古鹊界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自从左冷月跟他通过电话之后,他就很诧异,如今,他的诧异也终于消除了。怪不得连女帝都会对这小子丝毫没有介意,其实他们都一样,面对一个可塑之才,谁都不希望毁了。
“我不相信。”不等鄂http://www.hetushu.com源开口,汤义朋就摇头了:“校长,这小子脖子上的脑袋若是能值这三千万,我都怀疑他能不能撑得过三天。会有多少人红了眼想拿这笔钱?他们两个可真是有大麻烦了。”
东方凡自信品味了古鹊界脸上的表情之后,心里也有了大致的一个判断,或许独狼这家伙的赌运真的很不佳,这次恐怕他又输了啊。
而猎人学校里面身价最高的红木令持有者,第一教官追命东方凡,这八千万的悬赏身价可都有三年之久没动了。
鄂源苦笑一声:“我说你怎么就没有输的觉悟呢?准备收拾东西,再去体验体验极限生活吧,慢慢的你就适应了。”
汤义朋微微一笑:“这身价可真是直逼我们咯,校长,你这么看得起这小子,一定知道点什么吧?怪不得让鳄鱼给他们送那么一艘好用的游艇,还准备那么充分的食物和水。是不是有想法?把这俩小子给收了?”
“我输了的话,我去。”鄂源道。
没错,古鹊界在鄂源跟他提这件事情的时候,就知道徐云来这里不仅仅是找人那么简单,他找的是一个有去无和_图_书回的地方。这小子注定是要成为传奇的人物,至于他会不会找到那个地方,古鹊界不会帮他,也不会阻止他,一切都顺其自然。
“你呢,追命,你信吗?”古鹊界把目光落在东方凡的身上,这是他最看好的接班人。
“金麟岂是池中物。”古鹊界淡淡道:“我们这小庙或许还真养不了啊。”
古鹊界摆手示意让他们都去忙他们自己的事情,这事儿暂且还不需要他们去给那俩小子帮忙。而且他还是要提醒鄂源,注意步飞梵这几天的情绪,毕竟这事儿可是直接关系到他的亲情关系呢。
古鹊界哈哈一笑:“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谁都不能反悔啊。”
“什么跟什么呀你就信。”汤义朋哈哈笑道:“你真觉得这小子三天内的威信能超过你哥哥我?得了吧,校长这是拿你们逗着玩儿呢,这小子若是三天内的身价能翻倍,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就现在那群无聊的家伙给这小子的这个价格,不出三天,定然会翻倍。”古鹊界的嘴角微微扬起,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上次你去,也是因为你打赌打输了,不然就轮和*图*书到我去了啊。”鄂源道:“这次你还打赌……”
但汤义朋自己可不这么认为,他心态也很好,如果真的那年轻人能做到了,他绝对佩服,心服口服的配合。
“嗯哼,走着瞧!”汤义朋自信满满,三天,一个小年轻在这片海域的威信就超过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用多想,他承认这年轻人有前途,但还真不相信他能牛到这个程度,就这么简单点事儿。
“等会儿,对,是如果我赌输了,我才去。”汤义朋这下淡定多了:“哈,我要是赢了,那我可不去。”
东方凡考虑了少许之后,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或许吧……也或许……”
比如说卡梅船长的人头就价值两千万,而徐云和林歌一举整垮了他,徐云作为一个初次被登上这海盗悬赏令的新人,一举拿下三千万赏金的数额绝对是个很恐怖的价值了。
卡梅船长的海怪海盗团覆灭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太平洋的这片海域,好事儿传千里,坏事儿不出门儿,但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还真说不清楚呢。不过,就这样一来,徐云和林歌两个人的“人头”也瞬间在和-图-书这片海域里红火了起来。
“嗯?”鄂源一怔。
“校长,他们两个不过是两个年轻人。”鄂源见过他们,所以觉得古鹊界有些高估了他二人:“我承认这两个年轻人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少有的人中龙凤,但……”
汤义朋瘪嘴道:“本来就轮到你了,你不吃亏。哼,每次笑话我,这次你带着这些小子去,就知道这些小子有多么的经不住狠练了,到时候都一个个哭爹叫娘的,烦都烦死你。”
“却是挺厉害的……三千万,呵呵呵……”鄂源苦笑一声,要知道他在这片海域混了这么多年,项上人头才给开到四千八百万呢,徐云这初来乍到就直接给了三千万,啧啧啧,不简单啊,这群海盗还真是有眼光。
“这两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挺厉害啊。”东方凡拿着一张不知道在哪搞到的悬赏令,这是这地方海盗最喜欢做的一种东西,把每个人的价值明码标价,就算是他们自己,也都有相应的价值。
这是华夏地下世界在整个世界的地下世界的未来,虽然当年他老子因为那脾气和性格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如今,他们必须竭尽所能的不让他重蹈覆辙。
“我相和*图*书信。”鄂源突然道:“一开始我不信,但现在我信。”
而林歌也有两千万的身份,这一对初到太平洋的兄弟,就那么一个不算多大的小游轮,身价加一起比那些小海盗团的总身价都要高了呢。
古鹊界微微一笑,打断了鄂源的话:“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翻倍……六千万?汤义朋脸上一颤,他独狼在这片海域里让多少海盗闻风丧胆,才拥有六千万的身价。就这么一个年轻人,短短三天?直接超越他?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校长,你就放一百个心把,这小子到时候若是要反悔,我第一个不答应。”汤义朋得意的看着鄂源。
汤义朋苦笑道:“校长,又去体验极限啊?那上一次就是我去的……那太折磨人了,我比那些小子受到的难为多了去了,这……这次也该换个人去了吧,让鳄鱼去,他还没去过呢,让他去尝尝身为组织者去那地方啥滋味,不然他老笑我事儿多。”
就连古鹊界听到这消息之后都相当震惊,两个人虽然不能用单枪匹马来形容,但对付一整个团的海盗,轻取全胜,这绝对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至少一夜之间就给解决了,还是很值得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