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49章 骗局

“哥,你早看出他不对劲儿啊,那你怎么不跟我说,搞的我都差点信了他。”林歌道:“我都吃他做的东西,真不知道这货有没有下毒。”
林歌看了看徐云,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拿主意。
好在徐云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并没有因为这一时半会的失意而感到失望,太平洋那么大,两天算不上什么。只要继续努力,一定就会有收获的。
林歌一怔:“哥……这……”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徐云和林歌的失落,一边体验不同风土人情的同时,一边找人,也很快就成了徐云和林歌此时此刻的心理状态。俗话说,急不得,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多做也无意义。
张吉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我承认,作为海盗我没权利说什么正义和原则,但我仍然没办法接受一些事情。打劫抢劫我都可以去做,但他们逼我去凌辱那些可怜的女孩,我真的……真的下不去手。”
徐云示意他听他的就好,林歌这才没说话,如果徐云真的要留这个人在船上,他也不会说什么,他只需要多注意这家伙一些便是了。
“看样子你还真没体验过挨饿三天的http://www•hetushu•com滋味,如果你想体验,我可以帮你。”徐云道:“我告诉你,挨饿三天的人,面对食物的时候是不会顾忌任何其他因素,因为再不吃东西就饿死了,是命重要还是其他的东西重要?这是不是很简单的问题?”
获救者第一件事情便是重重的跪在徐云和林歌面前,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
“我是白鲸团的新人,因为我不去做这种下作的事情,我们船长就命令把我放逐,让我自生自灭。”张吉道:“但我仍然下不去手,我宁愿选择被放逐,也不去做这种事情。”
“那还真是缘分,这茫茫大洋的,竟然给碰到了。”徐云笑了笑:“既然都是华人,那就别什么恩人不恩人的了,我叫徐云,他是我弟林歌。在船上你随意,太拘束了我也不习惯。”
张吉又点了点头:“是的,船长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回去。我……我是白鲸团的海盗。”
林歌虽然也挂着笑容,但却比徐云警惕多了:“对,你不用那么拘束的。你要去什么地方,我们顺路把你带去?”
“我……”张吉一怔。
这人才刚上船,http://www•hetushu•com林歌就变相的下发了逐客令,毕竟是陌生人,留在船上的确有些让人心神不安。
“是的。”获救者抬起头,果然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我叫张吉,我一眼就认出两位恩人是华人了。”
徐云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寻找魅影,无需内疚,就这么简单。
“所以我落得如今的下场。”张吉苦笑道:“恩人,你们是……航海家?还是冒险家?你们可不可以在以后的航海里带上我?我也想要成为你们的一员!我不想再做那没有节操和下线的海盗了。”
“我也不知道我能去哪。”张吉苦笑一声:“我……我的身份说出来,你们别嫌弃,我是个被驱逐出海的海盗……我们船长就给我这么一艘小船,让我自生自灭,我都在这海上飘了三天三夜了。”
听到徐云这话,林歌当时就明白了徐云的用意,二话不说突然动手,直接把这张吉锁喉按在桌面上:“怪不得我觉得你这家伙有点问题呢!”
徐云挺欣赏的竖了竖大拇指:“够爷们儿。”
徐云嗯了一声,把自己的那份给张吉:“你吃吧。”
两天的消停生活还真让徐云和林歌和*图*书感觉到有些轻松,然而就在他们第三天一早踏上征程之后,就很快的再次招惹上了麻烦。
“白鲸团……大势力啊。”徐云淡淡道:“那你犯了什么事情。”
张吉愣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反驳跟解释。
“我们既不是航海家,也不是冒险家,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不方便。”林歌第一时间就站出来拒绝了:“等到我们到了下一个岛,你就下船,以我们哥俩的面子,肯定能让岛上居民帮你想办法看让你如何离开,我们不可能带你的。”
徐云和林歌都傻眼了,刚才求救还喊着英文,这突然就冒出汉语来了:“华人?”
徐云笑了笑:“我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看出来。鸽子,以后谨慎要用对地方,明白不?”
张吉一听这话,马上就到游艇的厨房弄起早餐,还的确是有一手,虽然只是简单的黄油烤面包和流黄的煎蛋,看上去到也色香味俱全。
海上两天的时间过的相当缓慢,徐云和林歌仍然是一无所获,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关于魅影的消息,当然更没有半点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消息。
茫茫大洋,一叶孤舟,一个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可怜。m•hetushu•com而就是这孤舟上的人,向徐云和林歌发出了求救。
张吉一怔:“恩人,你这是嫌弃我做的不好吗?我可以改进的,真的,我可以改进,你试一试口感,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给我指出来。”
林歌上下打量着这个张吉,开口问道:“犯了什么事儿,哪个海盗团的?这直接把你给放逐出来,就是不准备让你活着回去的吧?”
徐云和林歌相互看了一眼,这么说来,这家伙还挺有原则呢。
徐云的声音变了:“都在海上漂流三天了,不饿?”
张吉把两份早餐放在徐云和林歌面前,满怀期待的看着两个人,希望得到两个人的认可。
“三天在海洋上漂泊,你身上连点潮湿的海盐味道都没有。”徐云继续道:“说吧,昨天在什么地方睡觉呢?”
“会做饭?那试试。”徐云笑了笑。
“犯事儿了?”徐云问道。
张吉一怔:“我……我很能吃苦的,我可以给恩人打杂,做饭,擦船,我什么都能做,你们就留下我吧。”
“嗯。”林歌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让他上来吧。”徐云没多想,只是觉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哟,这下还真提起了徐云和林歌的好奇心和_图_书,白鲸团可是大海盗团啊。这放逐一个两个人的确是正常现象,被他们给碰上也算是有缘分啊。
张吉点点头,欲言又止。
“我是说,你吃吧。没说不好啊。”徐云道。
林歌吃了一口煎蛋,满意的点点头,他就喜欢这种嫩嫩的煎蛋,多有感觉啊,一咬就流黄:“不错,哥,这家伙的手艺还真是很不错。你尝尝。”
“我……我饿,饿,但我不敢吃……恩人,您还没吃……”张吉解释道。
现在徐云和林歌可完全意识不到他们背后暗藏的旋窝,在这片看似平静的海面下,已经开始旋转的巨浪正在一步一步向着他们逼近。
就今天这一早就阴沉的天气看来,就知道免不了有一场暴风雨,这场暴风雨根本不需要有多大,就能轻易把那一叶孤舟给彻底击沉,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这两天的时间里徐云也体会到了鄂源给他这枚红木令的好处,他真的很佩服古校长在这片海域的人品,看到红木令的人都知道是古校长的人,见到红木令都当作是见到古校长一样亲切,这两天的时间他们登了五个岛屿,全部都是端茶倒水美酒美食的统统奉上,那热情程度把徐云和林歌都弄得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