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50章 接连不断的谎言

这杀猪一般的惨叫在太平洋上荡起了回音,张吉也终于嘴软……没办法,他不会为了纳卡而送命的,纳卡本身对他又不是多好,也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若不是为了两个臭钱,他还真不愿意在纳卡身边做事。
“我说,我都说……我是纳卡船长派来的。”张吉咬牙强忍着手上的剧痛:“不过纳卡船长没有恶意,他想和您交朋友,但又不希望白鲸团的邱恒船长和您交朋友,所以才让我来做点假象,惹点麻烦。”
“承认,承认!”张吉连声道:“我真的是被迫的,如果不是被迫,我也不愿意来做这差事,两位大哥,我求求你们,给我一条生路,我发誓,我改头换面,我重新做人,成吗?”
看着远去的小游艇,这张吉疯狂的用那没有受伤的手滑动着海水,尽可能让自己离开这被自己血水污染的区域,一边扯破嗓子的呼喊着救命,希望自己人能听到他的呼唤,不然他就真没救了。
张吉一怔,他这是幻听吧?!他费那么大劲儿,还被刺了一刀,徐云就冒出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来!和_图_书他这岂不是都白忙活了吗?
“我若是拔了你的舌头,你就想说都没机会说了。”林歌道:“别浪费我时间,成不成?”
林歌手中菜刀放下,一把锋利锥形小刀拿起,噌的就刺透了张吉的手背,将他的手给顶在了案板上!
徐云没兴趣对一个小角色浪费口舌:“你能和我们这么巧遇,难道我还会傻到认为这周围没有你们的人吗?来了多少人,给我说个数吧。看看你到底诚不诚实。”
张吉一脸紧张的看着两人,林歌随手拿起手旁的菜刀:“说实话吧,这么耗着可就没劲儿了啊。”
“放点血。”徐云道:“咱们今天是碰到真嘴硬的了。”
“我不敢再编了,不敢再编了。”张吉哀求道:“我说实话,说实话,都是船长让我来的……我也是没办法啊,求求两位绕了我,我也什么都没做,就求两位把我放了吧,看着都是华人的面子上,行吗?”
“我没编!你随便问,谁都知道我们白鲸团船长就是邱恒啊!”张吉大声道,他真怕林歌一刀切下来。
“不说hetushu.com是吧?”林歌一瞪眼:“哥,我觉得这孙子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咱就甭给他这个面子,华人又怎么样,华人是混蛋的,那也和东瀛小鬼子一样让我恶心!”
错就错在他没有被驱逐流放的经验,不知道这海上吹三天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这海上饿三天是什么滋味。人生经验的重要性在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别编了。”徐云道:“你的眼色已经出卖了你,想要在我面前说谎的话,那就从一开始就不要让我察觉。一旦我察觉了,你的一切谎言都瞒不住了。你知道吗,眼睛的瞳孔代表着肾脏功能,我一看你的瞳孔就知道你是个因为长期纵欲而肾虚的人,你说你不参与凌辱女孩那话的时候,难道就没觉得自己脸上很羞愧吗?这事儿没少做吧?”
游艇远去,林歌笑了笑:“哥,咱们今天肯定有麻烦了。”
“嗯。”林歌嗖的就扬起了手里的菜刀!
“一个出卖主子都毫不犹豫的人,如果我是邱恒,肯定不会安排这样一个人出来帮我做事。”徐云淡淡道:“鸽子,www.hetushu.com你也别跟他废话了,他是不会说实话了,按规矩,剁了手,拔了舌头,扔下去喂鲨鱼。”
“白鲸团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林歌道:“等等,你们船长叫什么?”
“是啊。”徐云道:“鲨鱼帮的人可不会吃这个亏。我们小心为妙,他们早就盯上我们了,我相信今天就会找上门儿来了。这些家伙还真是挺讨厌的,没完没了的。”
“邱恒!”张吉道。
若是命都没了,那钱就没地方花了,这个道理张吉还是明白的。
张吉这下是真服了,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这都看得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眼神儿啊!瞳孔能看得出肾虚?张吉承认,他腰酸背痛发软无力往往都是纵欲过度引起的,看来他是真虚啊。
“没办法,谁让咱有魅力呢。”林歌哈哈一笑:“哥,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甭管出什么事儿,我都陪你扛着!”
“承不承认?”林歌道:“不承认就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说你的血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呢?”
啊——!!
徐云不屑的摇摇头:“至于搞那么复杂http://www.hetushu.com吗?想交朋友,说一声就好。”
张吉瞠目结舌,这可让他怎么开口。
“鸽子,送他下船,让他继续飘。”徐云可不给张吉解释的机会。
徐云冷笑一声,林歌一把就将菜刀横在张吉的手指头上:“编,继续编,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切?小子,我告诉你,我能把土豆丝切的跟头发丝似的那么细,我就能把你的手指头一样给切了!”
徐云点点头,这话他相信:“那若是我不拆穿你,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你们的人能把你扔在这里,就能把你带回去。”林歌才不理会他这一套,扔了人之后,回头就去开船了,走人,免得这血腥味引来什么大海兽,那他们也要跟着麻烦呢。
“你们不能这样抛下我!我会死的!”张吉哭喊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说,说说!说!什么都说!我不编了!”张吉闭眼咬紧牙关,生怕这一刀切下来,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是……是……说实话……”张吉一脸苦涩,不愧是红木令持有者啊,这警惕性,第一时间就给他揭穿了,早知道他就应该找m.hetushu•com一件海风吹的潮湿的衣服穿着,上船就狼吞虎咽的找食物,这样就有可信度了。
“是……是……我,我不是白鲸团的人……”张吉一脸苦笑,万一纳卡船长知道他嘴软了,那回去之后他也是个死啊,他现在是进退两难,可他只能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再另外想办法了。
张吉苦笑,给自己找理由,心道这不是他说的,是徐云看出来的!就算纳卡船长质问,他也要这么说!
“我会趁着你们不注意的时候袭击你们,然后偷窃你们的东西逃走。”张吉道:“你们就会把怒气牵扯到邱恒船长身上,这样,我们纳卡船长就有机会和你交朋友了……”
“既然不是白鲸团的,又来说自己是白鲸团的。”徐云扬了扬眉毛:“看来,你们鲨鱼帮和白鲸团也并不和啊?至少是面和心不合。”
林歌哐的一刀剁在距离张吉手指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吓得张吉冒了一身的冷汗。
林歌一把就给张吉扯起来,二话不说给他扔进海里,一叶孤舟又还给了他!张吉手上出血,心里当然害怕,这大洋下面多少肉食生物对血腥味的嗅觉都是超级灵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