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51章 炎黄的外孙

莫泰指了指张吉受伤的手掌:“弟兄们之间的矛盾也动刀?看来兄弟是不肯跟我说实话了,罢了,跟我回去之后,我相信邱恒船长一定能让你说实话的。”
“那船上是我两个弟兄,闹了点矛盾……所以就……”张吉苦笑道。
“你什么身份?让我们莫泰队长送你?”
但莫泰却不在理会他,两个手下直接拖着张吉就关小黑屋去了。鲨鱼帮一直以来做事儿都够卑鄙的,这次他们还真不会再给他们好脸色看了。既然她们要耍阴招儿,白鲸团也就不再跟他们客气了。
莫泰点点头:“是这样,你刚才为什么被人在船上扔下来了?什么情况啊,跟我说说呗。”
张吉抬头看着船上白鲸团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莫泰队长,这家伙可是白鲸团里出了名的狠角色,很是得到邱恒船长的重用和欣赏,白鲸团里几个有头有脸的队长里面,莫泰的名号也算得上是最响亮的一个了。碰到他,张吉自然会有些怕。
“您说!别说一件事情,就算是十件事我都答应您!”张和-图-书吉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嗯,这话我喜欢,我喜欢别人知道我体内有华夏人的血。你知道我们船长怎么说我吗?他说我算不上是炎黄子孙了,但到也可以算得上是炎黄外孙,外孙那也是孙子啊。”莫泰道,说完他又觉得这话有点像是骂自己,便呸了一嘴:“我是说,炎黄的外孙和炎黄的子孙都是一样的。”
反应过来之后,张吉连忙解释道:“是是是,是我太天真了……我求莫泰队长送我到附近就好,然后我自己回去,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你要是鲨鱼帮的人,我肯定要给纳卡船长面子啊。”莫泰道:“都是做海盗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说是吧。”
张吉一怔,这肯定不能说啊,这说了那肯定就是一个死!饭能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他才往白鲸团身上泼完脏水,当然不能承认。
他原本海商,跑的线路就是到夏威夷群岛送物需品,后被海盗劫了,因为双拳难敌四http://m.hetushu.com手所以败北,一无所有的他被扔到一孤岛,是邱恒救了他,给了他机会,莫泰也就一直都跟在邱恒的身边,虽然邱恒也是海盗,但莫泰却并不在意。
船上的人没给张吉反应的时间,直接把他给拎上了船,张吉一脸茫然,心里更多的是恐惧。虽然说大家都是海盗,都是贼,但不管是什么行业,那都有句话叫同行是冤家。平日里他们为了不让古鹊界坐收渔翁之利,鲨鱼帮和白鲸团的确没什么矛盾冲突。但这也是一种面和心不合的表现,这事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没人愿意捅破,两方人也尽量避免接触,以免产生矛盾。
可怜的张吉被抛弃之后并没有等到自己的人,自己人的那几艘船为了在纳卡船长面前立功,直接奔着徐云和林歌远去的那辆游艇跟去了,至于这张吉的死活,跟他们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完全没必要出手相救。
“我……我这怎么不靠谱了?”张吉一怔,很快明白过来,莫泰不可能送他回去,毕竟不是同m.hetushu.com一个势力,在这片海域上也是面和心不合,不可能走那么近。
顿了一下,莫泰道:“我们白鲸团不愿意撘理你们鲨鱼帮,但却不代表你们背后耍阴招儿,我们也不管不问。带走关进去。”
“一大早就喝多了?我送你回去?”莫泰哭笑不得的看着张吉:“你说话能不能靠谱一点。”
莫泰很清楚,鲨鱼帮就没安好心。
“别别!莫泰队长!我还有话说!”张吉连忙求人道!
“我……我不是……”张吉想要编个理由,他不想让莫泰知道他是鲨鱼帮的人,可他想说自己是普通人的时候又没说出口,因为白鲸团也是贼啊,他说自己是普通人,那不就明摆着要让人家欺负吗,给他一刀扔海里,他那不就更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莫泰队长,您知道,我真不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是同胞,是同胞啊……”张吉连连解释道:“我真的不敢骂您。”
“是是是!”张吉连忙道:“您是外孙,我是孙子,咱俩都是孙子……”
听到这话,张吉再次www.hetushu.com陷入尴尬,他在这里的名声可没多少,莫泰队长又怎么会理会他?
“想起来编什么话儿了吗?”莫泰仍然是一脸嬉笑:“不着急,慢慢想,想好了再说,我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
莫泰无奈的摇摇头,他最鄙视这种没文化的家伙。
“鲨鱼帮的兄弟,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混的那么悲惨啊。”莫泰一脸嬉笑道。
哗的一声好几支枪都顶在了张吉的脑门上,莫泰自己说自己是孙子无所谓,但别人说那就不行!张吉意识到自己口误,马上闭嘴,他知道自己再一句话说错,那就真没命活着下船了。
莫泰是中欧混血,有着四分之一的华夏血统,所以身为华裔的张吉也就只好想靠这个关系说话:“莫泰队长,大家都流淌着华夏人的血,你救我一命,我感激不尽。”
张吉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是是是,莫泰队长,您说的太对了,咱们的确是同根生,不能煎的太着急。”
“莫泰队长,我是鲨鱼帮的人,我真是,您给纳卡船长一个面子,纳卡船长一定记得您一个hetushu•com人情。”张吉点头哈腰道:“谢谢您救我上船。您要是能把我送回去……那……那我更是感激不尽,纳卡船长也是感激不尽。”
“嗯,行。我知道。”莫泰一挥手,手下人也就把枪放下了:“那你既然不承认你是鲨鱼帮的人,就给我编个理由啊,你是哪人?总要给我个答案吧,我可是海盗,我是靠什么吃饭的,你清楚?”
“莫泰队长……那我要是鲨鱼帮的人,您……”张吉试探的问道。
当然,张吉也没有倒霉到被嗅到血腥味的海怪给盯上,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这艘船身上有着非常显著的标记,一只浮出海面的白鲸标记。这片海域里没有人不知道这个标记,白鲸团的标记。
这种对自己人见死不救的行为在纳卡的鲨鱼帮里很正常,他们就是一群为了个人利益而在一起抱团的家伙,如果不是绝对崇尚个人利益的人,也就不会每天都惊惊颤颤的也要留在鲨鱼帮吃这一口能多拿几个子儿的饭了。
“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儿,我倒是可以考虑把你送回去。”莫泰队长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