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57章 大来头

古鹊界点点头:“确实应该有些动作。”
“嗯。”东方凡点点头,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如果你们知道这小子的父亲是谁,就不会对他的任何行为而感到不可思议了。”古鹊界笑了笑:“他父亲叫徐宸。”
汤义朋仍然不知死活的凑到前面去:“校长,我知道您心疼海鳗,把她当亲闺女看待,那我们这些人也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您是不是跟我们想法一样,也该招一个上门女婿啊?哈哈哈!”
“哎,我听说啦,独狼和鳄鱼打了个赌儿?”伊水微微一笑:“赌注是什么呀,独狼,跟我们说说呗?”
伊水是猎人学校里面唯一的女教官,她首先拿起了古鹊界办公桌上的悬赏令,六千万,短短的三天,身价翻了一倍!夸张,夸张的让人的确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也太狠了吧,一下就超越了他们多少人呐。这小子,了不起。
鄂源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古鹊界比他更热心徐云的事情呢?只不过这事儿他一直都没说出口,可今天他忍不住了:“校长,其实这事情应该算我私人事情,http://m•hetushu•com现在搞的您也跟着麻烦,还让大家都跟着麻烦。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小子的极限恐怕不会只停留在这里啊……鄂源耸了耸肩膀:“我都没想到他会拿巴斯开刀。”
汤义朋是真服了,他独狼在这地方闯荡了那么多年头换来的威信身价,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短短三天的时间就给做到了。巴斯海盗团被打散的新闻和全新的悬赏令就放在古鹊界的办公桌上,古鹊界把他们几个叫到这里,就是要他们看看这事儿。
“校长就喜欢人才。”伊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够……你太够了。”汤义朋苦笑道,愿赌服输啊,谁让自己倒霉。
“校长,他们天天欺负我,你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都是你纵容他们。”伊水气呼呼道:“以后谁再拿我开玩笑,就直接赏他们你的大鞋底,看他们谁还敢欺负我。”
“等等,这可不是我要跟你打赌。”鄂源哈哈一笑:“你自己非要送上门儿来的,我和校长可都说他三天之类身价http://www.hetushu.com会翻倍,是你自己不相信的,这你怪谁,愿赌服输,这次去极限体验就你带队了,谢谢啊,狼哥,等你回来,我请你吃最新鲜的刺身,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海鳗,你是不是也对这小子很感兴趣。”东方凡看了看伊水,淡淡道:“你说在你见过的男人里,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你不找男朋友,现在这个呢?是不是做了点让你不可思议的事情。”
古鹊界深呼一口气:“有些事儿我本来不想说,但今天我不希望你有心理压力。我要帮他,因为我欠他徐家的人情。就这么简单。”
就连古鹊界都忍不住笑了:“你们就喜欢拿海鳗开玩笑,她今年可已经二十九了,你们这些都是当哥哥的,也应该给他好好操心一下了。”
“独狼!我杀了你!”伊水暴跳起来。
“女人就那么几年青春时光,都已经给你耽误了,你再不抓着青春的小尾巴,那以后可就真是人老珠黄了。”汤义朋也加入到了损人的行列:“可惜哥哥们都没那魅力和-图-书让你欣赏,不然早就收了你。现在来一个小鲜肉,还那么有潜力,你也应该动心了吧?”
“我愿赌服输,赌的什么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汤义朋无奈的摇摇头,这输的是真不可思议,但却又心服口服,没话说,真的是没话说,他知道自己还真的是小看了他人,是他自己理该受到点惩罚。
“嗯?”所有人都向古鹊界投来了疑惑的目光,他怎么会欠徐云的呢。
“你!”伊水一瞪眼。
其实前两天的时候一点消息都没有,鄂源都做好了自己输掉这赌局的准备,所以徐云这突然就冒出来的动静也实在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惊吓啊,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
汤义朋起身一溜烟的就跑了:“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震惊在每一个猎人学校教官的心里盘旋着,古鹊界满脸充满了欣慰,他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这个答案也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古鹊界肯定徐云会通过某些事情飙升自己的身价,却没想到他身价飙升的牺牲品是最近已经引起他注意的巴斯海盗团www.hetushu.com
“校长!他们不靠谱,你怎么也跟着瞎起哄呢。”伊水苦笑道:“我跟你们说,谁再拿我开玩笑,我诅咒他晚上吃饭被饭给噎死!”
徐宸,这个传奇一般存在的男人!所有人张大了嘴巴,东方凡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小子居然是那个传奇人物的儿子!怪不得那么有魄力呢,真是虎父无犬子!
汤义朋才不怕诅咒呢,仍然嬉笑道:“对对,就是动我妹,你就是我妹……”
东方凡的玩笑话让伊水有些脸红,她狠狠瞪了东方凡一眼:“死追命,少拿我开玩笑!我可没吃嫩草的嗜好。”
“我就是觉得挺麻烦校长的。”鄂源道。
“校长,他们俩要找的那个影族人,我们很难有头绪。”鄂源这几天一直都在这个问题上暗中帮助徐云:“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动你妹!”伊水哼了一声,瞪了汤义朋一眼:“你个死狼晚上吃饭小心噎着。”
古鹊界微微一笑,上门女婿?呵呵……他可没那水平能招到这样的上门女婿啊:“这小子的极限恐怕还不仅如此。这段时间,我相信他肯定是被那些海http://www.hetushu.com上下三滥的强盗们给逼急了。”
“校长,我不否认这小子的确很厉害。但他闹的动静越大,对他来说就越危险。”东方凡道:“我们是不是也要有点动作?”
“好了,别闹了,再闹的话,小心她真跟你们翻脸。”古鹊界道:“外人送给咱们伊水一个海鳗的称号,你们可以想一下,她在那些人眼里到底有多厉害啊,你们还敢招惹她。”
“你还没想到?我看你是早就想到了,就等着我跟你打赌呢。”汤义朋瘪嘴道:“唉,可怜我老狼倒霉,中了你小子的阴谋诡计。”
“对对。就听你的。”古鹊界没有儿女,一直把伊水当女儿,虽然伊水这脾气有时候很火爆,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的。
“怪不得您这么欣赏他。”伊水也惊叹的摇着头:“原来这个小子有这么大的来头,真没想到。”
巴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这一点和他交过手的鄂源最有发言的权力,鄂源到现如今都不觉得自己能有把握再一次面对巴斯的时候把人给拿下,更不可能在巴斯的地盘上面对巴斯海盗团所有人把巴斯给弑杀,打散整个巴斯海盗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