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61章 棋逢对手

“邱船长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种选择。”徐云道:“邱船长的好意,我心领了。”
“即便是已经有了一种选择,那又怎么样?”邱恒看得出徐云已经心动,趁热打铁道:“这只是人生的选择题,只要人生还没有结束,随时都可以更改答案的。既然选错了,为什么一错再错下去呢?换一个答案,或许得到的收获就不一样了。”
“哈哈哈哈。”徐云大笑几声:“邱船长,我可没这么大的野心,太平洋是属于全世界的。没有人能成为他的主人。”
这一打岔,莫泰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顺着徐云的话说下去:“是的,这是我用我捕到的一条巨型蜥蜴身上最有韧性的那块皮做的。纯手工的。”
“莫泰,你是应该好好学习学习华夏的国学文化了。”邱恒微微一笑:“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作为东道主,面对两个客人,你说出刚才那番话,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
徐云和林歌都忍不住怔了一下,或许真的有这样的方法,只是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往那方面去考虑过m.hetushu.com
徐云的表情上露出佩服的神情,这邱恒,说话很讲究啊,圆滑的很。
这下还真轮到林歌不知道如何接下面的话了,真拿着皮带给人家抽两下?这或多或少都有些过分了。可若什么都不做,那又丢了自己的份儿了。
“我就喜欢这种东西。”徐云说完把这皮带递给林歌:“帮我收起来,别弄坏了。”
林歌这还真有点懵了,原本他只是以为对方就是表示表示意思而已,根本不可能真的做到负荆请罪,玩真的不至于。还没想到,这莫泰是说一是一,真把腰间的皮带给他双手奉上了呢。
咄咄逼人的林歌并没有让莫泰有任何的退缩,莫泰毫不犹豫的抽出自己裤子上的皮带,双手举过来,直接放在林歌面前。
“徐云先生,你我都是聪明人,你这个问题,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回答了。”邱恒也微微一笑:“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欣赏你的能力。”邱恒直言道:“我希望你能考虑,不要继续做太平洋的过客,而是成为太平洋上的主人!”
徐云一怔,这邱和-图-书恒还真是够细腻的,接触他之前已经暗中找人调查过他了,这是准备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邱恒沉默了些许:“是,以前是没有,但不代表以后没有。徐云先生,请准许我说一些你或许介意的事情,这几天我一直都安排人调查你,我知道,你来这里是找一个人,同时也再找一个岛。我说的不错吧。”
邱恒微微一笑,这能说是棋逢对手吗?徐云还真是不容易说服的人,邱恒也很清楚这一点,看样子,他还需要再加重一些筹码,才能真正的打动徐云。
“不了。既然选择了一个答案,就说明这个答案对于做出选择的我来说,是正确的。”徐云委婉的拒绝道:“既然我认为是正确的,那就无需再做出更改了。”
徐云心里苦笑一声,这话还真是有道理啊。是啊,这红木令的确带给了他太多便利,可同时也真的让他招惹了太多的麻烦。如果不是红木令,或许现在他也不需要站在这里跟白鲸团的船长讨价还价了。
“没错。”徐云大方承认道:“但有一点,这令牌带给我的便利,都是我www.hetushu.com必须所需要的便利。即便是会招惹麻烦,我仍然需要它能带给我的便利。”
“啧啧啧,这说的还挺漂亮呢。”林歌切了一声:“负荆请罪啊?可以啊,很有诚意嘛,我还真不知道这太平洋上也流行负荆请罪啊。那你们这里也没有荆条吧?用什么代替啊?我们那道儿上都流行用皮带取代荆条,你们这边也是?”
话是这么说,这条腰带也真的是徐云在莫泰手里讨来的,但是,莫泰仍然要询问邱恒。看到邱恒默默点头之后,莫泰才接过了徐云递给他的手表。刚才这负荆请罪的事情,刹那间就变成了礼物交换似的,林歌的尴尬也就烟消云散了。
徐云哦了一声:“邱船长是白鲸团大名鼎鼎的当家人物,而我只不过是太平洋上的一个过客而已,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交际,也不可能发生什么交际。邱船长为何要找我?”
“难道邱船长并非是凑巧路过?也不是凑巧要到这岛上来休息片刻?”徐云微微一笑:“不管邱船长是处于何种目的,恐怕都跟我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吧。”
莫泰面对徐云递过来hetushu.com的手表,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当接还是不当接,只能把询问的目光看向邱恒。
徐云不得不佩服,邱恒的口才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心理学也很到位,能很轻易的就击中人心最软弱的地方,面对这样一个人,真的很难应付。
莫泰一怔,不管邱恒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都会乖乖听命,容忍下去,原本他刚才的一切行为活动也都是为了邱恒才做的,现在让他为了邱恒而道歉,他没有任何的怨言和迟疑就对徐云和林歌低下了头:“对不起,徐云先生,林歌先生,刚才是我过于激动,还望两位不跟我计较介意,我愿负荆请罪,请求两位原谅。”
“咱们都说了好一阵子的礼尚往来了,我跟你讨走一条皮带,那肯定也要还个礼。”徐云想了想,直接把手腕上的一块防潮潜水手表摘下来递给莫泰,这表是鄂源给准备的,虽然价格不便宜,倒也不至于贵到离谱的那种地步,换一条纯蜥皮的手工腰带,也算得上是半斤八两,价值等同。
“别看你们船长了,这是我和你的私人事情。”徐云道:“这腰带我又不是跟他m•hetushu•com讨走的,是跟你手里讨来的。你若是不接这手表,那我说不定还就真生气了呢。”
“不。”邱恒不再给徐云推脱言辞的机会:“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
“据我推测,你手里的红木令应该并非是猎人学校古校长所给予的。”邱恒道:“你为什么会有,我不清楚,也猜不到。但我却能肯定,这东西带给你的麻烦,要远远多于带给你的便利。这一点,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都是不可否认的。”
“徐云先生。”邱恒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开口把来意表明,徐云就真的准备一走了之了:“既然你是个不喜欢绕弯子的人,那我就表明我今天到这里的来意吧。”
邱恒笑了笑:“是啊,你的确需要这些便利。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即便是你没有这个红木令,也能用其他的方式获得这些便利,而且还能甩掉那么多的麻烦。”
好在徐云及时站出来给林歌解了围,他一把拿过莫泰手中的皮带:“看上去挺不错的,什么皮做的?纯手工的样子啊,莫非是你自己DIY的。”
林歌都给徐云弄蒙了,直接把人家皮带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