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65章 授人以欲才是王道

徐云没有片刻犹豫:“都会吧。”
“我还真有兴趣跟你去见识见识这个孟三亿。”徐云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劫富济贫?徐云一怔,他还真没看出来邱恒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劫富济贫了,那他在这海域的影响力恐怕都要比古校长还高,这就不算是海盗了,简直可以称之为侠盗了吧?可现状并非如此,邱恒仍然是海盗,并没有得到太多平民的支持。
顿了一下,邱恒继续道:“所以我不会济贫,如果一个人,我看重了他,我会给与他信念,给与他欲望,让他自己像个男人一样去争取!有了信念和欲望,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只靠着救济生活的人根本不明白生活的真正意义!那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不如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做一个有追求的人!”
“嗯,这句话我赞同。但我认为,这句话还有后半段。”邱恒道:“很久以前,有一个姓邱的渔村少年,他经常站在海边发呆。他的生活毫无希望,总是被人欺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因为这个渔www.hetushu.com村青年从小就是孤儿,身材矮小,长相也不漂亮,讲话又带着浓重的乡土口音,所以一直自卑,他一无所有……就在他徘徊于生死之间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却突然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家人说,其实你是当年海上传奇邱季发的子孙后代!’当时这个姓邱的渔村少年就震惊了‘真的吗?我竟然是邱季发的后代!’他一下子就精神大振,联想到祖宗当年曾经以那并不高大的身材指挥着千军万马驰骋大洋的画面,用带着泥土芳香的乡音发号着威严的命令,他顿感自己矮小的身体也同样充满力量,讲话时的乡土口音也带着几分高贵和威严!就这样,凭着他是邱季发的子孙这一句话,凭着他要成为邱季发的强烈欲望,三十年后的今天,他竟然真的驰骋在了太平洋上,虽然没有海上传奇邱季发那样的惊人成就,却也让人不敢小嘘……至于他到底是不是邱季发的后代,没有任何人能证明,可是这一切,到现在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这类人也http://m.hetushu.com特别会享受,因为他们迅速积累的财富简直就是从天而降,根本没有任何劳动的付出,他们就得到了他们想要得到的财富。所以他们奢侈,他们铺张,他们浪费!”邱恒道:“我就喜欢拿这类人开刀。”
“你是说,你会像古校长那么做,还是会像我这么做。”邱恒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不管邱恒是不是邱季发的子孙后代,他都有了自己的海上帝国!
徐云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听到这人的外号,徐云还是相当震惊的,现在能贪三亿的人也是应该万死谢罪啊!
“富人分为两类。”邱恒道:“一类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辛勤,双手,努力,付出……一点一点的让自己的财富积累,翻倍,质变的飞升!这类富人,值得任何人的尊重,他们配得上他们赚取到的金钱,配得上去享受他们自己赚取到的金钱。对于这类富人,我绝对不会碰,因为我打心底就尊重他们。”
看样子现在的腐败者真的是不好过啊,国内打虎打的厉害,出来旅游也容易和*图*书被当肥羊给盯上。所以啊,那些有权利的人啊,别想着怎么多捞点,多想想怎么给老百姓们多付出一点吧!
虽然徐云不支持这种非法的手段,但是介于邱恒的这种行为,徐云的心里仍然还是默默的点了一个赞。
今年公布的公职人员基本工资才多少?办事员两千八,科员三千,副科级三千一,正科级三千三,副处级三千六,正处级四千,副厅级四千四,正厅级五千,副部级五千五,正部级六千!
邱恒能有今天,就是凭借着那股信念,少年的他心里只知道“我是邱季发的子孙,我一定能行!”这种信念的力量有多么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到的。
邱恒点点头:“目标任务孟志中,至于什么职位我也搞不清楚,但手里的权力相当大,据说十五年前在华夏一个小县城做书记,就有孟三亿的外号,十五年前,三亿在华夏是什么概念?那时候一个普通家庭的年收入应该也就一万多吧?”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是没错。但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欲……”邱恒道:“教会一个人方法,远不如给与一和-图-书个人某种欲望和信念!”
就算是一个人十八岁就是正部级,一口气干到六十八再退休,五十年每年基本工资都一分不花,那才能攒三百六十万啊!在燕京也就勉强买一套五环的大三居!
“那你要劫的是……”
徐云知道,邱恒说的这个故事,就是说的他自己。
“那好,今天我就带你去做我今天要做的事情。”邱恒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我就不难理解古校长为什么会对邱船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徐云淡淡道:“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徐云先生,你说,你想知道古校长为什么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我就跟你解释解释。”邱恒现在也已经略显酒意:“Rob the rich and help the poor!这句话翻译过来怎么说?劫富济贫!”
“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类人,赚钱很容易。”邱恒道:“这类人,滥用国家赐予的职权,靠着自己的权力来谋取暴利。对于这种人,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这杯酒所有人都喝的爽快,见徐云有酒量,邱恒也就无需担心http://m•hetushu.com他会醉倒,继续让人倒酒。酒过三巡,有些不胜酒力的人也跟不动了,而徐云和邱恒却仍然都跟没事儿人似的。
徐云明白邱恒的意思,他只劫富不济贫有他自己的理由。的确,他的想法并非是特立独行的,有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需要救济的,可以是老弱病残,但绝对不可以是那些有胳膊有腿的正常中、青、少年!
“我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做不到劫富济贫。”邱恒道:“但我做到了一半。我只劫富。至于济贫的事情,我不会去做,我是海盗,不是慈善家。即便我不是海盗,我也不会去做慈善家。很多人都在济贫,或许感动了老天爷,可我不感动。”
“邱船长,你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徐云微微一笑,这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中:“那你的劫富又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观念吗?”
“劫富?”徐云一怔。
邱恒微微一笑:“另外一类人。徐云先生应该也知道我说得另外一类人是什么人吧?”
徐云点点头:“你的想法我明白,华夏有句古话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孟三亿,还真是够黑的一双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