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73章 徐云的目的

“没错!”孟志中道:“是我说的!但你说‘成交’了!”
“你的胃口太大了吧?”孟志中冷笑一声。
话音落下,又是一记耳光。徐云的手劲大,所以这耳光抽的特别响亮,而细皮嫩肉的孟纯生又实在没有多少抗击打能力,就这么随随便便两记耳光,血水就沿着嘴角流了下来。
“爸,救我啊!”孟纯生这些年最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求救,向他父亲寻求帮助,每当孟纯生碰到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时,就会向他老子求救,而每次他老子都能给他解决问题。可这一次却不可能了,这一次他老子真的帮不了他,他老子已经自身难保了。
“你当然保证了!”孟志中道:“你亲口说的!”
孟纯生之前的霸气早就被刚才莫泰塞进他嘴巴里的刀子全部都捅到了膀胱里,现在任凭徐云的耳光抽在自己脸上,却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出来。
徐云很清楚,邱恒不会跟他做出相驳斥的事情,他也知道,邱恒所想明白的这些事情。至于孟志中到底贪了多少,徐云必须要搞清楚,可这笔钱他也不希望就被邱恒全部拿走,这是华夏纳税人和_图_书的血汗钱。
“我亲口说过‘我们离开之后,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还有其他人也看上你这块肥肉了’。”邱恒道:“是你说四个亿美金,让我保证你平安无事离开这鬼地方。”
“船长!这到底算什么意思?”孟志中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邱恒:“你说过,我给你那笔钱,你保证我平安无事的离开这里,现在有人威胁我,你难道不准备出手吗?”
刚被莫泰放了的孟纯生再次被林歌像是提鸡仔一样给拎了过来,手无束鸡之力的孟纯生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儿,他现在才意识到,往日那些可以任他摆布的女人根本不是因为他的强壮,而是因为他口袋里的钞票,不然就他这身体,只有被摆布的份儿。
邱恒道:“我说的成交,是你给的这笔钱,和这些筹码之间的一个成交。而不是我要保证你平安无事的成交。领导,你真的是想多了,我没那个意思,你的确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三十三个账户,华夏工行的有,瑞士信贷银行的有,德国巴伐利亚银行的有,卡塔尔国家银行的有,加拿大丰业银行的有和图书……这些所有的银行账户总价值加起来竟然高达上百亿人民币!
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对方是海盗,人家说话不算话也是正常的事情!他居然傻到和一个海盗做交易,简直是不可理喻。老天爷是真开眼了,今天竟然让他落入这么进退两难的地步,报应啊,报应!孟志中自己都感慨这报应真的是太狠了。
“你爸若是继续转移话题,我就继续抽你。”徐云笑呵呵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做。”
可怜天下父母心,孟志中即便是再为难,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你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孟志中一口气血涌上心头,差点就直接吐血了!
这一耳光也惊到了孟志中,看着儿子被抽,他却爱莫能助,眼前这个叫徐云的恶魔简直比他们船长还可恶。
等到孟纯生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成了每天都游手好闲的银枪小霸王,开着百十来万的无牌照宝马跑车,每天迷恋于各大夜店,交结了一群官、富二代,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酒吧找那些不自爱的女孩,灌醉了之后带去宾馆,一群人嗨嗨http://www.hetushu.com皮皮。
“大吗?”徐云反问道:“那你自己呢?”
徐云回身给了孟纯生一记响亮的耳光,抽的孟纯生整个人都彻底醉了!这打人也没点征兆,多少让人准备准备吧?!
“孟三亿,你想找人叫板,似乎是找错了人。”徐云淡淡道:“我给你个机会,贪了多少都拿出来。我没有邱船长这么绅士,也不会给你太多辩解的机会。如果你希望你儿子受折磨,就配合一下。”
孟纯生也算得上是天才了,两岁能精通九九乘法表,三岁能背诵千首诗词歌赋,四岁就写得一手好书法。然而在他五岁的时候,孟志中开始大肆敛财,一个孩子意识到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用去做,就能得到比任何同龄人都要优越的生活,那时候开始,孟纯生就废了。
殊不知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做的这一切根本就是在害了自己的后代。
在徐云的威逼下,孟志中把所有的钱都转移到了华夏工行的银行账户。本来孟志中心里还偷笑,如果都到了华夏的账户,他想要一次性把钱都转移走,肯定不如在瑞士信贷银行方便,华夏这种巨额是需要申和_图_书请的。
说完,孟志中把自己的卡包拿出来,二三十张各式各样的银行卡,就只是瑞士银行的金卡就有七八张!徐云一摆手,示意林歌把人松开。看到儿子终于能正常喘息,孟志中才一个一个登陆上自己的账户。
本以为送出来之后能让孟纯生老实一点,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出国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的学坏了,什么吸食大麻,酗酒斗殴,样样都不输给老外。孟志中现在早就放弃了对儿子的改造,只希望他能这辈子衣食无忧的做个寄生虫,能给他生个有能耐的孙子就好了。
现如今,眼看着儿子被恶人踏在脚下,孟志中心如刀割:“好……好,我所有瑞士银行的存款,我都可以给你,这样你满足了吧?但你若是伤我儿子,那我可一分都没有……我宁愿死,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你们要做什么!要做什么!放开我!”孟纯生的挣扎在林歌面前毫无反抗能力,林歌只需要掐住他喉咙的手稍微发力,就能让这家伙哽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孟志中被这反问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徐云摆手给了林歌一个眼神。林歌哐当一声hetushu.com就把孟纯生的脑袋给排在了甲板上,似乎随时听令徐云,只要徐云一句话,他就敢直接把这脑袋给剁下来喂狗。
这样一个大贪竟然是华夏反腐的漏网之鱼,这让徐云又有何不心中发狠!他没办法想象像孟志中这样的人还有多少,这些人拿着原本用来发展国家的巨款享受着奢侈糜烂的生活,给个死罪一点都不过分!
那时候开始,孟纯生就堕落到一发不可收拾,在国内找了几次大事儿,都让孟志中给摆平了。可国内法律毕竟太严厉,实在没办法了,孟志中才把他给送到了国外。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徐云的目的不是把这钱占为己有!他竟然要捐!
邱恒满脸疑惑的表情,看了看孟志中,又看了看自己手下的那些兄弟们:“我说过吗?我有保证过吗?”
“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徐云道:“我是真心想知道,出手这么阔绰的人,这辈子到底能贪多少。”
这可是孟家的独苗啊!孟志中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让这老孟家的独苗给毁了!他做官在任的那么多年,为什么会贪,为自己恐怕也就占那么百分之三十,大部分都是为了自己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