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03章 想要十一个儿子

“小叶那三居室就挺不错了。”阮清霜道。
两杯红酒对于徐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是白小叶的话却让徐云心里挺是发痒,徐云记事儿的时候开始,就没少被张太岁带着去住了酒店,全国各地,大大小小,从高档的到低端的,徐云算都经历了。后来到了部队,徐云住的就是一个大家庭了,所以徐云一直以来,对于居所都没有一个特别固定的概念,基本上说,徐云有张床有被子盖着,就满足了。
徐云的心态气势跟阮清霜差不多,他买得起吗?买得起,这钱对于徐云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是说,即便他不参与到天娱集团的管理,两三千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个难赚的数字。
阮清霜俏脸一红,道了一声:“讨厌死了你!”
只有拿到了房产证和土地证,那才会安心的认为这里就是自己的,安心的往这个“家”中添置想要添置的东西,因为这个空间属于自己了——当然,在华夏这玩意儿也有期限,最终还是国家的。
阮清霜真的特别激动:“可现在房地产不稳定,要不要再等等?新出台的政策实施之后,那些hetushu•com拥有几十套和几百套房子的人应该就会抛售手里的房子了吧?那样会影响房价的。”
她是见过比这更多的钱,几个亿都见过,但那是集团的,那种花钱和自己花钱的感觉可不一样。
“啊?”阮清霜惊讶道:“你还真准备花几千万买房子吗?心动是心动,我也心动,可这也太贵了吧……”
“那我们还是再看看吧?”阮清霜也期待,可想到那么一大笔钱,她还是会动摇:“其实,我们不用买那么大的吧……”
“什么很不错?”阮清霜一怔,似乎没有明白徐云的意思:“这个酒吗?这不是小叶带来的,这是前天佐媚烟在法国回来的时候带来的,说是以前天娱麾下的艺人,后来嫁给了一个法国人离开娱乐圈了,这是人家自己酒庄出品的红酒。”
当真正的爱情来临时,才不会让女孩在房子的方面寻求安全感,就像阮清霜,只是默默守着徐云,自己就会有安全感。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徐云再次开口问道。
可即便是这样,所有人也愿意花三百http://www.hetushu.com万买一个房子,而不是花一百万租七十年的房子。不是华夏人傻钱多,而是华夏人对家的感情更深厚,对家的感情更依赖。所以才导致房地产有机可乘,把原本就属于人民的土地低价收购了,然后高价炒出来,花三千块钱成本一平米的盖房子,然后卖个三五万……
五百美元就能换三千万人民币,徐云只需要走一趟西欧或者北美,随便找一个黑手党老大谈谈价格,帮他把对手给废了,这几百万美元还是很轻松就能到手的。可徐云却也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情,他不是看不起杀手,林歌和谢飞泽他们都是这类杀手,只是他的原则上告诉他,他不是杀手,他是龙怒特战队的人。
别人的家,永远只是别人的,即便是你住一辈子,仍然会认为这是别人的。这就是为什么华夏人宁愿砸锅卖铁的几百万买一套房子,也不会选择一辈子花个几十万来租房子住的原因。
阮清霜毕竟是女人,听到这里当然更是怦然心动,别说是这样一处她想都不敢想的完美宅居,只要能和徐云一起有个“家”,即便是六和*图*书十平米一室一厅的阁楼房,她都是一样的心动。
“是会影响一些,二手房市场应该更受到冲击吧。”徐云道:“但是我们要的这个和那种容易被抛售的住房并不是一个概念,应该不会受到太多价格上的影响。”
家是亲人共同生活的地方,是眷侣共同生活的地方,对于女人来说,家更是一个避风港。而对于阮清霜来说,或许更重要。她当年离家到河东开了药膳馆,就一直住在药膳馆里,楼上生活楼下生意,对于她来说没有家的概念。
“可那是独院还有地库……”徐云咂咂嘴道:“我也听说过那小区的独院别墅,一二层各有一百八十平米左右,第三层有一百平米,外加六十平米的天台,可以做个玻璃幕墙弄个阳光房……独院也有一百多平米呢,地库也足够大,能同时停的下三辆车,地理位置也那么好,我是挺心动的。”
这点上徐云还是很肯定的:“不,一定要买大的。”
“你觉得小叶说的这事情怎么样?”徐云突然放下酒杯开口道:“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利用的不就是这心态吗?吊丝们都嚷嚷着没房http://m•hetushu.com找不到媳妇,去相亲的女孩第一关注的往往也都是男方家里有几套房子。就现在这社会,还真别怪人家实际,这就是一个代表安全感的东西。连基本的安全感都不能给与,人家姑娘怎么可能跟你?
可阮清霜不是那种天生的富二代,也不是那种突然就得到一笔巨款的暴发户。她经历过那种为了几千块钱都头疼的日子,所以现在让她拿出几千万买房子,那必然让她心里挣扎纠结。
一时之间阮清霜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些什么了,但她可清清楚楚的记得白小叶说过,这房子要两三千万呢,这还是在房地产并不景气的时候,这天价让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或许有人觉得他们可是天娱集团的掌管者,这点钱还在乎吗?别说这当老板的,就算是麾下的艺人以及领导干部,买得起这种级别宅居的人也一抓一大把啊。
“她是姑娘,到时候嫁出去,这房子可就当嫁妆了,买大了多亏啊。”徐云玩笑道:“所以她要的那已经很不小了,我和她的立场可不一样……而且我特别喜欢小孩,虽然计划生育是国策,但我还是想生一个足球队出http://www.hetushu.com来,一次性改变华夏男足这可怜可悲的处境!为国争争光!”
徐云咂咂嘴,怪不得呢,喝起来真是很不错,原来是自己人送的:“我说的不是这酒,我说的是白小叶说的那房子的事情。她那个小区环境确实不错,我都有点心动了。”
所以徐云从未想过这件事情,以前没有人提出,徐云想不到属于正常,可现在有人提出了,徐云也不得不考虑起这个事情了。不论是哪个国家的人,对于家的概念想必都有自己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华夏人,把家看的更重。
后来在河东大酒店,虽然住的条件提高了很多,但仍然是酒店,不是家。一直到申江的时候,叶法拉的别墅空闲出来,那才有了家的味道。只是,那地方毕竟是叶法拉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家,是别人的家。
也就是一种可能的情况下,女孩不会嫌弃男人没有房子,那就是真爱。阮清霜就从未对徐云提出过这种要求,甚至是她自己就从未想过,她当然也需要安全感,可她考虑所有事情的出发点都是在徐云的身上,所以她才不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所以她才不会觉得徐云的一些做法考虑的实在是不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