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37章 良药痛伤口

可即便是这么巨痛的情况下,石磊也没有制止徐云,任凭徐云继续把药物涂抹在他被穿透的后肩上!这撕心裂肺的巨痛再一次传来,这药膏就好像有生命似的,拼命的往石磊伤口中心钻进去。
“你俩能不能给我滚一边去。”石磊可是很认真的:“再给我捣乱,我先把你俩给剁了!滚滚滚,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里瞎折腾。”
徐云一把将所有荆条都给折断,直接扔到一边地上:“行了,都断了。你俩拿出去烧了吧。”
“磊哥,这事儿怪我没说。如果我早跟你说一声,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你也不会受伤。”徐云道:“要说道歉,也应该是我道歉,可我觉得咱们这关系,再道歉的话就见外了。”
天香膏在神龙大队是一种必备品,可谁都不希望用它,因为就是这东西带给人的刺激性阵痛太恐怖了,尤其是他们那些高手,感受到的疼痛更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磊哥?你这是要干嘛去?”徐云笑道:“这……这是玩儿角色扮演装樵夫?”
当年在河东的时候,强子被人给钉在墙上,徐云给他用过一次,强子的反应就没有石http://www.hetushu.com磊大。
石磊拆下缠绕在他肩膀上的厚重纱布,这一动还真有点疼,毕竟是肌肉直接被子弹给穿透撕裂了,这伤想要恢复,起码也要一两个月,若是想活动自如,没有一百天恐怕都不成。
徐云是真憋不住了,直接笑出了声音:“哈哈哈哈,那时候你也不知道是她啊。”
然而徐云接下来的举动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他当然不会拿这玩意儿抽石磊,今天石磊护着唐九这事儿,徐云还觉得自己欠他一个人情呢。
“所以,这事儿不管是我错还是谁错。那都不叫事儿。”徐云道:“我来可不是跟你兴师问罪的,也不是来跟你道歉的,我就是来看看你这枪伤。”
徐云把天香膏涂抹在手上,就说了仨字:“忍着点。”
当徐云按照地址找到石磊的时候,刚有人开门,徐云就被眼前的画面给惊了个措手不及,他是真差点就笑喷了。
“徐云老弟,你……你这样做,我心里真不舒服。”石磊道:“我是个粗人,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可以弥补我犯的错,我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和-图-书你不接受的话,我……”
石磊的两个小兄弟一听这话,顿时就喜逐颜开,二话不说,抱起荆条就往门外跑。
俩小兄弟一看石磊那么认真,也没敢再多说话,茫然失措的看着徐云:“徐总……那您下手轻一点。”
“不不不……马上去!”俩人迅速在沙发上爬起来,掐了烟就往外跑去。
……
“徐总,您若是要打的话,那就打我们,抽我们,这事儿我们给磊哥扛了。”这个说着就直接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做出一副任凭你处置的神态。
另一个不屑的道:“没听说过行了吧?就你特么有文化,装啥装啊,小学语文厨子教出来的,你还真把自己当福尔摩斯了啊。荆条谁不知道啊,我是问磊哥要那玩意儿干嘛,不是不知道荆条是啥。”
“磊哥,你要啥玩意儿?荆条?”
石磊光着膀子,露出绷带缠绕的肩部,身后背着十几根又粗又硬的荆条,站在徐云面前,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徐云。这架势就跟拍电影似的,可徐云不是专业演员,实在演不出喜剧啊。
石磊连点头都没来得及点头,徐云就把天香膏直接给涂抹在了石磊的肩和-图-书伤处!一阵钻心刺骨的巨痛差点让石磊把自己的嘴唇都给咬破!这是什么药!也太刺激了吧!简直就像是在用一把剪刀在他的伤口处搅动一样!
若不是那王青掏枪打破了这一切,结果绝对比现在要完美的多。
石磊的两个小兄弟一听徐云这话,当时就慌了:“徐总,您还真打啊?那……磊哥可是还有伤在身呢。”
石磊一向都是一条硬汉,但仍然还是没能忍住这剧痛的第二次侵蚀,啊的一声痛苦的惨叫,牙龈根儿都快要咬到出血了。
徐云笑了笑,走到石磊前面,拿出他背着的一根荆条:“磊哥,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拿这荆条打你?”
徐云一把将所有的荆条都拿了过来,一看这架势,石磊的两个小兄弟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这若是啪的抽上去,以徐云这力度,还不把磊哥整个后背都给抽的血肉模糊啊。
石磊会为了替唐九开路才中枪,徐云当然明白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所以他处理完警局的事情,马上带了天香膏就来找石磊。虽然医疗药物是缓解伤势的保证,但比起徐云所用的天香膏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徐云来找石磊当然不是http://m•hetushu.com兴师问罪,他一开始就意料到杨振会耍花招的时候,就相信石磊不会对唐九做任何阻拦。只不过是半路杀出一个王青,才把事情给搞砸了。
“不管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事儿我都做了。”石磊道:“男人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人。我差点就坏了唐总的事情,所以今天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给你负荆请罪。”
“对。打到所有荆条都打断,这样我心里就能舒服点了。”石磊道。
俩小弟正蹲在沙发上抽烟呢,一听磊哥要什么荆条,都有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疼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即便是从小达到受伤无数的石磊,额头上也瞬间就密密麻麻的满是细汗,直接顺着脸颊就往地上滴答。
石磊咬咬嘴唇:“咱不能见外。”
石磊咧嘴一笑,豪爽道:“这点小伤,没事儿。”
“就是带刺儿的那种啊?我们老家那土话叫剌剌秧子。”另一个小弟得意洋洋道:“没文化了吧,荆条都不知道,哈哈,听说过负荆请罪的故事吗?”
心里头的疙瘩解开了,这伤口对石磊来说就真不叫事儿了,活动活动胳膊都不觉得有多疼了。
“拆hetushu.com下纱布,我给你上点药。”徐云说着就拿出了天香膏,这愈合外伤的奇药有多金贵,只有用过的人才知道,石磊若是现在知道这玩意儿在地下世界那是千金难求的奇药,肯定用都舍不得用。
徐云之所以一开始没选择出面,是他不希望唐九觉得她自己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和他有关,这样会让唐九产生一种并不好的心理状态,他是想唐九树立一种她一个人就可以独当一面的心理,这样对她和唐氏集团都才是最好的做法。
徐云仍然很冷静的给石磊涂抹天香膏,淡淡道:“人的体质不同,这药带去的伤痛也就不同。体制越强的人,疼痛感就越大。所以越是觉得痛,这说明你个人体质越好。”
“那么多,打起来也太累了吧?”徐云强忍着笑容道。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石磊可没工夫跟这俩货闲扯:“还蹲着干什么呢!知道了还不抓紧时间滚出去给我找!我这受伤了,说话都不好使了是吧?”
“兄弟,我自己做了什么事儿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事儿我必须给你一个解释。”石磊道:“我今天早上不仅带人阻挠了唐九唐总的人,还打伤了她公司的人,砸坏了她公司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