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45章 不知天高和地厚

哪行哪派都有自己的规矩,道上混的就更不能坏了规矩,实力比你强而且还是长辈的,给小辈儿倒酒,小辈的就必须一口干了表示对长辈的敬意,不然就是不给倒酒者的面子,让倒酒者下不来台。
不管怎么样,石磊毕竟是土生土长的琴岛人,倘若他东北帮的人真想一家独大,石磊必然不可能愿意!只要毕仁军敢吞了齐小北,那石磊势必会和毕仁军有一场针锋相对的巅峰对决。
听着齐小北那自以为是的笑声,石磊指着沙发示意他坐下:“别多想,他们是我朋友,不是道上的人。小北,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了?怎么,手底下的事情还不够忙啊?”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毕仁军可真的是没有信心和石磊硬碰硬。
“我马上就退出了,这么大的高帽子,承受不起。”石磊淡淡道:“直说吧。”
“磊哥,酒我可喝了,是不是可以有话直说了?”齐小北把酒杯放下,微微一笑道:“在琴岛,我齐小北十六岁就出道,摸爬混打十几年,没怕过什么人,也没畏过什么的。琴岛地界上能让我敬的也就磊哥你一个人。”
“磊哥,你这是用和*图*书过来人的身份跟我说话吗?”齐小北微微一笑:“我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现在是新社会了,你们那一套没用了。天下是年轻人的,未来也是年轻人的。”
说能一口气灭了齐小北到不一定,但是绝对能让齐小北在琴岛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而且还是非常非常不好过的那种呢。
石磊金盆洗手这事儿,毕仁军也肯定清清楚楚的,但毕仁军一直一点动静都没有,以前怎么样,如今还是怎么样,他这种沉默的人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用最关键的办法来解决他想要解决的事情,得到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当然,石磊也不相信面前的齐小北能扛得住,可他看得出来,齐小北是真的想要吃这块肉骨头。
林歌这话音刚落,马上引起了齐小北两个小弟的怒瞪,卷起袖子就要上前来教育林歌!
“磊哥的能耐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但在这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不就是为了锻炼锻炼吗?”齐小北道:“这若是连接都不敢接您这位置,那他们干脆就别混了,丢您的人。”
无语不无语,到时候有你受的!
当然,毕仁军不管和-图-书怎么说都是一条汉子,用狗来形容他是非常不恰当的。
“那就不是我操心的事情了。”石磊道:“我只管我自己的退出,至于其他的事情,我相信我无需安排,自然有人会去接手。到时候那就都是凭本事吃饭了。”
齐小北一怔,难道石磊没有把该留的留给他自己兄弟?
石磊哼了一声,这就叫做夜郎自大,毕仁军这么多年带着一群东北虎盘踞于琴岛,对齐小北那么不顺眼却从未真的起过大规模的冲突,就是因为毕仁军对石磊的顾忌!
章强看都没看齐小北一眼:“接受不了那是你的事儿,你想接受也没机会接受。”
齐小北哈哈一笑:“磊哥就是畅快人。我就佩服您这点。哥,明天你金盆洗手,那你那些个地盘,那些个场子,想好怎么处理了吗?”
用一个并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越是那种不叫的狗,越是会在最突然的时候蹦出来咬人。
“磊哥真是太仗义了,这种时候还要为了兄弟们操心。”齐小北道:“您这金盆洗手,那要伤了多少人的心啊。”
石磊这话说的很直白,他的确不认为自己手底下有谁能扛起这www.hetushu.com摊子和新来的陈局玩儿,玩儿不起,最终肯定会进去,不如就这样直接放弃了,也不至于最后落个悲剧的故事。
“我是不想让他们混了。”石磊呵呵一笑,目光毫无避讳的盯着齐小北:“如果我的兄弟们都不混了,那我也就不用担心他们以后搞的家破人亡还要去吃牢饭了……”
齐小北挑眉道:“那是因为毕仁军还不够硬,他们那群混蛋玩意儿还没有能把我齐小北弄死的本事。”
说话间,石磊已经给齐小北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啪的放在他面前。
“年轻人有骨气是好事儿,但就怕这骨气不够硬撑不住自己说过的大话。”石磊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小北,这么多年你一直都顺风顺水,从来没有栽过跟头,知道是为什么吗?”
齐小北仍然不屑:“磊哥,我知道你是害怕了,不然你也不可能就这么软了,把东西一扔,金盆洗手不干了,不就是因为那陈局下了个禁枪令吗?就这点事儿给你怕成这样了?真有意思啊……我真无语了。”
琴岛的这天下到底是谁的,毕仁军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和齐小北看似双足鼎立的局和*图*书面,完全是因为他对石磊的顾忌。若是没有石磊的顾忌,毕仁军还真不见得让齐小北这么好过。
石磊这么做是想看看齐小北今天来的目的,既然还会给他这个面子,那就并非是打算撕破脸,石磊不希望自己金盆洗手之前还会惹上什么麻烦,齐小北能不惹事儿,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都什么社会了,不流行世袭制,现在这社会,能者居之。”石磊道:“我不认为我手底下的兄弟能有我这能耐的,所以我也不会做那种蠢事儿。我若退位就一定散了我这摊子,不然,我交给谁,那都是在害谁。”
林歌已经受不了这个自大狂了:“磊哥,你给他废那么多话干嘛,他爱如何如何,爱死去就死去!没大没小没礼貌,跑这里跟自己家似的大呼小叫装犊子,真影响我食欲。”
这家伙听不进去话,势必成不了大器,石磊无奈的摇摇头:“我要提醒你的是,除了毕仁军,还有警局新来的陈局长。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比毕仁军要难搞的多。小北,好好琢磨琢磨吧。”
齐小北迎着石磊的目光不屑的扬起嘴角,石磊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他当然很清楚。
齐小北不屑的哼和-图-书了一声,心道真是给脸不要脸,叫你一声强哥,还真把自己当人了:“我齐小北一向都是不吃嗟来之食!磊哥若是真施舍给我,我还真不要。我齐小北想要的东西,那是一定会用自己的拳头争取来的!”
齐小北走进来,看到正在和石磊一起喝酒聊天的徐云跟林歌,皱了皱眉头,摸着下巴道:“两位挺面熟啊,混哪片儿的?不是跟磊哥的兄弟吧……呵呵呵,看来两位来这里和我的想法一样吧?”
“小北,我的地盘没那么好接手。”石磊道:“你如果真有本事去接,我的人肯定不拦着你。但我给你个提醒,现如今,盯着这些事情的,不仅仅是毕仁军一个人。明白吗?”
说罢,齐小北还看了看章强,故意挑衅道:“是吧强哥,你说你都等了这么多年的机会,做牛做马的。终于熬到磊哥要退休的年龄,结果还没先把你捧上位,磊哥就要金盆洗手……啧啧啧,这如果是我,我可真接受不了。”
齐小北一直都没感觉到这一点,才造成了他现在这嚣张不羁的性格,每天都觉得自己牛逼的一塌糊涂,其实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毕仁军还真就一直不把他当做一盘菜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