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章 慕容舒清(1)

女子身边坐着一绿衣女子,面貌清丽,手上缎面牡丹扇有一下没一下地给白衣女子扇着,似乎无心欣赏这初夏美景,一双明眸大眼直盯着白衣女子看。
“绿倚,去把它拿来,我们去花厅。”说完,慕容舒清迈开步子,朝花厅走去。
裴彻朗声笑道:“我们好像来迟了!”落云苑这名字起得好,厅门正对西方,吃饭时还可以观赏到夕阳西下流光溢彩的绚烂美景,慕容府还真是处处景观。
哦,原来是那个和她指腹为婚,却一而再再而三拖延婚期的男人。
这个男人貌似对她很感兴趣呢。无所谓,多两个客人也无妨,她也想看看这名扬天下的大将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绿倚,带两位公子到听风轩,别怠慢了贵客,我就失陪了。”说完稍一点头,白色身影翩然而去。
“二位公子看看可还缺些什么,绿倚去准备。”
“好!”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傲慢无理、乖张任性的慕容小姐?”裴彻慢条斯理地喝着今年新采摘的春茶,暗叹慕容家还真是有钱,这茶可是千金难求的。
“是啊,确实不像欲擒故纵。而且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老爷子的态度,好像不仅仅是疼宠这么简单,似乎……还有点畏惧,这就很耐人寻味了。再则慕容家这三年来动作很大,现在可是东隅国数一数二的大户啊,你不好奇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吗?”裴彻看着杯中沉沉浮浮的茶叶缓缓地说着,眉宇间兴味更浓了。
这话让慕容祥脸色微变。是啊,这三年来家中生意都不用他操劳,还越做越大。要是女儿嫁出去了,那这一切不是又成为他的担子了?她要退婚就退吧,想必她也是早有安排,自己何必多虑。“随你们了,退就退吧。”说完慕容祥拂袖而去。
“轩辕,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上次同桌,你还是个小孩子,一晃竟过去了十来年。”慕容祥还是很欣赏这孩子的,有勇有谋,偏偏看不上他的宝贝女儿!真是可惜!
“清儿,你来得正好,这小子居然说要退婚!你放心,爹是不会同意的。”慕容祥看到宝贝女儿来了,连忙表明态度。
裴彻及时打了个圆场,慕容祥也顺势回道:“好好,一起和图书干一杯。”
这看似随意的吩咐却让裴彻一怔——这种大户人家向来重视饭桌上的规矩,一般只有家中主事者才可以吩咐开席,老爷子虽然坐在主位,开席却是慕容舒清说的。裴彻与轩辕逸对视一眼,在他眼中也同样看到疑惑,两人皆不动声色。很快,满满一桌子菜就上齐了。
“反正也要参加了易兄的婚礼再走的,住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看,风景多美。”他也陶醉在这松林里了。
“没有,绿倚姑娘快请进。”裴彻扬起笑脸,把绿倚迎了进来。
“不是。”轩辕逸看着窗外挺立的青松,吐出两个字。想不到慕容家还有这般景致,以前因为烦厌慕容舒清,从来不在慕容家多待,竟不知这听风轩的景色如此令人震撼。两层小楼四周被青松环绕,院门口立着一块巨石,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字——听风轩,在房里就能清晰地听到风吹过松林的声音,果然不负听风之名。
“那是以前。”慕容舒清无奈地叹了口气。去见一个男人,还是要来退婚的男人,需要梳洗打扮一番吗?是不是还要斋戒沐浴!女人啊,有时只是在自己为难自己,给自己难堪。“我记得有个订婚信物?”
“公子说的是星魂少爷吧?少爷现在还在星和园读书,家宴上公子就可以见到少爷了。”
“主子的安排,绿倚不清楚。”这位公子到底想知道什么?还是少说为好。“绿倚不妨碍二位公子休息了。”绿倚说完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月儿,想吃什么啊?”他们三人寒暄虚应着,从头到尾,慕容舒清都在照顾身边的小丫头吃饭,连正眼也没有看过轩辕逸一眼。外人是看不出来,裴彻却明显感觉到身边这位“将军”今晚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是。”绿倚将那名贵的南海明珠送到轩辕逸面前。轩辕逸看也没看,双眼仍然盯着慕容舒清不放。
绿倚看着这个服侍了五年的小姐,心里的疑问总不能散去,自三年前小姐落湖被救起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前小姐性格乖张,脾气暴躁,皮鞭从不离手,看谁不顺眼就挥过去,家中下人、城里百姓没有人不怕这位慕容小姐的。和_图_书奇怪的是,小姐落湖醒来以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性子也变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她很怕在小姐身边伺候,总是战战兢兢的,可是现在她很喜欢待在小姐身边,还常常看小姐看得呆了,总被她唇边浅笑所惑,觉得如沐春风。
听到声音,那少年站了起来,笑着说:“轩辕大哥,你来了!这边坐!”说着把轩辕逸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轩辕逸拍拍少年的肩,三年不见,这孩子长高了不少,身上环绕的冷傲不改,但怨恨阴沉却少了很多。
“就是您的心上人,未来的夫君啊!”小姐连轩辕公子都不记得了?
“二位公子既然已经到了花都,不如住上几日,欣赏一下美景,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轩辕逸对慕容家的人一向没什么好感,只是长辈举杯,他也只好举杯,却不接慕容祥的话。轩辕逸并不热络,场面颇为尴尬,慕容祥的脸色渐黑。裴彻暗笑,轩辕逸这脾气,还真不怕得罪人。
“我只是来告诉您,我要退婚。”
“爹,女儿还想多服侍您几年,而且有女儿在身边,相信您会过得更舒心。”
“这就是你执意要留下来的原因?”轩辕逸是有些好奇,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不赞成留下来的。
慕容舒清一直都知道有两道视线从她走进花厅以来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她也不以为意,转身对上那双深邃似海的眼睛,轻笑道:“既然婚约已经解除,这订婚信物自当归还了。绿倚,给公子送上。”
慕容舒清脸上笑意不变,任由他看,也不闪避。东西她是还了,要不要是他的事。她现在是生意人,总不能失了礼数。
“退婚?”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慕容舒清嘴角的笑变得戏谑。
慕容舒清嘴角轻扬。这声音颇有些磁性,低沉中带沙哑,而且霸气十足。声音不大,却给人很大的压迫感,真不愧是当朝最得势的将军。慕容舒清突然有点期待见到这位少年得志、名满天下的未婚夫了,一定会很有趣。带着浅笑,慕容舒清跨进了花厅的门。
红袖大口地灌了一杯茶,两眼放着光芒,兴奋地说:“小姐,轩辕公子来了!”
“小姐,和图书小姐!他,他来了!”远远传来的女声打断了绿倚的沉思,回过神来,只见小姐缓缓地放下手中的书,嘴角泛着一丝无奈的笑,看着匆匆跑来的红色身影。
“看来我该去看看了!”毕竟是主角嘛,不出现怎么有戏唱呢?
“嗯……要那个。”慕容星月很小声地说,身体直往慕容舒清怀里钻。她小小的头一直低着,她好怕爹爹,她觉得爹爹不喜欢她,而且今天人好多。
“嗯,轩辕公子和老爷都在花厅,老爷正在发脾气呢!”红袖一脸的担忧,眉毛都快叠到一起了。
“对啊,是南海明珠,差不多有拳头那么大呢。”红袖也只见过两次,真是光彩夺目。
“在家读书?为什么不去书院?”这位小公子是已经过世的姨娘所生,传闻姨娘还曾与青梅竹马的情人出逃过,最后非但没逃掉,肚子里的孩子也被慕容祥怀疑并非亲生骨肉。这样一个没有母亲庇护,从不受宠的孩子,怎么会专门请夫子授课?
收回视线,慕容舒清微笑着说道:“爹,既然轩辕公子执意退婚,定是有他的理由,我们也不好强求。”轻柔的低语徐徐道来,似乎为这初夏的燥热带来了一丝清爽。
慕容舒清递给满头大汗的小丫头一杯清茶,笑着说:“慢慢说,不急。”
“好耶,把小肚子吃得圆圆的。”
“那我们就打扰了。”回答的是那灰衣男子。慕容舒清看到轩辕逸明显皱了一下眉,可是灰衣男子手持折扇,满脸笑意地轻摇着,对轩辕逸的皱眉视而不见。
慕容祥知道多说无益,这三年来她执意要做的事,没有不成功的,但是身为人父的他还是说道:“你已经十九了,要是退婚——”
慕容舒清看向花厅里的两个男子,两人都出类拔萃、气宇轩昂。迎着两道完全不同的视线,不难猜出,一身青衫、面无表情的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未婚夫了。剑眉星目,傲鼻薄唇,样貌俊逸自不必说,此人气势非凡,与普通武将的粗犷不同,身上带着一股沉静之气,却又时刻保持进攻姿态,这样一个男人,任何人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不可能。”他认识的慕容舒清不可能有这样的气质和神韵。当她进hetushu.com来的那一刻,他的心神恍惚了一下。素净的脸上挂着淡雅的笑,随意的姿态中却透露着自信,那刻的她让他移不开眼,这样的风华怎么可能装得出来!
“可是你外公那里……”
“很好,不缺什么了,不劳烦姑娘。”
“这是你娘生前和轩辕夫人订下的婚事,哪里由得他说了算?”慕容祥暗自好奇,女儿从小就喜欢这小子,还曾经为他寻死觅活的,今天怎么又同意退婚了?
“外公那里爹就不用担心了,我自会说明。”
暖暖的风吹过湖面,泛起一阵涟漪,连天的荷叶摇曳生姿,几朵晚开的桃花像是在与荷叶捉迷藏般忽隐忽现,淡淡的芳香沁人心脾。湖边软榻上半倚着一女子,头发不似时下女子一般绾成髻,只随意地编成长辫,几缕调皮的发丝随风起舞,女子也不以为意,眼睛只注视着手中的书。女子身上着了件白色衣衫,只在衣襟和袖口处绣着几片竹叶,便再无其他装饰。
小姐真的要退婚啊?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觑,但也不敢多嘴。绿倚跑回随园,拿了明珠,连忙跟到花厅。
“呃,来,来退婚……”红袖低着头,偷偷地看小姐的脸色,硬着头皮小声地说出来。
一同举杯,裴彻笑道:“老爷子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这些晚辈敬您才是。”
“想来两家长辈订下这门亲事也是希望我们幸福,既然现在轩辕公子不愿意,要是强行履行婚约,又何来幸福可言?相信娘地下有知,也定会谅解的。”慕容舒清嘴角笑意更深,双眼直视着慕容祥,让他看见她眼底的坚决。
“他来干什么?”慕容舒清拿着一杯清茶,看着满池摇曳的荷叶,漫不经心地问。
“今晚有月儿爱吃的腿腿吗?”
“大家都到了,上菜吧。”慕容舒清抱着小女孩坐上身边的椅子,随口对身后的绿倚说。
好个进退得宜、玲珑剔透的丫头。“慕容舒清身边的丫鬟都特别有味道。”裴彻才说完,即刻就被赏了个白眼。
“是慕容舒清,但脾性完全不像。”轩辕逸深沉的眼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停!”这只小麻雀还真是闹心,“我说过要换衣服吗?”
“可是以前轩辕公子来的时候小姐都是要精心和-图-书梳洗打扮的啊……”红袖越说越小声。小姐现在虽然都不带皮鞭也不打人了,可是只要小姐声音一低,她就会不自觉地心慌,比以前小姐常打人时更让人手足无措。
哐当!慕容舒清才走到院内,正好听见一只白玉茶碗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我不同意!三年前我就说过了,这是两家订好的婚事,哪里由得你说退就退!”低吼声中气十足,看来慕容老爹气得不轻。
“有,月儿好乖,今晚给你吃两个!”
“二位公子休息了吗?”绿倚站在门边小声地询问。
轩辕逸和裴彻走进落云苑时,慕容家的人已坐了一桌了。慕容祥身边坐着两个妇人,一个四十岁左右,依然美丽,端庄贤淑;另一个二十来岁的样子,凤眼樱唇,风情万种。他们对面一个少年面无表情地坐着,小小年纪已是气质不凡。
“不是?你是说刚才那个不是慕容舒清?”裴彻促狭地笑道。
“欲擒故纵?”裴彻来到轩辕逸身边,递给他一杯茶,顺便也欣赏欣赏这偌大的松林。
“爹。”清润的嗓音让花厅里的三个男人同时一怔,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不少。
“公子客气了,这是奴婢分内之事。”绿倚微笑着作答,“小姐今晚在落云苑安排了家宴,为二位公子洗尘。”
“慕容小姐客气了。听说贵府还有个小少爷?”听轩辕提过几次,那孩子聪明又倔犟,或许可以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
他身旁,另一名灰衣男子满目笑意地看着她。那人举止进退得宜,颇有些温文尔雅的气质,只是那双带着兴味的眼让慕容舒清直觉地认为他决不像看起来这般简单。
“那我马上给您准备衣服去,穿什么颜色的呢?红色还是您中意的紫色?或者白色?今天梳飞云髻好了,高贵又大方,一定很适合小姐……”
童稚的对话伴着轻笑声,一袭白衫的慕容舒清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说笑着走进落云苑。小女孩穿着粉色的短衫,扎着两个小辫子,红扑扑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好个粉雕玉琢的娃。
“轩辕公子?谁?”慕容舒清还不太明白这位是何方神圣,竟让小丫头兴奋成这样儿,但看着她那股牛饮的劲儿,那一杯上好的龙诞新茶怕是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