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章 易家婚宴(1)

众人看清女子长相之后,也都争相称赞,又是一阵寒暄。既然盖头都已经揭了,也就不必急着送入洞房了。谈笑间,宾客中有人献上自己的贺礼,在从众心理驱使下,众人也纷纷献上贺礼。一时间,大厅里已是珠光宝气,华美异常。
在轩辕逸送出一柄古剑,裴彻献上一把古琴后,就只剩下慕容舒清了。
慕容舒清从进来就一直感受到这灼人的视线,只是对方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便也不计较了。谁知,这一声怪叫让她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在惊讶、同情、嘲笑、怜悯的眼光洗礼下,她想无视都很难,真是蓝颜祸水。
“这位是慕容小姐。”易耘书警告地看了易芸心一眼,自己妹妹的心思他自然明白,只是轩辕逸岂会看上她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确是城南易家。”
拜完堂本来应该送新人进洞房,但是宾客中多是江湖中人,大家不拘小节惯了,也不知道哪个好事者起了头,要看新娘子的样貌,众人纷纷应和,气氛倒是热闹。
不一会儿,喜乐响起,易耘书牵着一窈窕佳人,缓缓来到厅前,热闹的拜堂仪式正式开始,宾客们纷纷鼓掌,送去祝福。
“易家镖局信誉很好,偶有生意来往。”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慕容舒清一边回答轩辕逸的问题,一边跨上马车。
易芸心皱眉,从进来到现在,轩辕哥哥都一直在和身边的女子说笑,轩辕哥哥平时都很少笑的,这女子长得那么普通,有什么好?实在忍不住,易芸心有些无礼地问http://www.hetushu.com道:“她是谁?”
一中年大胡子与易耘书似乎非常熟悉,拍着他的肩大声起哄道:“听闻江南余家,除铸剑手艺一流外,三位小姐也是国色天香,不知今天易当家的可愿意让大家一睹芳颜!”
慕容舒清虽笑着说无妨,易耘书还是惊出了一身汗,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居然在众人面前说出这对女子而言极度羞辱的事。好在慕容舒清确实不是一般人,在这种时候仍能保持优雅的风度,更笑言坦承这是事实。只是刚才被那清澈明眸环视时,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绿倚缓缓打开锦盒,里面盛装的是一颗比拳头略小的夜明珠,珠体圆润饱满。天色渐黑,烛火映照下,仍能看出珠体四周流光溢彩。看了半天,众人不明,比这更大的夜明珠也不是没有,这珠子除了比其他珠子略为明亮,光晕更为柔和外,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按理说,慕容家应该不会送这么普通的礼物才是啊?
这时,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从喜帕下传出,“诸位谬赞了,余倩清秀之姿,不敢妄谈国色天香。”话音未落,一只纤手已利落地掀起了盖头,粉雕玉琢的丽颜呈现在众人面前。女子肤若凝脂,气韵娇媚,大方得体,尤其是那双杏眼自信飞扬。慕容舒清心里暗叹一声,好一个率性的女子。
马车停稳,慕容舒清掀帘,正准备下车时,一只有力的手扶住了她的手臂,轻轻一带,慕容舒清已安和*图*书全着地。看了看身边只一手就将她轻松带下马车的轩辕逸,慕容舒清笑言,“我忽然觉得或许我也应该学武?”
“哦?!”
众人惊慕的同时,也暗叹一声,果然是慕容家,出手必是不凡。
易芸心本只是一时之气才大叫出声,现在看到大家都盯着慕容舒清,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同是女子,她知道这是多么丢人的事,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急得双眼含泪,可怜兮兮地看着慕容舒清。
慕容舒清回头看去,正对上不远处裴彻带笑的眼。他身后是轩辕逸,两人都稍稍装扮了一下,裴彻穿了件浅蓝襦衫,配上身边通体雪白的马,尽显翩翩风采。轩辕逸着暗灰长衫,袖口处银线绣制的祥云图案,低调中透着奢华,霸气尊贵的气势一览无遗。
易耘书瞪了中年男子一眼,看着兴奋的满堂宾客,哭笑不得,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慕容舒清点头笑道:“去讨杯喜酒喝。”
“舒清也要出门吗?”
众人在老者陶醉欣赏时,才注意到大厅里不知不觉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不似花香,也不像木香,若有若无,你努力去闻时,它似乎已经飘然远去,你不经意时,它又似萦绕在你鼻尖。
今日的易耘书红衣蟒袍,意气风发,更显俊朗。几人寒暄几句,相继进入内堂。刚进去,还未站定,一黄衫女子便向他们迎来,走至裴彻身边,拉着他的衣袖,娇嗔道:“裴哥哥、轩辕哥哥,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原来说住我们家,后来也不见你们来。”女子的http://www.hetushu.com手轻晃着裴彻,一双明媚含春的大眼,却在偷偷睨着轩辕逸。
余倩看着已送入自己手中的珠子,迟疑地问道:“这是?”
忽略两人促狭的眼神,慕容舒清笑问道:“既然都是去易家,不如一起走吧!”
听完,易芸心怪叫出声,“哦,就是轩辕大哥要退婚的那个慕容舒清啊!”
众人好奇,这小小锦盒里装的会是什么呢?
“芸儿,住嘴!”易耘书虽然呵斥了易芸心,但是本就引人注意的几个人立刻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易芸心口无遮拦的话,大厅的人都听得清楚,客厅顿时安静下来。先不说轩辕逸瞬间低沉难测的脸色,就是慕容舒清,凭着这两年来的交往,也知道她不是随便可以得罪的。
慕容舒清抬起头,一一扫视众人,直至偌大的客厅安静得让人觉得窒息时,才对着易耘书浅笑道:“无妨,易小姐说的本就是实话。”
“已经到了,在内堂休息,时辰也不早了,请各位入座。”易耘书赶紧顺着这个话题,安排众人入座,气氛才稍稍缓解。
慕容舒清看看轩辕逸,再看看易芸心,心里好笑,某人脸黑得好似别人欠了他十万八万。而刚才还龇牙咧嘴的“小野猫”现在也委屈地看着她,要是没有记错,被人退婚的应该是她吧。
满屋宾客中,也不乏尊贵显赫之人,这时,原本坐着的一锦衣老者站起,走至锦盒前细看,忽然惊叫道:“这香味,难道是……”老者没有说下去,径直盯着慕容舒清,直到她轻轻点头,老者才将视线http://www.hetushu.com又放回夜明珠之上,欣喜得直点头,嘴里喃喃自语,“极品啊,极品!”
慕容舒清刚整理好裙摆,抬头便看见裴彻不可思议、轩辕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慕容舒清心里哀叹苦笑一番,大家闺秀这样上马车确实很让人侧目,可是让她踩着别人的背上马车,对于有深刻人权观念的她来说,实在做不到。
“这么巧,不会也是易家吧?”牵着马,裴彻与轩辕逸来到慕容舒清面前。
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慕容舒清假装四处张望,笑问道:“新娘子呢?还没有到吗?”
一身鹅黄裙装的慕容舒清给人感觉很温暖,站在暖暖的阳光下,身上像染了阳光的气息,比起以往清冷淡雅的样子,看起来更柔和,这也让一直没有开口的轩辕逸心情大好地笑问道:“清儿也认识易耘书?”
很快,几人就已经来到了易府门前,朱红的大门敞开着,两只威武的大石狮子胸前挂上了两朵大红花,有些可笑,但却显得很喜庆。门上也贴着几个大大的喜字,鞭炮留下的残红,似为门前铺设了艳丽的红地毯一般。易家仆人引领着客人进入内堂,络绎不绝,很是热闹。
易耘书接到家仆通报出门相迎,正好看到慕容舒清和轩辕逸相谈甚欢,心下不免奇怪,但很快收敛心思,迎上前去,拱手道:“轩辕兄、裴兄、慕容小姐,想不到你们一起来了!”
众人争相恭贺,慕容舒清退至大厅后面的木椅边,轻品仆人送上的美酒——竹叶青,她喜欢的佳酿之一。不经意一抬头,撞上一双清澈灵动的和图书眼睛,那双眼比夏夜的星辰更为璀璨,比所有的宝石更为灿烂。好奇特的一个人,墨绿的长衫衬得他修长的身形似随时可以随风化去,除那双让人过目不能忘的眼睛外,他的五官平常之极,但在慕容舒清看来这丝毫没有折损他宁静、风雅的气质。吵闹的大厅里,他只静静地站在一角却形成自己的天地,仿佛所有的喧嚣都近不得他的身。
少女情怀,裴彻自是知晓,看轩辕逸仍在与慕容舒清低语,不忍小女孩伤心,他拍拍她的肩,笑道:“芸心别生气,我们现在不是来了吗?”
眼神交汇良久,男子缓缓向她轻点了下头,慕容舒清也报以淡淡的笑容。一笑过后,两人各自移开视线,并未打算相互攀谈。你品茶,我赏酒,恍如未见。
“海域国产的茴芳夜明珠!”慕容舒清不大不小的轻润嗓音淡淡地说出,却让在座众人都是一惊,这就是万金难求的茴芳夜明珠吗?传闻此夜明珠会散发出幽香,香气可凝神静气,有助睡眠,伴其香入睡绝不会被噩梦缠身。更有传闻说,此夜明珠还能解毒驱邪。但因海域甚少有人知道去的路径,就是知道也是九死一生,故此,茴芳夜明珠极其珍贵,平常拇指般大小都很难得了,更何况这般大一颗,怕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
既然不能免俗,慕容舒清也只好让绿倚将手中锦盒献上,笑道:“一个小玩意儿,送与夫人把玩。”
“好!”一行人朝着易家走去。
“方便上下马车。”说完,慕容舒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轩辕逸一愣过后,也大声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