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章 赴鸿门宴(3)

李仲文站了起来,喝道:“你胡说什么?”
女子头也没有回,无奈耸肩,叹道:“睡觉去了。”
一下子,屋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而尴尬,李东明连忙岔开话题,说道:“宛如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毕竟她是我李家的媳妇,老留在娘家,怕是要被人说闲话的。”
“不送。”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李东明,慕容舒清脸上笑意不变,只是漫不经心地问道:“李老爷也是这么想的?”
稍稍平定心神,李东明才似乎很惊讶地说道:“竟有此事?看来是老夫大意了,这些事,老夫一定会好好处理,就不敢劳烦慕容小姐了!不过,怎么说宛如也是我李家的人,又是在家里受伤的,我们更应该把她接回去好好照顾,慕容小姐放心,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只要慕容宛如回到李家,慕容舒清看在她的面子上,也就不得不帮李家了。
秦茯一脸得意地调侃道:“这是在帮你!对了,听说傅家把子槐树籽都买光了?”
围着慕容舒清打了个圈,秦茯靠在门边上,笑道:“看你的样子,是想好对策了。”
想念?慕容舒清轻笑,在主位上坐下,接过绿倚刚泡好的茶,一边吹着热茶,一边说道:“您今天来得实在是不巧,宛如陪姨娘上山祈福,还没有回来。”
“哼,我才不相信这些,我今天就是要把慕容宛如带回去,看谁能把我怎么样!”慕容宛如是他的人,今天就是皇上来了,他也不怕,他要带走她,谁也管不着!
“李老爷所说也有道理,只是,姨娘忆女成疾,为人子女,宛如也想在身边尽尽孝心。”
这么快?不过来得正好,慕容宛如的事,的确该解决了。慕容舒清回道:“差人告诉我爹,这事我会处理,让hetushu•com他不必出面了。”
“仲文,不得无礼!慕容小姐别见怪才好。”李东明连忙呵斥李仲文,这个笨蛋,在别人府上,还如此嚣张,慕容家要是这么容易吃亏,又怎么能驰骋商界?
他们差点没气晕过去,但输了就是输了。他们还是留在她身边。这两年看来,她的风度、她的才华、她的魅力,都让人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有李老爷这句话,我自然是放心了,不过,前些日子,我看宛如气色不好,特意给她请了大师相命。大师说,宛如命里带金,要是心情愉快,健康平顺,夫家自然跟着家宅平安;要是她郁闷难过,受伤流泪,只怕夫家也会家道中落,甚至还会有血光之灾。”
慕容舒清笑道:“基本上买完了。”
虽然是这样,但她同样也是奸诈狡猾的女人!
“哦!”虽然红袖很想跟小姐过去,看李家父子吃瘪,但是小姐肚子饿,这事更重要。走了两步,红袖还不忘回头说道:“小姐,您记得要教训他们!”
她说话都不用喘气的?慕容舒清拍拍这只小麻雀的脸,笑问:“我饿了,晚饭准备好了吗?你帮我去厨房看看。”
慕容舒清轻拍身边绿倚因紧张而握起的双拳,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才冷冷地回道:“哪里哪里,贵公子的拳头很硬,这我知道。”
踏进素霓裳,一紫衣女子正背对着慕容舒清在清点布的数量,纤细的身材,在一堆布匹中更显单薄,动作却很麻利。
“这……”李东明停顿了一下,慕容舒清分明是在告诉他,他执意接慕容宛如回去,若是让她再受伤,那么她就会让李家家破人亡。他是小看了慕容舒清,过两天就是王http://www.hetushu.com知府视察的日子,要是她从中作梗,他就很可能会丢官去职。慕容家,他招惹不起,思索片刻,李东明才慎重地说道:“既然是大师的指点,老夫也该顺应天意,还是让宛如在家多多休息。老夫就先告辞了!”说完,便匆匆起身。
李东明握着茶的手晃了一下,这女子虽然仍然在笑,但瞬间迸发出的逼人气势,足以让人心神不宁。低沉淡雅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语调,却没有人会怀疑她所说的。
这个应该就是慕容舒清了吧,传闻慕容舒清才是慕容家当家的,今日看来,确有可能,看她年纪不大,却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李东明不敢怠慢,笑着回道:“今日老夫前来,是为了陪这不孝子来接宛如的,这孩子归家多时,我和夫人也十分想念她。”
慕容舒清走进幽宁居,就看见李仲文很不耐烦地来回走动,李东明倒是还能气定神闲地坐着喝茶。其实李仲文也算长得一表人才,可惜纨绔之气、骄奢之风,让他看起来轻浮躁动。
终于清点完了,把挽到手臂上的衣袖放下来,秦茯拉起慕容舒清的手,往内室走去。“跟我来。”
看着眼前无可奈何的秦茯,慕容舒清也只能淡笑作罢。说来也真是奇怪,他们这对师姐弟,和别人还真是不一样,看起来娇滴滴的大美人,染起布来,在大染池里,配色、搅拌、下料、染布,一气呵成,游刃有余。而秋昱这么个大男人,却把那细如发丝的绣花针使得出神入化,让多少闺阁少女汗颜。
当年她和秋昱就是看慕容舒清一副云淡风轻、温文尔雅的样子,才会答应和她打赌。她说他们可以用最鲜艳的布,绣最美丽的花,而她,只画一张水和-图-书墨牡丹,要是谁的花吸引的蜜蜂、蝴蝶比较多,谁就赢。要是他们赢了,慕容舒清就送他们一间绣艺作坊;要是他们输了,就要为她所用五年。
慕容舒清闲庭信步般地闲逛,回道:“让他们等够了再谈不迟。”
慕容舒清回到府里的时候,已经是落日西斜了。红袖看见慕容舒清,赶快迎上去,唧唧喳喳就说了起来,“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您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李仲文又回来了,这回,还把他老爹也请来了。您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父子两个,为宛如小姐出气,让他们知道,我们慕容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爹,您也看见了。慕容家也太过分了,居然让您等了一下午,简直欺人太甚!慕容宛如要留下,就让她待在这里好了,最好把她休了,让她一辈子别回去!”李仲文就是想不明白,爹这次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定要接慕容宛如回去,害他前两天在慕容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
“你……”慕容舒清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李仲文气得双拳紧握,好像立刻就要冲上前去一般。
身后的绿倚没有跟进去,只悄悄把内室的门掩上,站在一旁等候。
进屋后,慕容舒清向李东明略微施礼,笑道:“爹爹察看茶园未回,怠慢之处,还请见谅。不知李老爷今日到访,所为何事?”
慕容舒清一边向后院的染坊走去,一边对身后的秦茯说:“带我去看看上次你说很特别的布吧。”
“你懂什么,总之今天一定要把慕容宛如接回去,待会儿别乱说话。”原来以为慕容宛如在慕容家毫无地位,没有用处,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以慕容家在朝廷的人脉,只要有慕容家撑腰,他还怕什么王知府?
残阳把慕和-图-书容舒清和绿倚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一个慢步前行,一个紧紧跟随!
良久,慕容舒清和秦茯才走出来,只是慕容舒清一副苦恼的样子,笑骂道:“你们这是在害我吗?好了,待会差人送去吧。”
“妻子的责任?我看贵府上,可以尽妻子责任的不止一个吧!这次回来,宛如身体极弱,身上大大小小伤痕不断。”微微一停顿,看到李仲文瞬间尴尬、慌张的脸,慕容舒清放下手中的清茶,才淡笑道,“听说,那是因为府上老有石头绊她,为了宛如,我倒是不介意把府上那些顽石利器碾碎磨平。”
慕容舒清笑得无辜,像她一般,也斜靠在门边上,淡淡地说:“他肯出两倍的价钱来买,我怎么好意思说不卖?”
这算什么,等了半天,就叫个女人来敷衍他们,李仲文想到前两天受到的待遇,再也忍不住叫道:“什么没有回来,我看明明就在府上,赶快把人给我交出来!”
慕容舒清四处打量了一番,笑着问女子:“秋昱呢?”
要是能劝,早就劝了,她这个师弟平常都很好说话,就是刺绣这件事上,他是分毫不让,连师傅都管不了他,她就更没有办法了。
“爹!”李仲文还想说下去,被李东明一个眼神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只得跟着离开!
看着秦茯那副悔不当初的样子,慕容舒清知道她一定又在心里腹诽自己了。两人闲聊斗着嘴,绿倚笑着上前,把刚才府里来人传的话,告诉慕容舒清,“小姐,亲家李老爷也来了,正等着见老爷。”
慕容舒清皱眉,“老这样对身体不好!”秋昱只要全心开始刺绣后,身边任何事都打扰不了他,完全与外界隔绝,常常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完成之后,就狠狠地睡三天三夜。
“李公子是不信和-图-书了?”
秦茯看慕容舒清轻颦浅笑的样子,暗叹了一口气,这个傅家要倒霉了。
慕容舒清不为所动,绿倚已经上前两步,站到慕容舒清身边,虽然她知道炎雨、苍素会在暗中保护小姐,可是她离小姐比较近,要是李仲文突然对小姐不利,她也可以挡在前面。
慕容舒清好笑地点头。红袖的话,让她陷入了沉思,要教训李家很简单,就算是让李东明丢官去职,李家贫困潦倒都不是难事,只是这样就能帮助宛如了吗?现在宛如只是不想回李家,却没有下定决心摆脱李家。毕竟在这样的时代,被休仍是极其屈辱、丢尽颜面的事,被男权主义压制,被女戒束缚多年的女子,不一定能够承受。若是最后,宛如选择屈服,那她现在为宛如所做的一切,反倒是害了她。那么……为她争取时间吧,在她做决定之前,让她思考,让她自由。
当时他们才刚刚下山,年少无知,又心高气傲,认为自己的技艺无人能及,就答应了,结果,居然输了。好吧,愿赌服输,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后来因为好奇而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居然还是那样一副淡然无辜的样子,说在墨里加点当地花农专门用来吸引蜜蜂、蝴蝶的琼浆就可以了。
秦茯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对慕容舒清笑道:“你有本事你去劝。”
“是。”绿倚乖巧地退了出去。
跟在她身后,秦茯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要回去?”哪里还有时间看布?
慕容舒清依然微笑的眼微眯了一下,低头轻掀杯盖,慢慢地饮下一口清茶,无视他的叫嚣,淡淡地说道:“李公子这是在说我说谎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让我不肯把人交给你?”
李仲文哼道:“她已经在慕容家待了半月了,也该尽尽为人妻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