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章 祁氏大家(3)

祁钟霖苍老而洪亮的声音打断了贺湘君接下来要反驳的话,他看似随意,却隐含力度地说道:“好了,就让她自己去吧,京城里也出不了什么事。”
“本来?”显然霍芷晴没有这么好打发,仍然紧咬不放,硬是要问个究竟。
“嗯,去吧。”贺湘君说完,慕容舒清赶紧行礼,退了出去,速度比来时快了不止几倍!
“嗯。”慕容舒清喝着茶,听着覃锐好听的声音,还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霍芷晴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说出了让覃锐瞠目结舌、慕容舒清挑眉喷笑的话。
听了她的话,贺湘君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加坚持起来,女孩子出门,怎么可以随便。她假装生气地说道:“那不行,要有人陪着你我才放心。”
随覃锐进到迎客楼,慕容舒清仔细看了看,已经午后了,楼里人还是不少。生意很不错。这是她第一次到京城的迎客楼,楼里秉承了她要求的舒适、随意、简单、雅致的一贯风格,却添加了些许贵气和华丽,很符合京城的气氛,让迎客楼显得更大气。
听了半天,覃锐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霍芷晴不妥协地追问道:“她到底卖不卖身你还没有说呢?”
看她答应了,慕容舒清马上说道:“好,谢外公外婆。舒清告退了。”她心里嘀咕,怎么有小学的时候和同学出去郊游,要求好久,爸妈才同意的感觉?
无奈,覃锐只得毫无保留地说道:“半月前,海月姑娘自己定下了明日是她的开苞之期,因此,最近京城里各家公子都想那天能独占花魁。”
决定什么?看她双眼气得喷火的样子,慕和_图_书容舒清预感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语出惊人。
“清风楼?”慕容舒清皱眉想了想,这好像是妓院吧?
“吃早饭了吗?翡儿,再准备些早膳。”贺湘君正要吩咐人准备,慕容舒清却摇头说道:“不用了,外婆,我待会儿想到街上逛逛,出去吃就好了。”
慕容舒清暗自叹气,出个门也这么麻烦,“不用了,外婆,大哥也有自己的事,我只是出去转转,会带上侍卫的,您放心。”
没有心情喝茶,霍芷晴现在只想把自己的委屈说给慕容舒清听,“昨晚他们就出去了,好晚才回来。我去找他们,听他们说明晚要去清风楼,我说我要去,大哥还和我生气,今天出门也不带上我。”
慕容舒清觉得祁云看她的眼神带着疑惑、审视,就如同祁钟霖一般,始终无语,只是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们对她,怕是要深究了。不过那又如何呢?她不介意地迎向祁云的目光,大大方方地答道:“好。”
她的清淡乖巧,看在祁云眼中,引发的是更多的不解。户部管理着东隅的粮食,一年前,他就听到属下上报,慕容家是东隅最大的粮食拥有者,掌控了东隅一半以上的土地和农作物。他原来一直将信将疑,慕容祥没有这样的能力,睿儿又不在慕容家,慕容舒清娇蛮无知,慕容家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可是今天他疑惑了,只因慕容舒清已不再是当年的慕容舒清。
覃锐准备的雅间,布置得干净简单,淡淡的水墨屏风,将阳光隔在了宽阔的大开间窗户外,却没有淹没窗外初秋的美景。房间里没有www•hetushu•com桌椅,只是屏风前,铺上了一块巨大的羊毛丝绒绣花地毯,上面放着一张矮几,几个方形靠垫,矮几上已经备好了茶。
吴梅马上笑着答道:“娘,那小子请完安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去吧!”祁钟霖挥手让他离去。
“回叠翠小宿。”慕容舒清懒懒地回道。
覃锐恭敬地呈上清单,回道:“已准备妥当。小姐现在要吗?”
面对这么直接的询问,覃锐迟疑了一会儿,才斟酌着答道:“这……海月姑娘是两个月前出现在清风楼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不过传闻她不仅貌若天仙,丽质天成,还博学广闻,多才多艺。深受京城中富家公子、权贵王孙的青睐,她也不是什么人都见的,要见她还得回答出她的问题,这反倒让大家对她更好奇了。”
“回去?小姐不是要去迎客楼?”
霍芷晴这么激动,覃锐只得笑着安抚她道:“霍小姐别恼,这清风楼与一般的青楼还略有不同,里面的姑娘有很多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其中不乏才学出众、清雅脱俗之人。”
“逛逛?”贺湘君似乎没有想到慕容舒清会这么说,想了想,才说道,“也好,你也很久没有来京城了,看看有什么喜欢的。让风贤陪你去。”
祁云捋了捋胡子,对慕容舒清说道:“清儿这次来,多住些日子,陪陪两位老人。”
不一会儿,覃锐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小姐,霍小姐来了。”
等慕容舒清睡醒,来到迎客楼时,已经是午后了。她的马车才刚到,迎客楼的管事覃锐就已经等在那里了。覃锐是一个三十岁www•hetushu.com上下的高瘦男子,长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副中规中矩的样子,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听完覃锐的话,霍芷晴倒是没有再问了,只是惆怅地坐了下来,低喃道:“这么说,言哥哥明天也是要去会那个什么海月的了!”
贺湘君叹了口气,这个风贤,就是不让人省心,她拍拍慕容舒清的手,继续说道:“那让你哥陪你。”
覃锐沉稳地答道:“是,那原来筹划的米铺?”
他们那么坚持,贺湘君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得无奈说道:“那好吧,多带点银子,喜欢什么就买下来。”
“暂停,改做书斋。”户部对她慕容家已经开始忌惮了,盯得也很紧,现在不是开米铺的时机。
只是沉默了一会儿,霍芷晴忽然生气地站起来,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说道:“可恶!可恶!我决定了!”
“是。”覃锐迅速退了出去。
没等覃锐说完,霍芷晴已经笑着进到内室,看见慕容舒清靠在矮几旁喝茶,也兴奋地趴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舒清姐姐,你来看我了,你最好了,比我那个臭大哥和言哥哥好一百倍。”
霍芷晴可怜兮兮地抱着靠垫沉默不语,慕容舒清轻叹了一口气,原来小丫头喜欢言皓宇,怪不得对他们去青楼这么激动。只是这个时代的男子,别说未婚,就是已婚,去青楼也是常有的事。不知如何安慰她,慕容舒清只得轻拍她的肩膀。
正准备退出去的覃锐,看慕容舒清询问地看着他,于是证实了慕容舒清的猜测,“那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
覃锐将准备好的账目放在矮几旁的地毯和-图-书上,方便慕容舒清查看,然后恭敬地说道:“小姐,这是迎客楼、抱月书斋、风行米铺、珍宝斋等近三月的账目。”看慕容舒清端着清茶,懒懒地欣赏窗外的风景,没有要看的意思,覃锐便简要地汇报京城产业的情况。
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去清风楼——嫖妓!”
霍子戚会把霍芷晴一个人留在客栈里?是什么事不能带上她?霍子戚会出现在京城,应该不仅仅是如他所说的游玩吧。轻抚杯沿,慕容舒清对覃锐说道:“把她请过来吧。”
“是。”
慕容舒清对上那双睿智犀利的眼,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她或许应该早点来祁家,认识这个传奇风云、名动天下的老人。
慕容舒清靠坐在矮几前,轻闻手中的茶,是她喜欢的龙诞,温度也刚刚好。如此的细心,观察入微。她当年选覃锐做京城的总管事,倒是选对了。
出了正厅,绿倚小声问道:“小姐,要备马车吗?”
想到今日来的另一个目的,慕容舒清问道:“我要的东西?”
慕容舒清看覃锐一脸为难,霍芷晴又不依不饶地追问,她笑着继续品茶,也不出声,等着看覃锐怎么回答小姑娘执著的问题。
覃锐顶着霍芷晴坚持的目光,再看慕容舒清玩味地喝茶不语,只得有所保留地说道:“本来是不卖的。”
慕容舒清给她倒了一杯茶,霍子戚这么宠她,怎么舍得欺负她?但是,她还是配合地笑问:“哦?他们怎么惹你了?”
听他说完后,慕容舒清放下手中的茶,淡淡地吩咐道:“在京城近郊及繁华中心找两个铺面,三个月内我要在京城开两间素霓裳。”既然已www•hetushu•com经成为今年御用锦缎的获得者,现在进入京城的锦缎市场,就是最好的时机。她要在两年内,垄断锦缎织绣市场,这样傅家也就不攻自破了。
对上她坦荡清澈的眼睛,祁云闪了一下神,思索了一会儿,起身对主位上的两位老人说道:“我也回户部了。爹,娘,孩儿先告退了。”或许,他可以从户部记载中,找到一些慕容家的变化。
收回清单,覃锐为慕容舒清斟满茶,回道:“已经安排住下了,今天很早他们就出去了,只是把霍小姐留在客栈里。”
小姐不是要出门?看慕容舒清往那蜿蜒曲折的回廊走去,绿倚疑惑地问道:“那现在……”
“青楼?”霍芷晴激动地惊叫起来,不相信地盯着覃锐,大声反驳道,“我大哥和言哥哥从来不去那种地方的,你胡说。”
听了他的话,霍芷晴想了想,问道:“那海月卖不卖身?”
慕容舒清笑看眼前的覃锐,每次听见他干净清明的声音,她都想感叹,他的声音比他的人容易让人记住。
回握贺湘君的手,慕容舒清坚定地说道:“外婆,我自己有分寸,您别担心了。”要是出个门都这么麻烦,她该考虑是否要继续住祁府了。
看了一眼,慕容舒清满意地把清单递回,最终还是让她找到了。慕容舒清摆摆手说道:“不,十日后送到祁府。对了,霍家的人来住了吗?”上次说让他们住在迎客楼,不知道他们最后有没有住下来。
“先睡觉。”丢下三个字,慕容舒清已经走出很远了。
慕容舒清下车站定,覃锐恭敬地迎上前来,躬身抱拳行礼道:“小姐,雅间已为您准备好了。”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