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章 花魁海月(1)

海月轻咳一声,状似认真虚心求教,实则满目笑意,语带调侃地问道:“何以解忧?公子作答唯有稀粥。不知何故?”
“五百两!”
慕容舒清看了一眼霍芷晴信任期待的脸,她现在明白什么是盲目崇拜了。一旁的海月盈盈浅笑地等待她的回答,那双杏眸中分明流露着兴味和促狭。无奈之下,慕容舒清思索片刻,微笑回道:“在下浅见,忧愁之来由良多,解忧之法也不少。酒可忘忧,友可排忧,书可离忧。但有一种忧愁,自古有之,排解之法却只有一个。”
看着眼前做事完全不计后果的丫头,慕容舒清是又好气,又好笑,头痛地说道:“现在想到要走了?”
听他说得颇有些意思,海月继续问道:“愿闻其详!”她很想看看,这位清润公子能把这句俗言庸语解释出什么道理来。
海月湛蓝的身影进到内室,并未行礼,只对慕容舒清点头笑言,“海月见过公子。”
旁边包房里传出略带慵懒磁性的声音,让慕容舒清回过神来。她微微拉上纱帘,将自己和霍芷晴的身影掩盖,只因为这道男声成功地将众人的视线引到了二楼。
慕容舒清微微笑叹,他还是他,不管到哪里,都如此冷傲孑然。
慕容舒清手执清茶,轻言浅笑,侃侃而言,“俗语有云,民以食为天,百姓最大的忧愁便是吃不饱,而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粮仓里若是没有粮食,那是比任何事都可怕的。因此,于国于家,于君于民,粮食都是解忧的根本。故……何以解忧,唯有稀粥。”
久久地等待,也未见雅间之人再说和*图*书话,众人议论之声更大了。慕容舒清好笑地继续喝茶,刚才竞价的时候,言皓宇频频叫价,她就知道小丫头的理智受到强烈的刺激,可是她没想到,霍芷晴的方式是直接叫价。当时叫得很大声,现在头都快低到桌子上了。
“二百两!”有人缓过神来,连忙出价。
“两千五百两!”竞争进入高潮了,其他包间里获得桔梗花的男子,也都纷纷出价。
海月在心里暗暗喝彩,一句如此俗落之语,竟也被他解释出了国之根本、以农为先的道理,可见此人才思敏捷,见解不凡。“公子高见!”
霍芷晴则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慕容舒清,她没想到,舒清姐姐回答的会是这样直白无意的话,但她相信舒清姐姐一定是有原因才这么说的,于是满怀希望地听她解释。
近看,她比舞台上看到的更美几分,甚至一些看起来无理的行为在她做来,反而让你觉得理所当然,似乎她就应该这样。慕容舒清还以微笑,“小姐客气了。请坐。”
看他不时地调侃身边的俊朗男子,眼睛也没有看向海月,更没有欲望,没有征服,那么他的出价就不是为了自己,该是为了身边的那名男子。不知该不该告诉霍芷晴,看她现在激动的神情,怕是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慕容舒清叹了口气,也不忍再苛责她,她当时也是气急攻心,才会大喊出声,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慕容舒清柔声安抚道:“好了,没事!”
不经意地,慕容舒清将视线掉转到了轩辕逸所在的方向,他还是那样的不驯,http://www.hetushu.com随意或者可以说是放肆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扫视着众人,似在看一场闹剧一般,深沉的眼最后只盯着手中的美酒,似乎它比任何美人都更迷人。
爱情,有时真的会蒙蔽了人的心智,该有的洞察力和判断力,在此时,瞬间变为零,希望她的理智别变成零就好。
“秦书。”
偌大的清风楼里,居然瞬间寂静无声。
说完,拿起身边一杯酒,转身对大厅中的众人举杯笑道:“各位继续品酒赏曲吧。”
慕容舒清示意霍芷晴把脸擦干净,自己整了整衣襟,微微拉高衣领,扬声说道:“请进!”
“两千两!”靠右的包间里也传来一声爽朗的男声。
“三百两!”
一颗颗的眼泪从霍芷晴眼里滑落。慕容舒清掏出手绢,轻轻为她擦拭,还真是个孩子,说哭就哭。抬起她的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慕容舒清低声安慰道:“一切有我,别担心。”一万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只是希望小丫头以后为人处世,别再这么不计后果,冲动行事了,不是每次都有人为她收拾残局的,不过现在不是和她谈这个的时候。
果然是一轮沧海明月,慕容舒清的眼光追随着那道蓝若深海的身影,她是她来到这里三年中见到的最特别的女子。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貌,还有那一身与月齐辉的风华,娇柔却不羸弱,简单明快的风格,爽利潇洒的姿态,时刻流露出来的自信,甚至,慕容舒清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不容忽视的尊贵。
慕容舒清只觉得身边的霍芷晴那根名叫理智的神经也在www.hetushu.com慢慢断裂。
言皓宇与霍子戚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不甘示弱地说道:“五千两!”
听出慕容舒清语气中的无奈,霍芷晴再次低头,小声地说道:“对不起!”她知道自己冲动又惹祸了。
慕容舒清此刻真的很有翻白眼的冲动,她没有想到海月竟然会直接问她,当时只是好玩,就把以前在杂书上看见的一句有趣的话写上去了,现在要她解释,她能怎么说?
“八百两!”
在慕容舒清的包容和安抚下,霍芷晴终于收住了眼泪。
有人开了头了,有资格出价的人,当然也不甘示弱地连连出价。
语落,曲音清和悠扬地响起,初听时旋律清新流畅,节奏轻松明快,再听下去,心仿佛都随着音符跳动起舞,又仿佛饮下美酒一样的轻醉。众人陶醉在这曼妙的琴声中,一时间竟忘了要出价。
这道男声让言皓宇身边的男子皱起了眉头,就连轩辕逸一双看不出情绪的眼,也若有所思地看上楼来。
“六千两!”慵懒的男声再次响起。
“可是一万两……”霍芷晴的明眸大眼里,蓄起了满满的水雾,她这一个冲动,可是一万两啊!而且还给舒清姐姐带来了麻烦,姐姐不责怪她,还安慰她,她愧疚不已。
“一万两!”未等他说完,一道愤怒的吼声让在场所有人闭上了嘴。这时,海月的琴声也在最后一个完美的转音后结束。
厅中的众人叫得热闹,慕容舒清也看得随意,包间里的人都还没有出声,这价格还只是在热身而已,不够精彩。浅尝一块绿豆百合糕,嗯,味道不错。
冷酷低沉的m.hetushu.com男声响起,大厅里又是一阵安静。然而因为炎雨而瞬间变脸的有三人,霍子戚和言皓宇刚才听到霍芷晴的声音时,两人就很疑惑,但想到她是不可能来得了的,便也没再深究。现在听到炎雨的声音,他们可以肯定,刚才那个叫出一万两的非霍芷晴莫属,因为慕容舒清绝对有能力带她来。这丫头居然敢跑来这种地方,现在不能上去逮人,两人只得脸色阴沉地盯着楼上的雅间。
慕容舒清心里郁闷,脸上却不能表现分毫。
海月毫不扭捏地在慕容舒清身边坐下,问道:“公子如何称呼呢?”
青衣小童轻敲门扉,说道:“爷,我家姑娘到。”
言皓宇仍然笑着扬声说道:“七千两!”
慕容舒清拱手笑言,“惭愧!”确实惭愧,一时情急,也只得牵强附会了。
“秦公子,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公子。”
楼下的人热闹看完了,开始各自的寻欢作乐,雅间里的霍芷晴却始终不敢抬头,更不敢看慕容舒清,可是又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不得已,她微微抬起头,小心地说道:“舒……大哥,我们快走吧!”
她,应该就是海月了。
他居然出价了,他怎么可以出价!霍芷晴紧握双拳,眼眶微红,心中又是悲伤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慕容舒清担忧地看着身边的霍芷晴,想不到这丫头反应居然这么大,再看看坐在包间里惬意谈笑的言皓宇,慕容舒清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满楼的寂静,让一时被气愤冲昏头脑的霍芷晴缓过神来,想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她懊恼地皱紧眉头,不知所措地拽着http://www.hetushu.com自己的衣襟,低头不语。
“四千两!”
“一千五百两!”清朗低沉的男声,让身边一直关注着楼下的霍芷晴浑身一震,只因竞价的是言皓宇。
红衣女子待海月在琴前坐定,走到众人中间,说道:“姑娘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各位爷待会就可以出价了,一百两银子起叫,每次不低于五十两。”
再不出声也不行了,毕竟霍芷晴让她成为今晚的夺魁者,慕容舒清向一直守在身后的炎雨使了个眼色,炎雨意会地轻点了一下头,走至轻纱前掀开一角,朗声说道:“我家主子愿出一万两,请海月小姐一叙。”
寂静过后,是细细碎碎的议论声,每个人都在疑问,这一掷万金的人到底是谁!一万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家庭吃几辈子了。众人伸长脖子,等待雅间中的人露出庐山真面目。
海月,确实有让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三千两!”言皓宇满不在乎地再次报价。
那女人居然来了京城,还到了青楼院馆,竞得海月的初夜!好,很好,非常好,慕容舒清,她总能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捉摸不透。
另一个变脸的是一晚上都没有出声的轩辕逸,今天来无非是被裴彻念叨烦了,过来喝酒而已,谁竞得都与他无关。但是他居然看见了一直跟在慕容舒清身边的侍卫,虽然只是一个身影,但也已经足够他辨认了。
红衣女子站在一楼大厅中央,对炎雨说道:“姑娘稍后便到。”
她有什么事需要问她?慕容舒清笑言,“小姐请说。”
“一千两!”
众人目光纷纷看上楼来,却什么也看不清,只得面面相觑,又好奇不已地伸长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