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章 结盟抗敌(1)

轩辕逸也深知这阵的凶险,不管是什么原因,商君愿意来相助,他也不希望看见他有所损伤,“商庄主,让一队人马与你随行吧,既可帮你查看阵势,也好保护你的安全。”
炎雨转身离去之时,慕容舒清忽然叫住他,问道:“等一等,燕芮现在情况如何?”东隅目前准备全面反击,她要知道,宏冥与苍月的联盟什么时候能破。
炎雨迎着慕容舒清等待的目光,肯定地回道:“还没有,但是有消息了,在离凤山三十里的昀镇,有人看见过莫残。”
慕容舒清轻笑着摇摇头,出了营帐,这两个人还真是时刻都不忘记挣钱之道,要放在现代,会是出色的资本家,所以和他们合作很容易,就是有利可图。
商君一边吹着手中的清茶,一边笑问道:“说说你的想法,我帮你破了阵,你就有把握赢?”
他有兴趣?裴彻悄悄看了一眼在一旁闲闲地吃着糕点的慕容舒清,他们说什么,好似与她无关,昨夜商君的态度强硬得很,怎么一早就变了?
慕容舒清疑惑,但是还是很快地走到商君面前。只见商君稍稍低下头,在慕容舒清耳边低语了几句,说完,她就要跨上马背,慕容舒清却睁大眼睛,一把抓住商君的手臂,就是不肯放。商君无奈地摇摇头,附在她耳边叹道:“我是说如果,相信我。”
“冯毅已将陆续买到的优质种子悄悄运回东隅,购买还在进行。在他有意的哄抬和周旋下,燕芮的大多数地主都认为种植棉麻有大利可图,除朝廷规定的几处地方外,大多已准备改种棉麻。安沁宣向燕芮大量采购珍稀药材,并转卖到临近小国,目前燕芮药材正在持续涨价,沈啸云以高价将您想要散布的消息卖给了燕芮的几个王爷。”
握着手中的白梅,慕容舒清静静地闭上眼睛。
他的此番见解,不禁让李鸣收起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更是让轩辕逸眼前一亮,也来了兴致。他从怀里拿出随身带着的地形图,在商君面前摊开,说道:“我军已查明粮仓位置,至于进攻时间就以你破阵之时开始,你进入阵中放出信号,另两路就开始进攻。至于尤霄此人,交战两月,我已知道他的狡猾,但是他也有个弱点,就是过于狂妄。他将阵势拉得很大,而且他自信没有人能破他的阵,因此阵势之后,另设有暗沟机关,就再无其他防范,所以三路进攻还是可行的。”
商君还想说什么,却被商笑坚毅的目光怔住,最后还是轻轻地点头。
原来已经很虚弱的商君忽然坐起身来,一把抓住商笑的手,急道:“笑儿,别去。”商笑脚下一僵,www.hetushu.com停下来,看着商君因为剧烈的动作而猛烈地咳嗽,商笑担心得再也不敢乱动一步。商君缓下了咳嗽,才低声说道:“军医来了,我的身份……”
商君无奈地摇摇头,笑道:“笑儿,这不是去玩。”
胸腔中的淤血刚才吐出来一些,再加上慕容舒清替她解开了胸前的围布,商君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不再像被大石头压住一般难受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回道:“我胸口中了一掌,那人内力极深,已经伤及经脉。”
慕容舒清说得没错,轩辕逸确有良策,不过……商君放下手中的茶,一改散漫的态度,认真地分析道:“三路进攻确是好方法,但是其一,你可知敌军储粮正确位置?其二,这个战略方法对时间要求很高,你能否保证到时配合得刚刚好?其三,尤霄此人我见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可能只布一个阵势就以为安枕无忧。所以,你的三路进攻是否可行?就怕到时正好落入别人的圈套之中。”
“他真的没有死。”虽然在她心中一直相信,莫残没有死,但是一个月来的毫无消息,还是让她的心时刻都悬着,现在终于确定他没有死,慕容舒清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继续找,一定要找到。”
商君笑道:“我像在开玩笑吗?走吧。尽快解决这件事。”她有些等不及了。
慕容舒清微微皱眉,说道:“庄主,舒清还有一事请教,不知可否?”
慕容舒清轻靠着高大的梅树,不断有梅瓣零散地飘落,随着寒风,如一场花瓣雨。慕容舒清伸手接过一朵缓缓滑落于手心的白梅,心里不断地祈祷:商君,商君,你一定不能有事!
商笑知道商君心意已决,这阵她是入定了,于是含着眼泪,恳求地说道:“那也不用你一个人去啊,这么多人,让他们陪你去,好不好?”
裴彻觉得气氛有些低迷,笑着说道:“好吧,既然大家都想出力,就一起吧。”
商君点头回道:“到帐里说吧。”
“真的?!”李鸣惊呼,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商君细看地形图,上面标识清楚了路线明细,当下对轩辕逸也心生佩服,当即笑道:“好,我答应。”
裴彻也惊于商君的转变,再看慕容舒清,还是一副置身事外的闲暇姿态,真的不是因为她吗?
“是。”
最先发难的是商笑,“哥,你来这又不是卖命的!”那个什么阵,刚才光听他们说就很可怕,又是雪又是狼的,他们怎么不自己进去查看啊?!
不远处的巨石旁,秦修之也靠着石壁,仰头看着漫天的星辰,和-图-书他的心里,该是惦念担忧君吧。
众人也随着商君出到帐外,雪融后的午后,空气中除了冷还夹杂着淡淡的梅香。商君来到她的踏雪面前,轻抚了一下马头,忽然对站在最后的慕容舒清说道:“清,我有事和你说。”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姐姐是她唯一的亲人,商笑还是不依不饶地说道:“你指挥就好了,为什么要你去啊?他们不能去吗?!”说完还狠狠地瞪了这些所谓将军一眼,一群大男人,还要让她孤身犯险。
商君没有回答,只是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随后便再也站不住地软倒下去,她这一倒,吓得商笑脸瞬间变得煞白,无措地叫道:“啊——舒清姐姐,怎么办?!”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看,是商庄主!”忽然,站在营门等待的雷翼一声欢呼,帐外的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匹骏马飞驰而来,伴随着扬起的烟尘,很快,一人一马回到了营中。商君翻身下马,脸上仍然带着笑意,但是满脸的倦容掩饰不住。
“我,我去找军医过来。”商笑大眼里蓄满了泪水,看着商君嘴角仍不断涌出的血,就要往营外冲去。
谁知,一番好意,却换来商笑丝毫不给面子的嗤笑,“又不是帮你,多事。”这下气氛活跃了,花厅里一阵哄笑,裴彻却是哭笑不得,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这时雷翼上前一步,抱拳朗声说道:“末将愿意前往。”从进入缥缈山庄至今,一路上,他都没有机会向庄主致谢,就算他说了,庄主也未必记得。今次入阵,他也知凶多吉少,但是,他仍然希望能追随商君,尽心保护他,也算报了救命之恩。
商笑跑到商君身边,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忙问道:“哥,你没事吧!”商君只是拍拍她的手,轻轻地点点头。
商君忽然晕倒,慕容舒清拉都拉不住,两人一起跌倒在羊毛软垫上。慕容舒清一边艰难地拉着商君,一边对吓傻的商笑说道:“别叫,帮我一把。”
秦修之也皱起了好看的剑眉,问道:“没有其他方法吗?”
感受到商笑求救的眼神,慕容舒清也很矛盾,对这些阵法她本就不懂,她也一样担心商君,但是商君所说也是实情,未能了解阵势,何谈破阵?慕容舒清想了想,问道:“那么依你现在看,这是个什么阵?”若是有迹可循,是否就无须进去了?
两人合力下,才好不容易把商君抱到床上,一番折腾,商君也慢慢地苏醒过来,只是脸色白得骇人,头上渗出一颗颗的汗水,艰难地喘着气。慕容舒清一边帮她擦拭嘴角的血迹,一边问道:“和图书君,你怎么样?”
商君心里很温暖,感动于他们对她的爱护,可是他们反应这么大,还是让她有些好笑,“你们太紧张了,要破阵,不入阵查看,怎么部署?”他们以为她已经神到可以光靠想象?
“不行!”主帐之中,围着军事地形图的几人谈得投契,闲闲坐在旁边喝茶的三人却同时叫道。
商君一下马,她就觉得她的脸色很不对,走到她身边时,她又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她就知道,商君一定有什么不妥之处。但众人看来,他们是男女有别,她只得赶紧找一个借口跟进来。
“是。”
商笑声声哭泣都如一记重锤,敲打着慕容舒清的心,她不知道再说什么安慰商笑,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无力。慕容舒清只得紧紧地抱住她,感受她不断颤抖的双肩,跟着一起颤动的,还有自己的心。
慕容舒清睁开眼,不确定地问道:“真的?”她没有听错吧,他是说莫残有消息了吗?不等他回答,慕容舒清小跑着向她的营帐跑去。
给了商笑一个爽朗的笑容,商君朝众人微微拱手,笑道:“各位不必担心,我去去就回。”说完利落地出了营帐。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终于还是有莫残的消息了,慕容舒清急道:“确定是他吗?”
慕容舒清还想再说什么,商君轻轻地摇头,让她还是咽下了要说的话,她应该相信她,这既然是她的决定,她也唯有支持了。
进入帐中,慕容舒清一边喘着气,一边急问道:“炎雨,是找到莫残了吗?”她的心在狂跳着,不知道是一路跑来的原因,还是因为就要听到莫残的消息。
商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商笑也跳起来说道:“我也要去。”
众将军面面相觑,等待这么久,就是想听他的见解,这是怎么回事?裴彻虽也有些失望,但是这三个时辰里,商君不知经历多少凶险,看他满目的倦意,也不好强人所难,点头回道:“好吧,商庄主这一行也辛苦了,早点休息。”
久久,慕容舒清才慢慢松了手,商君一个翻身,上了马,踏雪如离弦之箭一般跑去。慕容舒清则茫然地看着商君离去的背影,她不知道她这时候放手,会不会让她永远后悔,因为商君在她耳边说的是,“我回不来的话,帮我照顾笑儿。”
“应该是,身形样貌都一一查证过了。”为了确定是莫残,他还拿着莫残的画像,几乎问遍了那个小镇,有八个人肯定当时看到的男子就是画像中人,比照气质及行事作风,确认无疑。
慕容舒清起身,缓步走到商笑身边,揽着她的肩膀,鼓励地说道:“笑笑,别太担心,没事的m.hetushu•com。”这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安慰自己。
商笑委屈地瘪着嘴,可怜地看着慕容舒清,舒清姐姐的劝告,她一定会听的。
轩辕逸朗声说道:“我已经有了新的进攻策略,你指挥正面破阵,我军分两路人马,一路走屈山,绕过其布阵范围,直接从后方进攻。到时他们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阵势之中,我军后方突袭定能出其不意,你若破阵成功,前后夹击,必能得胜。另一路人马走雪山,绕到最后方,趁我军与苍月交战之时,烧其粮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慕容舒清点头回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商君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力不从心无法说话,只得紧紧握着商笑的手。慕容舒清叹了口气,这对姐妹,怎么就一样的倔!慕容舒清对商笑说道:“笑笑,别激动,先坐下来。”
看到商君回来,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裴彻笑问道:“商庄主,怎么样?”
只因商君提议孤身进入阵中查看。
慕容舒清拿来棉布,为商君擦拭脸上的汗和血迹,解开束缚着商君的围布,她自己也女扮男装过,知道被一层层缠绕,喘不过气来。围布解开之后,一个清晰的暗红色掌印赫然出现在商君的右胸之上,慕容舒清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怎样的掌力所致?慕容舒清帮她盖好棉被,轻声问道:“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一直坐在最旁边的秦修之忽然起身,抱拳问道:“不知秦某可否同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希望可以待在他的身边,他应该喜欢的是慕容舒清,不然喜欢活泼的商笑也很正常,可是他发现他居然脑中想得最多的是商君。他应该逃离的,离他远远的,可是为什么就是一路想要跟随呢?
“哥,让我去。”她知道,这次与苍月之战,关系到报父母之仇,所以,她一定要去。
夜幕已经降临,月光透过梅树,洒下一片斑驳的碎影,阳光隐去之后,留下的,只是凛冽的北风,融去的雪水,还有那似有还无的残香。慕容舒清坐在梅树之下的一方青石上,商君一去,已经三个时辰了,似乎只有在这寒风傲梅之下,才觉得自己的心平静一些。
商君叹了一口气,严肃地说道:“笑儿,不懂阵,谈何破?你再任性就回山庄去。”她知道笑儿是为她好,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轩辕逸看着慕容舒清翩然远去的身影,她,什么时候才愿意依靠他,愿意把心事说给他听,愿意让他保护?
“我没事。”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挣脱轩辕逸轻拥的双臂,慕容舒清向那棵高大的白梅走去。
慕容舒清随着商君hetushu.com、商笑,进了营帐,一进入帐中,慕容舒清马上上前一步,扶着商君,商君也顺势靠在慕容舒清身上,“君,你怎么了?”
一群人只顾着讪笑,慕容舒清却看见很有趣的一幕,修之那双清润的眼始终不离君,或许春天就快到了。
“主子。”樊峰无声地立于慕容舒清身后。慕容舒清依靠着树干,没有回话,樊峰继续说道:“炎雨回来了,有您要找的人的消息。”
慕容舒清也不认同,“君,这太危险了。”
第二日一早,轩辕逸一行人,商君、商笑、慕容舒清、秦修之分别坐于花厅,昨夜一直不语的轩辕逸起身,开门见山地说道:“商庄主,我也不想再浪费大家的时间,破阵对我军之战至关重要,恳请你出手相助。若是庄主觉得与己无关,那轩辕逸也不再强人所难。”
听她这么说,商笑忍不住叫道:“你也不能不要命啊!”姐姐这几年女扮男装的苦楚她再清楚不过,难道现在还要为了这个连命都不要了!
一双健壮的手臂,将她揽入怀中,他不知道商君和她说了什么,让她恍若有失,他不喜欢她这样一直盯着另一个男人的背影,但是他更担心她这样茫然失措的样子。轻拍着慕容舒清的背,轩辕逸低声问道:“怎么了?”
商君笑着摇摇头,说道:“多谢将军美意,只是阵中不比寻常地方,我只是去查看阵形,独自进入危险反而小些。”她进入,希望尽可能少地触动里面的机关,而以她的武功和对五行阵的了解,要出来应该不是一件难事,若是加上这一队人马,就很难说了。
商君指着地形图,说道:“按照外观看,以山石林木做阵,多为五行阵,一般会让人迷失方向,继而方便敌军分散杀敌。但是据众位将军所言,进入之后毫无声息,没有打斗声,最后却被雪狼叼出来,阵中可能还有阵势,所以,我要亲自进入查看才能想到破阵之法。”其实她要亲自进入也实属无奈,若是上次进入阵中之人有一人生还,可以简述里边的情况,或者他们知道尤霄摆下的阵是叫什么名字,她都可以就此研究破阵之法,可是现在对这阵势毫无所知,她不进去谈何破阵?
商君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一拱手,回道:“我已经大概明白了,还要参详参详如何能破,各位请回吧,明早轩辕将军帐中与各位将军讨论。”
三个时辰,商笑的泪水,在慕容舒清轻拥她的那一刻,就再也控制不住地滑落,她将脸埋进慕容舒清的肩窝,抽泣着低喃道:“舒清姐姐,我好怕。”她就姐姐一个亲人了,要是失去了她,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