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章 求婚之夜(1)

难怪她喜欢在这梅树下看星赏月,透过斑驳的叶子,原来不明亮的星辰在时隐时现中,也显得扑朔迷离起来,伴着淡淡的梅香,确实让人神清气爽。
掩饰不住嘴角的轻扬,慕容舒清继续说道:“可是青莲只可独自一株,和其他娇花放在一起,她会枯萎。”
抓着慕容舒清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前,轩辕逸一副无奈的样子,回道:“区别就是我的自尊心会受创。”他有预感,他的清儿以后还会让他有更多受创的时候。
“什么?”轩辕逸失声叫道,她要说的就是这个?回过神来,轩辕逸哈哈大笑起来,他爱上了一个什么女子,总能让他出乎意料。轻轻挑眉,轩辕逸低低地笑道:“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吧!”
不大的声音却声声地敲打着慕容舒清的心,好吧,今日就说清楚吧,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这是你要给我的答案?”
对上轩辕逸不解的眼神,慕容舒清轻叹道:“你应该知道京城里的传言,说合的那部分是我让人散布的。说散的那部分,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她本不想要这皇家赐婚,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无上荣耀,可对于她来说,反倒是麻烦。但她别无选择。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为这
月光把两人相拥的影子拉得很长,一高一矮,却是比肩而立。
清长m•hetushu•com久地不说话,商君心里很没有底,知道清恼她不爱惜身体,气她逞强好胜,但是她有自己的坚持,也有她必须去的理由。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最终,还是商君低声叫道:“清——”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慕容舒清轻轻地喘着气,连忙摇头,今晚的他,像他又不像他,让她的心狂跳不已。轩辕逸低笑着没有再为难她,原来只是将她轻拥在怀里,就让他觉得安心和满足。
如何让你遇见我
那是我凋零的心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慕容舒清轻笑地回道:“是啊,很别致,人生要路过多少风景,走过多少红花绿树,有多少花需要怜惜?”
觉得耳朵很痒,慕容舒清微微偏头,轩辕逸温暖的气息深深浅浅地喷射在她脸上,她轻轻躲闪着,轻笑着推他,回道:“你可想明白了?你家里有枝幽兰,宫里有朵牡丹。还有……”
一阵风吹来,原来落于掌心的花瓣随风而起,几次旋转之后,悄然地落入泥中。慢慢地收回手,慕容舒清再次倚靠在宽厚的树干上,看着一轮明亮的月,似笑非笑地回道:“谁让这白梅最美丽的时候就是在这天寒地冻的夜里呢?”
慕容舒清靠在他怀里,享受着难得的平静。她对轩辕逸有情,她一直都不否认,只是m.hetushu.com一直不能确定他是否能达到她的要求,便也不敢倾心相对,今天他既然已经迈出了一步,她为何不能勇敢地也迈出一步呢?
阳光下
商君一路跟着她,也不敢说话,就这样在她背后站了很久,直到胸口疼得忍不住咳了起来,慕容舒清才轻叹一声,睁开了眼,转身面对着商君。看着眼前几乎站不住了,却仍是倔犟地在自己身后站了快半个时辰的女子,脸色苍白的她,那双英气的眼里,有歉意,有祈求,有保证,更多的,却是坚持。这样的她,让她说什么好呢?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是。”轩辕逸没有思考,直接脱口而出,他已经思考得够久了。
慎重地开满了花
两个背对着的人,谁也没有回头,商君原来有些僵硬的嘴角,在这一刻微微扬起,她坚定地回道:“好。”说完,她踏着缓慢却愉悦的步子离去,慕容舒清也淡淡地扬起唇角,感受着阳光微薄的暖意。
当你走近
“你马上娶我吧。”慕容舒清微昂着头,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你就那么喜欢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赏梅?”
轩辕逸将慕容舒清拥在胸前,低低地问道:“你是说,是皇上?他见过你?”
请旨?莫不是——
轩辕逸缓缓地将唇移到慕容舒清耳边,一字一句地低喃道:“自此和*图*书一株,不会再有其他。”如果有她陪伴一生一世,足矣。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妻妾成群的人,以前只是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拘泥于此,但是如果是为她,他愿意一生只此一人。
那不是花瓣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出了营帐,慕容舒清便不再随着商君回营,也没有和她再说话,而是独自走到梅树下,不发一语地坐着,背靠着粗糙的树干,眼睛注视着渐渐西斜的落日。阳光淡金色的余晖撒在她身上,没有让她看起来柔和些,反倒是添了几分冷然。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就在商君离开的那一瞬,慕容舒清低低浅浅的声音传来,“君,答应我,活着回来。”
“好别致的一首诗。”那能算是诗句吗?轩辕逸也很疑惑,没有韵脚,格式不拘,但是她那样清清浅浅地低吟,却是那么的唯美,听得人的心都会痛。
以前就觉得这首诗很美,但是也仅仅是欣赏,不能领会,总觉得自己每次念起来,都有些无病呻吟的嫌疑。今夜,看着这些纷飞而下的花瓣,她竟有了丝丝心疼和怜惜,莫不是自己在这古代待久了,也有了多愁善感的毛病。
慕容舒清如他一般,也轻轻挑起秀眉,一副请教的样子,“有区别吗?”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请旨赐婚?”这倒让轩辕逸很惊讶,他是朝廷一品官员,又是东和图书隅的镇国将军,绝对有资格要求皇上赐婚。可是以清儿的习惯,对于这些皇家的繁文缛节她该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再则,她也不会稀罕那些皇家尊贵的名号,今日坚持要赐婚,莫非有何隐情?!
花瓣飘落的那一刻,慕容舒清轻轻吟道:
是我等待的热情
慕容舒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她竟然在这梅树下又睡着了。慕容舒清轻笑着想要伸展一下身体,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厚厚的紫貂披风,怪不得,已是隆冬的夜,她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忽然,轩辕逸双手扶住她的脸颊,让慕容舒清迅速闭了嘴。想要后退的身子却被轩辕逸紧贴着的身体困在树木之间,他慢慢逼近的唇让慕容舒清有些不自觉地颤抖,想要逃开,却又有些期待。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慕容舒清只觉得唇上一热,轩辕逸贴着她的唇,不容退缩地吻上了她,温热的气息有着他的味道,但是却异常的温柔。
慕容舒清拉好身上的披风,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缓缓走到树下,抬头看满树的白梅。在月光的照射下,白梅树闪着柔和的光芒,不时还会有梅瓣被风吹落,片片飞舞凋零,这也许是它在化作春泥之前,最美丽的一次转身。
她还想说什么?难道他的保证还不够?
久久,慕容舒清抬起头来,“我还想说一句话。”和-图-书
罢了罢了!慕容舒清抬起手,阻止她说下去,她不想再听她说服自己的理由。总之,她是去定了,自己再说也是无益,阻止不了她,那就唯有尽全力帮她了。
“我……谢谢。”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这一刻却是无语,她懂她,还要说什么呢?捂住疼痛的胸口,商君慢慢地转身离开。
慕容舒清正要起身,身边传来的低沉而略带调侃的男声,吓了她一跳,就在她刚才倚靠的树干旁,轩辕逸也靠在树干的另一边,仰头看着并不明亮的星星,对于头顶上闪耀着清辉的明月视而不见。
那颤抖的叶
很快,轩辕逸放开了她,抵着她的额头,低沉地问道:“你还想再确定吗?”
掌中强劲而略带急促的心跳,让慕容舒清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收回手,只可惜轩辕逸牢牢地抓着她,不让她后退分毫。耸了耸肩,慕容舒清只好点头笑道:“好吧,那麻烦你尽快请旨赐婚吧。”
“你别说了,我知道劝你也是无用。还有七天,好好休息,我会和修之说借人之事,破阵的人选你就不用担心了。”
慕容舒清话音才落,只感觉到一个黑影闪过,轩辕逸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他高大宽厚的身体,将她困在了她与树干之间。轩辕逸似乎觉得还不够,抵住慕容舒清的额头,小声地说道:“我想怜惜的只是莲心湖里的那一株青莲。”
请你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