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配良缘之陌香

作者:浅绿
天配良缘之陌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2章 重回京城(1)

“我给您带回来了,现在放在屋里。”这两块玉玲珑平时小姐宝贝似的爱护得要命,她当然记得要给她收好了。
慕容舒清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却跟着自己经历了这么多次直面生死的惊险场面,抚上绿倚脖子上淡淡的粉红疤痕,慕容舒清轻轻地问道:“还疼吗?”
想到那对玉玲珑,慕容舒清问道:“他还在霜天别院吗?我有东西要还给他。”
三人在祁府门前闲聊着,似乎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一直站在府门等候的于擅,只得走了过来,拱手向慕容舒清行礼道:“舒清小姐,老爷请您到书房去。”
“回祁家等你的消息。”原来想要送她回慕容家,她死都不肯,硬是跟着他们,直到有了清儿的消息,她才答应回祁家等她。
有这样热情如火,坦率真诚的女子爱着莫残,该是一种幸运吧。他远去孤独的背影,因这抹紧跟其后的艳红,而变得生动起来,薇娜,希望你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明天。
慕容舒清静静地站在一旁,欣赏着外公笔走游龙一般自如地运笔。直到最后一个字利落地完成了,祁钟霖才微笑着说道:“回来了。”
慕容舒清缓缓坐直身子,看着轩辕逸的眼睛,懒懒地说道:“不然你认为一个大家闺秀应该尚未拜堂,就住到夫家去,还是你想连迎亲也省了?我倒是不介意。”这样更好,这个时代的婚俗比现代更麻烦,省了也好,她少了一番折腾。
手心的温暖安抚着绿倚这一个月来的担忧与恐慌,绿倚一个劲儿地点头,将脸埋在慕容舒清怀里,再也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她终于又回到小姐身边了。
外公找她早在预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他也有这么性急的时候,“你们先回叠翠小宿等我吧。”说完向于擅微微回礼,说道,“麻烦老管家带路。”
于擅将慕容舒清带到书房的院门,便离开了。书房的门还是敞开着,右边和*图*书的小平台上,摆放着矮几和围棋,还有一壶沏好的茶。书房的格局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仿佛昨天,她才和外公对弈品茶一般。
莫残难得地轻轻扬起嘴角,虽然只是若有似无的笑容,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很难得了。莫残清冷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苍凉,看了轩辕逸一眼,小声地说道:“你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先祝你们,白头偕老。”显然,他不经常说这样祝福的话,生硬而别扭。
这时,身后一道温婉的女声悠悠地响起,“小姐。”
绿倚一看到慕容舒清的身影,马上迎了上去,拉着她的衣袖,灵动的大眼里,蓄满的泪水,一颗一颗地正往下掉。她一句话也不说,小巧的嘴微微轻颤地瘪着,生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先哇哇大哭起来。
看着苍素瞬间垮下来的脸,慕容舒清心情大好地上了马车,笑道:“走吧。”
走了两天之后,终于在傍晚看到了京城的城门,马车却没有进城,而是在城门边上停了下来,慕容舒清正疑惑着,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自门帘外传来,“清儿。”
轩辕逸皱起了眉,握着慕容舒清的手,不认同地问道:“你要住祁家?”他原本打算直接接她回将军府,毕竟这是玄天成的京城,他再也不放心她一个人了。
“嗯。”
“嗯。”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若是真的不见了,她可不知道怎么和楚吟交代。
薇娜追随莫残的脚步忽然改变了方向,她跑到轩辕逸面前,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就是让慕容舒清心动的男人吗?长得不赖,不过她更喜欢莫残那张酷酷的脸,气势也颇为凛然,但是还是莫残的冷傲更让她心跳加速。鉴定完毕之后,薇娜笑得有些诡异,说道:“这个男人很配你。我祝你们百年好合。告辞。”
虽然三日后成亲在众人看来不免仓促,但是慕容舒清却坚定地点头回道:“好。”
祁钟霖m.hetushu.com离开书桌,拿着墨砚到旁边的水盆里清洗起来。慕容舒清看着他一丝不苟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外公是很喜欢这个墨砚,连清洗也要自己亲力亲为。
慕容舒清坐在马车里,竹帘被她垂放了下来,隔绝了外面好奇窥视的目光。薇娜在莫残和他们汇合之后,就下了马车,与他一起骑马跟在车队后面。现在马车里,就她一个人。慕容舒清懒懒地靠在窗边,叹了一口气,她一向低调,这样的阵势,还是第一次。炎雨、苍素说要不容有失地将她送回京城,两人异常严肃,慕容舒清觉得暂时还是不要挑战他们的神经会比较好。
净水微愕地抬起头,看进慕容舒清了然的眼里,她轻轻点头,回道:“嗯。”
轩辕逸上前一步,扶着慕容舒清的手,将她带下了马车,还未站稳,慕容舒清已经被揽进了温暖而宽厚的怀里。
被拥着有些疼,慕容舒清依然微笑着听着轩辕逸不断地在她耳边低喃着,“三日,三日后,我们马上成亲。”温暖而幸福的感觉让她有些微醺,但是进出城门的百姓好奇窃笑的声音还是让慕容舒清微微挣脱了轩辕逸的怀抱。百姓可能不认识她慕容舒清,但是一定认识这位战功显赫的镇国将军,明天城里各种段子怕要流传一段时间了。
二十个黑衣暗士,骑着高大的纯黑骏马,前后左右簇拥保护着正中央的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驰骋,非常扎眼,每个人都会忍不住猜测,马车里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她没事就好,慕容舒清放心地长舒了一口气。说道:“那现在,回祁家吧。”不知道绿倚有没有帮她把玉玲珑带回来,还好,当时她没有将它们带在身边,不然一定被无名拿走了。
最怕她这种表情的慕容舒清赶快拉起她的手,让她能感受她的温度,安慰道:“绿倚,别哭啊,我好好的,没事。”
“舒清。”莫残冷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慕容舒清www.hetushu.com转身走到他面前,从他说出那句“不被羁绊,渴望自由的灵魂”时,莫残之于她,该是同生共死过的“知己”吧。
话音刚落,轩辕逸高大的身影也挤进了马车里,还好马车够大,轩辕逸的进入,并没有让马车显得拥挤。轩辕逸将慕容舒清拥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柔亮的发丝。
轩辕逸将脸埋进慕容舒清脖间的发丝里,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他需要依靠她温暖的体温和发丝的清香来向自己证实,她真的回到他怀里了。听到她消息的那一刻,他多么希望马上赶到她身边救她,但是他更知道,他要做好完全准备去迎接她。这两天对于他来说,是一场漫长的煎熬。
慕容舒清好笑地摇摇头,这女子还真是率性得让人汗颜。在薇娜飞身上马的那一刻,慕容舒清忽然喊道:“薇娜。”
炎雨和轩辕逸都不明白两个小女子所说的话寓意为何,都莫名其妙地看着苍素忍笑的脸,憋得有些奇怪,其实苍素也忍得很辛苦,谁叫他有幸听了她们那番“水深火热”的对话呢。
薇娜大方地笑道:“没问题。”说完便策马追随莫残去了。
听到慕容舒清的浅笑,祁钟霖睨了她一眼,低头继续认真地清洗墨砚,嘴上却不紧不慢地问道:“目的达到了?”
祁钟霖正在大书桌旁专心地写着什么,像是在练字。慕容舒清信步走了过去,桌面上,宽大的宣纸几乎占据了书桌的一大半,旁边,放着慕容舒清寿宴时所送的墨砚。外公的字,写得苍劲而大气,力透纸背,既沉稳刚毅,也不失潇洒飘逸,难怪世人都传外公不仅是一代名相,也是一个书法大家,只是他的字,千金难求。
轩辕逸再次看向马车,有炎雨和苍素,还有二十暗士守护,她应该是安全的吧。三天,他要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轩辕逸夹紧马腹,战魂狂奔而去。
慕容舒清靠着轩辕逸,问道:“绿倚呢?”虽然知道绿倚没有和图书死,但是今天没有看见她,慕容舒清还是很担心她。
是他。慕容舒清轻轻掀开门帘,果然,车外是轩辕逸略显憔悴却依然刚毅的脸。两人就这样隔空相望着,慕容舒清却笑了,因为那双深沉若海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她。从他眼里,她终于看见了名为爱的东西,或者,她应该谢谢宏冥将她劫走,让她在那双始终浩瀚的眼中,看见了全然的自己。
薇娜疑惑地回头,只见慕容舒清对着她狡黠地一笑,说道:“记得你自己说的话。”
“太好了。”终于,有一对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了。看着净水如花的笑颜,慕容舒清忽然想到答应楚吟的事情,转头问道:“绿倚,我的那两块玉玲珑?”
轩辕逸握着慕容舒清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介意。”她怎么连自己的婚事都这样“不拘小节”啊?
就在莫残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慕容舒清问道:“你要去找楚吟?”
祁钟霖将洗好的砚台放在窗沿边上,故作不解地说道:“这一半,是指你在燕芮做的事情,还是你和轩辕逸的事?”慢慢走到慕容舒清对面坐下,祁钟霖意犹未尽地笑问道:“或者,还有一个……玄天成?”
看她又是哭又是笑的样子,慕容舒清轻笑着摇摇头,帮她轻轻擦干脸上的泪痕。
好在这时,炎雨的声音适时地从窗外传来,说道:“主子,到了。”
莫残点了一下头,再看了慕容舒清一眼,留下一句“告辞”,便大步而去。
慕容舒清回头,只见一个袅娜的丽人站在自己面前,细看之下,是——净水。现在她脸上暗红的胎记已经消退了不少,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不仔细看,并不明显。原本就秀气婉约的净水,增添了自信的光彩后,气质更为出众了。慕容舒清赞扬道:“净水漂亮了很多。”楚吟的医术,果然高超卓绝。
看她依然朴素但质料上乘的长裙,慕容舒清笑问道:“准备成亲了吧?”希望祁睿的表现不会和图书让人失望。
慕容舒清待马蹄声远去,气息平缓之后,才掀开门帘,还没落地站稳,就迎来两张梨花带雨的俏脸。
轩辕逸叹了一口气,在慕容舒清以为他会放开自己的时候,轩辕逸却一个俯身,给了她一记深吻。热烈而霸道的气息,让慕容舒清有些微醺,轩辕逸轻轻拍了一下慕容舒清的脸,笑道:“好好休息,明日我来找你。”便闪身出了马车。
慕容舒清回头就看见苍素要笑不笑的脸,轻轻挑眉,慢慢走到他面前,用力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小声地说道:“你也想试试这种有趣的生活吗?”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问。慕容舒清走到矮几前坐下,为祁钟霖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热茶,才模棱两可地回道:“一半而已。”
绿倚从慕容舒清怀里抬起头来,可能是将恐惧与忧愁都发泄出来了,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嘴角却已经轻轻扬起,她傻傻地回道:“不疼了。”
“嗯,有些事情,我想要问清楚。”这两个月来,他忽然发现了一些事情,让他想要知道,那个给予他生命的女人到底是谁?
慕容舒清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一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让轩辕逸无奈地垂下头,靠在慕容舒清的肩膀上叹气,他挫败的样子取悦了慕容舒清,她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轩辕逸却忽然抬起头,双手捧着慕容舒清的脸,两个人的鼻尖紧紧贴着,彼此的呼吸仿佛交融在一起一般,有些混浊,更多的,是深深的暧昧,仿佛呼吸稍微用力一些,唇都能碰在一起。
慕容舒清的夸奖,让净水不好意思地微红了脸。她心里对小姐有着满满的感激,若不是小姐,就不会有现在的她。
慕容舒清能让他安定平静,也许,这就是她一直吸引着他的原因吧。只是,他是一个不懂得爱的人,不会爱自己,更不会爱别人,所以,慕容舒清还是不属于他的好。对于他来说,漂泊孤寂才应该是他形影不离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