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动乾坤

作者: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九章 手段尽施

咚咚!
一个近乎真空般的掌印,自那修长白皙手掌之下爆轰而下,掌印中,并没有任何磅礴的能量波动,但那之中,却是蕴含着一种极为古老的气息。
“你疯了,你知道那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么?”
林动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迹,眉头微皱地望着那场中荡漾的可怕力量波动,脸色倒是凝重了许多,显然是没想到林琅天竟然这么难缠……
“吼!”
磅礴黑芒疯狂地在林琅天身后凝聚,竟隐隐间,也是化为了一道黑暗之虚影,那虚影之中,有着无尽凄厉之声响彻而起,仿若万魔咆哮。
“轰!”
漫天的元力,在那一掌之下,尽数地爆炸而开,一股股可怕的气浪席卷开来,最后重重地轰击在周遭那巨大的光罩之上,直接是将光罩震得爆发出一圈圈剧烈的涟漪。
而在另外一边,林琅天也是有些踉跄地站起身来,披头散发,他看上去远比林动狼狈,先前两人的那一次硬碰,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稍逊了一筹,而且在受到波及时,林动虽然也是吐了一口血,但显然并不算什么大碍,后者那肉体,似乎远比他更为强悍。
一道道目光,皆是汇聚在那光罩之内,那里,疯狂肆虐的力量风暴,也是在扩散间,犹如鞭子一般,重重地扇在了无处可躲的和*图*书林动以及林琅天身体之上。
两道人影略显狼狈的倒飞而出,最后狠狠地撞在光罩之上,当即两人皆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然都是被反震之力震出了一些伤势。
黑暗之掌破空而出,也并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是带着那滔天黑芒,迎风而上,正正地轰向那真空掌印。
那刘通显然也是注视到了这边,见到这一幕,没有不由得一皱,若是让两个小辈的交手就震破了他所设下的防御,这也太损他的面子,当即袖袍一挥,磅礴的元力便是灌注进入光罩之中,光罩顿时变得璀璨明亮,固若金汤。
在他这一掌之下,他的体内,似乎是隐隐间有着一道惨嚎之声传出,而后其十指如刀,在胸膛前抓出深深的血痕,鲜血流淌而出,竟是在其面前凝聚而起。
轰隆!
此时林琅天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一双眼睛,不断地变幻着神采,时而挣扎,时而狰狞……
黑暗虚影在林琅天身后成形,而后在林琅天那低沉的吼声中,竟也是有着一只黑暗而干枯的手掌,自其中破空而出。
“桀桀,我说过,这一次,我一定要杀了他!”
林琅天头发披散下来,双目却是一片猩红,他身体微微地颤抖着,有着极为嘶哑的声音,从其嘴中传出。
和*图*书“哈哈,林动,你与我斗了这么多年,不过笑到最后的人,依然是我,你始终会被我踩在脚下,犹如当年!”
咚!
那丝气息,犹如自远古破空而来,古老而深邃,仅仅只是一丝气息,但却有着撼天动地之力。
“这小子极其诡异,体内必有诸多秘密,就算把我的力量都给你,恐怕也无法斩杀于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等我脱离元神之体,要杀他,易如反掌!”而在林琅天的心中,一道惊怒的声音也是响起,正是那一道神秘元神。
“不杀了林动,你就永远别想彻底占据我的身体,把你的力量全部给我!”林琅天手掌狠狠地抓在脑袋上,撕出道道血痕,他一脸的疯狂,在心中猛地低吼起来。
真空掌印尚还为落地,那下方的元力战台,已经是出现了一个约摸十数丈的深深掌印,在那掌印边缘,还能够见到疯狂闪烁的元力波动。
两道掌印自天地中一上一下,彼此声势惊天,下一刹那,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陡然紧缩的瞳孔中,狠狠地相撞。
“桀桀,不就是需要祭祀你的一些元神么?没关系,等解决林动后,你就能占据主导,彻底的拥有我的身躯,元神的损失迟早能够恢复!”林琅天怪笑道。
砰!
林琅天如今也是丝毫和_图_书不惧他体内那道元神,当即森然一笑,双手一合,陡然变幻印法,而后一掌反拍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嗤嗤!
无形的空气,也是在此刻被疯狂的压缩着,隐约间,能够看见那光罩之内尽数逃散的空气。
黑暗手掌之上,萦绕着一圈圈黑色的光芒,看上去极端的诡异。
而在林琅天咆哮间,其身后的蠕动的黑芒也是逐渐地凝固,片刻后,黑雾消散,一只脚掌,从中缓缓地踏出,最后带着滔天煞气,犹如那从远古而来的魔王一般,出现在了这千年之后……
撞击的那一霎,仿佛这一片天地都是陡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是能够看见,一股股天地元力,在此刻疯狂的从林动与林琅天所在的战场之中逃逸而出,那番模样,仿佛那里的波动,连天地元力都是能够生生湮灭而去一般。
寂静仅仅持续了一瞬间,然后一股可怕得无法形容的力量风暴,便是自那光罩之中席卷开来,顿时间,那由元门执事刘通亲自所布下的光罩,直接是爆发出刺耳的吱吱之声,光罩疯狂地蠕动着,仿佛有些承受不住那种力量冲击。
“林动,你真以为只有你能召唤出武学之灵不成?!”
此时此刻,黑芒漫天,遮天蔽日,犹如末日来临。
林琅天抬头,冲着远处眉头紧皱的林www.hetushu.com动森森一笑,笑容让人毛骨悚然,而后他猛地一声低喝,面前那团蕴含着金光的血液便是飞掠而出,最后射进了身后那道暗黑之影中。
“那林动所施展的大荒囚天手,应该是那位远古大荒帝所留,啧啧,都是名头不弱的远古强者啊,也不知道这等武学之灵交锋,究竟是谁能够更甚一筹。”
“你!”那道元神的声音,似是有些动怒。
“以元神祭祀,彻底的将武学之灵之中的那道远古气息凝实么……”
“你已与我融合,现在我占据主导,就不用再说废话了,反正事成之后,你想要的都能拿到,我现在不想别的,只想杀了林动那个贱种!”
“竟然是元神祭祀!”
不过如今这林琅天也的确并非是以前,面对着那种庞大的压力,他的双眼反而是涌上一种狞然杀意,旋即其双手猛然结印,喉咙间,传出一道不似人类般的低沉之吼。
“异魔鉴,聚武灵!”
“我……要杀了你……”
轰隆隆!
随着那道血液的射入,那道虚幻的暗黑之影,顿时疯狂的蠕动起来,黑雾缭绕,隐约间,有着一种极端可怕的波动传荡而开。
林琅天眼神狰狞,旋即嘴角泛起一抹残忍之意:“你不是说异魔鉴有最后的杀招么?我要使用那个!”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hetushu.com
修长白皙的手掌遥遥的隔空轻扇而下,看似轻柔的举动,却是有着搅动天地的可怕之力。
“元神祭祀!”
殷红的鲜血在林琅天面前汇聚,隐隐间,在那血液之中,仿佛是能够看见一些金光涌动,一种极为奇异的波动,从中传开。
林琅天仰天咆哮,披头散发止样,状若厉鬼,极为的可怖。
那原本弥漫了天空的黑光,也是在此刻被那真空掌印生生的压缩到了林琅天周身数丈范围,那种庞大的压力,令得林琅天浑身的骨骼,都是发出了嘎吱般的声响。
滔天般的黑芒,在此刻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再度从林琅天体内成环形般的喷涌而出,黑芒涌动,死死的抵御着那种从天而降的庞大压力。
林琅天盯着面前的血液,嘴角的残忍之色愈发浓郁,旋即他手印急速变幻,黑芒从其体内散发而开,竟是再度在其身后,形成了一道暗黑之影。
嘭!
天空上,那些超级宗派的强者往这一幕,面色皆是猛然变幻,旋即一个个目光凝重起来。
轰隆隆!
啊!
“异魔鉴……莫非是远古时代那位凶名赫赫的异魔老人所留的武学么?”天空上光椅处,道宗那位老人有些惊讶地望着这一幕,喃喃道。
“果然是元神的波动……”道宗老人望着那血液之中漂浮的金光,眼神也是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