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动乾坤

作者: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八章 恩怨

“元苍,只是一场宗派大赛,可没必要一定要这样吧?”辰傀皱了皱眉头,望着远处天空上的元苍,沉声道。
这里距离那离开异魔域的传送阵已是不远,所以基本说起来,算是宗派大赛的最末尾时段,但很多人都知道,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场。
辰傀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他见过林动与雷千的交手,那实力的确不弱,但这与元苍相比,却依然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所以,对于应笑笑他们的信心,他略微有些不太理解,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此时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所有的道宗弟子,眼中都是在此刻,涌上一抹疯狂的炽热,异常低沉的低吼声,整齐响彻。
应笑笑微微点头,而后她抬头,目光泛着冰寒地锁定着小灵王灵真,道:“那灵真,我来阻拦。”
“壮我道宗!”
“手下败将,也敢叫嚣,看来上次侥幸逃了小命,让你信心膨胀了不少啊?”雷千盯着王阎,狞笑道。
声音落下,他的目光再度看向元苍,摊了摊手,道:“这样看来,那就是没什么好谈的了。”
“那雷千我来对付吧。”王阎手掌握上黑色重剑剑柄,声音低沉地道。
灵真闻言,唇角的冰寒笑容愈发浓郁,他已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道宗的这些弟子等会那惊慌绝望般的脸色了。
周通和*图*书之死,同样也是激起了道宗的愤怒,那时候的周通,在道宗弟子心中无疑是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因此,在其被元门掌教斩杀的消息传回之后,道宗弟子彻底暴动,宗门之中要为其复仇的呼声愈发高涨,那时候的元门与道宗,已是处于开战的边缘。
这些时间,王阎与应笑笑皆是将那“生玄丹”给炼化,体内也是有着稀薄的生气诞生,这令得他们也是触摸到了生玄境的门槛,实力比起之前,倒是强上了不少。
小灵王灵真手中折扇轻摆,嘴角噙着冰寒笑容地望着道宗弟子,然后望向元苍,问道。
元门作为东玄域最为强大的超级宗派,行事做派,自然是有些霸道,这一点,其余的超级宗派即便是有所不满,但也没办法,毕竟元门实力的确强横,三大掌教巨头,在这东玄域,更是威名赫赫。
“请壮我道宗!”
周围天地间的众人望着这一幕,心头也是微跳了一下,他们知道,元门要动手了。
“多谢辰傀兄了。”应笑笑闻言,有些感激,这个时候林动不在,也就只能依靠辰傀才能够阻拦元苍了。
当年的事情起末,旁人并不知道太多,他们只知道,自从道宗出了一位周通之后,那一届的年轻一辈之中,所有的声望,似乎都是累积在了他的头上,甚至于连那http://m.hetushu.com一届元门的三小王,都是接连在周通手中吃瘪,而那一届的宗派大赛,元门弟子,更是灰头土脸,三小王,在周通手中,一人死,一人伤,一人逃……
“这里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异魔域,林动应该也是收到了,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些时间,他便是能够赶过来。”
“原来是实力精进了一些,不过这点稀薄生气,还没资格让你在我面前耍横!”雷千显然也是察觉到王阎实力变强了不少,但却依然是冷笑的嘲讽道。
“辰傀师兄,你跟他废这般话干什么?交出林动哥,那我干脆把你交出去算了!”青檀白了辰傀一眼,道。
“哼,给脸不要脸,应笑笑,你应该清楚彻底动手你们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你确定要为了一个林动这样做?”雷千冷笑道。
然而,一些刻骨的仇恨,并不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反而会越发的深入人心,因此,元门与道宗的大战虽然并没有爆发,但双方的关系,却已是相当的恶化,而这也是导致在后面的那些宗派大赛之中,每一次双方的碰面,都不会以和平收场,例如上一届的宗派大赛,元门弟子,更是在道宗主动选择认输的情况下,依旧出手,围杀了当时的天殿大师姐,也就是王阎的亲姐姐。
应笑笑脸颊泛着寒气地望着和*图*书眼前的情况,玉手缓缓紧握,她知道,这种时候,所谓的和平渡过,已是不可能,双方之间,大战在所难免。
“呼。”
而在那之后,似乎又是发生了一些事,突然有着震撼性的消息传出,道宗弟子周通,一人独闯元门,怒斩元门三大长老,将那元门掀得天翻地覆,最后直接是逼得元门掌教拉下脸面出手,这才将其斩杀。
“诸位师兄弟……”
东玄域八大超级宗派,互相之间都是有着竞争,彼此间也算是对手,但一般说来,都还有些克制,除了元门与道宗。
“你来试试!”王阎满脸的煞气,磅礴元力自其体内弥漫而出,那种程度,竟是远超了寻常的九元涅槃境顶峰的强者,隐隐间,仿佛是有着一丝极为淡薄的生气掺杂在其中。
而道宗的实力,虽说比起元门差上一些,但身为八大超级宗派之一,他们的底蕴自然也并不弱,双方之间,恩怨一直有,不过真正的扩大化,还是因为百年之前道宗所出现的那位名为周通的妖孽天才。
元苍淡漠一笑,而后三人缓步踏出,顿时有着雄浑元力涌动出来,这一刹那,仿佛连此处的天地元力,都是隐隐的变得沸腾起来。
“现在怎么说?”
“不过既然你辰傀都说话了,我倒也是不能不给你一点面子,只要他们愿意把林动交出来任由hetushu.com我们处置,我绝不会对他们出手,如何?”
所有人都很清楚,两个超级宗派开战,那将会是何等的惨烈……
“呵呵,我倒也并不想如此,但却禁不住一些人的不断挑衅,若是不动用点手段,或许别人都以为我元门是谁都能够欺负的。”元苍淡笑道。
应欢欢与青叶皆是重重点头,前者时玉手探出,赤红色的天凰琴便是闪现而出。
辰傀深吐了一口气,然后视线盯着元苍,上前一步:“那元苍,由我来拦住吧。”
这片地域的半空以及山峰上,有着无数不属于元门以及道宗的人马,他们望着远处碎石之地中那种熟悉的对峙,皆是一声暗叹,看来这一届的宗派大赛,也注定不会平静,只是不知道这一次,道宗是否还会像以往的那般狼狈……
“什么怎么说,既然不肯交人,那便怪不得我们心狠手辣了。”元苍淡淡地道,在说着话时,他眼中有着浓浓的杀意涌动着,这一次的宗派大赛,他们屡次在林动手中吃亏,甚至在那焚天古藏之中,原本就要到手的纯元之宝,也是因为林动的捣乱出了变故,最后如果不是他们跑得快的话,恐怕就被那赤袍人给宰了。
辰傀无奈苦笑,道:“又不是我说要交出林动兄弟的。”
淡淡的煞气,在这片辽阔的碎石之地上空蔓延开来,这一刻,空气仿佛都有些凝固和-图-书……
“你算什么玩意?想要我道宗付出代价,我就不信,你们能好到哪里去!”王阎眼神阴寒,喝道。
“既然如此……那便动手吧。”
……
漫天视线汇聚下,道宗的弟子,面色也是相当不善地盯着远处的元门的人马,眼中有着浓浓的恨意。
不过最终大战并没有爆发,在道宗掌教应玄子以及一些高层的压制下,这件事情,终归是平息了下来。
这些恩怨仇恨,便是这般一次次的累积,直到现在……
那一次的宗派大赛,恐怕是道宗弟子最为扬眉吐气的一次,虽然他们也是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毕竟元门的损失,显然是不值一提。
这种亏,对于心气高傲的元苍来说,显然是艰难忍受的,而且以往的宗派大赛,哪次道宗不是被他们打得毫无脾气,若是这次出了意外,恐怕连他在元门弟子之中的声望都会受损。
应笑笑缓缓地吸进一口仿佛因为此处那紧绷的气氛而有些冰凉的空气,视线转过,从所有道宗弟子脸庞上扫过。
这件事,无疑是在当时的东玄域掀起了滔天骇浪,所有人都为周通的剽悍而感到目瞪口呆,这人究竟得凶横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单枪匹马杀进元门总部的惊天之事啊?
“欢欢,青叶,你们带领道宗弟子,拦住其余的元门弟子!”
“你做梦!”应欢欢俏脸顿时被寒霜笼罩,冷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