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动乾坤

作者: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九十七章 重伤

“也不知道……究竟解决掉没……”
“你太冒险了。”岩出声道,林动先前的虚张声势若是被邪骨老人发觉,他反而会陷入不利的境况。
林动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嘲讽地笑道,先前他喷出来的,只不过是普通鲜血罢了,他所为的,只是打算将这邪骨老人惊退罢了,但林动没想到的是,这老鬼竟然怕到那种程度,自己把自己的一条手臂给自爆,以此来撕裂鼎内空间。
“那是……”
血红色的火焰,犹如层层火浪,在天空上滚滚的蔓延开来,那种近乎毁灭般的波动,直接是导致鼎内空间变得极为的扭曲与不稳定起来。
林动抿了抿嘴,刚欲说话,神色突然一变,只见得天空上,那席卷而开的血色火焰开始消退,那种恐怖的波动,也是逐渐地减弱下来。
这邪骨老人是去追杀林动的,难道这伤,是林动造成的??
类似今天这种场景若是能够晚来个两三年,古硕倒是相信林动有着抗衡邪骨老人的资本,但现在……却是太早了一些。
林动面色苍白的抬头,目光紧紧地望着那血红的火焰,这是他最后的手段,先前一击,他已经没办法再施展出来第二次,所以,若是这依然解决不了邪骨老人,那倒霉的就该是他了……
而就在邪骨老人拼了一条手臂逃出焚天http://www.hetushu.com鼎时,林动也是再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面前的炎神古牌光芒迅速黯淡,最后无力的掉落了下来。
“不过他的情况,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岩接着说道。
“林动,别冲动,虽然他现在是强弩之末,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若是被他发现你那种攻击只能施展一次,他必定会拼死杀你!”林动话语刚落,岩的声音,便是立即在其心中响起。
闻言,林动面色顿时剧变,体内仅剩不多的元力也是急忙运转起来,随时打算退出焚天鼎,若实在不行的话,今日他或许也就只能先舍弃焚天鼎跑路了……
古硕叹了一声,心中分外的惋惜,如此一颗好苗子,难道就要这样的毁在邪骨老人手中了么……
这算是一种致命的伤势。
噗嗤。
“半步死玄境……真是难对付啊……”
“嘿,老杂毛,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待得我把焚天鼎焚天门炼制出来,必收了你这老杂毛老命!”林动森然一笑,旋即身形一动,借助着最后的力量,迅速地对着相反的方向暴掠而去。
做完这些,他视线方才看向西北方向,那海面上,有着一条鲜血痕迹,显然那是先前邪骨老人亡命逃窜时所留。
“没死就是个大麻烦。”林动咬了和_图_书咬牙,类似邪骨老人这种实力的强者,要解决的话就必须彻彻底底解决,不然后患不小。
而随着林动的离去,这片海域也是迅速地安静下来,恐怕谁都想不到,先前在这里,却是发生了一场相当惊人的大战。
遥远处的天空,尖锐的破风之声响彻而起,然后一道血光疯狂的掠来,而在血光掠来的同时,一道道凄凉痛苦的尖啸声,却是不断地传出。
“你给老夫记着,待得老夫伤势好了,必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林动望着眼前这番模样的邪骨老人,一时间也是有点目瞪口呆,那一箭的威力,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么,竟然将一名半步死玄境的强者,伤成了这幅模样……
尖啸声传至武会岛,立即便是引来不少强者的注意,当即一道道目光皆是泛着一些错愕地望着那掠来的血光。
听得此话,古梦琪俏脸顿时一白,玉手忍不住地紧握起来。
邪骨老人血红着眼望着下方的林动,状若疯狂,如果不是体内传出的剧痛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智,他实在是无法相信,他竟然会被一名生玄境小成的后辈,伤到这种程度……
“还没解决……”而在林动喃喃自语时,岩的声音,突然在其心中响起。
林动喃喃道,此次如果不是有着炎神古牌在手,他根本不可能会选择与邪和图书骨老人正面对抗,顶多只会迂回暂避锋芒,待得以后实力强大起来再来找回场子。
凄厉的尖啸声,自邪骨老人嘴中传出,旋即他猛地一咬牙,那左臂竟是爆炸开来,一道惊人的血光射出,生生的撕裂开了这鼎内空间,而后身形一动,便是狼狈得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冲出了焚天鼎。
林动望着那消退的火焰,手掌却是紧紧握了起来,手心处,有着汗水冒出来。
“我实力不及他,强行支撑不了太久,只能用狠手段吓走他。”林动摇了摇头,道。
那道身影,浑身焦黑,左手与右脚,竟皆是消失不见,鲜血如同喷泉般从断肢处涌出来,浑身上下,皮开肉绽,那满布身体的伤痕,异常的恐怖。
古梦琪站在古家庭院,一对美眸,却是望着之前林动离开的方向,眸子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
武会岛。
古梦琪与古硕也是呆滞地望着天空上的那道断了双臂一腿的血色人影,好半晌之后方才逐渐地回过神来,缓缓偏头,有些艰难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也是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抹难掩的震骇。
“嗯?”
心中这般想着,古硕心头突然一动,豁然抬头,目光望向远处的天空,沉声道:“邪骨老人回来了。”
在林动的注视下,天空上的血色火焰迅速地消失,下一霎,其和*图*书眼瞳猛然一缩,只见得在那火焰消退处,一道身影,也是出现在了其视线中。
邪骨老人见到这一幕,眼瞳顿时紧缩,眼中的恐惧疯狂地涌出来,他显然已是怕极,只要先前那种攻击再来一次,他今天必定会彻底的栽在这里。
……
古硕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他搓了搓发麻的老脸,视线望着西北方向,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林动会主动离开武会岛了……
嗤!
而在林动因为邪骨老人这伤势目瞪口呆时,后者也是猛地仰天尖啸,啸声之中充斥着一种恐惧与浓浓的痛苦。
林动闻言,目光一闪,不过他不仅未曾罢手,反而一拍胸口,又是一口精血喷了出来,然后落至面前的炎神古牌之上。
血光最终出现在了武会岛上空,而当血光散去时,一位满身鲜血,仅仅只有着一只独脚支撑着身体的人影,便是这般带着一点惊悚味道地出现在了那武会岛上无数道目光之中。
看来,从始至终,他们都是小觑了这个年轻人啊……
“小畜生!”
“啊!”
他能够感觉到邪骨老人此时那极端萎靡的气息,显然,后者的伤势,达到了一种相当恐怖的程度。
“那个家伙,让他在暂时的留在武会岛也不肯,这样乱来……简直……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古梦琪银牙轻咬,忍不住地有些薄怒地道。hetushu.com
“你能把他逼成这样已是很了不得了,想要彻底抹杀,就现在而言,难度太大。”岩淡淡地道。
林动点头,将炎神古牌收好,心神一动,便是自焚天鼎中退出,嘴巴一张,将焚天鼎也是收入体内。
“小畜生,你竟敢把老夫伤成这样!”
“那邪骨老人还未归来,想来林动应该没什么事。”在古梦琪身后,古硕出言安慰道。
唰!
轰!
林动抬头,漫天的血红火焰在他脸庞上渲染出一层光弧,那苍白的脸上,分明是有着难掩的紧张。
古梦琪闻言,只是苦笑一声,林动的体内,有着邪骨老人所种下的骨印,他必定逃不掉追杀,而一旦他被邪骨老人追上,以两人之间那庞大的实力差距,那结果不言而喻……
林动嘴角咧了咧,旋即眼中猛地有着杀意涌出来,他抬头冲着邪骨老人狰狞一笑,道:“老杂毛,小爷不仅把你伤成这样,今天还要把你给宰了!”
可怕的伤势。
整座武会岛,仿佛都是在此刻突然凝固,所有人的神情,都是诡异的僵硬下来,他们呆呆地望着天空上的那几乎变成人棍的血影,神色犹如呆滞。
“邪骨老人?”
“这怕死的老杂毛。”
而且那大战结果,也是让人相当的目瞪口呆。
“什么?”
“赶紧离开吧,你现在极为的虚弱,必须找地方休养伤势。”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