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动乾坤

作者: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手段

“你!”
那两位太长老见状,最终也是一声长叹,将那黑暗圣符吞进了体内。
两人面色惊悸,急忙要催动咒纹,但随着一道细微的咔嚓之声,那一道道符文便是尽数地消散而去,而在咒纹消散的刹那,他们立即便是感觉到,他们失去了对镰灵的操控权。
“这个小子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路,不仅本身实力恐怖,竟然还有着这么厉害的傀儡!”太长老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不安,今日的事情,恐怕真没那么容易了结掉。
“两位太长老,你们私藏镰灵,如今可是知罪?!”
他是真有些恼了,虽然他明白以青檀想要坐稳这黑暗殿主之位,这些手段在所难免,但以大哥的身份来看,他却并不喜欢那个娇憨可爱的小丫头拥有着如此可怕的心机,因为有时候,玩弄手段,又何尝不是对自身的一种侵蚀?
场中局势变幻之快,让人目不暇接,谁能想到,之前还咄咄逼人的长老团,却是如此迅速地溃败下来。
那些长老闻言,面色皆是一变,他们对这黑暗圣符可并不陌生,若一旦吞服,他们的性命便是彻底掌握在了青檀的手中,稍有反抗,恐怕便是得尸骨无存。
岩手掌一招,那黑色珠子便是落到他手中,然后抛向林动:“将镰灵放在黑暗圣镰中,这样才能让它逐渐地恢复。”
这手段……真厉害啊。
“扑通!”
“怎么会这样……”
“天地大战,这黑暗圣镰受创最重,当年黑暗之主手持此镰曾与异魔皇交过手,但最终她却是惨败,而黑暗圣镰的镰灵也是在那时候被异魔皇抹杀,从而导致黑暗圣镰威力不再。”岩缓缓地道。
“现在只能期盼镰灵能够对付那林动了……”
“不对?”
祭坛之上,青檀小手紧握着黑暗圣镰,那俏脸却是变得冰寒下来,她手中镰刀轻挥,一道黑芒掠过,只见得半空中那座祖碑先是缓缓地消散而去,而随着祖碑的消散,那种对她体内黑暗祖符的m.hetushu.com压制也是彻彻底底地散去,整片天空,都是在此时再度地缓缓黑暗下来。
听得青檀那冰冷之声,那两位太长老身体也是一颤,刚欲说话,却是见到天空上的林动缓缓地落下,而后不远处那手持黑色长刀的恐怖傀儡也是飘然而至,手中黑刀,闪烁着令他们心寒的光芒。
青檀见到林动面无表情地掠回,她对林动的性子几乎都是了解到了骨子里,自然是清楚此时后者在想什么,当即小手轻挥,将那些黑暗裁判所的强者尽数地遣退下去,仅仅只留下那两名低垂着头的黑袍老者。
镰灵空洞的目光看着岩,那没丝毫波动的眼中似是泛起了一些涟漪。
岩闪现而出,他目光看了一眼前方那眼神有些空洞的镰灵,却是摇了摇头,有些嘘唏地道:“没想到如今的你,竟是会变成这样,不过这总比烟消云散来得好,给你足够的时间,总归能够彻底恢复的。”
他们两人这话一出,那长老团处,众多长老立即便是跪了下来:“殿主,我等也是受大长老要挟,还望殿主从轻发落!”
大长老面色一变,刚欲暴喝,却是感觉到周围众多长老目光不善,还不待他反抗,他们已是齐齐出手,磅礴元力,将其压制得动弹不得。
林动听得眼神微微一凝,那黑暗之主竟然如此凶悍?竟然敢去与那异魔皇交手,这从那娇滴滴的表面上,倒还真是看不出来。
“哼,这小子难道想要凭借这东西来对付镰灵么?真是不自量力。”两人一声冷哼,眼中却是有着一抹讥讽掠过。
青檀小嘴轻撅了撅,然后她抱着林动,把小脸埋在他怀中,柔弱的香肩轻轻抖动着,接着有着委屈的哽咽声音传出来:“我也不想带着那些面具啊,可是……你都不在了,都不管我了……只要能为你报仇,就算变成你不喜欢的模样,我也无所谓的。”
此时这片黑暗广场无数道目光同样是汇聚在天空那两道光影上,和*图*书谁都看得出来,那道镰灵就已经是两位太长老最后的手段,若是这般手段再失效的话,恐怕这些反对青檀的长老,就得倒大霉了。
而随着那道温和白芒的射进,镰灵的身体突然微微地颤抖起来,道道白芒自其体内暴射出来,在这些白芒涌动间,只见得镰灵的胸口处,有着一道道黑色的纹路浮现出来。
这些黑色光纹,在那温和白芒的照耀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融而去,那两位太长老的面色则是在此时剧变下来,因为那黑纹正是他们用来操控镰灵的咒文,但眼下,竟是直接被逼出了镰灵身体之中。
“诸位长老,今日你们逼宫已是死罪,但念在你们对本殿有功的份上,暂饶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是我黑暗之殿的黑暗圣符,想要保下一条命,那便将其服下。”青檀冷冽的声音,在广场之上响彻着。
“我等不敢!”
在天空上的林动与岩交谈间,那下方的太长老二人,却是面色有些变幻地望着矗立在青檀面前的那吞噬天尸,从后者身体上,他们感觉到一种极端危险的波动。
林动听得岩这话也是陡然间愣了愣,旋即暗感好笑,自从岩苏醒以来,这家伙一直都是缩在他体内,至于正面战斗的什么事情,基本上极少主动出手,类似今儿这一遭,还真是头一次。
“将其送入黑暗裁判所,以殿规处置!”青檀道。
青檀见状,这才微微点头,那冷冽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唯一一位没有获得黑暗圣符的大长老,冷声道:“至于这罪魁祸首,却是死罪难逃,诸位长老,还不将其擒下?”
林动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屈指一弹,那黑色珠子便是掠向青檀:“接着。”
“殿主,此次的事情牵扯太大,若是尽数责罚的话,恐怕对我黑暗之殿大为不利。”那两名黑袍老者见到这一幕,低声说道。
那大长老闻言,面色顿时铁青下来,身体因为恐惧不断地颤抖起来。
两人心中一声暗叹,然后抬起hetushu.com头,眼神却是突然一凝:“那是?”
青檀眸子扫过那些犹豫的长老,淡淡地道:“怎么?看这模样,似乎诸位长老依旧心有反意啊?”
整片广场都是在此时骚动起来,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什么他们都很清楚,这些长老团的逼宫,显然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林动闻言,这才微微点头:“既然如此,那这东西,便交给你了。”
在他们目光所望处,只见得林动身体之上突然有着淡淡的白芒涌出来,而后白芒在其身前凝聚,也是化为了一道光影。
“糟了!”
而此时广场中的那些长老团的长老,则是面色煞白地望着这一幕,特别是那大长老,身体都是忍不住地颤抖起来,步伐踉跄地退后了两步。
那道光影倒是与镰灵有些相似,不过却并未在其身体上感觉到类似镰灵的那种恐怖波动,这才令得他们微微放心。
“你行吗?”林动在心中有点怀疑地问道,眼前这镰灵实力强横,足以和渡过一次轮回劫的轮回强者媲美,就连他想要将其解决也是极感棘手,如今的岩虽然恢复了许多,但貌似也没这等战斗力吧?
那些来自北玄域的各方首领,也是心中暗叹,看向祭坛之上的那道倩影的目光,充满着敬畏,从此以后,她显然将会是黑暗之殿真正的殿主!
两人面色瞬间煞白下来,目光骇然地望着岩,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后者怎么会如此容易地便是将他们的咒纹破解,那种能力,就算是那些渡过了轮回劫的巅峰强者都无法办到啊!
天空上,林动却是面色平静地望着青檀将这残局完美收拾,但其眼中却不见丝毫的喜悦,反而是面无表情地收起吞噬天尸,然后落至那祭坛之上。
“只要你们日后对本殿忠心耿耿,本殿自然不会对你们动手,而这黑暗圣符也完全无用,本殿也犯不着平白地削弱我殿的实力……”
“没什么好奇怪的,在主人所炼制的这些超级神物中,我排首位,自然是有着压制它hetushu.com们的手段。”岩笑了笑,虽说他一直未曾展现过太过惊人的手段,但不论如何,他都是远古神物榜上排名第二的超级存在,小觑它的话,恐怕就只能是自己愚蠢了。
这话一出,那大长老眼中顿时涌现绝望之色,那些长老身体也是一颤,进了黑暗裁判所,那可真是连死都是一种奢侈了,这个时候他们方才有些庆幸,还好先前表态得快。
下方的两位太长老见状,眼神却是微微一变,手印急急变幻,便要操控镰灵出手。
广场上,那些各方首领见到这一幕,心中皆是有些震动,算是真正地领略了一次这新任殿主的手段,短短数招下来,不仅保存了黑暗之殿的实力,而且还将力量尽数地控制在手中,最后这番狠辣手段,更是将那些心存侥幸的长老震慑一番,想来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犯今日之事。
两位太长老面色变幻,那股浓浓的死亡之感涌上心头,终是让得他们眼中掠过一抹恐惧之色,而后挣扎了片刻,终是颤颤巍巍地道:“今日是之事,实乃老夫二人被蒙蔽心智,还望殿主从轻发落!”
“你?”
岩手印变幻,道道光印落到镰灵身体之上,而后他的身体爆发出璀璨光芒,光芒凝聚间,最后便是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再度化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青檀微微点头,旋即其小手一挥,只见得数十道黑色光符闪现而出,最后掠过长空出现在那两位太长老以及众多长老面前,符文之上,有着浓郁的黑芒闪烁。
青檀见状,手中黑暗圣镰也是爆发出黑色光芒,光芒一卷,便是将那黑色珠子吸进镰身之中,而后那黑暗圣镰顿时嗡嗡地颤抖起来,一道道惊人的波动自其中爆发开来,那本就硕大的体型更是膨胀了一圈,再由娇小的青檀将其给握着,那一幕看上去倒是很有些奇特的美感。
林动心头一笑,对此他倒的确并不怀疑,从大荒芜碑在那远古时期镇压诸多异魔王的恐怖战绩来看,显然这些由符祖炼制出来的和_图_书超级神物也是拥有着极端惊人的战斗力,只不过当年那场大战他们同样受到了极重的创伤,至今都是未能恢复回来。
将众人遣退,她这才微低着头走到林动身旁,伸出小手轻轻拉了拉他,而后者却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道:“真是好手段啊,哪学来的?”
那些长老闻言,终是狠狠一咬牙,将那黑暗圣符吞进体内,不管如何,保得一条性命总比死了好,而且青檀也说得没错,他们是殿内精英,只要不心生歹意,青檀也不会对他们出手,这样的话,更是能够保证青檀不会秋后算账。
“嘁,我好歹也是远古神物榜上排名第二的神物老大好不?在那远古时期,我巅峰状态,这种渡过一次轮回劫的对手也并不算什么。”岩嗤笑一声,道。
林动接过那黑色珠子,眼中还有些诧异,显然是没料到这镰灵如此容易便是被岩给解决掉了。
“黑暗圣镰的镰灵,可不是你们这些货色能够操控的。”岩嘲讽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手指凌空点出,一道温和的白芒便是笔直掠出,直接是射进了镰灵眉心之中。
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意,从林动体内蔓延出来,显然只要接下来这两位太长老有丝毫的异动,就将会迎来雷霆般的攻击。
那两名太长老显然也是明白他们对黑暗之殿的重要性,这才投降得极为干脆。
“如今这镰灵,应该是那第二任黑暗祖符的拥有者在坐化时以身祭刀所化,不过以他的能力显然不可能重铸镰灵,所以应该是这黑暗圣镰中本就有着镰灵的残迹存在,最后被他融合修复,这才锻造出了新的镰灵。”岩对于这种情况显然是极端的了解,一眼便是看穿了端倪。
“不过眼下这镰灵灵智极浅,显然还处于幼生阶段,我要收它,简直是轻而易举。”岩笑道。
林动身体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僵,旋即他望着怀中的女孩,一声长叹,这丫头,真是把他的死穴抓得准准的啊,这一句话下来,他还能责备她个什么?
嗡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