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动乾坤

作者:天蚕土豆
武动乾坤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最后一战

这种修补位面的力量,唯有一个位面之主,方才能够办到。
所谓的太上之力,便是来自于它。
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混沌之中,轰隆隆地不断有着回音传开。
紧接着,再度有着一道道光芒掠来,那是九大神物,祖石,大荒芜碑……
天际之上,伴随着那道身影一步步地走出,只见得那原本弥漫了天地的邪恶魔气,竟然是被逼得节节败退,那模样,就犹如是整座位面都是在排斥着它们一般。
“武祖……”
林动手掌猛然握下,那巨大的位面之胎开始迅速地缩小,最后化为巴掌大小,缓缓地落在林动手中,在那光胎的中心,还能够见到一道细小的黑影,这异魔皇生命顽强,即便是催动位面之胎想要将其彻底净化,也是需要上百年的时间,不过这种时间,林动等得起,从今以后,他将再无翻身之日!
林动并未回答,其手掌对着林琅天猛然握下,旋即那片万丈空间,便是尽数地崩塌,足以将一名渡过三次轮回劫的巅峰强者都挤压成碎片的可怕力量,蜂拥而出。
一种阴冷得连这天地都是颤抖的波动,缓缓地自那魔碑之中散发出来。
那种规模,比起魔狱,超越了不知道多少倍!
林动手掌紧握,眼中弥漫着憾不动的坚定:“你曾经与符祖的约定,我帮你完成了,接下来,就该完成我与你的约定了。”
七彩长枪携带着滔天般的光华暴掠而出,而后与那魔枪闪电般地撞击在一起,两人眼神都是在这一瞬变得冰冷凌厉起来,绚丽光芒以及魔气在两人身后疯狂涌动。
林动仰起头,深吸一口气,他望着天空,那里,仿佛是有着一道有着乌黑马尾的娇俏少女身影闪现,而后渐渐的逝去。
嗡!
“位面净化,归于虚无!”
“位面之力?!你竟然掌控了位面之胎?!”
“嘁。”
嚎!
林动晋入祖境,天地力量任由他操控,而那异魔皇也是魔气无尽,因此即便两人疯狂交锋,但却依旧不显丝毫的疲态。
唯有着这种真正的至高实力,方才能够将那魔神般的异魔皇阻拦下来!
岩面色惨白地闪现出来,尖声叫道,这异魔皇吃了当年的亏,显然是想要先下手,那种毁灭真身以及半个种族的力量,太过可怕了。
“你们护住我,我去助他!”
意识相融,两人的意识仿佛都是恍惚了一些,而后意识弥漫向虚无,整个天地,都是在他们的意识反射之中。
“我说过,即便是祖境强者,也唯有与我持平而已,当年符祖都奈何不了本皇,更何况你?”异魔皇手中魔枪轻轻一震,空间碎裂,他淡笑道。
“祭碑!”
林动眼神也是因为那恐怖魔碑的出现微微变了变,旋即其心神一动,八大祖符暴掠而出,滔天火焰,寒冰,雷霆成形,万丈黑洞也是出现在那异魔皇上空,八大祖符的力量,被其催动到极致。
异魔皇的脸庞上,掠过一抹诡异之色,旋即他的身体,开始在此时疯狂的膨胀起来,短短数息时间,便是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化为了一尊脚踏天地的万臂魔影,那些狰狞的魔臂之上,无数只邪恶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一种毁灭的光线,散发而出。
那是异魔族的军队!
这祸患天地之间数千载的异魔之乱,终于是在今日,被彻彻底底地根除!
“是有些不甘啊……”
林动的心中掠过一抹明悟,仿佛是在这一刹那明白了什么,所谓的太上,便是位面之灵,也是这天地最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那种波动,就连生死之主,绫清竹他们都是感到一种心悸,浓浓的不安,自心中涌了出来。
魔气洪流暴掠而至,林动脚掌轻轻一踏,铺天盖地的绚丽光芒席卷出来,那种绚丽光芒之中,不仅有着无尽元力,还有着浩瀚的精神力,甚至其中还包涵着整个天地的力量。
“位面之胎?!”
绫清竹以及小炎这些曾经与林琅天认识的人望着这一幕,心头却是猛地一震,眼中有着浓浓的荒谬以及难以置信涌出来。
凌厉无匹之色,陡然自林动眼中暴涌出来,一道仿佛心脏跳动的闷声,响彻在了这天地的每一个角落,那种心跳,犹如这无数生灵所汇聚。
异魔皇眼中神色不断地变幻,最终怒吼出声,那些异魔大军闻言顿时纷纷溃逃,显然都是察觉到了不妙。
在他的身旁,绫清竹也是浮现出来,只不过她那绝美而白皙的脸颊上,此时有着红霞弥漫。
那八大祖符同样是遭受到重创,那古老的符文上,竟是有着一丝丝的裂纹浮现。
祖石之上,光芒浮现,岩m.hetushu.com望着此时的林动,后者身上的那种威压与当年的符祖如出一辙,这令得他眼中有着浓浓的欣慰涌出来。
而那异魔皇以及当初的符祖,便是为了它而来,因为只要获得了它,那么他便是真正的位面之主,拥有着这整个位面的力量!
炎主他们闻言眉头也是紧皱起来,当年如此,莫非如今,也是要让林动燃烧轮回来封印异魔皇吗?那样的话,岂不是又是进入了那种循环之中?
异魔皇冷笑道:“是不是很讽刺?你们曾经的救世主,其实也是别有用心而已,只不过他选择的路子与我不同罢了。”
无数人震惊地望着这突发变故。
混沌光芒,开始在林动身前凝聚,旋即化为了一道约摸巴掌大小的灵胎,灵胎轻轻地靠近着林动,最后终于是落到了他的手中。
叮!
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地自那魔碑底下响起,那里,一道身影,抬起头脸庞,他望着近在咫尺的魔碑,旋即手掌缓缓地伸出,与其接触在一起。
“那林动能否办到?”生死之主急忙问道。
谁能够想到,当年那个青阳镇的稚弱少年,如今,却是站在了这天地最为巅峰的层次,古往今来,唯有着符祖,方才能够与其媲美。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两人的意识,进入那混沌之中,这一次,那种曾经所出现的刺痛与排斥竟然尽数地消失而去,林动意识开始凝聚,在那混沌之中,化出身来。
“因为这里,是我们的世界。”
意识俯览着天地,再然后,虚无中有着混沌之光出现,正是那曾经感应太上之地。
“只要将你镇压千载,便是本皇赢了!”
那是来自绫清竹的意识。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留下来吧!”
魔碑之上,裂纹浮现,最终是彻彻底底地爆炸而开,而那异魔皇身躯也是猛地一颤,他望着这一幕,眼中突然涌出一抹骇然之色。
异魔皇阴冷而残酷的声音,再度响彻。
咚咚!
砰砰砰!
无数人激动得浑身颤抖地望着这一幕,那曾经让得他们感到绝望的毁灭身影,如今,终于是被制服了!
“你们想要的那种东西,在我们这里,应该是被称为,第一神物吧?”
异魔皇魔瞳深处,一抹异光掠过。
天地间,狂风大作,天颤地动,犹如末日之景。
林琅天大笑着,滔滔魔气在其身后涌动,竟是化为一道道数十万丈庞大的粘稠魔气洪流,洪流浩浩荡荡地呼啸过天际,然后犹如蜿蜒盘踞的魔龙,暴掠而出。
林动望着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听得那轰鸣天地的敬畏之音,旋即缓缓抬头,他望着那缓慢愈合的位面裂缝,那里,仿佛是有着一道巧笑焉熙的倩影,正在缓缓地消散。
太上是什么?
砰砰砰!
天地都是在此时颤抖着,那种对碰,已经无法用可怕来形容,光是那些溢开的恐怖能量,便是让得那些轮回境的巅峰强者面色惨白,他们明白,以他们的实力,只要被稍稍触及,怕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守护它!”
而就在那尊狰狞无比的魔神真身出现时,他身体之上那无数魔臂,突然在此时活生生地爆炸开来,魔血铺天盖地地暴射出来。
乱魔海中的震动稍稍的平息,无数人都是点了点头,不管符祖有什么目的,但不论如何,如果没有符祖,这天地,早便已经沦陷。
“这里就是那所谓的太上……你能感应到它吗?”绫清竹轻声道。
生死之主犹豫了一下,道:“那场的天地大战,持续了好多年,最后师傅迫不得已,只能燃烧轮回,封印了异魔皇与位面裂缝……”
只不过,那存在,并没有任何的思想,但它,却是诞生在这天地中最为强大的生灵。
咻咻。
林琅天笑着,他缓缓地打量着林动,最后叹了一声,道:“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能够达到祖境,倒真是我失策了啊,符祖这家伙,看来也是留有后手。”
砰砰!
“武祖护我众生!”
绫清竹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对着生死之主他们说道,而后美目立即闭上,意识闪电般的融入天地。
两人这般惊天动地般的交手,却依旧是未能分出胜负。
只要能够获得那东西,那么他将会变得更为强大!
两道意识相融,两人仿佛都是狠狠地颤了一颤,那是一种精神的融合,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林动面庞威严的望着那异魔皇,然后转向虚无之中那位面裂缝,大手一挥,只见得混沌之光席卷而开,再接着,那异魔皇便是骇然地见到,那位面裂缝,竟http://m•hetushu.com然是在此时缓缓地愈合。
只不过,他们毕竟不是自这天地间诞生的人,与那位面之胎之间,彼此是有着一些隔阂。
下方的乱魔海,上百万里的海域,在此时被生生地撕裂而开,天地碎裂,发出不堪重负般的哀鸣。
轰轰!
“本皇以灭真身为代价,耗尽过半族之力,今日便将你镇压!”
但想要将其斩杀,即便是他晋入了祖境,也难以办到,除非……掌控那第一神物!
不知道是谁喃喃着说道,而后声音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扩散而开,下一刻,突然无数道声音猛然轰鸣响彻,震荡天宇。
追逐无果,林动也是停了下来,他仰起头,望着那混沌之地,双手缓缓地张开,低沉而雄浑的声音,在这混沌之中响起。
无数道目光仰望着天空,只见得在那混沌之光中,一道瘦削的身影缓缓地走出,而每当他脚步落下时,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随之共鸣起来。
“果然不愧是这天地之间的第一神物啊……”
林动面色凝重,手中七彩长枪暴掠而出,八大祖符紧随而至,犹如巨龙般地轰向那镇压而来的魔碑。
异魔皇那暴怒的咆哮之声,响彻着天地,但任由谁都是听得出来其中蕴含的那一丝惊骇之意。
异魔皇望着那光胎,眼中掠过一抹浓浓的贪婪以及骇然,旋即他咬牙切齿,脸庞上满是不甘之色,不过他也是果断,如今的林动,已经成为了位面之主,他根本就不再是他的对手。
“我说了,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的留下来吧,符祖未能抹杀你,便由我来帮他完成。”
生死之主他们脸庞上同样是有着难以遏制的喜悦在涌动,这一天,他们可等待太久了……
这位面,该属于他了!
“你与我处于相同的层次,要轻易地斩杀你的确不容易,不过……其实在我被封印的岁月中,我同样也是想到了这种最坏的局面。”
“杀我?符祖都办不到的事,你即便能够达到符祖的地步,又能如何?”林琅天望着林动身后那铺天盖地涌动的七彩光芒,淡笑道。
生死之主他们面色苍白,身体都是剧烈地颤抖起来,显然是被这消息震撼得不轻。
位面之主!
虽然林动对于那第一神物同样知道得并不深,但毕竟如今他已晋入祖境,隐约的能够察觉到一些什么……而那种察觉,似曾相识。
“太上之力的源头?”生死之主他们一愣,他们对于太上之力倒是知道,当年符祖也让他们感应过,不过除了冰主之外,其他人都并未将其感应成功。
“嗯。”
那是对这片天地的绝对掌控。
“这里毕竟是属于我们的天地,可轮不到你来撒野啊,异魔皇……”
那异魔皇身后,同样是有着一道滔天魔影浮现出来,那魔影丝毫不比七彩巨龙小,周身布满着无数魔臂,每一只魔掌之中,都有着一颗邪恶的巨眼,闪烁着冷漠残忍的光泽。
“我带你去寻找太上……”
“这幅模样,真是让我有把你杀第二次的冲动。”林动淡淡地道,虽然当年那林琅天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中,但他并不介意,再将“他”杀第二次。
只是,这异魔皇孤注一掷的手段,真的能够以常规手段来阻拦吗?
七彩巨龙与魔影狠狠冲出,然后在两人上空硬憾在一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席卷而开,下方乱魔海中,顿时被掀起数万丈庞大的巨浪,而后轰隆隆地扩散开去。
冰寒的狰狞,一点点地自林动眼中涌出来,旋即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这天地,开始嗡鸣颤抖,无数绚丽的光芒,铺天盖地地涌来,最后汇聚在林动的身后。
“那位符祖大人,同样不是你们这世界的人,他来自与我相同的地方,而且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与我一模一样。”
“这世界不属于你们,哪来的,就回哪去吧。”林动眼睛微垂,淡漠地道。
然而面对着八大祖符的围剿,那魔碑之上,无数魔眼中猛地暴射出滔天般的魔气光束,竟然是生生地将八大祖符震退而去,魔气缠绕间,甚至连祖符都是黯淡了一些。
绝望之后的重生,让得无数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无数人颤抖地跪拜而下,那真挚而激动的声音,凝聚在一起,震动着天地。
他们面面相觑着,眼中皆是有点茫然,那第一神物,实在是太过神秘了一些……
生死之主他们同样是紧握双手,现在的异魔皇,比起当年,更为的疯狂与可怕。
异魔皇冷笑一声,却是不想再多说废话,他盯着林动:“如今的你,便是这天地的希望吧?和-图-书只要将你杀了的话,你们这天地,就该绝望了吧?”
咻咻。
符祖曾经感应到了它,但在接触中,却是掌控失败……
“呵呵,只是感觉到你的情绪中对这人似乎有着很激烈的反应……”异魔皇微微一笑,他也是打量了一下自己,笑道:“看来这模样对你们刺激挺大呢。”
“不过……当年师傅也是与异魔皇拼斗得极为的厉害,但正是因为差距不大,想要取胜方才格外的困难……”
而在那种奇特的威严之下,下方海面上,竟突然是呼啦啦地跪下无数身影,他们眼神有些狂热与迷离地望着那道身影,那种威严,犹如俗世中的臣子看见了帝王一般。
“嘭!”
那是位面之胎。
“这种攻击,林动根本阻挡不了的,除非燃烧轮回……”生死之主他们望着天空上这种局势,心头也是不断地下沉。
砰砰!
这种力量,即便是晋入了祖境,那怕也是无法抗下来。
砰砰砰!
“那第一神物……应该便是那太上之力的源头。”一旁突然有着轻声传来,生死之主转头,便是见到了来到身旁的绫清竹。
林动的目光,看向那混沌最深处,他再没有主动去靠近,只是那眸子深处的坚决,却是纹丝不动,那种执着,令人动容。
“你终于成功了……”
林动黑色眸子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眼中却是并没有多少波动,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林琅天只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
异魔皇所化的真身,仅仅只剩下两只魔臂,他魔瞳狰狞地望着林动,这般代价,即便是他都得休养千载方才能够再回复,不过只要能够在这里将林动解决,那他的目的,也是能够达到。
那意识中,传来轻柔的声音,声音中,似是带着一丝羞涩之意,而后林动便是感觉到那柔软意识竟然与他相融合起来。
绫清竹螓首轻点,那美丽的眸子中,有着一种淡淡的波光在流转,她似乎是凝望着这片天地,道:“我也只能感应到这一步,至于想要将其掌控却是不可能的事,这一步,恐怕唯有踏入祖境的强者方才有可能办到。”
林动声音平淡,那声音之中,却是有着无尽的威严,仿佛天地共鸣,而后他手掌伸出,只见得无尽混沌之光暴涌而出,最后在那异魔皇上空,化为一道巨大无比的光胎。
生死之主他们手掌紧握,不论他们承不承认,他们都明白,异魔族实力的确超越了他们这位面,若是异魔族举族而来,那么对他们显然是太过不妙。
无数道目光铺天盖地地呼啸下来,禁锢着林动周身天地,那一道猩红而狰狞的魔印,也是呼啸而来,那上面的力量,就算是林动都感到了浓浓的危险。
“我能感觉到你对我那种怨恨之意,看来你为了达到祖境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啊,这样让我回去,你甘心吗?”林琅天笑道。
生死之主他们也是面色凝重,一旦异魔族侵入的话,那么便是真正的天地大战,而到时候,他们也必然会付出极端惨烈的代价。
“他们……这一次,真的是倾巢而来了……”
能量涟漪从两人对碰之间席卷开来,两道身影皆是一震,急退了数百丈,而当他们每一步落下来时,那片空间都是会被生生地踏碎而去。
而就在那魔碑成形时,那位面裂缝之后,突然传来惊天动地般的尖啸声,然后只见得铺天盖地般的魔影自位面裂缝之后穿越而来。
乱魔海上空,魔碑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最终狠狠地镇压在了林动身体之上,那异魔皇的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狰狞浮现出来。
“你能告诉我,你们来我们这位面的目的吗?不只是为了单纯的杀戮与侵占吧?”林动道。
咚咚!
那乱魔海中,无数强者也是见到了这一幕,当即身体都是颤抖了起来,眼中涌出来浓浓的恐惧,若是连林动都失败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阻拦住这异魔皇吗?
生死之主望着这一幕,面色顿时苍白起来,这种规模,比起远古时期的那天地大战,还要厉害,显然,这一次,这异魔族竟然是举族之力!
魔碑之上,无数只邪恶的眼睛,竟是在此时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开来,凄厉的惨叫声,也是自那魔碑之上传出来。
林动微闭着双目,意识仿佛彻底地融入了那混沌之中,在那里,他感觉到了一股类似生灵般的意念,只不过那意念极为的稚嫩,犹如毫无思想的胎儿。
“这一点,在我晋入祖境是便感觉到了。”
天地间唯一还算平静的便是林动了,他盯着异魔皇,淡淡地道:“不要将你自己与符祖相提并论http://m.hetushu.com,虽然他并非是我们这世界的人,但不论他有什么目的,至少我们都知道,他曾经救了这无数生灵,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
林动双目微眯。
低沉而弥漫着阴冷的声音,突然响彻天地,那无数邪恶的魔眼竟是开始了融合,隐隐地,似乎是在天空上化为了一座百万丈庞大的黑暗魔碑,魔碑之上,镶嵌着无数魔眼,那魔眼眨动间,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天地间的能量,仿佛是在被污染。
“他并不是林琅天……”
“无始魔碑!”
那是……太上。
嗡!
“他也修炼了太上感应诀,并且感应到了太上,我想,现在的他应该也是猜测到了一些……但至于他能否掌控,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当初连符祖都是失败了事……”绫清竹眸子深处流过一抹微涩之意,道。
咚!
林琅天双手一合,漆黑如墨般的火焰自其体内席卷开来,直接是硬生生地将那种空间蹦碎的挤压之力抵挡下来。
而就在他声音落下间,只见得那无数冲进这天地的异魔,竟然仰天嘶啸,而后不断地爆炸开来,粘稠的黑色血肉,不断地飞向那座布满着魔眼的魔碑。
为了这一步,我连她都是失去了……若是不把你这王八蛋宰了的话,那真是会……很不爽的啊。
“哈哈,那就让本皇来领教一下,这新生之祖,究竟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林动也是抬头望着那位面裂缝处,旋即他望着那变幻成林琅天模样的异魔皇,声音轻缓:“符祖会失败的事,不代表我也会失败。”
低沉的咆哮,自天空上轰隆隆的传开,那百万丈庞大的魔碑,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林动上空,一道道魔光席卷而开,瞬间便是禁锢了这天地,一道猩红而狰狞的魔印,在魔碑之底成形,然后对着林动轰隆隆地镇压而下。
那是威严,凌驾了天地。
林动眼神冰冷地望着他,为了对付你,我失去了一个最为重要的人,这种代价,光是将你驱逐可尝还不了!
这一次,真是糟了。
何谓太上?
然而,当七彩长枪刚刚与那魔碑相触时,便是爆发出哀鸣之声,光芒黯淡,竟是再度被震裂开来,化为九大神物。
“跟随我吧,我生于斯,长于斯,从此以后,这片位面,我将,守护它!”
异魔皇握着魔枪的手掌缓缓紧握,魔瞳之中,寒芒涌动,却并不打算再与林动多说什么,恐怖的魔气,从其体内席卷而出。
林动冲着岩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沧桑,然后他大手一握,九大神物开始彼此连接,仿佛是化为了一柄闪烁着七彩颜色的古朴大枪,枪身之上,流溢着恐怖的力量。
林动的意识在沉思,而就在他探寻之间,突然感觉到一股柔软的意识也是出现,那意识对着他依靠过来,其中有着浓浓的情感。
异魔皇盯着林动,终于是讥讽一笑,道:“看来你知道得还真不少呢……既然如此,那你又知道你们这天地无数人敬仰的那位符祖大人,又是什么来历吗?”
一种无法言语的威严之感,自他的身体上弥漫出来。
林动手持七彩长枪,周身八大祖符欢快飞舞,一种仿佛凌驾于这片天地的威压弥漫出来,令得下方乱魔海中无数强者身体都是激动得有些颤抖起来。
对于那所谓的第一神物,就连他们都是知之不深,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那第一神物即便是他们的师傅都未能掌控,不然的话,当年的天地大战,早便是以他们彻底胜利而告终了。
“咻!”
不过……这样也好,我的修炼之路,是由林琅天开始,而现在,就在我达到巅峰时,再来与你解决所有的恩怨,虽然眼前的“林琅天”,并不是真正的他。
他的目光,凝视着混沌深处,可那里却并无丝毫动静,许久,就在一旁绫清竹轻轻一叹间,混沌深处,突然有着耀眼的光芒席卷而开,整片混沌之地,都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如今的林动,已是真正地晋入了这天地最为至高的层次,实力丝毫不弱于当年的符祖,虽说九大神物厉害,但依旧是随着他的心意汇合转变。
“守护!”
光胎仿佛还在轻轻地跳动着,而没伴随着它的一次跳动,天地间无数生灵的心脏,仿佛也是随之跳动。
“你们的侵入,造成这天地间浩劫荡荡,如今,便用你的生命来赔偿吧。”
不过就在他身形刚动时,却是骇然的发现,天旋地转,他所处的空间仿佛都是在此时被转移而去,待得他回过神来时,便是发现,他竟然已经身处那位面之胎中!
异魔皇真身也是逐渐地后退,气和图书势被压迫得略显狼狈。
“武祖救世之恩,众生莫敢忘!”
“林动,小心,这异魔皇要镇压你!”
吼!
“林琅天?!”
“你是说……第一神物?”炎主他们微微一惊,旋即皱眉道:“第一神物……究竟是什么?”
下方无数强者听得此话,面色皆是一变,目光急忙看向那虚无处的位面裂缝,果然是见到,那里开始有着无尽的魔气涌动,其中仿佛是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影。
“所以,破碎吧!”
“那倒也不至于……林动要彻底斩杀异魔皇也不是没有办法。”生死之主沉吟道:。
心中念头转过,异魔皇身影已是暴掠而出,想要在那位面裂缝未曾全部愈合时,逃出这里。
“当年舍不下这般代价来对付符祖,结果被他反将一军,这种错误,可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嗡嗡!”
低沉的声音,自林动嘴中传出,犹如无尽雷霆般,在天地回荡,旋即那位面之胎中,猛暴射出无尽的光线,光线照耀在异魔皇身体之上,顿时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异魔皇那庞大的身躯,迅速地缩小,周身粘稠魔气,也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退。
“看来你不想说呢,不过……即便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林动一笑,道:“你们应该是为了某种东西而来的吧?”
“无始魔碑,万魔之印!”
这才是真正的希望!
“撤!”
林动意识,缓缓地接近那位面之胎,而后者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他的接近,混沌光芒涌动间,便是消失而去。
林动的意识,仿佛都是在这一霎融入了这天地,意念所动处,天地任何之处,随意所至,无数山川,河流,平原自其意识中掠过,最后又仿佛是归于虚无……
生死之主他们也是面色凝重地望着遥远天际之上两人的交手,那异魔皇的实力,应该也是类似祖境的地步,说起来,林动与他都是处于相同的层次,两人这种交手,堪称惊天动地。
“这位面……终于也出现位面之主了吗……”异魔皇咬了咬牙,眼中的暴怒与不甘几欲将他理智湮灭,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还被符祖封印这么多年,谁料到,最终反而是让林动渔翁得利,成为了这位面之主!
“暂时改变你们一下。”
“我异魔族大军很快就将会自位面裂缝源源不断地进入这天地,到时候,你们这片天地,又如何能够抵挡?”
生死之主他们点了点头,现在,他们也帮不上半点忙,只能期盼着林动,能够真的将那第一神物操控了……
“轰!”
七彩光芒,化为数十万丈庞大的七彩光盘,缓缓旋转,任由那魔气洪流呼啸而至,最后狠狠地撞击在上面。
当林动手掌握着那位面之胎时,一种奇特的感觉,自心底深处涌出来,那种感觉……就犹如他成为了这位面之主!
这异魔皇,直接打算下大代价将他斩杀,那样一来,即便他遭受到了难以弥补的重创,可至少,这天地,将再无人能够将其阻拦。
林动身后,绚丽光芒疯狂凝聚,竟是化为一头数十万丈庞大的七彩巨龙,巨龙盘踞,仰天长啸,那龙吟之声,几乎响彻了天地的每一个角落。
而就在他脸庞上狰狞浮现的那一刻,只见得那魔碑之下,突然有着万丈混沌之光席卷而出,那镇压而下的魔碑,竟然是在此时凝固了下来。
天空上,林动望着那镇压而来的魔碑,竟是缓缓地闭上双眼,他知道,想要真正的解决掉来自异魔族的威胁,就必须真正的斩杀异魔皇,而不是封印。
魔气洪流所过之处,无数人便是骇然的见到空间尽数地蹦碎,一道道黑色裂纹,自天空上飞快地蔓延开来。
短短十数息的时间,已是不知道爆炸了多少异魔,只见得那魔碑之上,布满着了黑色血肉,那些血肉蠕动间,再配合着那些魔眼,显得分外的可怖。
魔臂爆炸间,那魔掌之中的一颗颗邪恶魔眼也是在此时暴射出来,无数悬浮在异魔皇上空,那无数邪恶的眼睛一起眨动,那一幕,看得人头皮发麻。
“林动,放我离去,我与你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侵入你们位面!”那异魔皇急忙骇然地喝道,他这一刻,终于是感到了致命的危险,这种危险,即便是当年符祖燃烧轮回都未曾给予过他。
林动手掌一握,天地间有着八道光芒暴掠而来,最后环绕在其周身,赫然便是那八大祖符。
那林琅天竟然会是异魔皇?怎么可能!
九天之上,两道弥漫着恐怖威压的光影,各自操控着恐怖的力量,狠狠地对轰在一起,而伴随着两人每一次的交锋,那空间都将会迅速地蹦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