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六章 真是可惜

“不过我更担心师妹你有没有受伤?”
月光浅淡,密林里被勾勒出一片深深浅浅的黯绿,四下里寂静无声,连虫鸣声都不闻,只有偶尔掠过草尖的风,在林中割出细碎的声响,那声音若有若无,反衬得整座山林更幽深了几分。
裴瑗啊的一声,急忙道,“四师兄,别上前来,非礼勿视。”
四师兄怔在一丈之外,瞪着裴瑗的背影,眼底神色变幻。
这个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师妹,火光一照,才发现她竟生得十分好姿色,容颜竟比自己还要精致几分。
裴瑗没有发觉她的魂不守舍,发觉了也只以为她奄奄一息神智不清,她就着手中的火折子打量着孟扶摇,神色间突然浮出几分惊讶。
“真是可惜。”
崖上,风声寂寂。
“孟扶摇,你走吧,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当男人可以有更多选择时,他为什么不选择那个更好的?
她森然的看着孟扶摇,低声道,“我的人,你也敢和-图-书抢?”
崖下传来碎石滚落之声,良久方休。
但有一分可能,也不允许!
怔了怔,裴瑗转身,扭身时腕上金刚镯的链扣不知怎的扯住了孟扶摇袖口,哧一声轻响,孟扶摇一截袖子被撕开,露出光洁的手臂。
裴瑗惊喜的道,“是无极皇朝太傅大人到了么?太傅大人是无极太子殿下的授业之师,有幸拜见太傅,想必也可遥想绝世无双的太子殿下风采了。”
裴瑗注视着一丈之外的少女,看着她窈窕的身姿被月光透露的光影勾勒出动人的曲线,一笔一笔,俱是造物所钟,风姿美好,小巧晶莹的下巴在一片深黯里看来越发如玉般光润玲珑,突然觉得心底升起强烈的不安。
她蹲下身,去解孟扶摇的锁链,手指却悄悄暗扣了在了地面突起的一处山石。
“哎呀!我真该死,没能抓牢,扶摇师妹……掉下去了。”
只是这么一转首的刹那,那使剑作舞的影子已经不www.hetushu.com见。
果然,燕家提了亲,果然,燕师兄还是选择了她。
裴瑗执住披风边缘的手,突然无声无息伸入了披风底。
“没有。”裴瑗笑意于黯沉的夜色中如春花怒放,娇俏的转首看向山崖之下。
只是,那个女人,竟然不是蠢材,竟然这般美丽,她直觉她是个威胁,对以后幸福完满路途的一个威胁,她怎么能允许自己铺设好的灿烂路途,被一个潜在的威胁摧毁?
听得这一声,孟扶摇霍然转首,不由怔了怔。
她自导自演的在披风底弹动手指,披风抖动剧烈,看起来像是两人在迅速交手。
孟扶摇怔了怔,抬头看她,裴瑗居高临下的睨视她,语气高傲。
身后突然传来低唤,裴瑗手指一缩,回身看见在附近负责看守孟扶摇的四师兄大步过来。
红色披风在半空中旋出一片艳丽的彩幕,悠悠罩上孟扶摇的手臂。
想了想又道,“师妹衣衫不整,这山地风大莫要和图书着凉。”说着俯身蹲下,脱下红色披风,先去裹孟扶摇光裸的手臂。
眼神掠过一丝杀气,单指一扣,孟扶摇身后一方紧闭的山石突然移开,现出一处隐秘的悬崖,随即裴瑗双手狠狠一抖,一个毫不犹豫的抛掷!
裴瑗却觉得戏已做足。
她语气轻快如唱歌,声音消散在黛色的夜风里。
心里疑问方起,又有点舍不得刚才那美妙的一幕,孟扶摇眼波又忍不住向方才那个方向掠去。
如此安静,无人经过。
那手指触上肌肤,孟扶摇只觉她指尖冰凉。
她喜欢燕师兄已经很久,别人不知道他和孟扶摇的私情,她却多少看出点端倪,一直没想明白燕师兄为什么会喜欢那个无用的丑女,但也从没放在心上过,她有美貌,有天份,有地位,有智慧,普天之下,谁能胜过她?
裴瑗?这大半夜的,她过来做什么?
“你想必已经知道惊尘和我的婚约,如果不是碍于礼教之防,我本来那夜就应该和http://m•hetushu.com他一起回燕京,孟扶摇,惊尘将是我的丈夫,我不希望你以后再出现在他面前。”
燕师兄是聪明人,他会不明白娶到她,对他将有多大的帮助?而除了她,还有谁能配得上他的优秀?
“师妹!”
她怔怔看着孟扶摇,一时竟忘记自己来意。
随即裴瑗一声惊唿,“哎呀,扶摇师妹你要做什么?你衣袖里怎么还藏着匕首?啊!”
一抬头,看见俯首看她的裴瑗,刚才的满面微笑早已无影无踪,双眉间满是煞气。
四师兄疑疑惑惑上前来,偏头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四师兄斜眼瞟了一瞟,很听话的止住脚步,微笑道,“师妹,听说贵客将至,师父让你去见客呢。”
裴瑗眼神森然,面上却微微浮出笑意。
裴瑗嘴角扯起一个轻蔑的弧度,淡淡道,“希望你不是死要面子口不应心,既然你也不想见他,那就给我走远点,别再纠缠他。”
哗啦一声,人体滑落之声响起,孟扶摇连一声惊唿都没能http://m.hetushu.com出口,身子已经直直落下!
裴瑗却已姿态优美的转身,红色披风旋开烂漫霞彩,她以手掩口,瞪大美眸,一声迟来的惊唿冲口而出,语气却毫无惊讶之意。
裴瑗似笑非笑看着他,不语。
裴瑗站在洞口已有许久,看见隐在黑暗里,一身憔悴的孟扶摇呆望着远处某个方向,始终没有动静,忍不住轻咳一声。
孟扶摇仰首,一笑,“正好,我也一样。”
“是吗……”四师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是她咎由自取。”他探头对崖下张了张,崖下深黑一片,不辨景物,四师兄摇摇头,喃喃道,“真是可惜,这崖这么高……”
随即又蹙眉哀叹,“唉,我好心给她披衣,她却趁机暗算我,这……这叫人怎么说!”
孟扶摇心中一阵怅然,随即自我宽慰——也许那真的是仙人舞剑,凡人哪有那么好的风姿?
孟扶摇一怔,未及回答,忽觉抓住自己手臂的指尖一滑,转眼间连点右臂数处大穴,半边身子连同哑穴立即僵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