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八章 元宝大人

孟扶摇立刻一把拎起那肥身子向外一扔,元宝大人滴溜溜的飞出去,刀光一闪,那块吐过鼠口水的果子皮被干净利落的削了下来,孟扶摇手一甩,果皮正盖在元宝大人脑袋上,随着它一起砸到了主人怀里。
果子骨碌碌滚来,被头下脚上的孟扶摇看个清楚,果然是狄洲雪山之上的特产圣果,这东西据说只生于雪山深谷,等闲人根本找不着。
男子摇头,手指一指孟扶摇的方向。
孟扶摇被这充满威胁的眼神一盯,不禁生出几分愤怒,最近实在有够倒霉,被背叛被刑讯被推落悬崖,现在连只肥鼠也来鄙视自己,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也太郁闷了。
孟扶摇拼命的嚼,三口两口将果子咽下肚,然后干脆利落的答,“是,吃完了。”
目光呆滞的看向地下,一团粉白正踮起小爪子,得意的托着那枚火红的果子,单腿后跷颠颠的递给男子,居然是个经典的芭蕾造型。
这初秋天气,南地山野,夜风虽烈却远远谈不上刺骨,何况这底下还有好大的一堆火。
和_图_书咻!”
很好,一切按既定剧本完美进行。
鬼才相信你是真冷。
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衣襟突然开了一线,滚出一个火红的果子来。
“吱吱!”元宝大人转身,悲怆的把肥屁股亮给男子看。
不趁你们两个斗嘴赶紧把好东西下肚,难道等那家伙到我嘴里来抢吗?
孟扶摇看见它的悲伤越发心情大好,得意洋洋的伸出手,一把将那果子抢了过来。
……
孟扶摇差点没把嘴里没咽尽的草药给喷出来。
怔怔的抬起手,孟扶摇摸了摸鼻子,从鼻尖上拈下一根手指长的白毛——这是个什么玩意?
“吱吱!!”
元宝大人愤怒的跳起来,半空里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看样子打算再次施展它的“前手翻直体前空翻转体一百八十度”,孟扶摇怎么可能再被一只鼠蹬鼻子上脸,身子一扭已经避了开去。
“吱吱!”
孟扶摇不服气,一边屁股继续后移一边叛逆的回答,“好热。”
语气抗议。
元宝大人偃旗息鼓,蹲一边画圈和图书圈去了,男子拍拍它脑袋,转身正要对孟扶摇说话,目光触及孟扶摇鼓鼓囊囊的嘴,突然怔了怔。
虽说这人看起来气韵尊贵优雅,不像是逼奸犯的猥琐德行,可是这世道,谁知道好皮囊底下不会藏着一颗龌龊的心?就像……裴瑗。
吱吱声响成一片,白色的影子在男子身上上蹿下跳,揪着他的衣襟吱哇乱叫,大抵是在愤怒的控诉,那男子闲闲倚树,捏着元宝的小鼻子,一声声和它对话。
元宝大人立即跳起,抱着那只果子颠颠的窜过去,两只小爪子谄媚的将那果子向男子一递。
对面的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又道,“姑娘,你冷不冷?”
那男子好笑的盯了她半晌,突然摇头。
扑哧一声,对面一直带笑注视这边的男子终于忍俊不禁,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孟扶摇,对那小东西伸手一招,唤道:“元宝。”
“吱吱!”
男子忍无可忍,一把揪住它脖子,让它正面站好,“好好说话,你昨晚没有洗屁股!”
“吱吱!”
孟扶摇盯着http://www.hetushu.com那巴掌大的东西——兔子?比兔子小,松鼠?比松鼠白,荷兰鼠?比荷兰鼠还肥,贼亮贼亮的黑眼珠,雪白的漂亮长毛,肥硕得辨不出三围的身材,完全是哈姆太郎的现实版。放在前世,这样的可爱小东西一定会引起宠物爱好者的尖叫。
砰一声,孟扶摇跟头翻到一半,栽下来了。
栽下来立刻爬起,一脚踩住果子,眼角瞄了瞄对面,好像没什么意见?赶紧伸手去拿。
元宝大人眼看蹬鼻不成,立即改换战术,哧一声跳上那只果子,恶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以报鼻子被蹬之仇。
你很冷……
“看来你不知道,麒麟果遇上一指霜,只能用一半份量,否则会中毒。”
随即再一个翻滚,姿态轻盈四爪朝天,正正迎上从孟扶摇掌心跌落的果子,砰一声,果子抱个满怀。
“吱吱。”元宝大人努力的扒,扒啊扒啊扒。
顺便在元宝大人的屁股上揪了一根毛。
不过抢起东西来,可太穷凶极恶了些。
这个,这个这个,色泽热烈而香气清冷,好像是疗http://www•hetushu•com伤圣果“麒麟红”?
她乌黑的眼眸在火光掩映下流光溢彩,看向那男子的神情戒备,浓密的睫毛在微有些苍白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黑影,看起来有点像处于紧张待战状态的某种小兽。
火堆前一人一鼠龇牙对峙,虎视眈眈。
感应到孟扶摇的眼光,那只荷兰鼠立即转头,对着她龇出雪白的大门牙,火光里大板牙亮得两把小刀也似。
还在翻跟斗的孟扶摇的眼睛,立刻亮了。
“吱……吱……”
“你越发坏脾气,都是她们惯得你。”男子的好耐心终于被磨光,却依旧不见一丝怒色,只是微笑着去怀里摸索,“唔……那么多零食我带着好累,都扔了吧,啊?”
那男子看她飞窜动也不动,只闲闲按了按自己衣襟,轻轻一笑。
已经挪到一丈之外的孟扶摇突然狼窜而起,一个翻身就打算窜到对面短崖上去。
“你屁股上足有千把根毛,我怎么能看出少了哪根?”
那只肥鼠扭了扭屁股,不理。
“吱吱!”
“你也不吃亏,你蹬了她一脚……”
元宝大人慢吞吞抬和-图-书起头,万分不情愿的磨蹭半晌,再慢吞吞的将果子转了个方向。
“嗯?”
“好了……不就是你的零食么……让给她,下次我补给你……”
“……叫你先欺负人……”
“啊?!”
男子微笑,笑得好生雍容华贵轻描淡写,“那就脱了吧。”
心情不爽之下,孟扶摇也一扯嘴角,对着那只肥鼠龇牙——按体积算,我牙也比你大!
“你……把麒麟红吃完了?”
一切动作只发生在刹那之间,孟扶摇只觉得风一卷,鼻子一痛,淡淡的果香一飘,疗伤圣果就换地方呆了。
“元宝大人!”
眼前白光一闪,快如奔雷,一团小小的风咻倏地卷过来,直直撞到孟扶摇手上,孟扶摇哎哟一声手一松,那白光半空里腾地一个翻跃,一个拉风的噼腿之姿,恶狠狠蹬在了孟扶摇鼻子上。
它悲伤的凝视着果子,眼神里不尽生离死别的缠绵。
眼见那人高卧树端,闲闲托腮,眼光在她身上飘啊飘啊飘,大有和她采取“最原始取暖方式”的打算,孟扶摇往火堆后又退了退。
人鼠对战三回合,孟扶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