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二十三章 犬寿无疆

她的沉默看在燕惊尘眼底更成为“孟扶摇伤情”的佐证,他眼底不禁火花一闪,接下来的话便有勇气说出来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潜力和想象力咧?
燕惊尘犹豫了一下,想起当日玄元山上孟扶摇下手的狠辣,讪讪收回了手,低声道,“扶摇……”
“扶摇,你且等等……等我和裴瑗成亲,拿到雷动诀和破九霄,之后的事情……便由不得她了,我对你发誓,我绝不沾她身子,将来,将来,燕家是我们的!”
一对面捏成的丑狗。
“祝你夫妻百年好合,犬寿无疆。”
因为皇帝五十大寿的临近,天下同庆,京师与各省都各建道场并诵经祝诵,匠人们在主街两侧饰以彩画绢布,整个燕京看起来富丽繁华,锦绣满眼。
晨曦将起。
马上少年,温润清秀,风采翩翩,不正是自己那个即将娶贵宾犬的初恋?
敢情你以为我以退为进,对你旧情还在?敢情我的放手潇洒到你眼里就成了故作姿态?孟扶摇仰首望天,无限郁闷。
“破九霄是么?”孟扶摇原本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突然笑了笑。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孟扶摇打了个呵欠。
“不是!”燕惊尘一急,立刻不敢再表白,把话说得飞快,“我父亲要我娶裴瑗,其实主要是因为裴家的‘雷动诀’是名动天下和_图_书的一流功法,父亲希望我拿到雷动诀,和自家的惊风剑法结合起来,将来好在真武大会上出人头地……”
元昭诩告别她时神情如常,深海般的眼眸里笑意淡淡,看不出心绪如何,元宝大人却看起来着实高兴,上蹿下跳得意洋洋,大有终于甩脱了跟屁虫心情十分舒畅的模样,看得孟扶摇十分郁闷,一怒之下又拔了它屁股上三根毛,美其名曰临别纪念。
“扶摇!”燕惊尘咬牙拉住她,急急道,“扶摇,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知道你伤心我离开你,你不必故意气我,更不必说这些话来伤你自己——”
怕什么,太渊皇室再怎么翻覆,和她一个升斗小民有什么关系?
与此同时孟扶摇也啊了出来。
还没动,手腕突然被人捉住,孟扶摇偏头,不看燕惊尘,只看着自己手腕,冷声道,“放手。”
至于那只会不会怀恨在心,孟扶摇可不管。
“有屁就在这里放。”孟扶摇爬上马身,往马背上一蹲,摆出不肯和他并骑而坐的架势。
孟扶摇可不管这些,她一向认为,分手了你绝对不能过得比我好,你过得比我好我就心情很不好。
这一笑便有些分神,走过拐角也没看路,忽听蹄声大作,白影一卷,拐角后突然奔出一匹马来,来势极急,那马性烈,看见http://m.hetushu•com前方有人挡路,腿一抬便踢向孟扶摇。
燕惊尘只觉得她那一刻的眼光古怪而怜悯,带一抹淡淡讥诮,但那神情转瞬即逝,很快她又恢复那种懒散的态度。
“扶摇……”
不……不能……
孟扶摇理也不理,燕惊尘急了,手一伸拦在她面前,咬牙道,“扶摇,你听我一言再走,否则,你便砍了我的手吧!”
眼见身前燕惊尘神情惊喜,孟扶摇看得十分不爽,一转身就要下马。
马上人原本心事重重出门,一路开着小差,才导致马奔过快险些伤人,正在懊悔,却见马下那女子突然跳上马来,稳稳坐在他身后,不由惊得“啊”了一声。
“我明白,我理解,我懂得,”孟扶摇突然伸手,用力拍了拍燕惊尘的肩膀,“你说完了?你的心事已经倾诉了?你因为无处解释的委屈和压力已经散去了?那好,我听见了,雷动诀、破九霄、真武大会,加起来等于你的婚姻,”她笑起来,眸子亮如星辰,“你爹的猜测真是很有见地,‘破九霄’我看十有八九就是在裴家,快去娶她吧,祝你神功得练,不必自宫。”
花开堪折直须折,他错过了最美的季节,错过了将那朵花折撷于掌中的机会,就注定此生立于一隅,看她为他人开谢么?
元昭诩进城前十里便http://www.hetushu.com和她分了手,孟扶摇心里有数,他的事她若参合着,未必对自己是好事,当下很干脆独行在前。
她在怀里搜了搜,抓出先前自己啃了一半的面人儿,就手捏了捏,捏成某动物状,递进怔怔看她的燕惊尘手中。
孟扶摇牵着马走进燕京城门时,心里还有着隐隐几分紧张,然而看见宽阔长街上那些兴奋而平静的人流,突然便镇定下来。
她会原谅我……
风雷却将要噼落。
燕惊尘握紧手掌,似要以那般力度平复自己乱成一团的心情,这一握,才想起临别时孟扶摇塞到他掌心的东西。
燕同学,太自恋了吧?是,俺们是有过一段,俺也喜欢过你,可是别说那还未必上升到爱情阶段,就算是爱情,我孟扶摇也不可能矫情到这个地步咧。
他下意识一扭头,又是“啊”的一声。
蹭一声她跳下马,顺势一脚狠狠蹬在马腹上,骏马吃痛,狂奔而去。
燕惊尘看着她那诡异古怪的姿势,无可奈何的叹口气,缓缓策马过了那条街,进入一条罕有人过的小巷子,才低声道,“扶摇,家族要我娶裴瑗,我心里何尝愿意?这些日子,我心里如同在油锅里熬煎……”
“燕小侯爷,相信我,这辈子,燕家是你的,是你和你的贵宾犬的,永远不会有别人取代你的贵宾犬,因为那实在是和-图-书个倒霉差事。”
孟扶摇一抬头,白马的长蹄已在眼前,孟扶摇下意识便要重手断马蹄,眼角余光一瞥发现这马神骏,直觉可惜,手一缩飘身而起,唰一声抱着那包东西就跳上了马背。
满街人齐齐扭头,看着马背上旁若无人蹲着的少女,不住指指点点,孟扶摇只当没看见。
他低头,看向掌中差点被捏扁的物事。
孟扶摇皱眉看了看横在自己面前的手臂,又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冷笑道,“燕小侯爷,你好心机啊,叫我在这大庭广众下砍你的手?我不是自找晦气么我?”
孟扶摇眯起眼,暗自慨叹真是人生处处恨相逢,瞧燕惊尘这红光满面的模样,最近日子一定过得很好。
“啊哈!我难受?我伤心?我故意气你?我故意伤自己?”孟扶摇指着自己鼻子,眼珠瞪成了斗鸡眼。
……
“所以……”燕惊尘咬咬牙,声音放得更低,“父亲其实还有层想法,裴家既然有‘雷动诀’,说不定就能有‘破九霄’,雷霆再烈,终来自九霄,纵然力能开山拔海,也大不过这浩瀚苍穹,只是‘破九霄’太过珍贵,裴家也许秘而不宣,我和她成亲后,裴家也许就能拿出来……扶摇,太渊重武,各大势力明争暗斗,我是家族的继承人,身上寄予着家族的全部希望,真武大会的胜出,对我很重要……”
好,好和*图*书心机,好算盘。
她蹲在马背上,笑得十分温存诚恳,虽然姿势不雅,却只令人看得见她神采皎皎,风华无限。
东西很快堆满了一手,孟扶摇嘴里叼着个面人儿往回走,一眼看见姚迅在人堆里挤进挤出,八成又在“开工”,忍不住一笑。
“就这个?听完了。”孟扶摇打断他,作势便往马下跳。
找了家客栈住下,孟扶摇便出去逛街,这边买个面具那里捏个糖人,纯粹打发时间。
那朵花,原先盛开在他的视野里,因他的微笑而摇曳出万千丰韵,如今那般盛放依旧,鲜艳更胜往日,却已不再是独属于他一人的美丽。
“我不是这个意思,”燕惊尘收回手,紧紧盯着孟扶摇,“扶摇,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好么?”
马上燕惊尘急急控缰,好不容易才将爱马安抚下来,他停在路中怅然回望,伊人芳踪早已杳杳。
无声的叹口气,燕惊尘想着刚才的扶摇,完全脱去了当初在玄元剑派的伪装的她,越发美丽璀璨神采照人,似一朵火红的风信花。
燕惊尘如果知道她此时的心声八成会想吐血,明明他面容憔悴,心不在焉,又因为今日被父亲暗含威胁告诫了一番,想着孟扶摇想得心神恍惚险些惊马,到了她眼里,就成了满面红光。
满街惊唿声里,马上人急声喝斥,“白电!打住!”
孟扶摇无语半晌,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