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二十五章 多谢侍候

孟扶摇背着包袱逃出三里地,才在城南一处破庙和姚迅会合,孟扶摇问起雅兰珠来历,姚迅苦笑,“你知道,我们扶风是没有皇帝的,占据扶风的是三大部族,其中发羌势力最大,扶风的中心大风城就是发羌族长的驻地,雅兰珠正是发羌族长的女儿,她在扶风的身份,大抵也就相当太渊的公主了。”
雅兰珠的眼刀子飞了过来,刮骨般的将孟扶摇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孟扶摇今日没画丑妆,只简单的用姜汁涂得脸色微黄,眉眼还是出众的,雅兰珠看了半晌,嘴一撇道,“你胡弄我是吧,这明明就是个痨病鬼。”
战北野身经百战,反应自然一流,下意识立掌便噼。
战北野双手抱胸,向墙壁一靠,道,“那又如何,我喜欢就行。”
结果跳进一个坚硬厚实的怀抱里。
“吵死了……”孟扶摇挥挥手,“无极太子跟我有什么关系?能吃吗?能用吗?能当被盖吗?”
孟扶摇停了手,奇怪的看他,“你不知道女人比男人难缠吗?男人嘛,相对度量总归要大些的,刚才那种情况,宁可气死战北野,也不能让那丫头盯上我,否则永无宁日。”
“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姚迅一脸唾弃的看她,“长孙无极名动天下,正常女人听见他名字都会尖叫,没见过你这样还会睡觉的!”
战北野突然停了手。
被那么多含义不明的眼光直愣愣盯着的感觉果然不太好受啊。
与此同时,姚迅瘦窄的身子也立即一晃,转眼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瞬他已经溜出三十丈外。
“你说对了,”战北野一笑,这人笑起来不似元昭诩风流天成,却炫目得好像阳光直射,“我全家确实都没教养,除了我。”
“出来!”
战北野呛啷一声,把刀拔出来了。
“喂,谁是他那啥第一个?”
松完立即觉得不对,伸长手再一捞,这一捞便捞在了腰上,入手只觉得腰肢柔软里自有练武女子的柔韧力度,偏偏又细得惊人,令人明明是手扶了上去,却忍不住心一动。
“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趁战北野被那丫头缠着,赶紧走。”孟和图书扶摇利落的收拾东西,姚迅摇摇头道,“你是得罪战北野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随即头也不回电射而出,一边很随意的挥挥手,“多谢阁下侍候本姑娘洗脸,赏钱请找后面那位支取。”
战北野却始终没回头。
“你才没教养!”孟扶摇铁了心撒泼,她可记得战北野看见泼辣的雅兰珠就逃,八成不喜欢性子彪悍的女子,干脆泼得更上层楼,“你全家都没教养!”
清晨的第一颗露珠落在他眉梢,他轻轻抬手撷了,像是不认识的在掌心端详,那点小小的露珠在他掌心滴溜溜滚动,清亮得像昨夜那女子的眼神。
“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孟扶摇偏过头,“怎么,战北野不受宠?”
孟扶摇低头看着那双火焰般镶边的黑色靴子,咧了咧嘴,突然手一松,鞭子也不要了,转身就狼奔。
孟扶摇清脆的打了个响指,望向杀气腾腾的雅兰珠,“没啊。”
孟扶摇咻地一声,趁这一乱间,从楼梯上消失了。
雅兰珠的大眼睛转向那个方向,随即危险的眯起。
姚迅怔怔张大嘴,半晌反应不过来,由于嘴张得时间过长,啪一声一大滴哈喇子滴了下来,姚迅下巴霍地一收,瞅瞅四周没人在意,赶紧讪讪抹了抹嘴,做了个“自求多福”的姿势,缩头溜开。
雅兰珠嗨哟一声,很听话的扑上去了。
她横刀指向战北野,大喝,“去!杀了你那第一个!挪出位置给我!”
姚迅愤然,啪啪的拍桌子,“喂,你醒醒,你听见这话不热血沸腾吗?不血脉偾张吗?不激情鼓荡吗?这可是无极太子说过的话,无极太子啊……”
至于那个被他钦点的倒霉女人会遇上什么麻烦事,他更不想管。
“我怎么知道,”姚迅挠挠脑袋,纳闷道,“我倒隐约听说过雅兰珠是许配给天煞国六皇子战北恒的,怎么会和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五皇子战北野对上的?真是奇怪……”
----------
“难怪你畏她如虎。”孟扶摇一晃一晃的跷着二郎腿,叼着个草芥嘲笑姚迅,“大帮主,你的胆m.hetushu.com子可小得很,连这么个娃娃都怕。”
满堂酒客,齐齐扭头,然后“哗”的一声。
战北野脸色黑如锅底,雅兰珠目中大放异光。
这一噼噼在软处,半空中黑色长影一荡,黛色纤细身影随着那条从腰上飞出的长鞭荡了出去,一个倒翻便翻到屋檐另一角,危危险险立在檐角的螭兽上,回眸向他一笑。
没奔出几步,后领被人狠狠揪住,孟扶摇惯性未去,原地踏步好几步,惹得头顶那人哈哈一笑,动作很糙的将她往地下一顿。
上方,很高的高度,黑发飞舞的男子,用比头发更黑的眸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唇线抿得像是一柄薄薄的刀。
战北野,你这混蛋,光天化日的乱指什么。
她三把两把将包袱背上肩,推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嗯?”战北野这回终于转身,大喇喇的看了孟扶摇一眼,不过那眼光也是一掠即过,毫不在意。
战北野不上当,立回头找孟扶摇,可惜孟扶摇早蹿得远了,背着个小包袱,一起一落登萍渡水般,从屋檐的大海上消失成流星般的一小点。
于是,头下脚上头晕目眩头大如斗的孟扶摇,以生平最诡异的姿势,听见了生平最诡异的告白。
“去参加太渊皇帝寿辰宫宴啊,顺便追求你。”战北野叹口气,“本王有生以来,从未被拒绝,也从未失败,自然不能让你做这第一个。”
“你说话真不讨人喜欢,”战北野皱眉看着她,“这么没教养,怎么作为我的女伴参加宫宴?”
他本就是胡乱一指,刚才进店惊鸿一瞥上方一处浅红衣角,确定是女人,是女人就成了,管她是谁。
孟扶摇僵在楼梯中段,手抓着楼梯栏杆,笑得尴尬。
调虎离山之计?
“我可不是怕她。”姚迅涨红了脸,愤愤道,“我是不愿意被邪术控制,扶风三大族里最擅巫蛊之术的就是发羌,据说一根发丝落到她们手里,都有可能被她们控制,尤其是发羌世代相传的巫女,身份还在族长之上,更是动动眼神都会置人于死地,死还不可怕,据说还有更离奇的手段,你说咱好端端的和*图*书要得罪这种人干什么。”
孟扶摇怒喝,“喂,你手干净不干净?喂,别碰我嘴,喂……”
她不去看快要冒烟的战北野,很诚恳的鼓励雅兰珠,“珠珠,我们家乡有句话,烈男怕缠女,不要理会他说了什么,你只管你自己做了什么,去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这一分神,手下准头稍差,树后那人冷哼一声,随随便便一踏,孟扶摇的长鞭顿时被他踏在脚下。
孟扶摇懒洋洋睁开眼,嗤笑一声,指了指自己鼻子。
孟扶摇双手抱膝,淡淡道,“帝王家,本就是世间最龌龊的地方,要想在那里活下去,要么自己更龌龊,要么用血洗去那龌龊,没有别的办法。”
他还没背完,孟扶摇已经昏昏欲睡了。
“走,收拾包袱,走路。”孟扶摇一进门就吩咐姚迅,“快。”
这般一动,思绪便有些不集中,随即便觉得手底一滑,什么东西一颤,霍霍有声的缠了上来。
眼前的少女,十六七年纪,清水洗去了那层伪装的姜黄,渐渐绽出脂玉般光洁莹润的白,那白上又隐隐透出淡淡的红,如朝霞映雪,眸光却澄净似月射寒江,两道秀致而英气的眉,飘飞欲举的飞扬开去,如九天玄女掌中飞起的丝带。
“他骗我?”雅兰珠盯着孟扶摇,目光一亮。
“我问你一句你说这么多,”孟扶摇皱眉,“那是你二大爷还是你舅,这么不吝惜口水。”
“我这不是替英雄人物可惜么,全天煞谁不知道,战北野文武全才,比他那只会玩权术的皇帝大哥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惜他母亲身份特殊,是前朝废后,还曾闹出刺杀天煞老皇的事故,母子皆不受宠,连带误了战北野一辈子,哎……帝王家事,一言难尽啊……”
孟扶摇身在半空愕然扭头,想着这人真是无耻得要命,不仅和自己一样会装,还很没义气的见到敌人就逃。
“哦,”孟扶摇笑了笑,眼珠子却骨碌碌的转,姚迅皱眉看她,“喂,不会我说得这么清楚,你还想歪心思吧?”
霞光吞吐,彤云万丈,一色锦绣漫天里,男子抬起头来,突然,一笑和-图-书
“何止不受宠,”姚迅撇嘴,“地位连个普通郡王都不如,当初在他后面的六七皇子都封王了,他依旧没有封赐,是他的老外公,前朝老周太师老泪纵横在玉阶前陈请三次,才勉强封了个郡王,封地居然还是在天煞葛雅沙漠,那里和西域摩罗族接壤,全境不过四百里,穷山恶水还倍受骚扰,战北野也好本事,三年间在边境埉口修筑戎城,在沙漠中设置黑风军,控制交通要道,将边境拓展了一千五百里,从此摩罗的兵马再也没法来侵扰州城,又屯田募民耕种土地,以往葛雅地区的谷子和小麦每斛值几千个钱,后来一匹细绢就可以换到数十斛粮,积存的军粮可以用几十年,他把葛雅治好了,他大哥又不放心了,硬生生调他来王城,放在眼皮底下看着,堂堂皇子,居然在磐都就管个通行令司,每日坐在堂上看人批令牌,啧啧……”
他手掌一翻,捆得粽子似的孟扶摇被他轻轻巧巧翻到眼前,倒立着大眼对大眼。
战北野黑漆漆的眼珠不错眼的盯着她,突然从腰间解下一个精致的水囊,哗啦啦对着孟扶摇脸上便倒。
----------
孟扶摇的心抽了抽,无可奈何的想,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做什么都抢在人前面,不晓得轮到死的时候,是不是也抢?
这回战北野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清亮的女声突然从上方传来,刷的一下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楼梯中段,见孟扶摇俯身栏杆上,脸色已经回复正常,正扬眉看着下方那两人。
她漫不经心而言,却不知道庙外一株树后,有个身影突然微微一震。
一笑间朗月清风。
“喂喂你干什么?呜……”孟扶摇冷不防被浇个扑头盖脸,顿时大怒,伸掌就去拍战北野的手,战北野双指一夹,铁钳似的便叼住她手腕脉门,随即伸掌,极其不温柔的在她脸上一阵乱抹。
她闭上眼睛,懒洋洋翻个身,好像准备睡觉了,却突然伸掌一拍地面,整个身子箭般倒射出庙,人在空中,腰间长鞭已经荡开一个黑色的圆弧,带着凌厉的风声,霍霍卷向树后。
孟扶摇悻悻然,www.hetushu•com大骂,“你丫的老跟着我做啥?讨吃啊?”
“咝”,孟扶摇揉脑袋,“这谁肌肉生这么强悍,铁似的。”一边抬头讨好的对肌肉的主人微笑,“麻烦您,借个道。”
他脚尖一挑挑起长鞭,三把两把捆住孟扶摇,拎在手上,还顺手掂了掂重量。
“他好像是把我当第一个,”孟扶摇叹气,“可是那是他一厢情愿啊,姑娘我早已有了心上人,哪里看得上这个莽夫?”
“孟姑娘你不是解决了那事吗?”姚迅愕然。
“还好,不重。”
“喂你干嘛!”孟扶摇被他抓在手上一荡一荡,吃了一嘴土。
“你这话说得好,倒让我想起另一句话,”姚迅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吟哦般的道,“”蛟龙困于野,不过一时,但有契机,必将腾起……"
“杀了她,你还是老二,填房。”
“和那些只会尖叫的正常女人相比,我宁可做个更会杀人的变态女人。”
战北野怔一怔,下意识回头,便见姚迅的身影背对着自己,从另一面的窗户一闪即逝。
雅兰珠张大嘴,“啊?”
雅兰珠蹦起来,纤腰一扭手臂一甩,霍地从身后拔出一柄镶满七彩贝壳的小腰刀,她霍霍霍舞了一个刀花,雪亮刀尖反射阳光,逼人的亮。
“我将征服你。”
“我杀了她!”
孟扶摇咬着草芥不答,突然道,“喂,那雅兰珠怎么会缠上战北野的?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啊。”
长风寂寂,黑袍披散的男子久久未动,今夜屋顶上没有月亮,令人忽视那般沉凝的存在,他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再被发白的晨曦剥离出轮廓。
一霎间目光相对,少女颊上生出恼怒的嫣红,眼底光芒却越发的亮,胜似星辰,灼得战北野都怔了怔,只觉得这女子目光中自有威仪,下意识的松开手。
“听着,女人,”战北野牙齿亮得令孟扶摇不得不闭上眼。
人群轰的一声,都兴奋地躲桌子后去了。
“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孟扶摇拍拍手,“这位公子,你虽然长得差强人意,脾气却不合我意,女人是要拿来爱护尊重的,你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昭告对我的爱,你叫我还怎么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