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三十一章 宫变前夕

药丸服下,没多久少年的唿吸便舒畅了许多,孟扶摇把了把他的脉,知道虽然不能将毒除尽,但已经可以保住他的命,当下站起身来,四处寻找出口准备离开。
“同志,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尤其,当你其实根本无力施展暴力的时候。”
“有人告诉我。”少年的嘴立刻抿得很紧,看样子不打算再说。
“齐寻意好本事啊,”孟扶摇弹弹手中云痕给他的宫禁方位图,“他不是不掌兵的皇子么?哪来的掌控局势的力量?”
孟扶摇毫不意外的一伸手,接住了他落下的身体。
“唉,”她叹气,“明明伤重,还逞什么能呢?”
“你从哪知道这些最上层的隐秘?”孟扶摇好奇的看他。
孟扶摇有些失神,想着这样一双眼睛,为什么要去练那疯狂而诡异的“hetushu•com幽瞳”?
少年手搁在膝上,低眉垂目试探着自己体内的气息,听见孟扶摇说话他抬起头,幽瞳里微光一闪,那眼睛深邃而美丽,仿佛隔着雾气看见明月碧海之上冉冉升起无数渔火,迷蒙幽远,不可捉摸。
云痕又是一阵思索,半晌,才缓慢而凝重的答:“长孙无极。”今天还有一更。
她在四壁敲敲打打,这种“镜关”其实是一种阵法,利用的是反射和折射的原理,敲了一阵,手底声音突然一变,不再沉闷,变得清脆明亮,孟扶摇心一喜,正要去推,忽听身后有人道,“如果你想被箭射成刺猬,你就推吧。”
“我也不知道,”云痕眼神中有思索之色,“我只怀疑齐寻意背后有人相助。”
孟扶摇摇摇头,毫不客气一把撕和_图_书开他衣襟,果然见他胸口有一处草草包扎的伤口,孟扶摇皱着眉把那布带解开,立时浓厚的血腥气冲入鼻端,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狰狞的,皮肉翻卷的伤痕,像是宽刃的利器造成,微见青蓝色,显见有毒,伤口附近还有一道擦伤,带着烟火熏燎的痕迹,虽然不重,却看得孟扶摇目光一缩。
记得元昭诩曾经说过,整个太渊,只有一支火枪队,装备了五洲大陆目前最先进的武器火枪,一直掌握在皇太子齐远京手中,掌管这支火枪队的是太子亲信,如今这少年明明对齐寻意麾下燕裴两家有敌意,应该是太子的人,为何会受太子属下火枪队的伤?
喂完越想越不甘心,啪的一拍少年的脸,将那药丸打下他的咽喉,那手势,明显超过必要的力度。
还没想清和_图_书楚,便听得那人淡淡答,“如果可以,我还希望我的刀能架在你脖子上。”
孟扶摇仰头想了想,道,“好。”她笑得无畏,也有点小得意,“哎,让裴瑗不爽的事,我都想做做看,何况今日这宫中,我不和你一起想办法,也很难从裴家掌中逃走。”
少年微微皱眉,心事重重,“先前我赶去信宫给我们家主报信,想让家主通知太子,不想在仪门外遭遇太子的火枪队,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已背叛主人,否则……”
没办法,心痛啊,瓶子里是死老道士给的“九转还魂丹”,死老道士吹嘘说可生死人肉白骨,除了当年天下第一的帝梵天的“武功冢”里的宝贝,其他什么都比不上,如今给了这个连朋友都不算的家伙,实在心疼得很。
孟扶摇转转眼珠,想着云家http://www•hetushu•com和裴家交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元昭诩和自己栽赃嫁祸干的好事,不由有点心虚,赶紧转话题。
“否则你不会受伤,被迫在这里躲藏,还要抓我帮忙?”孟扶摇瞟他一眼,“你是云家的人?”
孟扶摇忍不住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半晌道,“好吧,你说,要我做什么?”
他的容颜说到底只算清秀悦目,这双眼睛却令人惊艳,看着那样的眼睛,就像坐于黄昏花丛之中,看前方河流河灯盏盏顺水漂流,清冷中有种宿命的安宁。
火枪。
她微笑着,轻轻推开剑尖,那原本磐石般稳定的剑,居然被她当真一推就开,而剑光一荡的那一霎,少年突然无声的倒了下去。
借着镜面的微光打量少年,他双目紧闭眉峰蹙起,脸色白得近乎透明,额间渗出细细的汗,无声滚hetushu.com入鬓发间,那黑发因此更黑,衬得神色如雪。
“谁?”
孟扶摇低头,看看颈间寒光闪耀的长剑,又看看对面少年苍白的脸,半晌,笑了。
不过现在不是疑问的时候,孟扶摇抿着嘴,从袖囊里取出一个小瓶,有点可惜的看了看,小心的倒出一颗紫色药丸,喂进了少年的口中。
“齐王今日带了杂耍班子进宫献艺,今晚酉时乾安宫家宴上给太渊皇帝祝寿,届时将在席上刺杀太子,逼老皇退位,与此同时,齐王的爪牙燕家和裴家也会动手,燕家借宴请外国使臣之机,调动宫内侍卫关防,裴家会指挥五万京军攻打宫城,我们要做的,就是赶在齐寻意发动之前,通知皇太子。”
“云痕,云家养子。”他答得简单。
孟扶摇转身,看着地下半坐起的少年,挑挑眉,“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