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三十六章 烈火皇城

“誓言算个屁!”孟扶摇突然飞快接口,“亏你还是个政治人物,不知道誓言就是政治家用来满嘴胡放的吗?”她手背在身后,走到云驰身边,突然一伸手,手上一个茶壶狠狠的砸在了云驰的脑袋上。
云痕默然,清冷的眼神里有莫名的光彩闪动。
云痕目中掠过惊讶之色,却并不愤怒,只轻轻叹口气,“你何必?”
“你!”
隐约听得信宫外御林军惊唿声起,号令声,踹开大门声随之传来。
方明河的大军正在叫开城门。
孟扶摇却已经不耐烦了,桌子一拍,问,“还不造?”
“孩儿带人去放火,”云痕头也不回,冷然道,“不仅这里要放,别的地方也要放!”
信宫内,在值戍房终于胜利会师的孟扶摇,注视着面前儒雅平和的男子,有点诧异屹立太渊朝廷历经多年逼迫而不倒的云家家主云驰,是这样一个温文得近乎柔弱的男子。
----------
“带上你信宫的所有护卫和信宫里的人下密道,然后,放一把火烧了这冷宫。”孟扶摇说得干脆,“这场火一起,你要做什么都方便得多。”
云驰一直在沉思,思考着孟扶摇大胆而疯狂的提议,http://m•hetushu•com今晚信宫被无声包围,他自然清楚,但是情势未明,也不敢有所动作,如今要他先动手,作为太渊官场老政客,他自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云驰那么沉稳的人,也不禁额上冒出冷汗。
云痕转首,袖子动了动。
《心太软》要钱版唱完了,又唱《笑脸》要钱版。
身后窗纸突然一阵红光闪耀,接着红光大盛,各处火头都已燃起,因为是处心积虑的放火,几乎在立刻,腾腾的火焰之龙便唿啸着穿越整个信宫,在各处宫墙廊柱之间肆虐,窗户瞬间变形,廊柱渐渐扭曲,艳红的火光上冲云霄,映红了皇城上空铁青的苍穹。
云痕掉转头去,明显不愿回答这个问题,孟扶摇越看越郁闷,她可以帮别人,却不喜欢被人当傻子利用,云驰老奸巨猾,明明自己心里打算和他们一样,连密道图都故意放在怀里等他们去拿,嘴上却满嘴推脱犹豫,好让自己那个坚刚忠诚的义子“鲁莽出手,挟持义父,抢走秘图,意图作乱”,将来万一有人追究罪责,他便可以推个一干二净,把大逆不道的义子推出来做替罪羊。
http://m.hetushu.com放火烧宫!”云驰眼角跳了跳,“这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孟扶摇倒笑嘻嘻的不在意,自己倒了茶喝了,跷着二郎腿哼曲儿。
她站着,手中茶杯突然重重往桌面一墩,咔嚓一声,花梨木的桌面突然下陷了几分,仔细看才发觉下陷的是桌子下那一方地面,孟扶摇笑着,不顾云驰惊骇的目光,抬腿便是一踢,轰隆声响,地面突然一分为二,现出暗门。
“胜利!”
“信宫是冷宫,仅是这里起火未必能惊动太子,何况外面人这么多,转眼火就会被扑灭。”云痕语气清冷坚执,听起来像是浮冰交击,带着宁为玉碎的寒意,"父亲是先朝夷国老臣,手中握有夷国皇室最大的秘密,那整个皇宫的密道图,你为什么不拿出来?
“烧,用力烧!”孟扶摇满地乱窜指挥信宫的侍卫,一边踢开门,顺手掀开一个侍卫的被窝,把人家光着屁股揪起来,“还盖什么被子!拿去点火!三十二个火头,我要你们立刻烧起来,否则我就把你们推到外面去。”
“很好,”孟扶摇一仰头将茶水喝干,站了起来,“就是要闹大,不闹大怎配惊动你家主子?http://www.hetushu.com”她环顾四周,笑道,“听闻太渊皇宫前身是夷国神宫,灭国之前夷国皇室挖了很多密道暗室,我先前已经见识了一个,现在我想再见识一个。”
云痕和云驰都愕然看着她,只觉得这女子真是个奇葩,这风雨欲来,宫杀正烈,眼见生死危机逼近眼前,她还有心情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此时,酉时一刻。
云驰脸色变了变,云痕已经抽身向外走。
齐王微笑着提起了名动太渊的杂耍班子。
信宫里的宫人都被从暗门送走,送到西六宫闲置的宫室躲藏,皇帝妃子少,西六宫闲置屋子很多,孟扶摇另派了一批侍卫分散过去,嘱咐他们见到空屋子就烧火,然后自己找地方躲藏。
孟扶摇撇撇嘴,摇头,“你打算亲自动手揍倒你‘忠于大节不肯从权’的义父,然后背上不孝的罪名和所有罪责?值得么?不如我这个外人替你动手。”
“你干什么去?”
因为心情不好,她下手便狠了点,特意选了黄铜的茶壶,她真气被锁,筋骨却劲力未失,这一下下手极狠,估计云驰要得个脑震荡。
酉时正。
外面是三千敌对的御林军,等着乾安宫放出信号便斩草除根,信宫侍卫们都和-图-书知道今晚将有大变,生死存亡关头,居然没有人对此大逆不道的命令提出异议,都沉默而快速的准备易燃物,提出菜油,准备火把……
两指分开,形若剪刀。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节节挨打接连被削权了,”孟扶摇讥诮的看他,“你实在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根本没搞清楚成王败寇的道理,齐王若杀了太子,你云家没罪也有罪,不诛也得株;太子若灭了齐王,放火烧宫试图谋逆的就只会是外面燕家的御林军,与你这勤王功臣,有啥关系?”
云驰苦笑,沉吟道,“孟姑娘,这个这个……”他终究是不敢将造反两个字说出来,只得含煳的道,“人手我是有一些,进不去乾安宫,确实可以在这里闹出点事情,只是兹事体大……”
“常常的想,现在的你,就在我身边数着钞票,可是可是我,却搞不清,你的口袋里还有多少,但我仍然、仍然相信,你送我钻戒一定可以,书上说有钱人千里能共婵娟,可是我现在就想帮你把钞票管,听说过许多山盟海誓的表演,我还是想看看你,银行存折的数字……”
打成傻子才好咧,叫你个贱人装!孟扶摇恶毒的想。
哐啷一声,云驰应声倒地,孟扶摇拍拍m.hetushu.com手,微笑,“很好,倒得很合作。”
孟扶摇一把将云痕推下地道,自己也跳了下去,地面暗门关闭,御林军冲进门前那一霎,她突然伸出手指,比了一个得意洋洋的手势。
云痕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还真的打算自己背负全部责任,看得孟扶摇气闷。
“那是先王御赐!非宫城倾颓帝王受难之时不能动用!”云驰赶到云痕身边,顿足,“为父发过血誓!”
“好了,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孟扶摇拍拍手,微笑,“只要太子能冲出宫外,他麾下八万禁卫军就在京中,比从郊外赶来的京军更具有地利,到那时双方大战一场,齐寻意多半讨不了好。”
“就怕太子冲不出宫。”云痕目光微微担忧,孟扶摇摇头,笑道,“咱们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他还不能把握时间觉察危机,那死了也活该。”
云痕默然,孟扶摇已经俯身在云驰怀里一阵搜索,很快摸出一张布帛,展开一看孟扶摇连连冷笑,“太渊皇宫地下密道图,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爹居然带在身上,你敢说他真的不赞同我们的疯狂想法?”
“我总是钱太少,钱太少,数了半天还剩几张毛票,我无怨无悔的说着无所谓,其实我根本没那么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