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三十九章 一箭惊心

孟扶摇突然想笑,笑意未出又有点想哭,结果她没笑也没哭,气一泄,直接栽下来了。
那火焰绕身而行,却不觉灼痛,只觉得温暖而迷幻,如浸入融融温泉,从手指到脚趾,都是舒展的,这一夜惊险迭起,奔波劳苦,都似瞬间被温柔褶起,抚平,再被云淡风轻的拂去。
……
那样复杂至无可言传的目光,重锤般敲击在众人心底,一时大家都忘记了动作。
这一霎只若星火一闪,这一霎却又似漫长千年。
“咻!”
尤其当元昭诩怀中突然一动,钻出个雪白大脑袋,大脑袋转转黑眼珠,看见那刀光,突然飞快http://www•hetushu•com拔了根毛,横毛,一挡。
他落地,浮云飞卷般一翻身,手中已经多了张弓。
尤其当读懂这句唇语的时候。
身后男子的气息温醇得像个令人迷失的美梦,又或是从四季如春的轩辕国飘来的春风,又或者太渊最美的莲池里荡漾一池幽香的碧水,柔软、魅惑、而又无处不在。
他的唇离她如此近,近到马背移动间时不时擦过她耳廓,透心的痒,灼热的唿吸拂过脸颊,轻软湿润如同一个细腻的吻,孟扶摇僵着背不敢动弹,全身却一寸寸的软下来,软成绵,成雾,成网hetushu.com,横也是丝竖也是丝。
这一栽她就心中暗叫糟糕,无论如何元昭诩现在是齐寻意的帮手,自己抢马过关失败,云痕定然不肯独自逃脱,却又是自己害了他。
朱红弓弦深黑箭翎,铁质箭头幽幽闪光,他轻笑着,手指翻飞,轻轻巧巧搭箭,拉弓,弓成满月,在满面惊色的燕烈目光中,在被扔下马怒极追上的齐寻意的惊诧中,在身后黑压压一片侍卫追逐而来的步声中。
孟扶摇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和元昭诩的重逢,也许在某个节会的场合,也许在某个贵族的邀宴之所,也许在他国——但她从未想过,hetushu.com她会在太渊宫变之夜,和他再次相遇,而相遇时,他站在她的敌人身侧,而她的刀,指着他的心。
她栽落,落入一个温暖的胸膛,他衣领外露出的肌肤和他的缎质长袍一般的光滑,带着奇异的淡香,她后颈的肌肤微微蹭上他的胸,只觉得全身都似在一霎那着了火。
别来,无恙?
孟扶摇于马上回首,怔怔看着那如鹰隼之眼紧盯着她的箭矢,以及,弯弓搭箭的雍容尊贵男子。
“我真想吻你……”
唯有那目光所向的男子,依旧浅浅微笑毫不动容,执弓的手稳定如山,弓弦拉得过满,在他掌下吱吱低吟,听起来和-图-书像是意蕴深长的叹息。
没有声音的问候,如巨雷响在心底。
这一刻空气突然沉静下来,静得听见火把毕剥之声和因为紧张而显得压抑的唿吸声,火光里扭身回首的女子,脸容平常,目光却清亮干净如远山之上不化的雪,那目光中一点点浮现的,是惊讶、疑惑、震撼、不解……是千言万语,所有欲说不能说的心事。
指向,孟扶摇。
他被她的刀子指着心,依然微笑如故,甚至还问候殷殷。
箭矢森寒,从未如此刻森寒。
孟扶摇定在马头,身子倒翻,刀子还亮着,心却已经莫名其妙的软了。
她摸摸脸,好像也烧着了。
他手指一www.hetushu•com寸寸后挪,箭在弦上,必发!
孟扶摇颤了颤,有点恍惚的想,这人的声音是不是也曾被下了蛊?再简单不过的字眼,由他说出来,便似每个字都下了金钩,一起一伏的钓着聆听者的心。
它以为它屁股上的毛是干将、莫邪名剑吗?
话音刚落,身后一空,温暖源泉突然散去,令得孟扶摇心似也空了一空,她霍然转首,便见宽衣大袖的男子飘身后退,让出了身下的马。
“可惜……现在不能。”
恍惚里听见那人声音低低响在耳侧,带着微微笑意,听见那般的笑,便觉得四季的花,都在一霎那开了。
那声音顿了顿,再次漾起时已经多了淡淡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