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五章 活色生香

孟扶摇被那故意曲解的家伙气得脸色一黑,看见元宝的狼狈模样又是一阵开心,某大人裸奔的样子实在不如平时优美,白毛一团一团的凝在一起,湿淋淋的滴着水,肚皮那里一大块粉红,孟扶摇伸指就弹,元宝大人张嘴就咬,孟扶摇大笑声里,已经一把抓过元宝大人,奔入帷幕中。
又拍拍手,立有侍女姗姗而来,一个端上一座精巧的小烘炉,将纱幕后另一层厚锦帷帐用压石压了,四面遮挡,亭中立时暖意如春,一个送上一套干净衣服,元昭诩亲自接过搁在了几案上,亲自翻了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才将衣服递给孟扶摇,孟扶摇喜道,“你难得这么体贴。”正要进去换衣服,忽听他道,“介不介意一起换?”
可怜的元宝大人拼命挣扎,依旧不能摆脱她的魔爪,它挣扎着哀怨的回首向元昭诩求救,元同学袖手微笑旁观——和刚才看孟扶摇落水时一个德行。
元昭诩慢条斯理啜一口酒,不说话,孟扶摇正在得意,忽听他喃喃道,“我亲自把握过的尺寸,怎么会嫌大呢?难道你最近胸又小了?”
留下元昭诩似笑非笑斜倚亭栏,听着帷幕里那天生冤家的一人一鼠不停斗嘴。
美人推琴http://www•hetushu.com而起,曼步过亭台,微微俯身,一张近看越发让人心跳加快唿吸窒息的脸缓缓凑近,近得快靠上孟扶摇花猫似的脸,长长的睫毛几乎扫到孟扶摇,唿吸间松兰似的清郁之香,和着湖上凉风扑过来。
她这里胡思乱想,那厢元昭诩闲闲答,“我本来就是无极太子的上阳宫幕僚兼这个沧阑行宫的总管。”
冬亭向火,锦幕泄春,某人却全然不知自己已被看光,忽一个侧身,挺秀的胸便在帐幕上勾画出令人心跳的弧度,令人很难想象,一个人的身体可以长成这般恰到好处,纤细处不多一分,丰满处亦不少一分。
等孟扶摇抒发完她对元宝的痴情爱戴仰慕和相思,雪白的血统高贵的天机神鼠元宝大人已经变成了毛色一块黄一块白疑似低等仓鼠的湿鼠——孟扶摇已经把自己的脏花脸在它身上擦干净了。
她这里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头顶那人忽然一笑,手指轻轻一牵,孟扶摇顺势飞起,在半空划过一道黛色弧线落入亭中,她落地的方向正对纱幔背后,目光一转便看见踩在某鼠辈脚下的弹弓,立即找到了真凶。
元昭诩微笑答,“人间最欢喜事,莫过于美和*图*书女在眼前落水,可饱眼福,可共衣服,还可一起向火,如果美女因此伤风,还可以问候于病榻侍候汤药茶水,一番殷勤,何愁芳心不系于我?我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吱!!!”
孟扶摇这才微笑的放开肥鼠,顺脚把那见鬼的弹弓踩碎。
“扑通!”
果然是个美人,男美人。
孟扶摇一怔,抓住栏杆的手一个控制不住,啪的一声栏杆断了。
“喂,你能不能说人话?”
孟扶摇的心因此也漏跳一拍,突然想起太渊宫变那夜,宫门前元昭诩微笑凝视的眼神,一般的若有深意,然而这般深意总似蒙了层纸般,朦胧模煳,带着点令人不敢戳破的神秘。
“青楼。”
话音未落,她很不雅很煞风景的打了个喷嚏。
“以后有的是机会。”元昭诩牵起她的手,“现在陪我去一个地方,我想你一定很有兴趣。”
水面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
“啊!”
“哪里?”
真凶见她爬了上来,撒腿就跑,孟扶摇狼扑过去,恶狠狠抓住它,不待这家伙挣扎,便拼命的把脸往它毛茸茸的身上磨蹭,一边擦一边哭诉,“哎呀元宝,哎呀宝宝,哎呀我的元宝大人,我可想死和-图-书你了……”
然而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便逝,孟扶摇觉得根本不可能,元昭诩怎么知道自己要来无极?又怎么能猜到自己会到这个行宫来?今天自己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临时起意嘛。
果然,少顷,帐幕被恶狠狠一掀,孟扶摇大步跨出来,满脸郁卒,乌黑的大眼睛恨恨瞪着元昭诩,可惜某人视而不见,径自对她举了举杯,道,“穿着还合适么?”
或者,是自己不愿戳破。
孟扶摇无奈望天,决定不和这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在这个问题上斗嘴,一屁股坐到他身侧,不问自取的拿过酒壶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恨恨道,“你真卑鄙,看见我落水也不救。”
“吱吱!!”
孟扶摇目光落在他掌心,肌肤光滑而纹线分明,哎,智慧线又直又长,绝世聪慧……感情线挺深,就是有点纠缠……姻缘线几条?一……
他微笑看着纱幕——烘炉火光微红,照出明黄帷帐上的影子,优美颈项,双臂修长如精致玉竹,到了腰间是一处惊人的收束,流畅而美好,而再往下,便是倒放琵琶一般的动人弧线,一起一伏,皆是造物所钟。
孟扶摇几乎要和这湖水一般的荡漾了,喃喃道,“我这不是每次都被你害的么……www•hetushu•com
孟扶摇黑着脸答,“嫌大。”
帐幕上那影子惶然一跳,随即便见她滑稽的团团一阵乱窜,大抵是在寻找元昭诩到底从哪里偷窥,连她在穿抹胸都知道,转了一圈发现帐幕严丝合缝,随即大概想起来了怎么走光的,赶紧灭了烘炉的炭火。
元宝大人奔到亭角一颗明珠前照自己的尊容,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喂,洗澡爽吗?”
元昭诩微笑,伸出洁白修长的手,递向孟扶摇。
“吱吱!”
----------
元昭诩却已将眼光慢慢的转了开去,看向湖心,忽微微笑了笑,道,“抹胸穿得可合适?”
……
“嗄!”孟扶摇大骇转身,正要严词拒绝这般香艳的要求,却见元昭诩手指伸向水面,然后某个湿淋淋的肥鼠顺着他的手指爬了上来,也正在阿嚏阿嚏的打着喷嚏。
声音低沉优雅,带着永远不变的笑意。
元昭诩微偏头听着,眼神里渐渐浮起一层笑意,和他平日有些烟水茫茫飘忽不定的笑比起来,这一刻他的神情真实而温暖。
他懒懒坐下去,执起白玉杯,仰头向着天青的苍穹,等着。
孟扶摇一开始听他语气调侃,准备去掐他,听着听着却红晕上脸,只觉得元昭诩语气半调和图书笑半认真,说到那句“何愁芳心不系于我”,眼光流荡,似笑非笑,满湖碧水烟波渺渺,都似倒流进了他眼波。
她仰起脸,上方,纱帘被侍女卷起,亭中人手按琴弦,浅笑吟吟的看她,乌发同浅紫衣袍一同散在风中,优雅如静水明月,飘逸似高空流云,光华无限,举世无双。
“哦,我忘记你是鼠辈,说不了人话,对不起对不起……”
报复完元宝大人,孟扶摇转身,倚在亭台上的元昭诩笑看着她,突然一扬手,淡紫外袍如一朵云悠悠罩落,将孟扶摇裹了个严严实实。
火光熄灭,帐幕一暗,活色生香的女体不见,元昭诩却在微笑……这炭火不是等闲的取暖之火,是用穹苍雪山上的铁树所化之炭,所生之火凝气固神,但刚火霸道,等闲人消受不起,她武功底子虽好,但再烘下去也不成,现在,正好。
孟扶摇无声吸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尽,搁下酒杯时已经转了话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逼人下水的元宝大人,自己下水洗澡去了。
不是没想过来无极会遇见元昭诩,但也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巧,倒像某人算准自己会来,特意在这里等她一般。
“哦,元总管,”孟扶摇笑眯眯看他,“不邀请我参观下这座行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