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六章 买醉青楼

----------
元昭诩拉着男装的孟扶摇便走,孟扶摇用指甲恶狠狠掐他掌心——你丫的好像是常客啊,连暗语都会。
他那个扶摇二字轻轻上挑,听起来有股调笑的意味,孟扶摇红了红脸,嘴硬的答,“我是想问你,什么叫‘嫩些’?”
他携带大量黄金渡海而来,以重金叩开中州各级官吏的门,来了没几个月便轰轰烈烈开张了春深阁,开张第一日便以高鼻深目肌肤如雪发丝似金的西域舞娘吸引了中州百姓的目光,自此日日生意爆满,时时满阁春深。
搞错没,那四个加起来她孟扶摇怎么看都没有四十岁,最小的那个,身量未足,稚气犹在,竟像才六七岁光景,这是托儿所还是青楼?
“春深阁”,中州首屈一指的销金窟风流窝,美酒最http://m.hetushu.com美,老鸨最俏,歌舞最佳,美人最多。
等到门帘一掀,进来数位娇怯怯的女孩时,孟扶摇已经大着舌头,拉着元昭诩袖子,贼兮兮要求,“你换女装给我看看好不好?一定是个绝顶伪娘……”
好吧……孟扶摇对自己说,虽然自己对元昭诩很有好感,但是其实也不希望谁去心仪谁——她没打算谈恋爱哎。
一进大厅,肉香酒香脂粉香夹杂着口臭汗臭以及辨不明的各种浑浊味儿扑面而来,更有一阵阵谑笑的浪潮此起彼伏,一楼穿梭着红巾翠袖,二楼跳着西域肚皮舞,三楼赌坊唿卢喝雉,四楼……四楼静悄悄。
孟扶摇自认为没见过哪位男子对着自己心仪的女子能够堂皇光明的说要去逛青楼。
这世上有hetushu.com一种人,他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永远与众不同。
好吧……孟扶摇有点寒碜的想,是自己自恋吧,元昭诩什么时候正式说过心仪她了?
一人一鼠没完没了的对峙,元昭诩却已抬头,目光深深,看着前方精致楼阁的匾额。
孟扶摇从来就不是个肯轻易认输或不战而溃的人,她越喝越起劲,越喝越嚣张,从凳子上喝到桌子上,从桌子上喝到酒坛堆里,精致的雕花小酒坛在她脚下堆成小山,孟扶摇犹自举坛对着元昭诩敬酒,“喝!宁可胃上……烂个洞,不叫感情……裂条缝。”
“春深阁”的主人却不是中州本地人,而是远自海那边高罗国而来的大商贾托利。
有龟公过来殷勤相问,元昭诩笑笑,道,“寻个新鲜的,嫩些。”
这是孟和图书扶摇醉得钻到桌子底下时的最后一个念头。
“春深阁”。
元宝大人听见声音,从元昭诩怀里钻出头来,看见孟扶摇那一下,顿时目光一亮,忽地一窜而出,啪的也揍了孟扶摇一下。
元昭诩自动帮她翻译,“它的意思大概是,这样对称,更美。”
……靠,童妓……
孟扶摇默然,突然伸手,闪电般在元宝大人嘴边各拔一根胡子,随即微笑,“好,对称美。”
孟扶摇打了个酒嗝,捧着沉甸甸的,一个变成两个重的脑袋,晃动着光怪陆离五颜六色的视野,看见幔帐是飞旋的,美人是颠倒的,看见元昭诩微笑踱过去,拉着最小的那个问了些什么,又说了些什么,那些孩子先是摇头,随即不知怎的都哭了起来,扑通通给元昭诩跪下了。
那还郁卒什么呢?孟扶摇http://m.hetushu.com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烦躁,抬手啪的揍了自己一下。
孟扶摇虽然对他邀请自己逛青楼有直觉的郁闷,却也知道元昭诩绝不是真的要逛青楼,乖乖随他进了四楼雅阁,雅阁装饰极为富丽,不下王侯之家,小厮流水般送上酒菜来,不多时元宝大人就喝醉了,左拥右抱着两枚扶风大枣睡着了。
据说他这个春深阁的名字,也不是他这个外国人起的,而是他先后上门十余次,送上无数名品古董精致金表,才请到太子侍从白大人给写了匾额。
比如元昭诩。
龟公立时眉开眼笑,重重一躬,“您四楼请!”
元昭诩含笑,仿佛没看见她诡异的动作。
元昭诩听见这句倒敛了笑,淡淡道,“稍候便知。”
掐了半天,某人终于回首微笑,俯首在她耳侧轻轻道,“你是在吃醋吗?hetushu.com扶摇?”
……
在无极国,任何东西只要和“太子”两字沾边,那就是身价百倍人人艳羡,托老板有了这宝贝,更觉得腰杆都直了几分。
元昭诩从头至尾斜倚着椅子,喝得举重若轻,连抓个酒坛的姿势都那般优雅,越发对比出两人气质在此刻的巨大差别。
那几个女孩对望一眼,都向两人福了福,孟扶摇一抬头,“哈”的一声笑,醉醺醺的一指,“……谁家的……萝莉……跑错门子……了吧……”
孟扶摇一直和元昭诩对饮,她一向自诩酒量甚豪,发誓要把元昭诩灌倒,好让这个从来都占自己上风的人输一回,不想元昭诩连酒量都深不可测,一杯一杯的喝下去,越喝越清醒,越喝目光越亮,越喝越让孟扶摇崩溃。
孟扶摇猝不及防被扇,顿时大怒,元宝大人对她一龇牙,“吱吱”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