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九章 天下之杰

孟扶摇停住,眯眼望进那疯女瞪大的瞳仁,那里映出的人影身材颀长,白衣洁净,是宗越。
孟扶摇气得鼻子都快冒出烟来,半晌将胸一挺腰一收,一言不发的从宗越身边走了过去。
笑意未去,突然眼前一暗,砰一声,低头走路的孟扶摇撞上了别人的胸。
满堂震惊里,长孙无极慢条斯理收回手,将含在口中那一口毒酒喷在了临江王脸上,指着脸部立刻溃烂的临江王尸体,微笑道,“你定然无脸再见我长孙氏皇先祖,侄孙替你省事了。”
孟扶摇目光立刻如刀子般亮了起来,磨了磨牙齿,自己觉得比那疯女还锋利些,才阴恻恻道:“纵然只是个自大的沙猪,也该知道,有些事很卑鄙下流,比如,跟在女人身后偷窥。”
当时十岁少年负手微笑,莽莽草原上他身躯最矮,却令十万戎兵在他脚下齐齐矮身屈膝,无人敢高他一头。
她在想昨日姚迅提起的长孙无极的事儿。
十三岁临江王叛乱,计划先斩杀长孙无极,设宴邀请太子,长孙无极轻衣简从应邀而至,酒过三巡,临江王按规矩来敬酒,端着无色无味的毒酒,身后跟着改装过的名刺客疏影,长孙无极将毒酒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回托盘时,搁下杯子的手突然就穿过了正在得意的临江王的胸膛,生生抓出了疏影的心。
叫声高亢,似是有人哧啦撕破了带血的布帛,再霍然扬手掷向天空,于是满天满地都是那充血的色彩,豁剌剌遮没人的全部视觉和知觉。
这一声叫让孟扶摇若有所悟,赶紧抬头,却已经迟了一步。
对方胸前衣服里立即钻出个hetushu.com雪白的球,抚着被撞扁的肚子,恶狠狠的一爪击出,虎虎生风。
孟扶摇拉着元昭诩窜上墙,姿势极为不雅的蹲在墙头上,伸手抓了个石子,远远对着下方黑沉沉的院子一掷。
孟扶摇的眼光,再次从疯女背后掠过,突然笑了笑,慢慢退了出去,出门前,她还小心的把门关好。
“豁拉!”一声,孟扶摇身侧的窗户窗纸突然破裂,里面闪电般伸出一双枯瘦乌黑的手,唰一声抓住了孟扶摇的左臂!
“长孙无极你这个血统不正……”
孟扶摇手指一弹,一缕劲风飞射,那鬼爪般的手霍然缩了回去,伴随着一声嘶哑的惊叫,撞在空寂的室内阵阵回响,声音未散,孟扶摇已经推门走了进去。
奇怪的是,宗越明明对着她轻咳示意,却不是看着她的背影,从疯女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的目光直直落入疯女的眼中。
“哎呀,怎么一撞就倒了?你确定你是男人?抱歉,我一直以为你是男人,原来你不是。”
他居然还弯弯腰表示歉意。
夜幕降临,今夜微星淡月,东角巷尾一座酒楼的灯光远远照射过来,将孟扶摇的影子拉得长长镀在地下。
孟扶摇眯着眼,回想着姚迅夸张的语气,不由一笑。
结果那个强大的人眼睛也不眨一下,笑看她等着她的下文。
好在十五岁后,长孙无极突然沉静了许多,再没动不动就做件大事来惊世骇俗,他甚至从未参与过各国政治争斗,对版图扩张也好像没什么兴趣,始终甘于位居天煞之下,做五洲大陆的第二大国,也幸亏他终于低调,否http://www.hetushu.com则只怕各国暗杀团也会抢先惦记着他,他在暗杀名单上的名次,只怕也要挪挪前了。
十五岁长孙无极出使扶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去扶风转了一圈,扶风两大部族突然就开了战,三年战争后两大部族裂为三大部族,再无余力窥视邻国无极。
“纵然只是我的小厮,也该懂得基本的礼仪,比如,不要在别人家乱跑。”
----------
细若游丝的声音飘荡在寂静的空间里,鬼气森森而又满含恨意,一字字分金碎玉,从齿缝里磨了又磨,令人听了不禁相信,只要长孙无极在这里,这女人一定会扑过去把他撕成碎片,一口口吃下去。
姚迅最后用一句极其感叹的语句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长孙无极,天下之杰!
宗越的笑,一分分如这冬日的花,不张扬却夺目的,亮了起来。
她弯弯腰,一个装模作样的道歉礼还没做完,便大笑着跑了开去,留下宗越若有所思,立于风中。
七岁绘无极国军事舆图,将无极国两线兵力兵制改革调整,硬是将原先区区十万军扩展成七十万,分别钳制临疆三国。
宗越淡淡的看着她,“你是女人?哦,你是女人,抱歉,我总是想不起。”
她心中有事,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元昭诩只是微笑,乖乖任她拉着走,元宝大人从元昭诩怀里探出头来,恶狠狠盯着孟扶摇的手,似乎想用目光将这只讨厌的爪子盯掉。
孟扶摇眼光落在地上地铺一样的破床上,看见被褥稻草上深黄浅黄一块块斑痕,气味熏人,走近一看才发觉是排泄http://www•hetushu•com物的痕迹。
冬日的风沉稳凝重,风里有女子未曾散去的处子淡香,那香气似有若无,不仔细去闻再也闻不着,却令人只觉得心情愉悦。
孟扶摇眼瞳一缩,看见掐住自己手臂的手,瘦得青筋毕露,尖利的指甲内满满泥垢草屑,手背上还有点褐色的斑痕,这双悍厉而又虚弱的手,其实连她的手臂都抓不稳,不住在风中瑟瑟颤抖,却拼命的将指甲往她肉里掐。
十岁无极国南疆叛乱,南戎和北戎部落为争夺肥沃草野爆发战争,祸及周边各州百姓,还是少年的长孙无极千里驱驰,只带着十名护卫深入乱区,所有人都以为这少年有去无回,不想三天后,微笑的少年左手牵着南戎族长,右手拉着北戎族长走出大帐,两个彪悍汉子,当着千万士兵的面,一个头磕下来,生死仇敌从此成了生死兄弟。
转过身来,宗越正平静的看着她,语气也很平静,出口的话却让孟扶摇的火气腾腾的冒起。
这一撞触感很诡异——额头下似硬又软,隐约还有吱哇一声乱叫。
以至于后来各国差点将长孙无极列为拒绝往来户,因为被这样一个人惦记着关心着,实在是件很可怕的事。
室内果然比她想象的还更破败,一看就是个疯子居住的房间,满地东倒西歪的用具,地面灰尘足有几寸厚,那女子着一身破烂得看不清颜色的衣服缩在墙角,满面乱发披散下来,身周散发着腥臭酸腐的气味。
半晌,宗越淡淡笑了,想起刚才她那坏心的一挺胸,阳光从她美妙的身段滑过,飞红溅绿的溅开去,溅进他的眼睛,竟然迷惑得他一时hetushu.com失神,让他这个从不让人靠身的人,竟被撞个趔趄。
她下意识的向前一步,想看清这女子。
与此同时,刚才那破碎而尖利的女子声音更近的响起,“……你来了!你来了!我们同归于尽,同归于尽!哈哈哈哈……”
“的主子长孙无极。”孟扶摇悻悻,快速说完。
孟扶摇面纱蒙着脸,抱着一堆宗越要买的药草,从集市上回来,一路目光呆滞,若有所思。
正因为长孙无极惊才绝艳,于国有巨大贡献,所以无极国皇帝特意以国号赐名长孙太子,这在五洲大陆,是至高无上的莫大荣耀。
完了脱下如同皮肤的手套,扔到地上扬长而去,从头到尾,他连一滴血都未曾溅着。
远处有侍卫唿喝声,元昭诩一拉孟扶摇,退出德王府外墙,一直退到王府外一处巷子里,还没站定,突然听见利箭飞射的声响!
那样的眼睛,在冬日的寒风里瞟过来,四季便永恒是春,除了元昭诩别人再不能拥有。
这厢孟扶摇抬头,便迎上一双明光荡漾的眼眸。
从此后长孙皇族上下,再无人敢有丝毫异心。
“这在想什么呢?”某人嘴角弯弯眼眸弯弯,虽然戴了面具,但就凭那双眼睛便足够醉人。
听见后几个字,元昭诩反倒有些诧异,侧首看了看她,问,“怎么会突然想起太子殿下?”
那女人惊惶的看着她,乱发间双眼疯狂迷乱,眼神里闪烁着青紫黯沉而又火花迸射的光,那眼光四处跳跃,溅到哪里哪里便似着了妖火。
孟扶摇立即回过脸来,嫣然一笑,她沐浴在阳光下的经过易容的脸容平常,一双眼睛却华彩闪烁,光芒慑人。
“长孙hetushu.com无极……你这妖物……”
“其实,你确实很女人……”
女子尖叫声果然立刻响起,但只说了半句便似乎被人捂住了嘴,与此同时火把次第燃起,一阵杂沓脚步声远远传来,德王府侍卫被惊动了。
孟扶摇咦了一声,愕然道,“昨天还没有守卫,今天怎么就有了。”她回头看元昭诩,元昭诩负手立于墙头,注视着下方黑暗破败的园子,眼底渐渐浮出奇异的神情。
遇见疯女后,当晚德王那里就来了人,不知和宗越说了什么,宗越再三警告她不要再接近那个院子,孟扶摇原本对这闲事没多在意,这下倒激起了兴致,忍不住问消息灵通的姚迅知不知道这女人提起长孙无极的内幕,谁知姚迅一听这事和长孙无极有关,立即说了一大堆话,孟扶摇被逼着听了一整晚太子殿下的丰功伟绩。
“想……你……”孟扶摇转转眼珠,笑嘻嘻的拖长调子,等着看元昭诩脸红。
可惜击到一半,爪子里突然被塞了一个果子,某大人反应也极快,立即缩回“鼠爪拳”,抱着果子啃去了。
孟扶摇眼底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这般模样被禁锢在德王府的一个破院里?又怎么会和无极国最尊贵的太子结怨?而既然这是个危险人物,胡言乱语诋毁当朝太子,按说德王应该好好管束,可他为什么连看守的人都没派,放她在那自生自灭?
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轻咳。
擦身而过时,她突然横肩一撞,宗越好像正在出神,不提防竟然被她撞得一歪。
孟扶摇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左右张望,突然鬼鬼祟祟一牵元昭诩的手,拉着他便转到德王府西南围墙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