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十三章 绿珠之会

“啊?”孟扶摇愕然抬起头来。
到了这时候,再说什么哎呀好巧就是矫情,元昭诩很明显知道她的落足处,他这么个深沉人儿,愿意玩“邂逅”的把戏,她陪着就是。
“不嫌重?”
她长长的眼睫毛刷啊刷,几乎要刷到元昭诩手上,元昭诩微笑着用手指一捏。
中州西南,有山名“绿珠”,和中国古代史上那位美妾同名的绿珠山,也和美人绿珠一般,娇小,玲珑,云鬟雾鬓,翠黛当风,盈盈脉脉于碧水之间。
还有这花花绿绿七个口袋巴掌大的东西,是个啥东西?
孟扶摇呆滞的转头,便见元宝大人蹲在不远处,很欢喜的等着元昭诩给它穿“作料袍”。
“那是元宝的袍子。”元昭诩很好心的解惑。
这个人,总是能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和她“不期而遇”。
奢侈啊,浪费啊,暴殄天物啊!
就是元宝大人脸色不太好看,鼠脸挂得像个番薯,当然,孟扶摇从来都不认为自己需要理会不相干的鼠辈的意见。
孟扶摇拎起那件“疑似袍子”,眼神里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也难说,世人愚钝,真假莫辩的事儿从来都有。”元昭诩依旧http://m.hetushu.com神色淡定,见孟扶摇将鱼整理完毕,不急不忙从袖囊里掏出个五颜六色的小布包似的东西,上面有很多口袋。
什么人出门游荡,还把这些东西带在身上啊。
这是冬日,溪水结冰,元昭诩仅凭听力,就能背对着冰层听见水下鱼游动的轨迹,并准确的将那滑得要命的东西一叉一个准,不说武功,这听力和准确度只怕也是天下少有了。
绿珠山顶,有层叠的平台,望之有如美人髻,平台侧溪水淙淙,游鱼如梭,是极佳的好景致。
某人闲淡的躺在她身侧,长长的睫毛在他眼下覆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今天他看起来脸色有点苍白,精神也懒懒的样子,倒更显出几分乌衣子弟的风流气质,半阖着眼支肘躺着,手中还拿着一根和他气质很不相符的树枝。
随即一脸黑线的看见元昭诩慢条斯理的把各个瓶子里的东西往鱼身上抹,从气味可以闻出来——盐、梅子、酒、姜汁、酱、醋、甚至还有胡椒。
“那她为什么说你们太子血统不正,篡位窃权?”
“荒谬,”孟扶摇嗤之以鼻,“无极老皇又不是www•hetushu•com蠢人,自己儿子是真的假的也分不出?”
抬起头,对面,含笑的男子,长眉挑出流丽的弧度,眉下深邃的眼,挺直的鼻,和微抿的唇都精致得令人想泪奔,那种美像是漫山枫叶将红未红,深红的底色上一点明艳的微黄,清艳中有种恰到好处的华贵与端凝,所见者不仅眼目皆醉,神魂也是足够颠倒的。
其实几天不见,孟扶摇突然觉得,很喜欢他这样突然出现的方式。
任何事情,带着心绪去做难免有些失常,孟扶摇抓着烤鱼,啃得面目狰狞形象全非,牙齿磕在骨头上咯咯的响,让蹲在一边优雅吃野果的元宝大人鄙视得不住挪屁股,只想离这个粗人远点再远点。
孟扶摇好奇的凑过来,“这是什么?”
“偶尔。”
“反正它肉多,耐扛,而且它喜欢水晶。”
孟扶摇呆呆的看着某人奢侈的烤鱼方式,一时忘记了反应,这些作料,对现代人说起来简单,然而这是在古代,尤其在五洲大陆,这些东西很珍贵难得,特别后三种,醋在五洲大陆叫做酢,非达官贵人不能享用,胡椒更是西域高昌国才有的特产,五洲各国还和*图*书没有种植,这七种作料齐全,向来只在国宴上才有可能,如今就被这人随随便便拿了出来,用来烤溪水里随便叉的鱼!
孟扶摇捋着袖子,蹲在溪石边杀鱼,想了想,问元昭诩,“那晚那乱叫的女人到底是谁?看样子和你们太子有仇怨,你不是太子近侍么?你该知道的吧?”
一排三个,躺得整齐。
孟扶摇没有转头,依旧晃啊晃注视着天上浮云,眼底却浮上闪烁的笑意。
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啃完,孟扶摇将骨头一扔,摸摸撑涨的肚皮,喃喃自语。
孟扶摇跷着腿躺在平台上,嘴里叼着一枝草芥,若有所思的想心事。
“德王妃是临江王长女,临江王当年意图谋逆被杀,满门被诛,只有这个长女因为当时已经是德王妃,没有受到牵连,但是遭此巨变也疯了。”元昭诩语气轻描淡写。
元昭诩盘坐枯草之上,这人无论什么姿势都不掩优雅风流,闻言微微的笑,上挑的眼角越发华光摇曳,道,“那是德王妃。”
突然身侧光影一暗,有人比她姿势更悠闲的在她身边躺下,他躺下后,某雪白肥球蹭蹭蹭爬出来,在他身侧,以一模一样的姿势躺倒。
和图书那以前它怎么没穿?”
孟扶摇侧过头来,含笑看他准备搞什么幺蛾子,却见元昭诩明明坐在她身边,面对着她背对着微微结冰的溪水,却头也不回,反手嚓的一戳。
“美人赠我烤鲜鱼,何以报之……”
元昭诩依旧含笑看她,眼神平静,孟扶摇清清嗓子,坦然去接烤鱼,很催眠的跟自己讲——看得出来他经常享受这种作料齐全的伙食,不像咱,穷兮兮在这古代流浪,除了盐就是盐,嘴里都淡得出鸟来了。
“这绿珠泉里的细鳞鱼,到了冬日越发肉质肥美,你我今日有口福了。”用高深武功来叉鱼的某人刚回过头,就看见行动力超强的孟扶摇已经蹦了起来去收拾鱼了。
孟扶摇按住自己的心,哎,不要乱跳啊,给人听见真丢人。
瓶子极小,作料分量也有限,只涂满了一条鱼便没了,鱼肉很快在火堆上翻烤得吱吱冒油香气四溢,直接勾起了孟扶摇前世吃烤肉的回忆,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又摸了摸突然觉得很空的肚子。
水珠飞溅,银鳞闪烁,树枝上立即串起一尾活蹦乱跳的鱼。
“报什么?”美人耳朵很尖,立刻笑吟吟问。
元昭诩若无其事,从刚和*图*书才那个花花绿绿的袋子里开始掏东西,红色口袋里倒出白色小瓶,绿色口袋里倒出黑色小瓶,黄紫青蓝各色瓶子很快堆满一堆,瓶子极小,都是整块水晶雕成,十分珍贵。
“这不天凉了么,它要保养肚皮。”
“唔,好齐。”
不过孟扶摇很自觉,知道这些作料的珍贵,鱼烤好,她眼光飘啊飘的不去看,直接去拿另一条。
眼前突然出现一条香味浓烈的烤鱼。
昨晚逃之夭夭后她就没回德王府,怕巧灵万一告诉郭平戎她“孟小厮”的身份,连累宗越,直接奔到这里睡了一觉。
“无极国皇族之间有个传说,”元昭诩很合作的答,“太子幼年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有心人便编造流言,说现在的太子不是长孙后裔,其实被人李代桃僵。”
本来装淡定的孟扶摇看见这些可爱瓶子,立即忘记刚才的事,兴致勃勃的凑过来,“什么好东西?”
“啊!”孟扶摇跳开,狠狠瞪他。
“它……平时都带着这些东西的?”
孟扶摇不说话了,有其主必有其宠,习惯了就好了。
孟扶摇瞪大眼,看着元昭诩背对溪水,随意又一插又是一条,动作快捷准确,转眼地上一堆乱蹦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