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十四章 谁的初吻?

“那么……接下来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元昭诩将烤好的鱼放到孟扶摇面前。
闷闷的咬着鱼肉,孟扶摇这回却没吃出滋味,虽然元昭诩什么异常都没有,可是她就是觉得,元昭诩好像有些不快。
在唇与唇即将接触前零点零一厘,在肌肤与肌肤即将相接前零点零一秒,孟扶摇终于因为震惊太过,很煞风景的狠狠咽了口唾沫。
一个念头没转完,忽觉眼前一暗,淡香微袭,某人惊艳绝伦的脸已经压了下来,浓密的长睫在她脸上刷下一小片阴影,他眼眸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四周气息如醇酒般流动,孟扶摇僵在那里忘记动弹,怔怔看着那点带着淡香的阴影在自己眼前不住放大……
嘴里突然被塞进绵软香酥的烤鱼肉。
答完才发觉这句话有语病,赶紧加上一句,“我能有啥事需要你帮忙的?你帮过我很多次了,都帮得我不好意思http://www.hetushu.com了。”
“没有!”孟扶摇回答得又快又干脆,一点也不心虚。
这也是死老道士一脚踢她出师门,要求她历练江湖的原因,“破九霄”功法必须入世修炼,在大千世界和无数次生死对战中经受经验的打磨,才有可能真正攀上高峰。
元昭诩微笑着收起手帕,将一条烤鱼玩儿似的吃了几口,突然道,“扶摇,最近几天还好么?”
几乎是立刻,无限放大的美貌容颜再次恢复成正常角度,光影一亮,淡香散去,孟扶摇还没回过神,元昭诩已经微笑着坐回火堆,漫不经心的拨着火苗,问,“你还愣着做什么?很失望?”
哎,听他的口气,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孟扶摇实在不想遇事就习惯性的去依赖谁,她将来要周游列国,要远赴穹苍,要面对危险而未知的未来,这些事都是她自己的,和*图*书没有理由指望谁去一路替她挡下,她必须学会自己面对敌意和风雨,学会自己解决问题,学会在一路前行中,照顾自己并提升实力。
孟扶摇脸色爆红,那骨头上还有自己的牙印口水呢,她递骨头过去不过开玩笑,想着这人气质这么尊贵讲究的,一定碰都不肯碰,谁知道元昭诩行事永远比她高竿,她猜得到开头,愣是猜不到后果。
孟扶摇“啊”的一声跳了起来,抓起根鱼骨头就去追杀恶毒的元宝大人,我插!我插插插!
元宝大人如风逃窜,孟扶摇还没追出几步便被一双手拉住,她回身,身后元昭诩半侧身,笑意如山间岚气浅浅罩上来,道,“卡着个鱼刺追元宝,不怕鱼刺越卡越深么。”
元昭诩好整以暇将下一条鱼放火上烤,才若无其事的对脸红脖子粗的孟扶摇答:“那我的初吻早就被你夺走了,我该怎么办?”
http://www•hetushu•com元昭诩却已经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更加细心的将手中烤鱼的鱼刺一一剔掉,直到确定所有的大刺小刺一个不留,孟扶摇完全不会再有被卡的可能,才道,“张嘴。”
“不用。”孟扶摇长睫毛眨啊眨,好无辜。
“嗄?”孟扶摇睁大眼,没有吧没有吧,我啥时候尝过你我自己会不知道?骗我吧骗我吧?不过瞧这家伙神情,不像是说谎啊……不会吧不会吧……
“好啊。”孟扶摇大眼睛转过来,好坦荡的对他笑。
元昭诩笑笑,没有作答,火光里将他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微微映红,浓密睫毛在眼底画出浅浅弧影,他细心的将烤鱼剔了大骨刺,递给孟扶摇,孟扶摇接过,趁机看看他表情,却什么表情都没看出来。
“挺好。”元昭诩面色不变,微笑接了在掌心反复端详,“嗯,啃得狠辣利落寸肉不留,杀气腾腾毫无牵绊,实在是好和_图_书牙法。”
然后,孟扶摇嗓子里的鱼刺被咽下去了……
说完居然真的取出一块方巾,齐齐整整叠了,准备将那鱼骨头收起。
孟扶摇拣回那条啃得支离破碎的鱼骨,眨眨眼睛递回去,“鱼骨头。”
何况,如果元昭诩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知道她受此挫折依旧贼心不死还想着虎口夺人,八成不会同意她的傻子计划,孟扶摇斜眼瞄了元昭诩一眼,又一眼……哎,他会不会觉得大男人的自尊受伤了什么的?
“没发生什么事么?”元昭诩不看她,将手中一条鱼翻了个身继续烤。
孟扶摇自然死也不能承认,直了直脖子,跳起来色厉内荏先发制人的指控,“我被你吓着了!你意图夺去我的初吻!”
那么就从郭平戎开始,让她完全自己解决吧。
赶紧移身过去,一把抓住骨头向后一甩,拍拍手道,“下次我啃个漂亮点的,签了名再送你珍藏,保不准隔上三五十www.hetushu.com年,这就是绝版藏品,你还可以靠这个发财。”
孟扶摇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思绪中没出来,下意识的张嘴。
孟扶摇一边吃鱼一边偷瞄元昭诩,本来就在分心,眼前突然一阵眼花缭乱,肥白的影子团团一转,看得她脑袋一昏,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他微微用力,孟扶摇身不由主的坐下来,对面,元昭诩微笑倾身,抬起她的下巴,道,“张嘴。”
随即嗓子一痛,被鱼刺卡了。
孟扶摇呆呆张嘴,张开嘴才发觉自己这姿势很傻,随即又想,难道他要伸手帮我去取鱼刺么?这这这这……这太暧昧了吧?
“咕嘟。”
她瞄得次数太频繁,引起了元宝大人的不满,忽地窜上来,在她面前做了个“踺子后手翻转体一百八十度接前直空翻五百四十度”。
听见那人微笑而起,衣袍细碎之声里他淡淡道:“既然你的大事不用我管,那么剔鱼刺这样的小事,我还是可以帮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