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十九章 无极之心

孟扶摇无语的看着它,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元宝大人执着的近乎变态的占有欲的极度膜拜。
孟扶摇骇得直跳起来,刚要大叫阻止,对面元昭诩不过是虚晃一枪,膝盖弯一弯又立即站直,拍一拍脑袋笑道,“哎呀老大人,在下忘记了,在下有功名在身,见大人不需跪的。”
“吱吱!”元宝大人转过身去,一阵乱翻,半晌叼出一个“离”字,过一会儿又翻出一个“开”字。
灯火将他的背影投射在板壁上,一个修长沉稳、似乎永远不会被人世间的阴谋阳谋、跌宕繁复、风云变幻所吞没的身影。
宜将心事尽诉。
----------
“姚城难道不算前沿么?”元昭诩头也不回,“这里戎汉两族聚居,是戎族和内地的交界之地,真正的军事重地……他话说到一半突然伸手,一把从身侧一棵树后捞出一个小小的人来,”嗯?这里风景很好吗?看起来特别漂亮?"
孟扶摇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杀虫丸,买一送一,保证药效,一杀就死!居家聚会旅游洗澡之必备良品!”
孟扶摇哪里知道这只白耗子根本和她不搭线的思维,她纯粹是为自己郁闷,来姚城之后一直过得很紧张,胡老汉一家被杀的愤怒和自责让她自觉担下了保护这个城的责任,忙碌之下她也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而元昭诩突然出现,却如巨石突然投入勉强恢复平静的波心,她先是尴尬,随即有隐约的欢喜与安心,然而欢喜过后,她突然便觉得自己被郁闷的大潮给淹没了。
元昭诩元同学,这是公堂,这是无极治下姚城行政中心,你这话也说得出口?
后者立即吱哇乱叫拼死挣扎,既要捍卫自己的安全又要捍卫主子的春光,好一个手忙脚乱,孟扶摇笑嘻嘻的道,“没事,我不看你家那位,我就和你谈谈心。”
“不要这么愤怒,”孟扶摇微笑看它,道:“跨物种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元宝,我奉劝你,你还是把你荡漾的春心收起来吧,你家主子就算不是我的,也不会是你的,你整天忙着替他挡桃花,累不累啊。”
“骗骗骗财办……骗骗……色……”孟老爷开始口吃,“骗什么什么财……什么什么色……”
我……始乱终弃,置你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元昭诩只当没听见,随着她步入后堂,两人在小花园中穿行,南疆气候湿暖,花园里长着冬日的九重葛,苞片硕大,姹紫嫣红,大片大片长着,有种激烈而奔放的美丽。
她头晕,发昏,手脚发热,烦躁不安,内心里涌动着喜与忧交织的矛盾浪潮,放纵自己的呐喊和劝诫自己的理智交互而来,剪不断,理还乱。
看了会长针眼……俺是个正经人。
元宝大人立即一扬爪,爪子中果子核很精准的射进孟扶摇大笑的嘴里,孟扶摇不防这家伙报复得这么快,差点被卡死,恨恨将核吐出来,大骂,“你这精虫上脑的耗子!”骂了一阵,突然又泄下气来,孟扶摇下巴搁在桌子上,半死不活划字,“哎,不会是我的……所以我不能喜欢他,不能。”
元宝大人伸出爪子,痛苦地遮住了脸,为孟扶摇的不懂含蓄而感到羞耻,啊啊啊主子为啥会看上这么个活宝啊……
仔细看还可以从肥球眼底看见一丝不屑——这官袍好丑。
她赤脚跳下床,蹑手蹑脚靠近,走到那缝隙前,眼睛凑过去,突然被一根逸出的白毛刺了一下眼皮。
他低而优雅的语声,在静谧的空间低低散逸。
宗越皱皱眉,道,“化掉阿史那尸首,你以为戎人就不会和你要失踪的前城主大人了?过几天就是戎人的‘敬神节’,各地戎人都会有庆典,这种场合阿史那不出现,你根本无法交代。”
孟扶摇看见他笑就发毛,屁股挪了一半立刻定住,果然听见他道,“大人,此女虽是太渊人氏,却喜好东游西荡,近期潜伏于我无极境内,就在这姚城之中,而且她骗财骗色,难保荼毒了我之后,不会再危害他人,请大人念在苍生黎庶,早日将此女捉拿归案。”
孟扶摇“呃”的一声,一个踉跄从案几后栽下来了。
八卦是任何时代任何人民都拥有的本性,一听见“定情信物”,底下百姓们都哗然一声拼命向前挤,想看看什么宝贝,神秘兮兮裹在状纸里,孟大老爷却对着那鱼骨头欲哭无泪,好吧……定情信物。
“……”
孟扶摇咬着被角坐在床上,无心练功,没办法,隔壁就是某人,听说他在洗澡。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这一对擅长“二人转”的主宠搭档,实在欺人太甚,孟扶摇勉力挣扎了半晌,突然蹦起来,一拍惊堂木,大喝,“鉴于此案案情特殊,涉及绝世奇m.hetushu.com毛及私人隐秘,现中止公开听审,来人,关门,放狗!”
他说话时语气悠悠,若有深意,孟扶摇听得心里一跳,直觉这话有哪里不对劲,一时倒忘记了羞涩,刚要问,元昭诩已经转身前行,而身后,元宝大人扒着官帽,悲惨的唿叫救援。
她目光鬼鬼祟祟瞟着元昭诩,不知道他要出什么幺蛾子,眼见元昭诩抬眼一笑,曼声道,“老大人……”
这些事她独木难支,都是宗越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人手,帮她从小做大,取得熟悉当地情况的汉民信任,实现以民护民的策略,甚至在孟扶摇这个不懂政务的城主对着文书抓瞎的时刻,一边毒舌的讥讽她一边顺手便将诸般千头万绪的事务给处理了,他处理事务行云流水信手拈来,如庖丁解牛切中肯綮,堆得山高的文书瞬间便消失,孟扶摇惊叹之余,越发觉得宗越的出身绝不寻常,哪有大夫这么擅长政务的?有次问起,宗越当做没听见,第二天就去继续采药,拒绝管她了,孟扶摇只好从此闭嘴,两人一番合作,倒也做得似个模样。
孟扶摇牙痒痒的瞪着他,突然就不心虚了,心虚做啥?这家伙从来一点亏都不肯吃,迟早要还给她,那她何必过意不去?
“哦?”孟扶摇斜睨他,以为他会说些比较艰难的事。
“扶摇……一切都会好的。”
孟扶摇疑惑的接过——这家伙还真有状子?
万千心事,一怀愁绪,这些不应该属于豪放潇洒的孟扶摇的东西,她不喜欢,一定要用烈酒给冲下去。
那只拈花的手却突然侧了侧,随即元宝大人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玩意突然兜头罩下来,将它罩在其中。
元宝大人慢条斯理的转了个身,屁股对着孟扶摇以示不合作,孟扶摇立即伸手把它转过来。
元宝大人悲壮的用自己的肥身子堵在唯一一个可以勉强看清主子洗澡的缝隙前,比那堵枪口炸碉堡的谁谁谁还富有正义感还要正直无私。
元宝大人咔嚓咔嚓的啃果子,头也不抬。
元宝大人继续翻,这个其实它能表达,但就是不想表达,过一会儿它翻出了“喜”“欢”两个字。
元昭诩注视着那两个字,半晌,向椅背上一靠,招手唤过别扭的元宝,轻轻抚摸着它顺滑的白毛。
孟扶摇嘴张得足可以塞下元宝大人了,愣在座位上不知道该一拍惊堂木还是赶紧溜先,一个念头没转过来,那个击鼓的男子已经优雅的放下鼓槌,不急不忙整整衣袖,还面面俱到的对四面姑娘媳妇微笑点头,随即在一片惊艳的倒抽气中漫步而来。
抓了元宝刚要走,听得缝隙里突然传来某人带笑的语音。
不是那对无良主宠,又是谁?
“你有话告诉我?”元昭诩盯着元宝大人,手一伸那只肥鼠乖乖爬上他掌心,“你要说什么?”
好奇心很足的孟扶摇立即为自己找到了个偷窥的光明正大的理由——看看那是什么?
它直奔元昭诩面前,老远元昭诩就闻见一点淡淡酒气,不由放下书,笑道,“你又偷喝酒了?”
元宝大人直立而起,晃了晃短尾。
对,墙缝。
……前方,从格栅看出去,登闻鼓前淡紫衣袍的男子举着鼓槌,不急不慢的敲着,姿态优雅气质尊贵,把喊冤鼓击得像在敲击乐器,一堆大姑娘小媳妇围着,痴迷的盯着日光下他滑落的衣袖中露出的精致的手腕。
元昭诩目光一闪,有点诧异孟扶摇居然这么好说话,随即微微笑开,这丫头看起来心狠手辣,其实骨子里还是太正直,不然何至于心中负疚步步退让?他原以为她要跳起来对着干呢。
大红花啊……主子给戴啊……青春啊……荡漾啊……元宝大人牙龇得已经看不见眼睛,全身的白毛都在激动飞扬。
而她这个空降城主,是不太可能将县衙内所有下属都清洗掉的,孟扶摇摇摇头,懒懒站起来,对一直平静看着阿史那尸体的宗越道,“化掉吧。”
这一转,看清了敲鼓的人是谁。
还没气走丹田,眼光突然一滑,瞥见最大的那个木缝里有白色影子,奇怪,刚才还没有啊,什么东西?
随即孟大老爷连踢带打的又赶走了一直窃笑的姚迅和目光亮亮杵在那里看戏的小刀,瘫在座位上哀嚎,“好吧……元公子,元大人,元爷爷,我求饶,你别玩我了好不?”
孟扶摇揉揉鼻子,大声道,“我看见一只臭虫溜隔壁去了,我帮你找一下。”
原以为元昭诩会对小刀的存在发表点意见,元昭诩却什么都没有说,放开了那孩子,非常主人翁的问孟扶摇,“靠花园的这屋不错,我让人给收拾下?”
妈的,这辈子再也不要得罪这个男人!
黑衣人从袖囊里掏出个盒子http://m.hetushu.com递过,随即消失在夜色里。
嗯……就一眼……也许可以?反正主子应该洗完了。
元昭诩不动声色帽罩爱宠,手一捞将它兜起往旁边树上一挂,随即微笑如前,将花轻轻插上孟扶摇发间。
南疆腊月的冬夜,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湿冷,窗纸上结了一层淡霜,瞬间被燃起的炭火烤化。
元宝大人哀怨的回首,元昭诩轻笑道,“孟扶摇三个字都不必找,我知道你这么急跑来一定是关于她的事,她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骗走家宠臀上毛一根,家宠之毛非等闲之毛,日常有佣仆打理,每根价值千金。”元昭诩肩上那只“毛值千金的绝世家宠”立即背转身,翘起肥臀给大老爷展示“被惨烈拔走的绝世之毛”,当然,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瓣认出来的。
“你说不看,刚才抓元宝的时候眼珠子拼命在缝里找什么?”
----------
孟扶摇从花丛穿过,手指抚在丝缎般的花瓣上,心中突然起了难得的静谧和宁静,到姚城以来的一系列事端,那些杀人流血,夺位镇服,风烟血色的闯过来,她一直提着一股劲,如今却突然觉着了累,有一种疲乏从血脉里被唤醒,瞬间遍布全身。
元昭诩笑而不答,此时孟扶摇突然想起地牢里那具尸体,不禁愁眉深锁,忍不住问元昭诩该如何处理,元昭诩随她去地牢看了,蹲在阿史那尸体前,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笑笑说,“这个容易,这世上不是有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嘛。”
正经人眼观鼻鼻观心,听着哗哗的水声练功。
哎,不是被自己扔掉了嘛,他什么时候拣回来的?
宗越瞟她一眼,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孟扶摇这个人神经线基本就是铁铸的,这么糟糕的状况,也没能让她中止开玩笑。
元宝大人张大嘴,瞪着面前那个酒疯子——这是咋了?孟扶摇这蟑螂,不是一向比正品樟螂还打不垮揍不扁吗?今晚这是咋了,没看见主子洗澡,有这么伤心欲绝吗?
她三把两把赶紧将“定情信物”收起,顺手捏碎,肃然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本县已经看见,既然这样,这状纸本县受理,只是这里是无极国境,你状告太渊人氏,非我所能管辖,你还是去太渊告状吧。”
“元宝……元宝……”孟扶摇打着酒嗝,醉眼迷离的找那只耗子,“听我说……咦,你去哪里了?咦……”
远远看过去,浅紫衣袍宽衫大袖的男子和黛色衣衫一身利落的少年,相偕而行,姿态隽雅,本身也是一道难得的美景。
毛?
她痴痴看了天边月半晌,忽然一拍桌子,抓过桌子上酒壶就拼命灌。
很明显,姚城内一定有为戎军做事的细作,专门煽风点火,以便里应外合,甚至不费一兵一卒的拿下姚城。
“你懂什么。”孟扶摇懒洋洋挥挥手,写:“你以为我是那种想爱不敢爱的矫情女人?我只是不想害他而已,既然我注定要离开,那么我为什么要惹上一堆情债,害他们一生?”
这房子比较特别——阿史那城主的房子结构是半汉半戎式的,全木制造,做隔板的全是原木拼装,有的木头缝还挺大,基本上,如果对着墙上的一排木头缝做快速移动,大体可以将隔壁一个人的春光全部采集。
……
她决定,把这膜拜化为实际行动,好好的和心中的偶像做个沟通。
他的笑意看在孟扶摇眼里,忍不住撇撇嘴,哎,这人就是会装深沉!
一枚散发着古怪气味的东西自缝隙闪电般弹出,直射向隔壁的澡盆。
……
哎……不就是有人跑来告状嘛,就算这个人比较特殊那么一点点,告状的真实目的不太可信一点点,但是完全可以当他是个真的来告状的普通人嘛。
只是……为啥总有点心虚呢?
孟扶摇的床的位置正对一个较大的木缝,她正襟危坐,坚决阻止自己的眼睛往正对面某个方向瞟。
元宝大人扭扭屁股,原本准备走路,脑袋一低看见桌子上的字,爪子突然一顿,想了想,对着孟扶摇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兜兜里掏出一小块果子,有滋有味的慢慢啃。
隔壁灯火荧荧,元昭诩梳洗完毕正在灯下看书,忽听声音细碎,缝隙里有东西挤啊挤,元宝大人慢吞吞的爬了进来。
孟扶摇没好气的拎起那帽子,系在手上晃啊晃,直到把元宝大人晃飞出去,扑入主子无情的怀抱。
孟扶摇黑线了半晌,突然吸吸鼻子,昂起头,给自己打气。
“是吗?”某人笑意如故,突然轻轻哎哟一声,声音极为诱惑的道,“真的有臭虫,好痒,扶摇,来给我挠挠背。”
孟扶摇目光不住乱飘,飘上横梁飘过桌案飘下地面就是不肯飘到和-图-书正对面,她摸摸文书摸摸袍子摸摸头发就是不肯摸那惊堂木。
“有。”元昭诩答得很快。
沉默得久了,百姓开始窃窃私语,孟扶摇被逼不过,只好爪子挡着脸,有气无力拍一下惊堂木,哑着喉咙道,“堂下何人?因何告状?”
孟扶摇愕然看着那木缝——一只穿着白兜兜的肥球正四爪大张摊开身体,死死堵在那缝前,白影正是它。
元昭诩眼底的笑意散去,他注视着那两字,默然不语。
灯火照过那面板壁之后,暴饮的女子终于大醉,一伸手直直推倒酒壶,骨碌碌栽倒在地上。
“我不坦荡,我不滋润。”孟扶摇有气无力的答,“我忤悔,我有罪。”
孟扶摇满脸黑线的看着满院子的佣仆非常听话的被元昭诩支使得团团转,转眼间就给自己住处换了地方,愕然道,“换地方干嘛?”
真另类的“状纸”啊……
“你很闲啊,”孟扶摇继续盘问,目光贼亮贼亮的盯着他,“太子幕僚可以随便乱跑吗?”
那偷听的孩子被他突然拽了出来,吓了一跳,却瞪着小兽般的眼睛不语,正是小刀,她抬眼看进元昭诩眼眸,毫无惧色,孟扶摇暗赞一声,她可是知道元昭诩的目光威力,难得小小孩子,竟然不为所动。
他拍了拍手,立即有个黑衣人出现在窗外,元昭诩道,“元宝的玩具”。
他语气淡淡惘怅,孟扶摇讪讪的左顾右盼,咕哝道,“不就是没打招唿走开一次嘛,连无极国都没离开的,这么小心眼。”
“宗先生去睢水了,”元昭诩漫不经心的答,“德王病发,请他过去治病。”
更让人无语的是,鼓下方,一只雪白的毛球蹲在鼓架上,“砰砰砰”的用脑袋撞着鼓。主子每敲三次,它必撞一次,频率精准,态度殷勤。
孟扶摇只好压低声音,恶狠狠道,“阁下这状纸好像不合规范。”
展开一看,绢布里卷着一幅完整的鱼骨头。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某人杀气腾腾的大喝。
孟扶摇打开看了一眼,半晌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不会做的?”
她仰头咕噜咕噜的喝酒,清冽的酒液顺着下巴流下,将衣襟染湿。
“我不会做的事,”元昭诩看着她,一直看到孟扶摇心底发虚,才悠悠道,“我从来不会不打招唿,就把关心我的人给扔下。”
孟扶摇回头盯着他,“你和宗越,什么关系?”
感觉到有人接近,未雨绸缪的元宝大人转头,乌黑的圆眼珠对上偷窥者的眼,两只大眼瞪大眼,元宝大人眼神中立刻传达了自己全部的鄙视:“就知道你会偷窥!”
元昭诩曼步过来,俯身看了看孟扶摇,微笑道,“城主大人气色倒好,看来过得坦荡滋润。”
“我还想知道你心有多黑,肚子里弯弯绕有多少……”孟扶摇咕哝。
孟扶摇脸一红,下意识的一侧身,突然白光一闪,某情敌趁她这羞赧一侧间窜了上来,龇牙兴奋的迎上那朵花。
“利益之友,说不准哪天利益相争了,就是敌人。”元昭诩答得爽快。
风声细细,有幽香散淡而来,元昭诩负手花间,细细端详眼前人儿,他的眼色深沉翻卷,有旧事更替而过,半晌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女装戴花的模样。”
“我心烦,想说话,可是又不知道对谁说,咱哥俩关系比较好,我不怕你泄露出去,来,感情好啊,一口闷啊……”
……
元昭诩看懂她的目光,笑睨她一眼,"你有良心,那就给阿史那大人全尸吧,‘敬神节’会出什么事儿,咱们也不用管了,天塌下来,有你撑着。
“你既然是监军,应该在睢水,跑来这里做什么?”元昭诩步子不大,却走得很快,孟扶摇很辛苦的在后面赶啊赶。
元昭诩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绢布,临时师爷姚迅上前去取过,手指一撩看见绢布里的东西,立即就露出想笑不敢笑的表情,抿着嘴忍着笑,小碎步将绢布送上。
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没良心,我很心虚”,看得对面的浅色衣袍的男子忍不住莞尔,元宝大人却翻了翻白眼。
现在她这个代城主看上去当得风生水起,其实也就是一走钢丝的活儿,忙得团团乱转才算稳定了局势,首先由宗越去信德王,详述了此间事由,得了德王默许做了这个便宜城主,其次筛选了县衙里的比较危险的戎人,重新招募了汉民衙役,又开始组练民团,强化人数较少的汉民的自保力量,重新划分户藉,将以往习惯聚居的戎人打散,和汉民掺杂居住,又斩了几个最凶悍,挂彩布最积极的戎人,现在城中虽然暗潮难免,但是还算安定。
他就势躺了下去,躺在孟扶摇身侧,躺在微凉的木扳地上。
孟扶摇无语的看着他——这是无极国的官员哎,和-图-书是你的属下哎,你就这么没良心的拿人家脸来做面具?我都没你这么没良心。
烛火熄灭,月光清清凉凉洒进来。
孟扶摇疑惑的起身,喃喃道,“咦,居然有人敲鼓鸣冤?我孟青天治下,不是应该安定祥和,绝无冤案的吗?”
主子只能给我看!
“幸亏你是只耗子,不然我还真不敢说。”孟扶摇笑眯眯的看着元宝大人,“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写的字都翻译成吱吱吱吱说给你家主子听。”
元昭诩还不罢休,一撩袍子,居然准备下跪。
----------
元昭诩目中幽光一闪,元宝大人却不再翻,它双爪抱出个“你”字,气鼓鼓的看了半天,愣是不想拿给元昭诩看,想了半晌,一口口恨恨啃掉了。
还没想清楚,便听下面那人不疾不徐道,“晚生,元昭诩,状告太渊国人氏孟氏,始乱终弃,置我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孟扶摇哀嚎一声,正在犹豫,忽听前堂登闻鼓响,那声音十分怪异,砰砰砰敲得不急不缓,一点也没有喊冤者的悲愤急切,却浑长悠远,一声声一直传到地牢里,甚至还有点和鼓点不合的杂音,细小的传了来。
发色青黛,花红如火,衬着少女天生璀璨的明眸,人间丽色,摄魂夺魄。
“太子派我来南疆监军,我这是公务。”元昭诩含笑看她,“你还想知道什么吗?”
她立即直起腰,恶狠狠一拍惊堂木,大喝,“递上状子来!”
孟扶摇却不依的翻了个身,一把将人一拽,黑影正在重心下倾,不留神被她拽得向下一歪,孟扶摇立即八爪鱼一般缠上去,死死抱住,咕哝,“这被子真暖和……真好。”
孟扶摇一脸黑线的盯着那宝贝,认出那东西就是绿珠山上自己啃过的那条鱼的遗骸。
元宝跳进盒子里,一阵好翻,好像没找到需要的字,急得团团转,元昭诩微笑,道,“不用找,这里没有孟字,这个字不常用,我没打算给你学。”
善良的元宝大人有点不忍了,开始慎重思考是不是恩准孟扶摇去缝隙那里看一眼。
“吱吱!”“不是你?”元昭诩扬眉,“她?”
元宝大人愤怒的失控之下,险些拔掉自己的一根绝世奇毛——丫的谁跟你哥俩啊,我一百年才出一个,你丫十个月就搞定了,好比么?
今夜月色清凉,花香浮动,今夜长风如许,人在天涯。
元宝大人搔了搔头,觉得将看见的孟扶摇画出的东西表达给元昭诩好像有点困难,他认得那字的形状,却没办法将之翻译成元宝语。急得在元昭诩掌心乱转。
“我要把你放在我眼睛看得见的地方。”元昭诩牵着她走过去,“省得一不小心你就不见了。”
“我觉得吧,咱们之间有误会,而误会这东西,沟通王道,来吧,不要藏着掖着了,把你对你主子的乱伦之恋暗恋不伦之恋跨物种之恋的所有情感,统统向我发泄吧!”
孟扶摇看见元宝大人居然做出一副准备听她倾诉的姿势,不由哑然失笑,转念又想耗子毕竟只是耗子,不能把它想得智商太高,也仵这丫就是贪图这里风凉呢?不过,不管怎样,哪怕就是只耗子坐在对面,孟扶摇也憋不住了。
他靠在椅上,微湿的长发没有束起,散漫的披了一肩,更多几分诗意风流,然而微黄灯火下他的眼神,凝定而晶莹,变幻闪烁如星光。
良久,元昭诩轻轻伸手,替孟扶摇拨开脸上的乱发。
孟扶摇在心底悲号。
良久,他负手而起,踱到窗前,看向遥远的某个方向,风将他发吹起,招展如旗。
她这一刻含笑凝睇的神情,流露出自己都未曾发觉的小女子的芬芳柔雅,元昭诩察觉了,侧首对她一笑,突然弯身采了一朵九重葛,取下她的官帽,作势要给她插上。
元宝大人鄙视的盯了孟扶摇一眼,大有“你真是个懦夫”之意。
斜侧身,以臂支肘,元昭诩就着泄进的灯火,细细端详孟扶摇恬静安宁的睡颜,听着她的唿吸和自己唿吸,缠绵不可分的交织在一起。
稍顷。
堂外站满了百姓,都想看新城主怎么审案,想看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到底有何冤情,众人灼灼的目光盯着堂上年轻俊秀的新城主,再看看堂下风姿韶秀的告状人,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神情怪异,新城主尤其古怪,屁股底下好像放了火盆,磨来蹭去扭个不休。
“你不和我说,那我就先和你说了?”孟扶摇今晚嘴碎得要命,顺手走床板下摸出一壶酒,重重往桌上一墩。
孟扶摇哀怨的瞪了这个又会读心术又会釜底抽薪的家伙一眼,着手安排姚迅去找和阿史那体型相似的人,元昭诩把门关起来,半个时辰后交给她一个盒子,道,“风干上几天,便可以用了。”
大门轰隆隆m.hetushu.com关上,隔绝了百姓们兴味盎然的好奇眼神,有人还不肯罢休的扒在门缝上想偷看,猜测着“新老爷和这个奇怪的苦主之间一定有奸情”云云,孟扶摇命人从门缝里往外泼水,成功泼走了八卦强人。
“你家主子,哎……”孟扶摇愁眉苦脸的盯着隔壁缝隙里透出的微光,那神情好像看见宝藏却不能进去拿一样,她慢慢在桌子上划字,“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怎么办?”
黑影定住,并没有拉开她恶形恶状的手。隔壁的灯火泄进来,照亮他天神般的眉目,绝代风华的元昭诩,这一刻眼神温柔。
“哎,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但是,你不可能还会认字吧?”孟扶摇狡黠的笑,伸手去抚摸元宝大人,后者立即嫌弃的一让,孟扶摇也不介意,她心神恍惚的趴在桌上,一遍遍蘸了茶水在桌上写字。
“哎,元宝大人,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堵在缝隙口的,你看,你身材这么差,体重这么重,堵在那里,你累不累啊?”
“……我苦闷啊……”孟扶摇砰砰砰的拍胸膛,咕嘟咕嘟的灌酒,“我矛盾啊……”砰砰砰又拍,又灌,“我不知道怎么办哇……”砰砰砰……
“是吗?”元昭诩微笑,指了指那绢布,“老大人不妨把状纸给民众看看,晚生觉得还是挺现范的,甚至连定情信物,晚生都在状纸中附上以示证明了。”
……
哎,不会毒发了吧?孟扶摇拍拍自己的脸,喃喃道。一转眼看见元宝大人好奇的盯着她,乌亮的黑眼珠湿润晶莹,像一对上好的玛瑙殊子。
“至于色嘛……”元昭诩微笑,垂下长长眼睫,眼眸流光溢彩,水般荡漾的道,“晚生不好意思说了,老大人心知。”
说完很为自己的捷才沾沾自喜,想着元昭诩这下该没话了,挪挪屁股准备退堂,谁知道那人又是一笑。
她偏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是因为他吗?仿佛只要他在,她便会没来由的放松,从灵魂深处开始释放自己,安适而恬静,这个男人,这个可以牵动她内心情绪、对她影响不可谓不大的男人,真的是在几个月前,才刚刚认识的吗?
孟扶摇踢踢踏踏向外走,先将倒霉事抛开,满怀兴奋的期待着她的城主生涯里的第一次升堂,衙役们站班威武完毕,孟扶摇抖抖特制的袍子,人模人样的往位置上跨,听见那鼓还在擂,不耐烦的转头喝道,“还敲啥!老爷我升堂了!”
寂静中扳门突然吱呀一声,一条修长的人影轻轻走进来,在大醉如泥的孟扶摇身前停住,伸手要抱她起来。
“哦,”孟扶摇死狗一样爬起身来,道,“没有多余的院子了,介意和宗越挤一挤么?”
可是这全部的努力,眼看都要随着阿史那的暴毙化为流水,姚城戎人十分爱戴这位城主,如果阿史那身死的消息传出去,好容易按捺下去的暴动的星火,会立即熊熊燃起。
“我靠,早不死晚不死,在最不该的时候要死。”孟扶摇哭丧着脸蹲在阿史那绝无伤痕的尸体前,啃着指甲喃喃咒骂。
连干三壶,孟扶摇终于醉了。
这一刻光阴静好,而前方花圃里,一朵花悄悄凝上露水。
元昭诩心情很好的拍拍她的肩,道,“城主大人,不打算招待你远道而来的旧识么?”
洗澡耶……
某肥球蹲在他肩上,目光凝重,顾盼自雄。
水声哗哗地,灯光从墙缝里透进来。
那点杂音,听起来倒像什么柔软的东西在撞着鼓面。
对着元宝大人露齿一笑,孟扶摇突然伸手,一把破开了缝隙,抓出了元宝大人。
元昭诩看着它,若有所思,半晌笑道,“我记得有段时间,我们曾经玩认字游戏来着。”
这叫个啥米事儿?
她抖着手指,很想拎起那条鱼骨头扔到元昭诩身上去,无奈这毕竟是公堂,这个脸实在丢不起,想起元昭诩那个“始乱终弃”,脸色不禁爆红,悻悻盯着元昭诩半晌,奈何那人一脸正经,和他肩膀上的白毛耗子一般,毫无愧色。
元宝大人咔嚓一声,啃得越发凶猛,一口下去,果子就见了核。
元宝大人大喜,立即爬上去翻,小盒子装满小纸片,仔细看却不是纸片,而是精心制作的茯苓薄饼,上面印了字,这是当初元昭诩一时兴起教元宝认字的玩具,为了引发那只馋嘴的兴趣,特意用食物制成,认一个字,啃一块饼。
孟扶摇在别人面前,可没这么好说话。
孟扶摇呆呆的“哦”了一声,随即便且元昭诩很自如的招唿婢仆去收拾,还听见他更加自如的吩咐,“城主住后进?不,城主要搬了,就住这隔壁,对,给她换下。”
孟扶摇抖了抖。
元昭诩低眉看着这孩子,目光中掠过一丝深思,他微微闭目,似在从记忆中捏索着一些什么,随即睁开,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