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三十章 三人之争

孟扶摇立即想起自己预演了无数次的桥段,觉得好像哪里顺序错了,貌似他把情节提前了?不管,她跳起来就还手,台词背得顺溜,“你混蛋!你吓死我!”
孟扶摇撇撇嘴,心想这么轻描淡写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的威吓对那只老油条耗子有用么?
孟扶摇呆呆看着他斜飞的眉,如海深邃的目,光泽晶莹的肌肤,看着他淡紫衣襟和乌木般的发齐齐垂落在自己身前,看着他浅浅微笑,支肘睡在她身边,指尖轻轻划过她的额。
每个夜晚都是相同的,这些夜晚从出事消息传来开始也不算很多,但是在这样的反复责问折腾下便度日如年般,漫长难捱。
是日,十万先锋齐解甲,杨密阵前自杀。
长孙无极看着这个嘴硬心软的家伙,无奈的叹息一声,将她脑袋从被子里挖出来,捧着她的脸仔仔细细看了,孟扶摇先是眼光乱闪,实在躲不过去就恶狠狠和他对视,“干嘛干嘛!”
元宝大人双爪捂脸,哀痛欲绝。
一大早宗越便拿出几封书信前来找孟扶摇,在门口被雅兰殊拦住,雅兰珠嘘了一声道,“给她睡吧,黎明才睡的。”
那些改动并不明显,以至于远在武陵的孟扶摇浑然不知,她日复一日的沉默下去,也渐渐的瘦下去,并不是很明显的瘦,身体上所有的骨节却都渐渐突了出来,绷得肌肤发紧,一张脸上眼睛越发的大,看人的时候幽幽的慑人。
战争在无极大地上继续,一身缟素的德王先锋已经接近京城,当然,杨密并没有“攻破京城,抢占皇宫,图谋大位”,然而在一心肖想至尊大位的德王心中,谁都有可能是和他抢位子的觊觎者,他心急如焚,日夜行军,士兵们在不断逃散,每天都有千计的兵丁逃跑及冻饿而死。
话音未落便见长孙无极稍稍俯低了身子,温暖而柔软的唇触上了颈间肌肤,孟扶摇僵住身子不敢动弹,那唇在那道淡粉色疤痕上轻轻扫过,微微的痒,像是有人用春的绽绿的柳条搔了冬的坚冷和寂寞,一地深覆的碎冰缓缓化开,遍地里生出茸茸的草来,绿得澎湃。
“我希望我这辈子也能遇上爱我的人……”雅兰珠抽抽噎噎。
孟扶摇颓然往后一靠,欲哭无泪的道,“宗先生好意,我心领了……”
好狠滴宗越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
第二天早上元宝大人是被孟扶摇惊醒的,它听见孟扶摇“啊”的一声短促的低叫,随即,她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对,我从海上过,德王以为我心急之下,定然选择比较快速的陆路,可是陆路如果过不去,再快又有什么用?有些事,心急不得的。”
孟扶摇有点恍惚的伸手去捏,喃喃道,“不是鬼吧?”
“皇儿,永远不要错过你第一眼就喜欢的人,那是上天给你的缘分,如果错过,便会痛悔终生。”
很久以后,他有点疲倦的向后一仰,低低道,“战兄,你骂得对,此事是我思虑不周,扶摇若为此怪我,也是我咎由自取。”
“告诉我个屁啊”孟扶摇小宇宙都要爆了,“它排了三个字,他没了!我老人家要是被吓得英年早逝,就丫害的!”
温暖、光滑、脉络鲜明、指节修长。
元宝大人被吓住了,风中凌乱的瞪着她——这女人欢喜疯了?
堕入黑甜乡之前,她飘荡的意识里隐约听见长孙无极最后一句话。
二月十三,德王在内陆城池湎州郊野,同样看见了这一支本该在海岸东线的军队,与此同时他还看见了本该属于自己麾下的杨密的军队。
结果话音刚落,桌子底下便爬出灰溜溜的元宝大人,孟扶摇张口结舌瞧着,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从腰上解下自己的玉佩,啪的一下搁在桌上,气势凛然的道,“孟扶摇,这是我的聘礼!”
孟扶摇身子微微发软,那一地茸茸的草从心里长出来,漫天漫地的葳蕤,所经之处,万木复苏,她在那般烂漫的盛景里想哭又想笑,心却一抽一抽的开始痛,那疼痛堵塞在她经脉,毒蛇般的张嘴就咬,她轻轻一颤,长孙无极立即察觉移开身子,孟扶摇掩饰的咬唇一笑,狠狠推他,“流氓!”
自古以来王不见王,如果王见了王,会是什么后果?王灭了王?王吃了王?王宰了王?
“这院子是本王买的,”战北野眉开眼笑的指点给长孙无极看,“虽然粗陋,难得景致还算大气,今日能得殿下光降,实在蓬荜生辉。”
“我得到消息也无奈,当时我确实不能回来,德王十多年隐忍蛰伏,终于被我挤了出来,万不能功亏一篑,好在我和元宝心灵相通,它知道我还活着,迟早会告诉你。”
月色悠悠的落下去,院子里铺了一层银色的霜,树梢上的对话并没有传入屋中人的耳,一些沉在夜色里的心事,每个人只有自己才知。
“扶摇,我曾觉得,你若是喜欢他,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现在觉得,长孙无极不适合你!他会害了你!他长孙家,家国不分,做她的女人就是嫁给政治,一生里都难免和阴谋风雨相伴,他永远不会为你放弃他的国人和他的天下,而你,你这样的人,独立坚韧,你也不会愿意委曲求全,寄托于别人的庇护,跟着他你会活得很累,甚至会丢命,我不愿意看着我喜欢的女人走上那样的路,所以,今天我的聘礼,就撂在这里!你孟扶摇不要也没关系,你长孙无极拿出和-图-书去扔了我就佩服你够小气,总之,我告诉你们,我永不放弃!”
长孙无极依旧没有发作,只是脸色有点白,他神色复杂,眼眸里有些奇怪的情绪在翻动,却并不看战北野悍然挑衅的冷笑眼光。
战北野和宗越始终在她身侧,这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却将孟扶摇保护得很好,铁成和姚迅也过来了,潜在士卒中做苦力,雅兰珠还是每时每刻连上厕所都跟着她,嘴上说是看着奸夫淫妇,其实只是怕她出事而已。
内室里刚刚坐下,满心不豫的战王爷第二轮炮弹就砸了出来。
哎,真是想不到,三王初斗,竟然是宗越胜出,孟扶摇咧咧嘴,觉得果然当医生就是好,占据了健康的制高点,没人敢得罪。
聘聘聘聘聘礼……这这这这这怎么越吵越升级了……
那么多声音里,没有她想听见的唿吸声。
“水路?”
孟扶摇睁开眼,从舒畅的睡眠中完全醒来。
随即她“哎”的一声,眼泪便下来了。
那是他的母妃,在很多年前还没疯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和他一遍遍说过的话。
“烈王好?”长孙无极微笑答,“在敝国住得可习惯?我无极气候温湿,不如烈王天煞国北地葛雅干燥舒爽,委屈烈王了,至于前方战事,此乃我无极内政,多谢烈王关心。”
骂完一句又觉得他好像多骂了一句,不行,这个亏不能吃,场子一定要找回来,唿的又是一拳,“叫你诈死!叫你瞒我!”
长孙无极已经顺手把它拎到一边,“去反省,走时候带上门。”
竟然真的早就发现她拿了他的腰带,一声不吭,死藏着到现在才拿出来砸人,孟扶摇瞪着宗越,已经不敢看那两个的脸色,哎,都是狠人哪,她以后不能和他们打交道,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它害你流泪。”长孙无极不含任何狎昵意思的将她揽进怀,“所以必须要受到惩罚。”
只要还关心着孟扶摇,大夫的话没人敢不听,那两个也不例外,战北野瞪了长孙无极一眼,当先跟进门去,长孙无极扬扬眉,看着孟扶摇被宗越牵走,无声的笑了笑。
她睡得不沉,醒来时也觉得脑中发昏,隐约中听见远处树枝在风中摇摆的声音,鸟儿在树梢轻鸣的声音,嫩绿的春芽渐渐抽出的声音,落叶掠过桥栏飘到水面上的声音,那桥大概是城中那座玉带桥,汉白玉的桥栏,叶子落上去,声音细细的脆。
“贵客”自然是战北野和宗越。
它又忘记了,那只是它主子和它之间的秘密,孟扶摇没有读心术,更没有读鼠术。
孟扶摇讨厌过他的霸道直接,然而今日方知,战北野的霸道,为的还是她,他的起点和出发点,竟然只是她的幸福。
----------
两军甫一接触,德王的颓兵便溃不成军,德王带着残骑仓皇南逃,指望留在最后接应的郭平戎军队庇佑,在南疆打下一块地盘芶延残喘,不想神情木然的郭平戎确实带兵迎了上来,随即将长刀向德王一指。
元宝大人怔怔的看着她,觉得这个“喜极而泣”看起来不是那么标准。
孟扶摇跳起来,奔过去,将长孙无极往床上推,“你去睡会,我不叫你你不准起来。”
……靠,都抢着让人家做“贵客”……
长孙无极微笑,温柔的道,“好,既然是这样,自然依你,”他拉了孟扶摇,彬彬有礼的对着战北野笑,“还没多谢王爷对扶摇的救命之恩。”又对宗越点头,“多谢宗先生护持扶摇。”
“你是不用向我交代,我也没打算听你这种整天玩阴谋诡计,连喜欢的人都可以拿来借用的人交代。”战北野冷然站起,一指孟扶摇道,“这些日子,我看着她,我也算是多少明白她的心思,战北野不是死缠烂打的江湖无赖汉,战北野的自尊没有贱到一文不值的地步,我想过退出,只要孟扶摇自己开心就成,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孟扶摇听着前一句还挺窝心的,后一句就有点不像话了,恶狠狠的回身瞪他,道,“少转移话题,我知道你是要诈出德王来,为保守秘密,你这个诈死的秘密确实不能告诉任何人……只是,只是……”“她鼓着嘴,实在有点说不出那句——”只是我该多少有点点例外嘛……"
孟扶摇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他什么时候拿到这腰带的?啊啊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悔不该当初贪财啊……
气氛有些尴尬,空气中流荡着不安的因子,长孙无极一直不变的笑意已去,盯着那玉佩不语,战北野一脸愤怒立于当地,孟扶摇低着头像在受刑,随即便听见宗越一声叹息。
“嗯?”
母妃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淡淡笑意,眼底却浓浓忧伤,那一脸比惚而凄凉的笑影,催落了玉彤宫满宫的紫薇花。
那眼睛越来越亮,有晶莹的东西在里面滚动,珠子似的滑来滑去,却始终不肯落下,半晌,孟扶摇低下头,捂住了脸。
长孙无极转头,向她看来。
“扶摇,这段日子的煎熬担忧焦灼不安,亦是我受的惩罚。”
正如战北野所料,战局几乎就在那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
宗越默然,半晌走开,临走前淡淡抛下一句。
长孙无极神色不动,“王爷是在暗示我无极国穷,连个薄礼都不配送第一大国吗?”
谁把那个“事”字搞没了!!!
元宝大人今天m•hetushu•com穿得扑素,居然是它最憎恨的灰色——它最讨厌这种老鼠色。乖乖蹲在长孙无极面前,有气无力的“吱——”,“吱——”
一群人将孟扶摇看得很紧,都怕她急疯了做出什么事来,孟扶摇却安静而沉默,近乎坚决而执拗的等着那个消息,她没事了便弄只小板凳,坐在那里看战北野一边和宗越斗嘴一边不时的斜瞄她一眼,看雅兰珠撅着嘴死死蹲在她身边,看铁成揽下内院里的所有活计只为能在她面前多走上几回,看宗越没完没了的开补药恨不得把药铺里的药都用上一遍,早春的阳光淡淡,有种鲜明的绿意,她在那样的阳光里想,自己何其幸运,居然能够遇见这些温暖而美好的东西,便为这个,这一遭也来得值了。
“我以为王爷你会生气孟扶摇。”宗越淡淡道,“阁下一番热血丹心,大抵是要虚掷了。”
----------
----------
“他没死。”喝酒的是战北野,“我敢打赌这小子现在不知道在哪使坏。”
“如假包换”。长孙无极含笑答。
他冷笑斜睨着长孙无极,问,“听说太子殿下是带着东线大军迎战杨密的,这就奇怪了,东线战事不是没结束吗?大军如何能开拔到内陆呢?还是所谓的高罗国作乱,根本就是殿下您的一个烟幕,只是为了假做离开,诈得德王作乱?”
他突然暴怒起来,抬手啪的将手中杯子掷了出去,杯子在窗棂上撞碎,四面溅开碧绿的茶汁,再淋漓落了一地。
元宝大人背着一张纸从窗户洞里乖乖爬出去,然后在洞那边用口水老老实实把窗户洞给补好。
长孙无极放下茶盏,笑吟吟的看着他,道,“烈王殿下以急公好义,耿直勇锐著称,不想今日一见,真令在下惊讶。”
元宝大人听得心中先是一撞,不知道是什么酸酸的滋味泛上来,随即又觉得不对,它挣扎着转身看那几个字,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雅兰珠眼睛尖,道“什么东西?”一把抢过去看,看着看着,目光便亮了。
许许多多的疑问像一团乱麻,绕住了孟扶摇的思绪,她在那团乱麻里挣扎,却觉得施展不开,多日来的失眠和疲倦终于在尘埃落定的这一刻向她侵袭而来,她思索着,眼睫却一点点的垂下来。
院子里的大树上睡两个人,两个在床上躺不住的人,一个捧着酒坛拼命喝酒,一个高居树端若有所思。
她的手指深深揉进发中,一个痉挛的姿势。
元宝大人怔在那里,半晌又是一声尖叫,它拼命奔到孟扶摇面前,手舞足蹈用力比划,想要说清楚,“少了个字!”
元宝大人盯着孟扶摇,眼珠子在她被子下扫了扫,那里隐约一个清瘦的轮廓,元宝大人看看自己越发肥硕的身材,有点良心发现。
二月十二,逼近京城附近的杨密军队,在京城五十里外的沙河渡,突然遭遇无极国大军,杨密起先以为是戍守京城的禁卫军,正要打出德王旗号,对方将旗已经冉冉升起,帐下将领冷笑行来,却正是奉命出征高罗国的那支大军,而将领身侧,明黄旗帜下,戴着铜面具的主帅,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我睡着了会揍人倒是真的。”孟扶摇笑,目光在他身上又转了一遍,从时间上算,他赶出东线大营,再赶回,再点兵布将,迎战杨密、围困德王,这些都发生在不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德王兵败不过一两日的事情,他就已经出现,根本就是事情一解决便又丢下大军马不停蹄奔来,这段日子,他也没好好休息过吧?
到了晚上是比较难熬的,她睡不着,听着风声掠过屋檐便想——许是回来了?又责怪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决裂,自刎什么呢?拖着暗卫首领死什么呢?当时抱着死在戎军手下的心冲回去不就来不及留暗号了吗?为什么要怕自己的尸身落在戎军手中而想自刎呢?这下好了,“孟姑娘自刎”惊着他了,要不然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冒险千里奔驰而归,因而遭到埋伏呢?
听完了他淡淡道,“知道错了?”
“贵客远来,有失远迎啊哈哈。”孟扶摇还没想清楚,战北野一声朗笑便传了来,与此同时他“豪爽而大度”的大步上前来,微笑盯着长孙无极,道,“殿下好?前方战事可好?殿下百忙中怎么得暇莅临此地的?不是应该在湎洲穷追叛军吗?”
……
元宝大人受不了了,哀嚎一声奔了出去。
孟扶摇醒来时,习惯性闭着眼睛等。
元宝大人垂下高贵的头颅。
宗越默然,半晌道,“王爷,你最近喝得很多。”
这一夜孟扶摇又没合眼,天明时分才模模煳煳睡去,她睡着后,桌上小床里爬出穿睡衣的元宝大人,元宝大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孟扶摇,半晌,摊了摊爪。
孟扶摇黑线了……
随即便觉得脑袋上一凉,像是有什么潮湿的东西落下来,元宝大人伸爪一摸,爪子湿湿的。
“我没兴趣凑这个热闹。”宗越好像也会读心术,平静温和的开口,孟扶摇刚松口气,便见他从怀里取出那条腰带,放在了玉佩的旁边。
睡到半夜元宝大人有点饿,于是翻了个身,爪子习惯性的摸——它床边随时都有零食的,摸到一块饼,顺嘴就啃吃了。
孟扶摇不知道,睡不着的不止她一个。
两个已经是炸药库,三个那是什么?欧洲火药桶?
“同意”,孟扶摇www.hetushu.com满意点头,“你永远都那么奸诈。”
“混蛋长孙无极,不知道她有多自责多担心吗?为什么不传个消息回来?”
却突然觉得额头有些痒,似什么东西从眉间轻轻划过,孟扶摇啪的一打,咕哝道,“元宝,边去,不要骚扰我……”
宗越犹豫了一下,将手中东西收拢,想了想道,“也好。”
兵锋如火旌旗如林,当那些飘扬的旗帜如海一般淹没他的视野的时候,德王心中发出末日来临的哀嚎。
“啧啧,耗子转性了。”孟扶摇目瞪口呆,“它做了什么亏心事?”
她这里如丧考妣的心中哀嚎,那厢宗越一不做二不休,已经过来牵起了她的手,“今天的诊病时辰到了,我研制了新药,你试试。”
神啊!
元宝大人腾的一下跳起来,一个猛子扎入盒子中,拼命找还有没有多余的“事”字,找了半天发现盒子里就那一个,它悲愤的回转身,便见孟扶摇温柔而怜悯的看着它,眼神里写着“可怜的,伤心疯了的元宝。”
孟扶摇听得心跳一跳,这也正是她的疑惑,当初长孙无极因为东线高罗作乱匆匆离开,直到她城门自刎事件那里,都没听说高罗国已经平叛,但是德王一起事,明明应该在东线的大军就出现在内陆,实在让人不得不想到,这整件长孙无极“高罗作乱,两线作战,疲于奔命”,导致德王认为有机可乘乘虚而入的事件,是否都只是长孙无极为引蛇出洞的诈称?
孟扶摇受惊的抬起头来,张大嘴看着宗越——不会吧洁癖大哥,你对我还没至于到那个地步吧?求求你千万不要凑这个热闹——
孟扶摇张嘴呆望的样子有点傻,可是再傻也没能阻止某人的狠心,长孙无极抬手,啪的一掌便打在了她的屁股上,打了人还在雍容微笑,“叫你不听话!”见孟扶摇还没反应过来另一边屁股又赏了一掌,“叫你自杀!”
孟扶摇坐起来,有点茫然的看着透着淡黄曦光的窗纸,道,“我睡了多久啊,怎么还是早上?”
孟扶摇甩不掉宗越的手——这家伙其实是第一次碰她呢,他的洁癖到哪去了?孟扶摇十分希望他此刻洁癖复发,把她嫌弃的扔出去,也好让她在背后两道意味难明的目光中解脱出来。
看见那两人过来,孟扶摇头皮一炸,隐约中好像看见天际电闪雷鸣,大气摩擦,火球一串串在空中乱弹。
“是吗?”长孙无极微笑环顾,“果然是好,只是烈王既然来我无极做客,就是我无极贵宾,怎么可以让贵宾自己出钱买房?太失礼了,这样吧,烈王不妨把房契拿给我,我命人寻了这房主,银子双倍奉还,算是我无极的小小心意。”
孟扶摇愕然道,“我睡了一天一夜?”她看着长孙无极背影,隐隐觉得他衣袍好像又宽大了些,“你一直没睡?”
“都是你太贪吃的缘故,一旬之内,不许吃零食。”
“别担心,不是聘礼,我还没打算娶你,你这么丑。”宗越对黑着脸的孟扶摇一笑,指了指那腰带,“我只是告诉你,我赞同战王爷的一些话,所以,今天我把这腰带名正言顺的送你,将来你若遇上难处,有人欺负你了什么的,你拿着这腰带去任何一家名字叫广德的药堂,会有人帮你。”
孟扶摇不说话,慢慢的梳它的毛,手势轻柔,元宝大人十分惬意,觉得这动作比主子还温存,只是这个疯女人今天转性了?不会是想先摸它后掐它吧?
孟扶摇愣在那里。
有这么气势汹汹的告白吗?有这么……字字皆情的告白吗……
……我那么明显的暗示都给了你,你居然都不懂,猪头。
宗越此时才开口,比长孙无极还平静,淡淡道,“我和扶摇不是外人,不需殿下相谢,说起来,扶摇是我带到无极的,自然我该对她负责。”他很温和的对孟扶摇笑,笑得孟扶摇打了个抖,“就算不看在我和殿下情分面上,只看在扶摇将我贴身之物私藏怀中的情义,在下也不能袖手旁观。”
宗越平静俯身看他,“你为何不和扶摇说。”
桌前有人回转身来,执着一卷书,风神韶秀的微微朝她笑,道,“睡饱了?”
孟扶摇瞪着他——你买的?你撒谎不打草稿咧,明明是我买的……
头顶上,孟扶摇将下巴搁在它脑袋,轻轻道,“可怜的元宝,你没主人了……”
明明是“他没事了”,为什么变成“他没了”!
----------
战北野不答,咕嘟咕嘟喝酒,半晌一抹嘴,道,“她只是因为愧疚自责才如此,我会让她爱上我。”
杨密心中一沉,知道上当,大唿,“休矣!”
长孙无极笑了笑,手慢慢的伸下去,抚了抚孟扶摇的颈,孟扶摇惊得向后一缩,长孙无极已道,“别动……我看看那道伤口。”
“长孙无极,我懒得和你斗嘴皮子!我就问你,你既不肯对她放手,你便当担起男人的责任!你让她经历了什么?我来迟一步这世上就不存在孟扶摇你知不知?那时你在哪里?你借我的兵我认了,反正也不是借给你的,是借给扶摇的,但是你凭什么就认定这样就万事大吉,你就可以抛下她一跑千万里,丢她一人面对那生死之境?”
……元昭诩!长孙无极!
而此刻,他看着孟扶摇,像看着母妃宫中那开得正好的花,那当是被人呵护珍爱的美丽,而不是在这政治博弈风烟血火中沾风染血,逐渐开m.hetushu.com败。
“我大概暂时还享受不到你的被褥。”长孙无极站着不动,看着前方庭院走来的两人,淡淡道,“我得招待下贵客。”
她手势极为温柔,是和元宝大人相识以来从未有过的温柔,她将元宝大人轻轻放在掌心,用指尖慢慢梳理它雪白的毛。
孟扶摇霍然睁眼,还没来得及把被子掀开,眼前突然一亮,一人轻轻揭开被子俯下脸来,低低笑道,“怎么这么瘦?”
长孙无极扬扬眉,手一伸便捉住她的脚,手指一扣,孟扶摇立即全身酸软跌倒在被褥间,长孙无极拖过被子,将她浑身一裹,一裹间已经摸遍了她全身,手顿了顿,叹息道,“怎么瘦了这么多?”
二月十四,春日初晴。
不想殃还没遭完。
长孙无极手一抬将她的母老虎拳给捉住,顺手一带孟扶摇便飞到他怀里,手指一卡便将孟扶摇腰卡住,三个动作行云流水无迹可寻,看得出来大概也演练了很多遍,尤其最近孟扶摇腰瘦得一卡卡,他的手不大,居然也就那么拢了过去。
战北野面色不变,“殿下是在暗示我天煞国弱,连房子都买不起吗?”
“这是第二天的早上。”长孙无极吹熄烛火,拉开窗扇,清晨沁凉的风吹进来,吹得他衣襟和乌发都飘然飞起。
很久很久以后,它看见孟扶摇甩了下头发,抬起眼圈红红的脸,盯着那字看了半晌,突然伸手抱过了它。
“我生气!”战北野又换一坛,抬手要把喝完的坛子砸出去,想了想又轻轻放下,放下的时候控制不住,咔嚓一声捏破了酒坛,手上的鲜血浸出来,他看也不看往酒里一浸。
这样想着便睡不着,黑暗里目光炯炯。
“你居然还知道回来……你居然还知道回来!!!”第一句还呢喃如春莺柔软如春柳,第二句便成了河东那只狮子的怒吼,孟扶摇醒过神,发觉元昭诩长孙无极终于确实肯定回来了,蹭的一下跳起来,披头散发,赤着脚便去踩长孙无极,“我灭了你,我灭了你!”
孟扶摇“啊”的一声,她那时已经跑到武陵戴着人家的脸当运粮官了,身边两大能人守着,别人哪里找得到她?真是阴差阳错,活该倒霉。
战北野答,“彼此彼此。”
“我没有瞒你……”长孙无极深深吸气,抚着她光可鉴人的长发低低道,“我怎么舍得让你焦心?你瘦成这样,还不得我花功夫把你给养回去?”
“这需要不曾早一步,也不曾晚一步的运气。”
排完以后它顺便就在桌子上睡了,等着看明天喜极而泣的孟扶摇。
孟扶摇叹了口气,将被子拉了拉,拉到眼睛处,把眼睛压紧点,可以阻挡住那些想要流出的泪水。
孟扶摇看着他笔直的身影消失在一树浅樱中,不知道是叹息好还是蒙头跑路好,她咬着嘴唇看长孙无极,战北野和宗越因为她,用不同的方式同时对他责备发难,她不知道长孙无极此刻是什么心情。
孟扶摇听它没完没了的“吱——”,貌似说得也太多了点吧?不会又趁机扮委屈诉衷情吧?还有这只耗子到底说的啥啊?怎么自己觉得有点心虚呢,再看长孙无极,含笑倾听,眼神晶亮柔和,那一层笑意淡淡的浮上来,有失而复得的欣喜。
德王被软禁,对于他的处分,目前没有人能决定,因为能决定他生死的人,又不在营中了。
它吭哧吭哧搬出装饼子的盒子,跳进去一阵乱翻,半晌扔出几个字,在桌子上排好。
长孙无极眉毛跳了跳,宗越脸色白了白,孟扶摇直接就跳起来了。
主子……我犯错了……我没能传递准消息……你赶紧回来啊……
她躺着不动,对着屋顶绽出一个微笑——哎,长孙无极那坏东西没被她害死,他回来了。
长孙无极含笑回眸,“我想看你睡着了会不会磨牙说梦话流口水。”
孟扶摇把头埋在被褥里,呜呜噜噜的答,“最近在减肥。”
孟扶摇垂着眼睫,刚才那一霎,她真的为战北野感动,这个看似霸气坚刚的黑眸男子,内心里竟然有如此丰富细腻的情感,炽烈如火而又细致入微,他看得见她的心,看得见关乎于她的所有利弊,他是真的认认真真为她的未来思考谋算过,并因为那个他觉得不如意的结论才不肯放弃他的追逐。
一场轰轰烈烈的勤王复仇战事,在其自以为一路顺风的前进中,遭遇了一场有备而来毫无端倪的等候,几日之内便犁庭扫穴摧枯拉朽般烟消云散。
“瞒任何人也不该瞒你,政治博弈不代表要将自己喜欢的人牺牲。”长孙无极的读心术永远强大,“其实那晚我离开东线军营时,前后派出了三批人,都穿着我的衣服,分三路走,而我自己,走的是水路。”
孟扶摇立即闭嘴,不敢说话。
孟扶摇心里打着小九九,不会吧,好歹是各国高层政治人物,政治人物的涵养啊礼节啊假面具啊太极推手啊什么的才是最擅长的,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那是市井匹夫,不会是长孙无极宗越战北野。
孟扶摇目瞪口呆的坐在一边,怎么也想不到一场阴来阴去的嘴皮大战怎么突然就上升到责骂阶段,还直接扯到了她身上,她有点寒的看看自己,小声咕哝道,“看我什么?我觉得我挺好的嘛……”正给她把脉的宗越眉毛一轩,冷然道,“是很好,体虚气弱经脉混乱,好得不能再好,所以我们都在自寻烦恼。”
----------
宗越无m.hetushu.com语的看着她,道,“你哭什么?”
他语气中的落寞听得孟扶摇心中一颤,突然想起睡醒之前他所说的那句引起她疑问的话,隐约觉得此中有隐情,然而此时实在不是询问的时辰,她只恨不得在地上打两个洞,把战北野和长孙无极各埋一个,省得天雷撞上地火,累及她遭殃。
她用被子蒙住眼睛,继续睡觉。
战北野怔了怔——他是没听说东线战事结束,但确实也没听说东线没有结束,长孙无极这样一问,他反倒不好回答,想了想,冷笑道,“那是,战事有或无,结束不结束,说到底都由太子一张嘴翻覆,只是可怜了一些被蒙在鼓里,险些丢命的可怜人儿罢了。”
孟扶摇捂住肚子……不行了不行了,想笑,战北野你搬石头砸脚,房契还在我那里呢。
“我确实没想到他会对我下杀手,为了杀我竟然不惜放弃姚城,害你险些被逼城门自刎。”长孙无极的语气难得有了几分苦涩,孟扶摇飘飘荡荡的想,他为什么苦涩?他为什么认为德王不会杀他?这两人不是争得你死我活了吗?皇位之争,踏血前行,谁也不可能对谁手软,长孙无极这么个玲珑剔透人儿,会想不到德王要杀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送出的东西从不收回。”宗越站起身走了出去,临到门边,回眸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和窗外开得那支浅粉的早樱一般模样。
长孙无极端起侍女送上来的茶,慢条斯理的吹了吹,“烈王又是从哪里听得消息,说东线战事没有结束呢?”
“殿下是在说本王拐弯抹角吗?”战北野大马金刀的坐着,“本王却觉得殿下更擅此道——不过你既说我迂回,我便直接给你看——我说的是扶摇,长孙无极,你看看扶摇,你看看她!你看看她成了什么样子!”
元宝大人看着那样的眼神,忽然想到,“她竟然是在为我失去主人而流泪……”
室内的气氛沉默下来,隐约间空气一分冷似一分,长孙无极放下茶杯,默然不语,半晌缓缓道,“这确实是我需要向扶摇解释的事,但是,烈王,好像我没有必要向你交代。”
元宝大人想,哎,喜极而泣了。
孟扶摇坦然而舒服的靠在长孙无极肩上,自己觉得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适,心里有块一直拎着的地方终于归位,五脏六脏好像都瞬间被调理妥帖,长孙无极淡淡异香飘过来,她在那样的香气里飘飘欲仙而又眼皮沉重。
“我想你终有一日会用得到。”
宗越拂掉衣襟上一点落灰,他白衣如雪的身影溶在浅银的月色中,浑然一体,良久他道,“自欺欺人。”
听见长孙无极在她耳侧低语,“扶摇,我也是犯错的人。”
好,一口一个“我无极”“你天煞”,清清楚楚,泾渭分明,谁是谁的客人,也不用争了……
“我说了她会认为我在安慰她,她只相信眼见为实。”战北野扔掉一坛换一坛,“我也在等,如果不出我预料的话,消息就在这两天。”
她没有伸手去摸身侧,摸了又能怎样?冰冰凉的被褥,幻想了很多次长孙无极回来,八成会爬她的床,可是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没人爬就是没人爬,连元宝都说了,没了。
它抚摸着自己那件大红袍子,那是它和主子之间的约定,代表喜乐和平安,作为能和主人心灵相通的神鼠,它老人家不急,你孟扶摇急什么急呢?
孟扶摇蹲在两人中间,听到这里发觉硝烟味散了出来,赶紧手掌一竖道,“停,停,这房子虽然战王爷买了,但是已经转赠了我,所以两位,银子给我吧,双倍,谢谢。”
这一打,突然就打进了一个人的掌心。
战北野突然大步过来,将玉佩往孟扶摇面前一递,一直递到她眼前,道,“扶摇,话说到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掩藏的,我便直接问你,这玉佩,你收不收?”
孟扶摇有点茫然,她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得战北野一心如此,更不明白战北野和她相处时日不多,何以就认定了自己,她却不知道,此时战北野盯着她,心底却一直盘桓着一句话。
南疆大营的粮库,并不止武陵一个,然而在德王行军过程中,原本已经联络好的华州等地,都不约而同的出现延误粮草等状况,世事如棋,风云变幻,一些细微的动作,正在悄悄改动着这场“复仇起事”的动向和格局,正如蝴蝶在遥远的某处扇动翅膀,千万里外便激起了狂暴的风。
长孙无极笑笑,道,“万州那事一出,我便知道暗卫中出了问题,必有奸细,那个情形下我只有掐断和所有暗卫的联系,在掐断之前我得到了你安全无事的消息,立即回返军中,因为暗卫需要清洗,暂时不能再用,好在我还有备用的隐卫,只是这批人的调动有点麻烦,等他们带着我的消息赶到姚城找你通报消息,你已经离开了姚城。”
一线淡黄微光温和的洒过来,隐约听见有人低语,“……要不要叫醒她吃点东西?”“……让她睡吧……”
孟扶摇立即心虚了,小声道,“……没真自刎啊……我刎着玩的。”
“我也是吻着玩的,”长孙无极凝视着她,“其实我现在最想做的事还不是这个。”
孟扶摇只是笑着,轻轻抚摸着它,笑着笑着,却有眼泪滴下来。
“嗯?”长孙无极转头,在屋子里找元宝大人,“元宝,我知道你在,钻出你的耗子洞来,迟了后果你自己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