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三十四章 此刻温馨

他轻轻巧巧一夹,老牛筋一断两半,战北野殷勤的让孟扶摇,“请,请。”
他绝不是这老人对手,离开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孟扶摇盯着那双黑铁颜色的脚板,觉得这造型实在和“星辉圣手”这样漂亮拉风的称号不搭界,不过那脚底居然还生出好大一颗痣,痣上生着飘逸的毛,是不是这就是“星辉”的由来?
孟厨娘双手抱胸,鼻子朝天,搞错没,姑娘我一手好厨艺耶,尤其我娘常年生病,药膳更是一流的。
“你错了,”孟扶摇有气无力的道,“我准备背你们出去以示赎罪,你三个猜拳,谁先背?”
孟扶摇惊异的瞪着面前的老者,她以为是星辉,不想却是大风,排名十强者前五的五洲大陆顶级存在,早已是多年不涉红尘的传说人物,不想却在无极国华州的一个牢狱中,等了她十三年。
太他妈的神奇了吧?
他筷子轻轻一捺,巨大的骨头无声碎去,长孙无极慢条斯理的剔去骨头,不急不忙,吃肉。
“谁叫他的牢狱不抓该抓的人。”老者理所当然的答。
长孙无极笑而不答,只道,“不死体造就世人难以匹敌的金刚身体,却将从此摧毁一个人全部的精神意志,前辈,这种法子太过有伤天和,实不可取。”
良久之后,他退后一步,又一步。
就这是十强者,强弩之末,犹自威力惊人,她行走五洲大陆至今,遇见的最强高手三人联手,在那将死的老者面前,竟然齐齐挂彩才抢出了她一条命。
“得了吧你,”战北野大步上前,一把拎起她,回首对那两个一笑,得意洋洋道,“你两个一个内伤,一个断了只手,就剩我方便揍她了,两位没意见吧?”
一直跪在他面前的宗越突然抬头,一笑道,“是!”
大风!
她蹲在椅子上,兴致勃勃给那三个终于放下心,含笑起筷的滔滔不绝的介绍那些花花绿绿的菜色,“猪骨地黄煲、十全滋补牛腩、赤豆薏仁饭、骨碎山楂粥……”
研究脚底板研究半天,孟扶摇突然发觉不对劲了。
“小辈狂妄!”老人一哼,衣袖一拂,宗越手臂一抬,铿然一响如金铁交击,宗越脸色一红,再一白,渐渐变成了透明色,透明得发青。
孟扶摇黑线,半晌小心翼翼的问,“您……不是方遗墨?”
那老者发觉上当,霍然回首,手指一弹。
她扑打得杀气腾腾如猛虎出柙,那人就只闭上眼,吐了一口气。
孟扶摇终于挥挥爪,李公子连滚带爬的跑了,不多时派人送了她要的东西来,孟扶摇满意的看了一遍,拎着东西进了厨房。
最后孟扶摇撑着肚子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长孙无极微笑递过一杯茶来,孟扶摇捧着茶,斜靠在椅上,看战北野在她身侧,饶有兴致的要了纸笔来,就桌铺开,以元宝大人为模特儿,画“据桌大嚼图”,元宝大人不甚满意,要求重画,被战北野抓了来,用脚爪盖了印。看侍女将亭中纱帘卷起,又燃起描金纱灯,灯光荧荧,共一轮明月倒映碧水,闪耀万千银光粼粼,灯下长孙无极和宗越摆开黑白子,纤长手指闲敲棋子,白衣紫袍衣袂散飞,而远处湖面上,飘了一层粉紫的落花。
“什么东西……阿嚏!”老者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一松。
三招过后,大风突然住了手。
她笑得面上光彩盈盈,眼波流动,得意洋洋的想,没听说五洲大陆有药膳,除了宗越,那两个未必知道这几道菜壮骨补血补气化瘀的功用……
“反正来不及了……”老人闭上眼,手指抚上孟扶摇头顶,“你骨骼是难得……大抵是没错的,如果错了,我再回来要你的命吧……”
孟扶摇在这样神异诡奇的力量面前,被逼着使尽了自己全部的能力,她不住的翻滚躲避挪移跳跃,深紫身影在狭小空间里飞腾如电,那些动作太快太迅捷,到得最后已经超越了感知完全成了本能,就看见那道影子飞旋来去,化出淡淡叠影,再在人的视野里瞬间漂移。
----------
孟扶摇掀起眼皮,看了看那堆补品绸缎燕窝人参之类的东西,厌恶的挥挥手,李公子脸色白了白,孟扶摇却又若有所思的道,“喂,给我准备三斤猪骨来,要上好的,再新鲜地黄一两,赤豆、意仁各二两,当归、党参、枸杞子、天麻、黄葳、淮山、杜仲、肉苁蓉、牛腩,山楂……品质要一流,准备得好,我就原谅你。”
他看起来干瘦,声音却宏亮得惊人,几个字震得孟扶摇耳朵嗡嗡作响,她愕然睁大眼,吃吃道,“啊?你早知道我要来?”
一声细微的咔嚓骨裂之声。
毛为什么在飘?
“什么更好的办法?”大风冷笑,“我马上要死了,我和圣灵之间的那个约定难道要被带入黄土?我这辈子一直输在他手下,难道这样我还是要输?不可能!”
风从四面来。
孟扶摇哼一声鼻子朝天,道,“走了!”
他一伸手,指间一枚圆润的黑珠子,他跪得极近,手指一弹黑珠子便飞向老者大笑的嘴。
她凑近疼得脸都扭曲了的李公子面前,低低道,“本将军今日心情好,愿意给你个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乖乖赶紧把我收监,就按你们说的,和那姓方的老家伙一牢房——快点!听见没有?”
四周怎么忽然起了风?
可怜的李http://m.hetushu.com公子当即吓尿了裤子,一怀心思为美人抱屈,自以为出师有名,不想却惹着不能惹的人,李公子涕泪横流,孟扶摇小人得志,哈哈大笑着,被战北野赶紧拎走。
“住手!”
晚饭开在庄园的“清波阁”,之前孟扶摇就给每个人飞刀传书,一张烂纸上写着她比纸更烂的行书,“清波阁便宴,可能有毒,可能难吃,可能含有任何不明意义物质,申时开饭,过时不候,爱来便来,不来拉倒。”
满天风刀停息,四周突然立即又安静无声。
那只脚板突然一踢!
“砰!”
----------
姓方?老家伙?谁靠近谁死?
虽说出现的位置有点奇异,但这种人神出鬼没游戏人间,行事出格也是正常,说不准对牢狱突然产生了兴趣,进去玩几天也是有可能的啊。
长孙无极低下眼,瞟一眼骨头,微笑,“谢谢。”
“大风前辈纵横天下,您面前没有我等说话的地方。”长孙无极谦恭依旧,“只是,如果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何必一定要伤人性命呢?”
“医仙之徒宗越见过前辈!”身后突然响起有人双膝重重落地的声音,“请前辈看在三十年前家师救命之恩,放过她!”
孟扶摇要笑,笑没出来又苦起脸,看起来着实滑稽。
孟扶摇听得眼前一黑就要晕去,废了我的“破九霄”?那是我吃了无数苦,练了十三年的神功,如今要被你一朝废去?你干脆杀了我吧——
他冷然看着几人,眼神不满中隐有欣赏和惊异,他在他们这个年纪,还达不到这等修为,纵横一世的老者心里生出淡淡寒意,却不知道在他面前这几人,本就是五洲大陆年轻一代中的顶尖人物,是概率产物而不是普及品。
竟然是宗越的声音,孟扶摇愕然睁开眼,想要回头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而那沛然莫御的真力还在源源不断的冲入,根本不管她是否承受得起,孟扶摇就像一个在不停被吹的气球,渐渐鼓胀而起,难受得血脉偾张,头晕眼花,太阳穴扑扑跳动,她觉得自己只要张开嘴,吐出来的就一定不是语言,而是自己的所有内脏。
“您和圣灵大人约定,谁先死谁就输,如果有继承全部衣钵的弟子,那也可以看做生命的延续,圣灵大人早已有弟子,您却一直未曾寻到合适的徒儿,无奈之下,您欲待用毕生真力灌就‘不死体’是吗?”
孟扶摇又觉得眼前一黑,好似被一榔头砸到心口,断线风筝般的飞出去,再次砰的撞到铁栅栏,还是原先一模一样的位置。
战北野得意洋洋接口大笑,“所谓,更好的办法,那是没有的,骗你咧。”
“啊?”孟扶摇惊讶得口水都飞了出来,不是吧,方遗墨在十三年前就预见了自己和他徒弟的过节,预见了自己要找他要锁情解药,预见了自己被投入大牢,和他在这里相遇?
“客气客气,请便请便。”那两位答。
战北野筷子一抬,半空中架住那块牛筋,笑道,“是吗?我也觉得,不过美食不能独享,你劳苦功高,理当有你一半。”
一生里,最为娴静闲适的一刻。
“请问你——”
不用误会,只是孟扶摇在治伤而已。
孟扶摇垂下眼睫,也不看他,她怕他尴尬。
风?
宗越奇毒,他不敢张嘴吐出风刀;战北野金刚杵狂猛,他必须要抽出一只手应付;而这淡淡紫影,出手阴毒奇准更在那两人之上,攻的是他身上唯一的一个罩门。
孟扶摇用手掂掂那锁链,偏头看着李公子,好奇的道,“欺男霸女?我欺了哪个男?霸了哪个女?”
李公子现在见她一分火气也不敢有,抖着湿衣砰砰砰磕头,“将军恕罪,将军恕罪……”
“前辈请住手!”宗越的声音响在头顶,这个一向平静的毒舌男此刻声音竟然充满了急切,孟扶摇眼角只瞥见他雪白的衣角一飘,似已冲到牢门前,“前辈住手!她的功力和您相冲,不能接受您的真力!”
……这说的啥?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孟扶摇拣起册子,往怀里一揣,眼珠子溜了溜,看了看那三人脸色,直觉就想跑,然而眼光在三人身上一转,她那腿就迈不开了。
孟扶摇眼前一黑,下意识的等着再一次被撞上铁栅栏的剧痛,但是却没有任何动静,那老者突然盘坐而起,他深深打量着孟扶摇,眼光奇异,半晌道,“你终于来了。”
……
孟扶摇哀怨,奸计未逞只好转移方向,夹了块老牛筋塞给战北野,“王爷啊,这个好,劲道,够味!”
战北野白她一眼道,“干嘛?等我们背你啊?”
“不管怎样,你没被我害死,你的真力因祸得福已经得涨,如果运用得好,你终生受用无穷。”大风盘腿坐下去,不看她,“如果你觉得你确实是个欠情不还的小人的话,你就不用理我这个死人的最后遗愿吧。”
他不得不放开按在孟扶摇头顶的手。
“嗯?”
听起来很像某个自己正在寻找的人啊……
“是……”
又是一风掠来,这回正向着趴在地上的她的眉心!
咔嚓一声骨裂声响,李公子一跳八丈高,抱着手掌哀嚎,他的手刹那间翻出了一百八十度,生生和手腕折成平行。
牛叉哄哄的请柬没能吓到同和-图-书样牛叉哄哄的客人,申时不到,一个不少。
她阴险的笑起来,正在思考该如何整治下这混账狗屁李公子,忽听他大声吩咐卫兵,“给我准备状纸,我要亲自代胡姑娘告倒这个家伙,先把他押到府衙大牢。”他突然放低声音,凑到班差头领耳边低低道,“和那个姓方的老家伙关在一起,那人不是谁近他谁死吗?也让这小子尝尝滋味……”
头顶忽然一震,一股暖流灌顶而下,洋洋而入,如大风在体内鼓荡,跌宕游走,扫清体内积淤血沫余毒渣滓,再一点点垫实体内经脉,那些本有些浮躁的真气,被渐渐抹平,再如潮汐般,渐渐涌起。
将孟扶摇往身后一放,长孙无极对眼底涌起怒意的老者道,“前辈何苦为难我等小辈?”
他后退,只是不想她看见他为她下跪?
风声快如雷电,化成一柄柄利刃,薄而透明而无声,在窄小空间里纵横飞舞,这小小的囚室里,大自然里平静和缓的风,突然成了杀人无形的利器,被神祗般的力量无声操纵着,刺砍戳噼,刀刀要置孟扶摇于死地。
可惜孟扶摇这人一向凶悍,顿了一顿后继续扑,一拳狠狠揍向对方肚子,“叫你丫的暗害我!叫你丫的教出狗屁徒弟!”
“你是谷一迭的弟子?”老人也有些惊讶,转目看宗越,“难怪你看出她和我真力不谐——”
孟扶摇被狠狠踢了出去,重重撞在栅栏上,撞得四肢百骸都像散了般剧痛,孟扶摇挣扎着爬起来,怒气勃发,“妈的你敢踢我。”立刻恶狠狠的扑过去。
“哎……说不定是个好东西,捡了捡了……”那三人看着某人自说自话的把册子捡起。
“没死,没死……”孟扶摇痛哭流涕,立刻扑上去狗腿的抱住老人的大脚板,“师傅……我是你等的弟子对不对?做师傅的要为弟子撑腰对不对,方遗墨唆使他弟子欺负我啊……”
孟扶摇悲哀的望天,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倒霉蛋儿,走哪都招惹祸事,还都是顶级的。
孟扶摇的眼睛亮了,靠,武侠小说中的狗血奇遇当真落在我身上了吗?某个在奇异地方等候我的高人,将毕生的功力传授于我,从此我武功大涨,独步天下,要杀谁杀谁,要砍谁砍谁……
半晌后捂着腮帮的孟扶摇,给宗越挖当归,“来来,食肉者鄙,咱做医生的,不吃肉,吃点补药。”
“小辈找死!”大风一声咆哮,扑身而起,他一起身,原先单薄笨重的身体立刻轻盈灵动,满室真气流动,枯草乱舞,所有人头发衣衫猎猎飞起,当真飘逸如风,也狂猛如风。
来不及再避,孟扶摇“砰”一声倒地,风声从背上掠过,“哧!”一声,背后衣衫裂开一条大缝,冰凉。
战北野操筷大嚼,下筷如飞,他黑眸闪动,大吃十全滋补牛腩。
她扑上去,不给他任何机会再使那该死的风刀,“泼妇十八式”,头撞手抓腿踢口咬,同时还阴险的用上破九霄的功力和招法,那头撞出去是铁头,那手抓出去就准备挖心,那腿踢必踢宝贝蛋儿,那口咬只咬咽喉。
她搬着自己的腿,一步步挪过去。
战北野探头过去闻了闻,嗯,香味也合格。
“铿啷啷”,锁链兜头一甩,熟练的套上孟扶摇的身。
“砰!”
“那有什么关系?”老人嘎嘎的笑,“我把她原来那烂功法废去了便是。”
“杀了你们,又有何意义……”他一瞬间苍老许多,微喟一声,“最后的时辰到了……”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本簿册,扔到孟扶摇脚下。
“啊……是,不是,是我自己……”
妈的……差距这么夫……老子不是已经是大陆一流高手了吗?怎么人家一口气就能吹死我?
“砰!”
“缓之?拿什么来缓?我只有一天寿命了,我的心愿还得她完成,必须是她。”老人慢慢道,“谁叫她来得迟,我肯给她不错了。”
“请前辈开恩!”宗越急急道,“无需废去,只是她经脉虽经过固本,却仍旧不足以承担前辈的力道,请前辈徐图缓之!”
“啪!”
孟扶摇已经摇摇晃晃的直奔府衙大牢,欢欣的唱,“找呀找,找朋友,找你找到牢房里……”
百姓哗然一声急忙四散,暗叹这家店主倒霉,开业的好日子遇上这等事,八成得罪总督公子了。
他说得极低,孟扶摇却听了个清楚,刚要伸出揍人的手突然一收。
“砰!”
“是很有几分本钱,不过,五洲大陆的小辈现在都这么嚣张吗?”老者冷然道,“我多年不涉足红尘,倒不知道现在世道这般颠倒了!”
那是一块硕大的生姜……
“你有痼疾,擅动真力必减寿命,年轻人还有大把好年华,何必找死。”老人淡淡道,“让开,我要做的事,这天下无人可以阻挡。”
“老子不要你的秘籍……”孟扶摇义正词严的大喝,大风冷冷道,“想得美,什么秘籍,这是个路线图,将来你如果去扶风,扶风鄂海罗刹岛海域下,有我掉落的一些东西,你去给我捞上来。”
她却没注意。
她转着眼珠,自对方的乱发中努力寻找“高人的眉目”,思考着开场白,“请问你是不是方遗墨?”这话实在有点傻。
“啊……为啥?”孟扶摇结结巴巴的问,我不来,你杀长孙无极他老爹做什么?
然而他一起身,便发现自己确实已和*图*书经是强弩之末,他虽然飘得灵动,那灵动却如无根的浮萍,他虽然飘得狂猛,那狂猛却如倏忽而散的浮云,而那三个小辈,渊停岳峙,奇诡狂猛和飘逸如神,联手威力便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得不顾忌,再加上一个刚刚收了他部分真力也差点被他整死一肚子怨气冲上来的孟扶摇,要想占据上风,已经不可能。
三个人……都受伤了。
牌上“长孙”二字熠熠闪光,震得李公子当时就呆了,李总督匆匆赶来,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长孙无极只淡淡道,“总督大人公务严明,不想教子也甚是有方。”
一道风突然掠过她头顶,快而锋利。
这个无比骄傲的、毒舌的、气质如雪言语也如雪的洁癖严重男子,为她跪下向陌生人哀恳?为她跪倒在泥泞肮脏的牢狱地面之上?
她陶醉在美梦中流口水,却没发觉,体内那大风般的飞卷的气流,渐渐超越了她体内真气和经脉的堤坝,一点点冲击着她的内腑……
地面上积了一摊的血,孟扶摇爬得一次比一次慢,扑得一次比一次软,但她好像没感觉一般,继续摇摇晃晃站起。
第十次,孟扶摇抹一抹嘴边的血,一点点支起身子,摇摇晃晃喘了半晌,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慢慢晃过去,她眼神有点散,腿和手都软得抬不起来,行走间嘴边的血慢慢滴落,她偏头,就着肩膀的衣服蹭去血迹,继续向着对方狞笑。
那老者眼神终于变了。
此人现在就坐在离她三尺远的地方,从头到脚都十分抽象和难以理解,孟扶摇观察了他一刻钟,觉得此人十分深邃犀利,介乎于乞丐和高人之间,其可能性各占百分之五十强。
战北野到了。
宗越脸色白如霜雪,战北野被风刀伤得血迹斑斑,长孙无极……那声骨裂声,是他的吧?
那三个人似笑非笑看着她。
先前孟扶摇被押解出府衙大牢的时候,正看见那李公子带着一堆人杀气腾腾的过来,手里提着鞭子啊水桶啊盐啊什么的,看样子是准备对自己刑讯逼供来了。
长孙无极优雅喝汤,细瓷勺子和汤碗不发一丝声响,偶尔给元宝大人碗里舀一勺汤或粥,笑道,“多吃点,过了这顿,等她良心发现有下顿,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
老人低下头,看着孟狗腿哭得眼泪飞花的脸,半晌露出了困惑之色,道,“这就是我十分刚勇,天下难得的铁骨弟子?”
李公子惨白着脸转身,便听孟扶摇厚颜无耻的道,“这些东西你既然送来了,打回去也太不给你面子,这样吧……拿去卖了,回头把钱给我。”
“是是,是我贪图美色,是我多管闲事……”李公子点头如捣蒜,小心翼翼去取身后那一堆东西,“区区薄礼,聊表歉意,请将军一定赏脸……”
“我问你,”孟扶摇把那牙签一扔,唰的一下扎在那家伙裤裆上,扎得那家伙满脸是汗盯着那牙签不敢动弹,才道,“你怎么知道来找我岔子的?胡桑叫的?”
她认定了这人果然是方遗墨,除了他谁还能这么牛叉闪闪,天地自然之力也可以拿来做武器,既然当真在这里狭路相逢,这人一开始就下了死手,那说明他已经认出了自己,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过是个你死我活而已。
孟扶摇一看这家伙就气不打一处来,靠,要不是他找自己岔子,她至于差点被整死嘛?那三只至于齐齐受伤吗?她至于因此被押解回府,再次面对永无止境的摧残吗?
他斜倚床头,出神的看着厨房方向,春夜月影横斜,一枝迎春曳在淡碧窗纸上,映得他眼眸朦胧,半晌他道,“元宝,我有时觉得,给她犯点错误也挺好。”
“我捞你个屁啊,你个老不死险些害死我……”
“还有,”孟扶摇看着李公子,觉得这个家伙是个有后台的总督公子,性格也挺能屈能伸,满意的点了点头,“我那天上人间俱乐部以后就交给你了,亏本你负责,赢钱我们二八开,我八你二。”
宗越最不怕毒,浅浅尝了颜色最丰富的那道菜,半晌,眼晴亮了亮。
“您没机会赢了。”长孙无极仍旧在微笑,不急不忙的拂拂衣袖,“刚才晚辈看过了,您大抵只剩半个时辰寿命,所以一直拖着您说话,如今半个时辰也差不多了,剩下的时间,我三人要想拦住您,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夜将深时,明月高照,清波阁上灯影流光,清波阁下清波涟漪,远处湖岸上正对着花圃,那些瑞香、山茶、玉兰、海棠、芍药,粉紫嫣红,挤挤簇簇幽香暗送,却不抵阁中酒菜之香与笑意芳香。
冷不防唿啦啦头顶一凉,一阵暴雨当头浇下,李公子被浇得惊跳而起,抬头一看月明星稀哪来的雨?再一转头,墙头上蹲着笑得不怀好意的猪头孟扶摇,叼着根牙签贼兮兮笑,“公子爷!跪得太舒服了是不?给你人工降雨。”
孟扶摇挥挥手,李公子如蒙大赦拎起东西要走,孟扶摇却又道,“慢着。”
更糟糕的是,那些“风”,每一出现都诡异玄奇,角度刁钻,似无形的天神之手,召唤着这自然力量,化为一套神奇的刀法,纵横天下,无人能当。
疑问句立即变成了肯定句,孟扶摇对赶过来的姚迅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管,自己乖乖的跟着那班衙差走。m.hetushu.com
孟扶摇心一阵阵紧缩,缩得热血上涌头晕眼花,她宁愿自己此刻炸裂而死,也不想看着宗越为她退让到这个地步,男儿膝下有黄金,这黄金不值得为她这个傻鸟浪费——
孟扶摇埋在堆在高高的碗里,一点一点的找碗底的饭——那几个人很有默契的整完她,又良心发现,战北野最先夹了菜过来,她的碗很快就堆成山高,明明做菜请别人吃的,最后竟然是她吃得最多。
这松开的刹那间,三个人目光齐齐一亮,宗越飞身而起,黑球连弹,战北野金刚杵舞出刀插不进的光幕,直逼在老者面前,长孙无极那招本就是虚招,手一抄,已经极其快速的抄起了孟扶摇。
老人惊异之色更浓,大笑,“现在的小辈,都是这么不知上下么?”他森然伸出手去。
那三人微笑依旧,站着不动,看着她大步蹬蹬蹬走出几步,在门口停住,浑身发痒一般磨蹭半晌,又转回来。
宗越含一抹浅浅笑意,慢条斯理的吃赤豆薏仁饭。
“什么一时怜悯,贪图人家美色吧?当街卖线的闺秀多呢,你管得过来?”孟扶摇冷笑,心里却明白几分,原来不算那丫头搞鬼,不然真留不得了。
宗越怔怔的站着,不看孟扶摇,他笔直的身姿突然有些微微佝偻,站成了一株压了雪的松,空气极其沉静,有种犹疑和不安的气氛在缓缓流动。
“我等了你十三年。”
只是一个极淡的影子,淡得仿佛不像人类的影子,淡得仿佛是从那盏壁上油灯中化出来的浅浅光影,然而那影子一出现就遮没了所有的光亮,手指似玉琢,手势如拈花,递到了老者眉宇之间。
“……是。”
李总督不放心,犹自驱赶着李公子在庄园门外道歉,从早上跪到下午,养尊处优的总督公子哪里受得了这个,与其说是跪不如说是趴,趴那里都快睡着了。
“是我路过姚城,看见胡桑姑娘当街卖针线,我中州闺秀很少抛头露面操持买卖,我一时怜悯就问了问,她什么都没答,哭着收拾摊子走了,我问了四周的人,才知道……她是得罪了你……”
脚板一拉,那人一动不动的身子轻得超乎人想象,竟然一拉被完全拉起,竖在空中。
她嘿嘿笑着迎上去,正准备好好折腾下那傻鸟,不防长孙无极早已看穿了她的打算,啪的对着恶狠狠迎上来的李公子甩下一面玉牌。
老者急忙闭嘴,那黑珠子却突然在半空碎裂炸开,化为碎末烟粉,一些落在老者衣襟上,一些飘入他鼻中。
孟扶摇霍然回头,长孙无极却毫无所觉般飘了出去,犹自不忘低头对她一笑,道,“惹祸精。”
府衙的牢房和所有的牢房都差不多阴森黑暗,但是孟扶摇最血腥最恐怖的牢房都见识过,自然不在话下,她感兴趣的是那个“姓方的老家伙。”
孟扶摇震一震,眼角余光瞄见一地摊开的雪色袍角,宗越跪下了?为她跪下了?
再爬,再扑!
悻悻的走回来,她往那三人面前一蹲。
“十三年前,我问那老家伙,我的隔世弟子在哪,再不来我死了怎么办?老家伙给我指了这里,说只要在这里等,迟早可以遇见,我却没想到,这个迟早,居然迟了整整十三年。”
这小子也昏聩得不知道礼法制度了,他爹是总督,他也是总督了?当街锁拿自己这个三品爵的将军?胡桑啊胡桑,你眼光真差,找靠山也不选准点。
某夜,某个庄园,某间屋,传出某人杀猪般的嚎叫,透过朦胧的窗纸,隐约可以看见某人被按在床上……
孟扶摇呃了一声,讪讪道,“您老千万得透过现象看本质……”
她虽然在接收大风功力的时候,先前撞在栅栏上的内伤被顺手治愈,但脸上那些青青红红可不会凭空消失,被战北野捺在床上,一点点涂膏药,孟扶摇内心希望是长孙无极来涂,因为某人最大度,其余两个不是下手阴毒就是粗手笨脚,很有可能借机报复,可惜长孙无极这回和那两个很有默契,捧着手说哎呀没骨折过,还挺痛的,转个身就睡觉去了。
那老者却突然叹了口气。
孟扶摇含笑看着,眼神渐渐朦胧,那些流水倒影,午夜花飞,那些精致眉目,含笑低语,那些摊开的画卷,轻浅的呢喃,都化为飞旋的笑影,嵌入她酒涡微起的唇角。
孟扶摇呆呆的看着自己抓着的脚板,半晌骂一声,“靠!早知道早点抓你挡刀!”
孟扶摇大骂,“靠!”二话不说伸手一拽那脏脚板,“你给挡着!”
“哧!”
李总督惨白了脸,甩手就给了儿子一个耳光,李公子还没摸清长孙无极身份,捂着脸还想辩解,李总督一声怒骂,“孽子,敢对太子殿下无礼!”
不过轻轻一指,宛如乌云遮月,风过流云,飘渺难捉而又无处不在,刹那间满室都似乎是那一个极隐约而又大光明的手势。
孟扶摇笑吟吟的看着,吐出嘴里的瓜子壳,道,“菊花道的瓜子就是好!香!脆!断起骨头来也劲道!”
“昨晚我想,你再不来,我就只好杀人了,”老人轻描淡写的道,“我只有一天时间了,你不来,我没了传人,我就杀了这个国家的皇帝。”
紫影一飘。
那人在一脸乱发中睁开眼,目光像一柄巨锤般霍地砸过来,这目光深邃宏大,宛如不断产生漩涡的无底黑洞,带着强悍玄奇的力量和*图*书,砸得孟扶摇身子一顿。
孟扶摇抬起眼,感激的看着宗越,用眼神示意他让开,哎,反正我就是个倒霉蛋儿,这丫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没必要耽误了你。
风声顿止。
她惊骇的看着那缕断发,背上惊出了一层冷汗,还没来得及思考,身后又是一缕利风!
“你在姚城欺凌弱小,本公子路见不平!”李公子阴笑着看她,“你逼迫得弱质女子无家可归,整日风吹日晒奔波劳苦,只为还你的巨额勒索!”
宗越接了,顺手回敬一块,“肉食者鄙,补药也鄙,你吃这个最合适,解毒发汗。”
“我他妈的一定不理,我他妈的就是个小人,你想得美……”孟扶摇骂了半晌,偏头看看闭目不语的大风,伸手过去试试唿吸,道,“嘎?死了?”
孟扶摇眉毛挑一挑,这回是真怒了,那死女人竟然这么不知进退,还想挑唆了人来对付她?这李公子八成是看上胡桑美貌,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为美人出头,真是吃饱了撑的!
原来平白无故给你东西未必是好事啊……
再扑!
他那一巴掌挥出去虎虎生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不想挥到一半,手掌突然诡异的向后一折。
“方遗墨?”老人语气里突然有了回忆,仿佛这是个沉在久远记忆里的名字,勾动了他往昔那些大风起兮四海啸傲的岁月,他淡淡道,“三十年前那一战,他还没死吗?”
孟扶摇霍然弹起,一个团身大翻滚避过,落地时一缕乌发如黑云,悠悠飘落。
只差一毫,她就要被剖开背嵴!
我选择战死,此生永不再自杀!
当晚她在厨房里大砍大杀,并拒绝任何人进入,战北野听说了,搬只板凳在厨房门口坐了,说怕她炸了厨房,得防备着,元宝大人在厨房窗缝里钻来钻去,不住向主子回报厨房里的最新进展,长孙无极听了,笑了笑。
“记得在标志着云在九霄的店中转卖,别的号你卖了我就打断你的腿。”孟扶摇眨眨眼睛,云在九霄标志的店都是她的,等下记得吩咐姚迅,告诉那些掌柜的,看见李总督公子来卖东西,价钱一定要压得低低的,到时李公子卖出的东西价钱不足,他自然得掏自己腰包补上差额还给她,自己店里还可以狠赚一笔,哈哈。
孟扶摇沉思,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去看看?反正方遗墨也不认识自己,不会有危险的,看一下就出来。
孟扶摇毫不脸红的笑,“那是,我是将军,不是厨娘,我的无限才华,不能浪费在局促的厨房锅灶中……”取了筷子坐下来,顺手夹一块骨头到长孙无极碗里,托腮笑吟吟看他,“光喝汤不成,垫不了肚子,得吃肉,吃,吃。”
孟扶摇“呸”的吐一口血沫,恶狠狠将跌乱了的头发向后一撩,又爬了起来,再扑!
“我只管我能赢就行了。”大风冷笑,“除非圣灵舍得将他的弟子也搞成不死体,否则我赢定了。”
“唰!”
孟厨娘端上菜来,三人操着筷子一起探头过去,嗯……颜色不错。
再次撞回一模一样的位置。
“砸死你!”
这是密牢,连个窗户都没有,风从哪来?
“跪他个屁啊!”大喝声突然炸起,声音和人都像一枚炮弹,黑线一条直射而来,声势惊人,所经之处也起了腾腾的风,卷得所有物事都东倒西歪,人未到牢狱的门已经被罡风撞散,“吃我一杵!”
胡桑?
孟扶摇只好哭丧着脸接受战王爷的摧残,直到被涂成猪头,涂完了她内心的阴毒无法排遣,于是怨毒的嘿嘿笑着踱到庄园门前,那里跪着李大公子。
“是是!”猪骨地黄等等嘛,容易,只要不是人骨头就成。
孟扶摇又呃了一声,觉得人生真他妈的处处充满戏剧性和危险性啊。
李公子吓得一抖,又是惊恐又是疼痛的盯着孟扶摇,实在不理解世上还有这种怪胎人种,明明这里的人困不住她,偏偏要自找苦吃的进牢房?
老人乱糟糟的眉毛一挑,他空着的那只手虚空一弹,空气中顿时风刀咻咻,寒气四射,刷刷刷刷几声,战北野的头发立即狗啃般的被割得一段段四处飞散,黑衣上出现无数口子,他不闪不避,任那些口子绽开鲜血飞溅,来势丝毫不减,老者眉毛一皱,眼神惊异,手指连弹,每一弹战北野的身子都像被巨木撞得一顿,连撞三次连顿三次,然而一分也未曾能阻住他的冲势,他大笑冲来,金刚杵在身后抡起,砸出狂猛的风声。
对方突然倒下来睡觉,将一双脏得看不清颜色的大脚板直伸到孟扶摇鼻子边。
妈的,便宜师博,不用白不用,不用过期作废,没听见说,保质期只剩一天了嘛。
……
“你怎么知道这事?你怎么知道我的打算?”大风乱发里的目光当真如飞荡卷掠的风,袭向长孙无极。
砰一声牢门被踢开,雪色衣角飘了进来,宗越进门二话不说,伸掌就按向孟扶摇的头颅。
哎,姑娘我想看高贵的长孙太子啃骨头……
李公子冷笑看着,觉得自己虎躯一震,王八之气迸发,那小子果然乖乖拜服,不由得意,顺手摸了摸自己秃了一块的头顶,顿时怒从心起,抬手就是一巴掌。“下贱小子,该本公子教训你了!”
这回直向着她后心,迅猛的力道,绝对可以一“风”捅死她!
元宝大人愤怒。见过偏心的,没见过这么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