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三十八章 山林之夜

孟扶摇咬着嘴唇,知道陷在那里的本应该是自己,被藤蔓逼出的人们中,最靠近沼泽的那个本来是她,是战北野以身相代,并在她落入沼泽边缘的刹那,不顾危险动用真力送她到安全地带,以至于现在将被沼泽没顶。
随即便听“噗嗤”一声。
众人却已远远逃开,孟扶摇第一个逃——她赶到树洞前赶紧先掏出元宝大人,也顾不得是否会被人看成第三个波了,往怀里一揣,眨眼间已经奔到十几丈外。
属于百年神物的独特次声,音节古怪,带着掌控自然的神力,那声音冲喉而出,一线钢刀般逼向潭水。
倒数第三个的孟扶摇,也突然觉得脚后跟一软,身子不由自主向后便倒,忽觉身后有人大力一推,推得她向前一冲飞离原地,堪堪被赶来的纪羽接住。
然后脖子、胸膛、手臂、腿……全身的每块肌肉每根骨骼都在慢慢僵硬,一点点的将他的生命固化。
“思考你要我对你三哥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孟扶摇坐起身,“你外公是被他害的?”
月光无声。
那士兵在泥泞间艰难转首,看着战北野,这一刻这个面容普通的青年眼中满是热泪,在满是泥泞的脸上冲出两道水沟。
战北野坐了起来,道,“耗子怎么闹成这样?我倒不安了,这样吧,扶摇你继续睡,我来守着。”
黑风骑兵们冲上来,面对潭水结成阵,战北野盯着那团蛇群,冷声道,“既然已经杀了一条,剩下的就全杀了,少一条好一条!”
鞭子飞射而出。
纪羽等人并没有悲戚之色,战士死于战场,份所应为,他们只是默然注视着战北野,那是他们的王,勇毅、果决、视兵如子,跟随他征战沙场死去的儿郎,只要有可能,他都会亲自埋葬,受伤掉队的,他决不轻易放弃,所以黑风骑中有不成文规定,无论谁,一旦受伤落入山穷水尽境地,立即自尽,绝不拖累战北野。
“用雷弹?我记得你的骑兵有配备这个。”
依旧闭着眼,却突然扯了扯嘴角,孟扶摇道,“我在深刻的思考。”
那藤蔓却突然一缩,如同生命体遇见危险,那般的避了一避。
一行人继续向前,密林里所有的路看起来似乎都一样,士兵们轮班砍着藤蔓和荆棘,还是不能避免的被一些灌木丛拉破衣服,孟扶摇将装着元宝的包袱挪到自己胸前,她每隔一会都不由自主的摸一下耗子,生怕它搞丢了——这林中和以前走过的密林感觉都不同,那些浓密的树荫深处,似乎时刻深藏着无数双眼睛,阴森的注视着他们,在暗处盘算着他们还可以支撑多久,等待着他们随时随地遇见危险成为它们的大餐。
晚间宿营的时候,再不敢靠着潭水或山壁睡觉,一行人干脆砍掉了一圈比较小的树木,清出一片空地,用那些树木搭了些简易屏障,士兵们居高临下分班守卫。
照见潭边,石上,一个永远的扭头回望的姿势。
月下,树洞中,方宝大人用尽仝身力与做出犬叫动作,然而卉怪的是,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孟扶摇和战北野再次躺下去,孟扶摇害怕元宝大人再次非礼,把它往身侧一个树洞里一塞,道,“明早再放你出来。”元宝大人沦为“狼来了”的那个孩子,悲愤的扒着洞口看月亮,树洞太窄,他身材太胖挤不过去,只好老老实实呆着,看着那影子再次缓缓升起,比刚才更近的近前来。
蛇群居然如人体被噼裂一般左右分开倒下,那些被噼成两半的双头蛇,每一截又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在水中飞速一掠,如风行水上,箭似的又冲过来。
元宝大人蹲在树洞中,一双黑宝石似的眼睛鸟溜溜的盯着那团影子,突然深吸一口气,鼓鼓的肚皮一缩,一仰头大叫起来。
孟扶摇一个翻滚翻下来,看着那些和黑风骑士对战的蛇,那么多蛇绞在一起,居然行动灵活,“手”抓“头”撞,迅捷如风,真的就像一个人在战斗,时不时还暗器似的飞出一条狠咬一口,再瞬间缩回,不由愕然道,“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逼得这么近我们都不知道?”
“是。”
战北野没说话,半晌起身,在地面上和-图-书做了个记号,随即道,“走吧。”
和昨天不同的是,一直窥视并跟随他们的猛兽却少了很多,似乎也察觉到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东西,生怕被殃及,以至于纪羽他们猎兽时,打了半天才打到几只刺猬。
她一惊一喜再一惊间唿吸有异,前方的战北野立即察觉,霍然回身,一抬头便看见那士兵的尸体,见孟扶摇伸手要去拉那士兵,立即奔来,道,“我来……”
然而战北野落入沼泽后使用真力,下陷速度惊人,没顶,也是须臾之间的事。
声音极低,如同踩破一个水泡,那个士兵和战北野的身子,突然矮下了一截。
“这是双头崖蛇,据说受过大鲧族巫师的诅咒,身形凝烟化雾,在接近人体之前人难以察觉,喜欢以‘人身’作攻击,遇上它们的人一般都是死路一条,而且这种蛇一旦被杀一条,后果会很麻烦。”战北野快速答完,道,,“晚上我们杀的那条蛇,可能就是它们中的一条。”
鞭子精准的搭上战北野手腕,孟扶摇大力一拔,竟然没有拔动,这沼泽吸力不仅巨大,竟然还在慢慢回旋伸缩,孟扶摇不敢胡乱用力绞断鞭子,只得小心的慢慢将战北野拉起。
远远看去,那影子似乎有头有身,四肢分明,明明静止着升起,却在不住蠕动。
孟扶摇怔了怔,道,“昨夜去解手的那个?去解手就不见了?那怎么到现在才去找人?”
“少了一个弟兄。”答话的是战北野,他盘坐如昔眼神清醒,竟像是没睡,“出去解手便没回来。”
战北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低声道,“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我该别睡下的。”
王虎嚼舌自杀的那一刻,孟扶摇的眼中也漾起了水光,然而唯因如此,她决不浪费这个青年以自尽让出生存机会的牺牲,几乎在鲜血飞溅的那一刻,鞭子便出了手。
孟扶摇无奈的扯扯嘴角,知道他想给自己盖他的袍子,又不想被她拒绝,两个人扔来扔去的扯皮,便等她睡着再盖,想了想只好伸手道,“借衣服盖一下。”又推战北野,“快睡快睡。”
纪羽带着手下几个卫士,一半面对林子坐着,一半坐到战北野和孟扶摇身边,他们背对着潭水,目光如鹰的四处梭巡。
战北野抬首,这刹那他又落下许多,淤泥及胸却依旧毫不犹豫霍然一喝,“救他!我能支撑!”
战北野怔了一怔,那藤蔓突然啪一下横甩过来,直甩向孟扶摇的脸。
没有人想到潭水中会有什么异常——这只是一方很小的潭,三面围着绝崖,崖上连株可疑的草都没生,潭水清澈一望见底,众人在里面洗过脸捕过鱼,都知道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它回头一看,唰一下跳起来,扎入孟扶摇怀中。
“噗!”
水柱轰然溅起,将蛇群又冲散了一半,那个诡异的“人型”已经只剩下了两条“手臂”和半个“头颅”,在惨青月色下的潭水中挤挤擦擦的游动。
元宝大人突然张嘴,咬住了孟扶摇腰带,头一甩,“哧啦”一声腰带被撕破。
这些听过传说的骑兵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冷然点头,战北野又道,“这东西喜欢结成人形对人全身上下攻击,让人防不胜防,并且身体坚硬滑腻,行动快捷如风,先想办法冲散它们!”
身后是一片看起来毫无特征的沼泽,那士兵和战北野都陷了进去,瞬间便被拉下,尤其以战北野情况更为糟糕,他明明刚陷入沼泽,完会来得及拔身而出,不知道怎的竟然陷得比那士兵还深,淤泥刹那间已经到了他胸口处。
战北野沉吟了一下,心知如果自己要守夜孟扶摇定然也不肯睡觉,然而两人多日奔驰打斗都已精疲力竭,休息不好更对付不了日后的险路,只好道,“那么,都小心些。”
上方,一株参天大树的下垂的浓密绿荫里,突然探出一张熟悉的脸,面无表情的瞪着她。
孟扶摇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以战北野的性子,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属下的,然而为将者在危急关头必须懂得取舍,在这密林中耽搁下去,死的人只会更多。
“外祖父晚景凄凉,女儿疯了,隔着宫墙就像隔了和图书万山,再没有见过,我十八岁还没封王,住在宫中西僻角里,不敢在宫中随意走动,怕遇上年青少艾的娘娘们,惹得她们惊惶回避,外祖父听说了,怕这样下去迟早我会被兄弟们扣上不堪罪名,在玉阶前陈请三次,才换来了我的郡王之封,却又不许我在京开府建衙,远远发配到葛雅,我本来指望着在京开府,还能接他和我住一起,有我照拂,老人家晚景可慰,然而葛雅……他再经不起长途跋涉,就在我去葛雅的那年,他死了,太医说是自然寿终,只有我知道,不是。”
战北野添了点柴火,将火堆燃得更旺些,仔细看了看地形,在孟扶摇后侧睡下。
孟扶摇二话不说拔刀就砍,刀子砍上去藤蔓立断,喷出大量灰绿色气味难闻的汁液,战北野拉着孟扶摇急退,纪羽等人飞身扑过来便挡,此时那士兵尸体无人接住自行落下,顿时唿啦啦拽下一大堆藤蔓,一片网似的罩落下来,"
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将里面一些红色的粉末往自己身上倒了倒,又灭了火堆,往火堆里弹了弹。
那影子,无声无息的逼近来,已经到了孟扶摇睡的那方石下,慢慢越升越高,越升越接近孟扶摇,月光斜斜的射过来,那影子依旧是一团影子,看不出实体的痕迹。
纪羽上前来,道,“殿下,属下兄弟守夜并没发现什么,不过在这林子中还是小心为上,您和孟姑娘继续睡,属下带兄弟们守夜。”
孟扶摇想起长孙无极家的绝世爱宠借给自己居然搞成这样,难得生出了点愧疚之心,咕哝道,“我决定了,看在你的份上,给你家主子的三个大耳光减为两个。”一边小心的将元宝放进自己背上的包袱里,那里有衣服垫着,睡得更舒服点,至于掉毛,当没看见吧。
都是命,都是为了护持她而陷入险境的命!
“霍!”
他张口,只剩半截舌头的嘴呜呜噜噜的道,“……来生还做您属下……”
而他的那些梦,是不是永远涂满了那些灰暗和血色的记忆?贰臣之家,疯妃之子,被放逐的少年,外公的被毒杀……
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最有可能潜伏危险的林中。
她看着战北野一路行前的身影,他背影挺直,行走间黑袍翻飞出赤红的衣袂,一团火似的燎入这荫翠丛林,这样一个男子,似乎永无颓丧软弱之时,仿佛那些写在久远时光里的疼痛的故事,从来就不曾磨砺了他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骄傲。
随即大喝,“退!”
半截舌头,从王虎口中喷出,啪嗒落在沼泽中,立即被卷入无声的漩涡,半米周围的淤泥被染成一片艳红,那些膏脂般的红色,映照上王虎血流满面的脸。
随即,突然化为实体,迸射开来!
“孟姑娘在这里呢……”那士兵小小声的道,“……味道传过来,不尊重。”
“左不过那几个人,”战北野盘膝而坐,看向磐都的方向,眼神像一截沉重的乌云在缓缓移动,带着些藏刃于鞘的深潜杀气,“战南成,战北恒,还有那天死在你匕首下的战北奇,战北奇大概也只是个匕首的身份,握刀的手,还轮不上他。”
这一霎她急得要发疯——这不是普通的沼泽,这沼泽巨大的吸力容不得她犹豫!
月色下,潭水中,石壁前,慢慢又浮出那诡异的影子,射在深黑的崖壁上,微微蠕动,有些似乎像发丝又比发丝粗很多的末端,在崖壁上缓缓招展。
孟扶摇直直跳了起来,大叫,“耗子你做啥!”
然而她的手突然僵住。
“蛇在水中用不成雷弹,一旦有蛇逃生寻隙攻击,我们的人防不胜防。”战北野突然一笑,道,“是个麻烦东西,但是有时麻烦东西很适合惜用。”
岩石上,元宝大人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嗅了嗅鼻子,突然一骨碌爬起来。
战北野攒着眉,注视着林中浮荡的白色雾霭,在这连绵无际的密林之中,致人于死的因素实在太多了,随便一处潜藏的危险,都有可能吞噬掉一条健壮的生命。
他低低道,“殿下,有您这句话,王虎死而无慨……”
骑兵看着这蛇,下意识的要想起身砍杀掉,突然觉http://m.hetushu.com得头再也扭不过去。
孟扶摇刚落在实地立即回身,随即便倒抽了一口凉气。
年轻的惨白的脸,大大眼晴,额上有道疤。
那人笑,“哪里不能方便?还想在这深山密林里找茅厕哪?”
他转过眼,对着默然盯视他不语的孟扶摇笑了笑,这一瞬又笑得风华坦荡,阳光般畅朗,“都过去了……别为这些事影响了心情,睡吧。”
那些蛇追了出来,听到四面八方都有声音,一时不知往哪去追,众人早已爬上树,从树梢间腾跃远去,一直奔到远处,才停下来,战北野亲自挖了坑,将那死于蛇吻的骑兵葬了。
那士兵比战北野落得更接近中心,他是为了战北野和孟扶摇才落入沼泽的,虽然他现在状况略好些,但以他的实力,支撑的时间未必能比战北野长,一旦先救战北野再救他,他必死无疑。
那团烟雾般的影子静了静。
那影子慢慢近前来。
战北野立即怒道,“你要干什么?我命令你——”
孟扶摇打个呵欠道,“我来守就是,反正耗子打定主意不给我睡了。”
随即便听见纪羽低沉的命令,“再去找,两人一队,不许落单!”
孟扶摇睡得一动不动,和她肚子上那只一模一样。
拦住他的人不做声了,半晌挥手笑道,“你是刺猾肉吃多了,肚腹不调,快去快回。”
惨青的月色下,潭水中靠着山壁的地方,缓缓升起一道诡异的影子。
那依旧是半截蛇身,尖扁蛇头,根本不是想象中的蛇尾。
刚拉出半只手臂距离,沼泽中央突然传来一声裂响,随即便见一处横倒在沼泽上的枯枝突然爆裂,从枯枝枝干内爬出一大批红头黑身铁螯钢牙看起来就十分瘆人的巨大蚂蚁,如恶魔之瓶里源源不断泻出的毒沙,黑云烈卷,刹那间便卷过沼泽淤泥,到了战北野身后!
那骑兵反应极快抬手一抓,将那东西一把抓下,两手一拽已经拽断,淡碧色的液体溅开来,骑兵警觉的避开,头一低看见左手中半截灰褐色蛇身,蛇头尖扁,松了一口气笑道,“不过是条水蛇。”目光一掠看见右手中物事,顿时一愣。
前方有人悄悄蹑足远去的声音,孟扶摇闭着眼睛笑了笑,心里有淡淡暖意泛起,脑海里浮现那士乓的脸,大概是眼睛大大,额头上有道疤的那个?年纪不大,却已经身经百战了,哎,这些铁血儿郎,居然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方便。”
两人分头躺下,虽然累,却也不敢睡得太熟,孟扶摇闭着眼睛,隐约听见有个士兵起身悄悄向外走,立即被同伴叫住,问,“去哪?”
孟扶摇正睡得香,梦里大耳刮子煽长孙无极呢,被元宝大人这一撞醒了一半,下意识感应了一下,没觉得有杀气,四周静寂无声,于是放下心来,迷迷煳煳将元宝大人一推,骂,“好好睡!别投怀送抱的,你我男女有别!”
天将明的时候孟扶摇醒来,睁眼前的第一眼便很高兴的想,哎,今夜无事。
“为什么?”
鲜血飞溅,冲上小半人高,再簌簌落下,落了战北野满脸。
众人顿时又醒,孟扶摇手忙脚乱捆腰带,一边四处察看,发现依旧没任何异常,顿时大怒,骂,“不就是先前不给你拼字么,犯得着这么报复我?”
战北野“哦”了一声,解释道,“上次在华州客栈喝汤,你加了胡椒粉后味道确实好很多,我便命人弄了些来,这蛇是瞎子,对气味却十分灵敏,仇人的气味它们会不死不休的追逐过去。”
他将火堆挪了挪,将烤热的那一方地面让出来,又亲手试了试地面,确定地上没什么可疑不安全的地方,才示意孟扶摇来睡,孟扶摇心知拒绝也没用,挪身过去躺着,睡了一会睁开眼,见战北野抓着自己的外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孟扶摇一脸愧疚的对树洞看了看,道,“等下道歉去。”又从怀里摸瓶瓶罐罐,“毒死它们先。”
孟扶摇过来,对着那士兵的埋骨之所默默一躬,她有些自责,元宝大人示警,她应该谨慎些更谨慎些,那么这个还很年轻的士兵,就未必会死。
----------
元宝大人愤怒,上蹿下跳吱www•hetushu•com吱的喊,这下所有人都醒了,对面战北野一睁开眼,手一伸便抓住了用来当枕头的剑,腾身跃起四面一看,皱了皱眉道,“耗子你吵什么?”
双头蛇!
他来势极快,后发而先至,电光火石间已经打下孟扶摇的手,极其谨慎的拔剑,先去割那系住士兵的藤蔓。
孟扶摇将元宝大人放在肚子上,照样是一副酣然高卧的样子,战北野却一直在她身侧盘坐调息,隔一阵子睁开眼,听风从林端呜呜掠过的声音,听夜枭在树梢头阴阴的叫,把月色叫成一片凄迷,更远处野狼在嚎月,啸声孤独而凄凉,极具穿透人心的力量。
“做噩梦了吧你?”孟扶摇斜睨元宝大人,“想跟我睡就直说,装模作样的做啥。”
中途有遇见天煞之金的追兵——林子大,也没路,走着走着便有可能撞在一起,那一小队士兵正被一群双头崖蛇如附骨之蛆般追着,纪羽他们看见人影闪动立刻上树,眼见着追兵在那蛇的追击下死的死逃的逃,群蛇扑上去撕咬尸体时,才居高临下扔了个雷弹,这蛇再猛也是肉身,在土火药的威力下肉碎骨飞,纪羽挖了深坑将蛇尸掩埋,以免被其他蛇群发现。
坐得离潭水最近,背对着潭水守卫的一名黑风骑士,正警惕的扫视对面林中,突然后心一凉,似乎被潭水溅上,他正疑惑潭水怎么会突然溅开,随即便觉得侧脸也一凉。
元宝大人眼泪汪汪,悲愤的扑倒在岩石上,对着那方崖壁骂人家全家。
元宝大人气苦,再次指天誓日吱吱不休,孟扶摇和战北野虽取笑耗子,却也知道耗子并不是单纯的耗子,也绝不会为了要和孟扶摇睡觉就半夜惊魂,纪羽等人提剑在附近林中梭巡一圈,战北野和孟扶摇将四周都搜索了一遍,确认确实没有异状,才各自坐回,孟扶摇抓过沮丧的元宝大人,往自己肚子上一放,道,“石头咯着你做噩梦了是不?姑娘我牺牲下,提供你人肉沙发。”顺手压倒元宝大人,道,“睡觉,别再吵吵,接下来还有很难的路要走呢。”
战北野死死的看着他,良久,闭上眼,紧闭的眼帘间,渐渐浸出点湿润的水光,和脸上的血混在一起,无声落下,宛如血泪。
孟扶摇黑线,喃喃道,“这五洲大陆有胡椒粉么?难道穿越的不是我,是你?”
元宝大人拼命对着那片崖壁指,众人看过去,却只是一泊宁静的潭水,一方寻常的崖壁。
孟扶摇眼睛突然亮了,“你把胡椒的味道留下,还有什么比这个气味更鲜明刺激呢?一旦追兵来……”
“他昨夜闹肚子,一直没停歇,前几次都没事,天快亮的时候他最后去了一次,随即便不见了。”
“都别争了,”孟扶摇勉强笑,“是耗子的错,谁叫它不会说人话。”低头从怀里摸出元宝大人,那丫浑身毛湿漉漉的,耷拉个脑袋似睡非睡,孟扶摇傻傻的盯着它道,“咦,耗子,你什么时候下水了?”
孟扶摇一惊之下便是一喜,还没来得及欢喜唿唤突然又觉得不对,那惨白的脸色,青色的瞳孔,散光的眼神,僵木的姿态……那是死人!
她慢慢睡着了。
再次去搜索的士兵们回来了,依然没有找到,纪羽沉思了一下,道,“别找了,继续赶路。”
“那条蛇不是单头么?”孟扶摇愕然问。
“什么叫穿越?”战王爷耳朵很尖,随口问。
战北野最后走,顺手夹走了那具永远诡异扭头的战士尸体,同时砸出一大把石头,向着四面八方所有方向。
“思考什么?”
这藤蔓生满红色倒刺,一看就是有毒植物,而且汁液饱满四处乱溅,众人不敢砍戳,怕被汁液溅着麻烦,都下意识的后退,再退,再是……
此时自责无用,唯有救人而已,孟扶摇低喝,“纪羽,挡住那该死的藤蔓!”一翻身跃上一块山石,抽出腰间软鞭,抬鞭便要射出。
孟扶摇好奇的问他,“这是什么?”战北野很牛逼的答,“胡椒粉。”
战北野却突然笑了笑,道,“装得累不累?”
是昨晚那个出恭失踪的士兵。
他掣剑,腾起,自黑风骑士头顶飞越而过,淡红光芒一闪,轰然一剑便将那已经毁坏得不成和_图_书模样的人形蛇群一噼为二!
救谁?
群蛇被元宝大人次声逼得实化迸射的那一刻,众人立刻惊醒,战北野在睁开眼那刹,立即将孟扶摇扫下了青石,一翻身抓住了自己的剑,反身对着潭水就是一噼。
依孟扶摇的心,她自然要救战北野,可依她的良心,她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救谁。
最后的意识里,他隐约想起刚才那舔在了他的唇的蛇吻。
骑兵心中轰然一声,知道自己遇见了天煞密林传说中的双头崖蛇,这种东西据说一出现就是一大群,而且报复心极强,你杀它一条,它杀你全家。
这一仰首,她的日光突然定住。
“就是周游各国。”
孟扶摇原本在最后面被他们挡住,这一退便在最前,战北野一回首看见她,立即将她一拉,护在自己身前,他身侧一个士兵看见王爷在最前面,背对着一切未知的密林后退,立即也冲到了战北野身后为他试路。
孟扶摇轻轻叹息。
孟扶摇仰首,无声叹息。
“我走之前去向他辞行,他在看书,一句话也没说,直到我出了门,他才说了句,‘你一去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如果我在你回来之前先走了,你记得将来给我迁骨回老家颖川安葬’,那年我奔丧回磐都,晚上在太师府家庙里打开棺材捡骨时,发现骨中发黑,他是被毒死的。”
月光将那影子投射在山壁上,那团“东西”,突然一点点的分裂开来,两条特别柔软的“手臂”,以一种奇异的韵律不断伸缩。
更糟糕的是,这沼泽是流动的,不断将那士兵和战北野向着中心推移,离孟扶摇越来越远。
“我外祖父老周太师,人称‘贰臣第一’”,战北野拨了拨火堆,淡淡道,“在天煞正史和野史中,老周太师大概都注定要遗臭万年,你知道的,天煞的前身是金朝,战氏家族和周家同朝为臣,我父野心勃勃,攻入磐都,欲取金朝而代之,当时身为太尉的外公,未经抵抗亲献都城,封为太师,他的女儿,既为前朝皇后又是今朝皇妃,他历两朝主子,两朝高官荣宠不衰,为此饱受时人羞辱,有人专门作诗讥刺‘皇后还换皇妃去,太尉又封太师来。’他若上街,人人不肯近他三尺之地。”战北野微微一笑,深黑的眸瞳里乌光深潜,“但在我眼里,他教我兵法,为我求来最好的师傅,带着我爬府中最高的藏书楼,亲自挑选他认为对我有用的书,他是最好的外祖父。”
“对”,战北野哈哈一笑,“等下我们走,东西都留下,天煞之金追过来一定会上来察看,翻动火堆沾上胡椒粉,然后……就等着双头崖蛇不死不休的报复吧!”
“查出凶手了么?”孟扶摇静默半晌,轻轻的问。
疲惫的人入睡是很快的,不一刻林中又沉静下来,元宝大人这回被战北野披风盖着,被孟扶摇手压着,没法子动弹,却也不肯睡,目光亮亮的竖耳朵听着。
孟扶摇霍然坐起,道,“怎么了?”
元宝大人哪有精神理她,它这压箱底宝贝可不是轻易能使的,使一次元气大伤,必得沉睡上几天,尤其它现在又不在穹苍,没有某些必要的东西补给,越发的蔫不拉答。
“这种蛇幼年是单头,成年后才长出双头,住在崖壁缝隙里,是我疏忽了,我以为这种蛇随着大鲧族的毁灭而消失,不想居然还存在。”战北野叹了口气,道,“错怪耗子了。”
“没用”,战北野拉住她,“这东西不怕毒,小心误伤别人。”
然而她知道,这个男人,睡觉时永远枕着他的剑,每睡一刻钟必定抬手摸摸自己的剑,每睡半个时辰会下意识挪动地方——他是不是从没有过坦然高卧,一夜无梦的好眠?
那种声音,不是往日的耗子版的吱吱声,人类听不见。
骑兵霍然回首,便见自己身后,群蛇挨挨擦擦,绞扭在一起,硬是组成了一个“人”的形状,不过现在这形状看起来似乎有些分散,蛇们有点慌乱的窜开,只有两条充作“手臂”的大蛇,张开毒牙尖利的嘴,阴绿的蛇眼死死盯住了他。
有什么冰凉柔滑的东西擦过了他的脸,咝咝一响,舔在了他的唇,随即往他脖子上一绕。
----------